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刘诗诗“夫妻店”稻草熊公开超购逾402倍,影视股IPO“回温”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刘诗诗“夫妻店”稻草熊公开超购逾402倍,影视股IPO“回温”了?

时隔四年多,稻草熊再战IPO,市场环境已然巨变。

图片来源:吴奇隆微博

作者 | Mia

失意于A股后,稻草熊在港股终于IPO之梦成真。据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下称“稻草熊”或“稻草熊娱乐”) 1月14日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公布配发结果,稻草熊娱乐(2125.HK)香港公开发售股份逾402倍超额认购,经重新分配后香港公开发售股份占全球发售初步可供认购股份数量一半。认购一手共1000股的投资者,中签比率为6%。其发售价定为5.88港元/股。

这场因创始人吴奇隆、股东刘诗诗赵丽颖的身影而备受瞩目的明星资本盛宴,终于拉开帷幕。1月15日早9时,股份将在联交所主板开始买卖。时隔四年多,稻草熊再战IPO,市场环境已然巨变。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按2019年首轮播映电视剧数目计,稻草熊在中国所有剧集制片商及发行商中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6.0%。按收入计,稻草熊影业在行业里排名第六,市场份额为1.7%。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稻草熊都是一个颇具分析参考价值的影视公司样本。

深度绑定爱奇艺:“平台X影视公司”的风险与隐患

这是一个漫长曲折的上市故事。2014年,吴奇隆创立稻草熊娱乐。2015年12月,刘诗诗以200万元获得稻草熊影业20%股权,赵丽颖以10万元获得稻草熊影业1%股权。2016年3月,暴风集团拟以10.8亿元的对价收购稻草熊影业60%的股权,刘诗诗将获得现金股票合计2.16亿,这份收益翻了百倍的“聘礼”侧面计算出稻草熊彼时估值达到18亿。然而当年6月,证监会以“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为由而否决了这起收购案。

通过被收购A股上市之梦破碎后,稻草熊曾尝试携手阿里影业。2016年12月,阿里影业基金投资稻草熊A轮,以2.25亿资金获得了约15%的股份,以此计算稻草熊的估值为15亿。随后阿里影业基金于2018年8月选择了退出,外界猜测原因为业绩没有达到其要求。

2020年7月20日,稻草熊影业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5个月之后,港交所网站显示通过聆讯。招股书信息显示,稻草熊在上市前的股东架构中,控股股东为刘小枫(58.41%),此外其他股东为爱奇艺(19.57%)、刘诗诗(14.8%)、赵丽颖(0.79%)、翟芳(6.43%) 。根据投票安排,刘小枫可行使80.43%的投票权。刘诗诗所持有的股份为吴奇隆、刘诗诗夫妻二人婚后共同财产。外界有传言称,多次在吴奇隆出品剧集如《蜀山战纪》《新白发魔女传》中担任总制片人的刘小枫,为吴奇隆代持股份。

一份股权结构图,牵扯出一系列项目。例如赵丽颖出演的《楚乔传》《蜀山战纪》,以及刘诗诗出演的《醉玲珑》等剧均是由稻草熊影业出品。从IP资源储备来看,稻草熊目前拥有30个IP,包括6个原创剧本及24个改编剧本。此次上市筹集资金的70%将用于剧集制作,重点项目是《浮图缘》《月歌行》《公子倾城》等古装剧。

这份股权结构图还能看出,身为稻草熊第二大股东的爱奇艺则通过持股实现了深度绑定,既是大股东,同时也是第一大客户,主要发行渠道,以及第一大供应商。其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利好自制剧和网剧市场爆发,双方首次在国内共创了“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2018年和2020年,爱奇艺通过附属公司Taurus Holding持股,先后对稻草熊进行两轮投资,共计5514万美元。

2017年,爱奇艺为稻草熊贡献收入达1.16亿元,占公司全部收入的21.4%。自2018年起,爱奇艺成为稻草熊的最大客户,在2018和2019年贡献收入2.45亿元和2.09亿元,占稻草熊总收入的36.0%和27.2%。2020年上半年,爱奇艺贡献营收达4.01亿元,比重占到69.2%,依然排名第一。在稻草熊已播映的29部剧集中,有24部将爱奇艺作为主要发行渠道之一。

