正在阅读:

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机之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机之战”

但是无论两家如何圈地跑马,当前全国植保无人机作业面积占比仍不足5%。

文|中国品牌杂志 刘聪

五六年前,麦田、稻田、玉米地里,一旦病虫发生,农户们就得背上四五十斤的沉重喷雾机,一手压阀、一手挥杆,上下左右的喷药,同时不可避免地吸入一些药液。

2015年,全国耕地面积20.25亿亩,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为2524架(31个省统计),总作业面积仅1152.8万亩,不足全国耕地面积的0.6%。欧美发达国家和日本地区的农户早已开始用稳定度、成熟度较高的无人机播种、喷药和施肥,而我们国家植保工作的主力却依然是人工,且机械化、智能化程度很低。

农业是社会发展基础,但发展过程却相对缓慢且沉重。

植保无人机的兴起

2014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农业航空建设,成为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的里程碑事件。

同一年的广州,极飞科技(以下简称“极飞”)创始人彭斌将公司定位为专注农业无人机的研发与制作。2015年4月,极飞发布了他们的第一款植保无人机P20,并成立极飞农业服务公司。随后,极飞一直专精于农业无人机的系列研发。

一台植保无人机一天能施药300~400亩,在相同的时间内作业,一架飞机可抵15~20个劳动力。无人机的便捷性极大简化了传统的人工作业。

可是,在无人机市场永远绕不开独角兽大疆,这个先后打败了硅谷3D Robotics,国内零度、亿天航等公司的全球无人机老大,还是将触角伸向了农业市场。2015年11月,大疆推出首款植保无人机MG-1,正式进军植保无人机市场。

从此,我国植保无人机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

两巨头的农业市场之争

大疆和极飞的两位创始人都是年富力强的80后,从进军植保领域开始,两位80后就发动了不断“革对方命”的竞争。

5年间,大疆陆续推出MG-1P、T20、T16、T30、T10、精灵4系列机型,极飞则推出P20、P30、P10、XP、P40、P80和V40系列机型。往往上一款还在市场热销,下一款更高效、更低价的新机型就推出了市场,同一公司子系把父系拍死在沙滩上的事情在业内毫不稀奇。                                               

两家的比拼并不限于无人机性能,如机翼、电池、载重等的推陈出新,而是方方面面的竞争。大疆成立慧飞培训中心培训飞手,极飞紧随其后成立极飞学院;吉峰农机2500个销售渠道,大疆、极飞一起与其合作,并在同一渠道内互相竞争;大疆加大地推、售后服务力度之时,极飞也不遑多让。

2020年11月9日,大疆发布了T30、T10两款植保机。T30主要针对北方大田市场的用户,T10则是面向南方小地块而设计的小机型。两款机型欲实现南北方耕地的飞防全覆盖,大疆明显不想给对手留下太多“活路”。

然而仅一个多月,12月15日,极飞科技就在年度大会上发布了功能更丰富的R150农业无人车、P40 2021款农业无人机和P80 2021款农业无人机、V40 2021款农业无人机,以及真正可落地的AI处方图技术。避开正面刚,极飞在农业无人车方面开辟了一个前景广阔的新战场。

对于两家的激烈战场,极飞创始人彭斌在被采访时大方表示:感谢大疆这样的对手,就像赛车,两辆车结伴而行,永远不会谁落谁太多。这就是竞争的好处。

据统计,至2019年10月,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已达5.5万余部,作业面积4.5亿余亩。无人机装备总量和作业面积都处于全球第一。但是无论两家如何圈地跑马,当前全国植保无人机作业面积占比仍不足5%。

可预见的激烈竞争

相比市值1600亿的全球独角兽大疆,极飞还在加速融资的路上。2020年11月16日,极飞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据悉,此次融资是目前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的一笔商业融资。2020年12 月 29 日下午,极飞科技与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哈尔滨达成战略合作。面对大疆这个无人机界的庞然大物,极飞选择寻求外援,强强联合的共赢模式。

植保无人机企业属于高科技技术企业,随着5G、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智慧农业是不容置疑的趋势。大疆和极飞这两个牢牢占据无人机第一梯队市场的大佬也将继续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的全方位竞争。新年伊始,极飞已开始把空中的无人机之战拉到地面的农业无人车战场,新的格局下,大疆将如何反击,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大疆

