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虽然悟空问答败了,但知乎先别急着偷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虽然悟空问答败了,但知乎先别急着偷笑

遥想2017年,知乎与悟空问答这对老冤家的位置却调换了过来。

文|三易生活

岁末年初的互联网行业除了一众狗血大戏外,或许“停运”也成为了最常出现在大家耳边的词,继此前阿里方面确认关闭虾米音乐、腾讯也将关停QQ兴趣部落后,接下里则轮到了字节跳动。1月13日悟空问答向创作者推送通知称,该APP将于1月20日从应用商店下线,并会在2月3日停止运营。

当然,悟空问答APP的停运并不意味着字节跳动方面会停止问答相关业务。根据字节跳动方面的说法,问答依然会作为今日头条的重要载体,以头条问答的形式继续运营。然而即便还没有彻底放弃这条赛道,但关闭悟空问答APP对于有着“APP工厂”之称的字节跳动而言,依然是一次罕见的失败。

事实上,悟空问答是由此前的头条问答蜕变而来,随着后续回归到今日头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轮回。更为微妙的是,在悟空问答宣布下线的同时,隔壁的知乎则在庆祝十岁生日,并用“有问题,就会有答案”开启了自己的下一段旅程。

遥想2017年,知乎与悟空问答这对老冤家的位置却调换了过来。彼时,被张一鸣寄予厚望的悟空问答,花重金一口气挖走了300余位知乎大V。根据当时外界的传言,字节跳动给出的价码相当高昂,只需满500字,在头条问答首发且不要求独家,就可获得最高500元的报酬,每月前20篇回答都可计算稿费,也就是每月最高可获得1万元的收入。

大笔砸钱带来的刺激效果无疑是显著的,根据此前悟空问答方面披露的信息显示,截止2017年11月,其用户量已超过1亿、每天产生3万个提问、20万个回答,并已签约2000个答主。而在这一过程之中,双方创始人也在不断隔空“交火”。

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对此曾表示,“太好了,赶紧让他走。他以为中国就300个写作的人”,张一鸣也在今日头条上进行回应称,“觉得知乎创始人张亮对自己平台作者有点傲慢。”

尽管从目前的结果上来看,张亮的自信是有道理的,但2017年情况却并非如此。在面对字节跳动这样一个既有资金又有流量的巨头挤入问答赛道时,不少人对于知乎的未来其实是持悲观态度的。在知乎方面还在讲平台氛围、圈层KOL,以及运营规则时,字节跳动选择了简单粗暴的砸钱,用10亿元鼓励知识分享也为悟空问答在2018年营造出了一派鲜花着锦的景象。

在抖音初露峥嵘以及今日头条如日中天之时,悟空问答是有钱、有流量,还有技术,再获得了内容供给能力后,看上去字节跳动这个“APP工厂”的万能公式看起来又一次成立了。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流量、算法和补贴”的打法在悟空问答失效,在外界看来,这或许是因为问答社区并不是免费网游,氪金也不是又好又快,且无副作用的“仙丹”。

字节跳动在从知乎复制了内容和创作者,并且还拥有更强算法的情况下却还是败了。有观点认为,其实败就败在其并没有在此基础上,建立出自己的问答社区生态,毕竟社区不等于平台。社区更加强调人的重要性,并强调氛围的建设,而成功的社区无一例外是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文化和身份认同,例如虎扑的JR、知乎的知乎er、贴吧的吧友、豆瓣的露珠,以及B站的二次元,都是社区居民对自己的身份标签。

而张一鸣对于悟空问答的要求,则是既重视头部效应也不放弃长尾部分。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请看下,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全都要的结果,只能是两个不同属性的群体并不能和光同尘,而想要就此形成一个比较统一的讨论交流氛围,则是难如登天。

作为一个问答社区,有思维的碰撞、观点的冲突,乃至于立场的对抗都是其实很有必要的,但这一切都建立在双方能够交流的基础之上,毕竟鸡同鸭讲是做不成社区的。那么使用今日头条或悟空问答的是怎样的用户群体呢?据QuestMobile在2018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知乎的用户画像呈现出年轻、高知、高收入的特色,而悟空问答的用户画像则是“年长、三四线、中低收入”,由此可见,悟空问答当时的用户更像是以“五环外人群”为主,而知乎的用户明显更符合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用户。

虽然下沉市场三巨头用它们的成功说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一市场同样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但问答社区却可能并不适合。更为重要的是,纵观知乎与悟空问答的具体内容就可以明显看出,知乎的回答更加“务虚”,基本是以“如何看待/评价XX”,以输出观点或价值观为主;而悟空问答上的问题,则是类似于“社保交满15年每月能领多少养老金”、“生锈的钢筋在混凝土里会继续生锈吗”、“土猪肉和饲料猪怎么区分”这些问题,更偏向于实用性。

因此问题也就来了,既然想要获得实用性内容,那么用户为什么不直接使用百度知道呢?悟空问答虽然能挖来大量的知乎大V,但却带不来相似的社区氛围。因此有观点表示,悟空问答核心问题,或正是内容创作者与阅读者的错配所致。至于为什么知乎与悟空问答的用户会产生这样的差异,或许这是两个不同平台在建立之初就种下的因果。

所以在2018年8月末悟空问答被并入微头条,团队100余人转岗,使得优先级发生了调整,并最终在挣扎了两年后宣告退场。其实不止是悟空问答,知乎的另一大竞争对手分答,也在2018年转型为教育平台。这也使得如今在问答社区这条赛道上,知乎已然成为了独苗。那么,知乎的未来会是一片坦途吗?

诚然如今在中文互联网世界中,关于内容的深度和广度,知乎依然是笑傲群雄,但其自身的问题却并没有得到解决。悟空问答从诞生到陨落,在许多人看来,或许并非是因为知乎做得有多好,而是字节跳动做得实在是不够好,而十岁的知乎有一个致命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就是如何让创作者分享到知乎成长的果实。

在2021新知青年大会上,知乎创始人、CEO周源在演讲中讲出,“以知乎各个领域的创作者为中心”是长期战略。但在这一演讲中周源也透露了这样一个数据,目前知乎已经有100位创作者月收入超过10万元,有1000位创作者月收入超过1万元。

这个数字对于一家拥有2亿用户合千万级日活的社区来说,显然并不是太高,而已经是极低了。塔尖的100位创作者月收入总额是1000万,头部的1000位创作者总的月收入也是1000万,根据经典的二八法则来粗略估算的话,剩下80%的腰部和尾部创作者,则只能共同分享500万元的月收入。再考虑到MCN、创作者、平台三方,各分三分之一的传统模型来倒推不难发现,知乎每个月由创作者贡献的收入(带货、视频、打赏)可能还不到1亿。

尽管这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数字,但实际的情况或许并不会有数量级的差异。虽然中文互联网里确实不是只有300个写作的人,但知乎也不能单纯依靠社区氛围来让创作者用爱发电,这显然也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毕竟悟空问答的殷鉴才刚刚发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