2018年,稻草熊花费1.12亿元向爱奇艺采购买断剧集,占采购总额的16.2%。2019年,稻草熊继续向爱奇艺支付1.49亿元,占到采购金额的15.8%。

招股书还显示,在过去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三个财政年度和2020年第一季, 稻草熊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43亿、6.79 亿、7.65亿和3.27亿人民币,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6,403.0万、1,051.3 万、5,040.0万和 4,289.1万人民币。在影视公司大多现金流堪忧的情况下,稻草熊健康的现金流状况与深度绑定头部平台采取“定制剧”模式,回款前置不无关系。

稻草熊在招股书中明确说明了对爱奇艺的依赖:“倘公司无法与爱奇艺维持业务关系,爱奇艺失去其领军市场地位或不再受欢迎,公司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制作公司离不开平台资源渠道,话语权、议价能力更弱,但平台并不依赖于制作公司。2018年爱奇艺即已对外投资了至少26家内容公司。

深度绑定一方面带来了稳定营收,另一方面也埋下业务发展可能受限的隐患。此外,在越来越倾向于口碑中心制的网剧市场上,稻草熊出品剧集口碑质量并不占优势,主要发力的古装奇幻也不再是近两年来的内容风口,略显过时:媒体统计显示,30部作品中,豆瓣评分在6分以上的仅有10部,7分以上3部,这三部都不是自制剧。最近上线的《灵域》同样水花不大。

类似地,平台与影视公司的深度绑定趋势正在加速,似乎验证了“未来都为BAT打工”的预言。例如2020年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扩股后总股本约9.90%的股份。今年1月4日,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宣布与芒果TV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影视寒冬加剧了内容制作公司业绩的不稳定性,投入平台的怀抱能够有效“回血”抵御风险,但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的马太效应,头部垄断。

四家影视公司闯关成功,释放行业回暖信号

在资本市场上遇冷已久的影视行业,明星资本,俨然正处在回春进行时。

由于自身轻资产、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不可比、规范性缺失等特点,甚至有一部分绑定明星的公司出现了“虚高估值空壳公司”的现象,影视公司通常会遭遇监管层的严格监管,“影视公司上市难”是业内公认的事实。2018年起税务风暴席卷影视圈,资本退潮,投融资事件直线减少,上市也变得更加艰难。

据Wind数据统计,2011-2017年,共有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光线传媒、万达电影等13家影视企业上市。此外,2018年,开心麻花、华视娱乐、和力辰光等多家知名影视公司陆续终止IPO申请。同年,嘉行传媒和基美影业等多家公司退出新三板。此后华录百纳、中南文化等多家上市公司易主。融资受阻使得影视行业出现了极高的质押率。

由此,出现了两种选择,要么被上市公司收购间接上市,要么寻求美股或港股上市。以前者为例,3度闯关的IPO失利的新丽传媒最终卖身阅文集团。但这些被收购的公司则需要承担对赌协议的压力。在过去的两年里,新丽传媒都未能如期完成业绩对赌。2018年,新丽传媒净利润3.24亿元,仅完成承诺利润的64.8%;2019年,新丽传媒净利润5.49亿元,仅完成承诺利润的78.4%。

以后者为例,稻草熊是典型代表。据悉,在2017年10月金逸影视上市之后,连续20多个月都再无影视公司上市,到2020年接连传来了四家公司的IPO消息,影视公司开始转变思路寻求境外上市。2020年7月,华夏视听正式在香港上市;11 月5 日,博纳影业首发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12 月18 日,长信传媒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12 月20日,据港交所网站显示,稻草熊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据了解另有多家从新三板退市的影视公司也开始筹备港股上市。

去年4月,港交所宣布对“同股不同权”等三类公司打开大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与港交所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这意味着“创业板+H股”的模式已经正式落地,多项政策为影视公司登陆港股带来利好。

影视公司资本化回温了吗?尽管上述四家上市取得进展的公司多属业内头部,但也无疑释放出些许利好迹象。两个月之前,中国文化产业投资母基金在北京正式成立。基金由中宣部和财政部共同发起设立,目标规模500亿元,首期已募集资金317亿元。这同样也是一个“回春”信号。

根据同样在港股上市的影视公司来看,欢喜传媒自上市以来股价持续下行,目前的股价为1.470港元,力天影业上市首日破发,股价跌超33%。对稻草熊来说,万里长征刚刚迈出了第一步,上市之后能否输出爆款,得到市场的认可才是更重要的。

来源:娱乐独角兽

原标题:刘诗诗“夫妻店”稻草熊公开超购逾402倍,影视股IPO“回温”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