4.3k
  • 用无人机给果树喷药,这会是大疆农业的新突破口吗?
  • 全球首款搭载大疆车载系统的新能源量产车即将上市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机之战”

但是无论两家如何圈地跑马,当前全国植保无人机作业面积占比仍不足5%。

文|中国品牌杂志 刘聪

五六年前,麦田、稻田、玉米地里,一旦病虫发生,农户们就得背上四五十斤的沉重喷雾机,一手压阀、一手挥杆,上下左右的喷药,同时不可避免地吸入一些药液。

2015年,全国耕地面积20.25亿亩,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为2524架(31个省统计),总作业面积仅1152.8万亩,不足全国耕地面积的0.6%。欧美发达国家和日本地区的农户早已开始用稳定度、成熟度较高的无人机播种、喷药和施肥,而我们国家植保工作的主力却依然是人工,且机械化、智能化程度很低。

农业是社会发展基础,但发展过程却相对缓慢且沉重。

植保无人机的兴起

2014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农业航空建设,成为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的里程碑事件。

同一年的广州,极飞科技(以下简称“极飞”)创始人彭斌将公司定位为专注农业无人机的研发与制作。2015年4月,极飞发布了他们的第一款植保无人机P20,并成立极飞农业服务公司。随后,极飞一直专精于农业无人机的系列研发。

一台植保无人机一天能施药300~400亩,在相同的时间内作业,一架飞机可抵15~20个劳动力。无人机的便捷性极大简化了传统的人工作业。

可是,在无人机市场永远绕不开独角兽大疆,这个先后打败了硅谷3D Robotics,国内零度、亿天航等公司的全球无人机老大,还是将触角伸向了农业市场。2015年11月,大疆推出首款植保无人机MG-1,正式进军植保无人机市场。

从此,我国植保无人机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

两巨头的农业市场之争

大疆和极飞的两位创始人都是年富力强的80后,从进军植保领域开始,两位80后就发动了不断“革对方命”的竞争。

5年间,大疆陆续推出MG-1P、T20、T16、T30、T10、精灵4系列机型,极飞则推出P20、P30、P10、XP、P40、P80和V40系列机型。往往上一款还在市场热销,下一款更高效、更低价的新机型就推出了市场,同一公司子系把父系拍死在沙滩上的事情在业内毫不稀奇。                                               

两家的比拼并不限于无人机性能,如机翼、电池、载重等的推陈出新,而是方方面面的竞争。大疆成立慧飞培训中心培训飞手,极飞紧随其后成立极飞学院;吉峰农机2500个销售渠道,大疆、极飞一起与其合作,并在同一渠道内互相竞争;大疆加大地推、售后服务力度之时,极飞也不遑多让。

2020年11月9日,大疆发布了T30、T10两款植保机。T30主要针对北方大田市场的用户,T10则是面向南方小地块而设计的小机型。两款机型欲实现南北方耕地的飞防全覆盖,大疆明显不想给对手留下太多“活路”。

然而仅一个多月,12月15日,极飞科技就在年度大会上发布了功能更丰富的R150农业无人车、P40 2021款农业无人机和P80 2021款农业无人机、V40 2021款农业无人机,以及真正可落地的AI处方图技术。避开正面刚,极飞在农业无人车方面开辟了一个前景广阔的新战场。

对于两家的激烈战场,极飞创始人彭斌在被采访时大方表示:感谢大疆这样的对手,就像赛车,两辆车结伴而行,永远不会谁落谁太多。这就是竞争的好处。

据统计,至2019年10月,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已达5.5万余部,作业面积4.5亿余亩。无人机装备总量和作业面积都处于全球第一。但是无论两家如何圈地跑马,当前全国植保无人机作业面积占比仍不足5%。

可预见的激烈竞争

相比市值1600亿的全球独角兽大疆,极飞还在加速融资的路上。2020年11月16日,极飞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据悉,此次融资是目前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的一笔商业融资。2020年12 月 29 日下午,极飞科技与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哈尔滨达成战略合作。面对大疆这个无人机界的庞然大物,极飞选择寻求外援,强强联合的共赢模式。

植保无人机企业属于高科技技术企业,随着5G、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智慧农业是不容置疑的趋势。大疆和极飞这两个牢牢占据无人机第一梯队市场的大佬也将继续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的全方位竞争。新年伊始,极飞已开始把空中的无人机之战拉到地面的农业无人车战场,新的格局下,大疆将如何反击,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