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懒熊体育】北京拆挖多个高尔夫球场,高尔夫产业遭遇最强寒潮

寒潮来临,影响到的不仅仅是球场,跟高尔夫相关的卖场、经销商、零售商都遭受着一定程度的波及,前几年还雄心勃勃的高尔夫从业者们,如今似乎有些茫然。

“大年初五就开始推了”

从北京地铁大兴线义和庄站A口出来步行两公里,就能看到京城高尔夫俱乐部。2月16日,懒熊体育记者来到这里,发现门口公告牌上写着“停业”二字。

始建于90年代,于2000年10月开业的京城高尔夫俱乐部,一度相当繁荣。2011年,不仅改造翻新了原有的18洞球场,并新建一个27洞新球场,还推行会员制,建会所。

2014年,京城高尔夫俱乐部接到通知:因涉嫌违建,俱乐部将停业整治。2015年11月开始,这里彻底停业,20多名安保人员,如今仅剩5人。一位在此工作多年的安保人员介绍说,前几年的京城高尔夫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三四百辆车来来往往,当下只剩一些市政府、发改委、土地局的工作人员偶尔来找老板谈话。

“大年初五就开始推了。”这位安保人员介绍说,京城高尔夫俱乐部的清理整治在2015年11月就开始了,春节休息了几天,年后继续整治。

京城高尔夫俱乐部被铲不是个案。懒熊体育得到消息,春节过后,北京共有12家高尔夫俱乐部面临类似的命运。2015年,著有《高尔夫和中国梦》(《The Forbidden Game:Golf and the Chinese Dream》 ,2014年《金融时报》最佳书籍之一)一书的美国记者丹·沃什博恩(Dan Washburn)曾预测,2016年中国还会关掉大约100个高尔夫球场。就此话题,懒熊体育试图联系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相关管理人员,但未能得到官方回应。

资深高尔夫从业者、原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院长张晓春对懒熊体育透露,此次拆挖高尔夫球场,是2014年开始的清理整治行动的延续,“现在扎堆儿(铲平球场)是一个偶然,不是大家联合行动,但实际上也有一定必然性。因为(违建的球场)本来就应该铲,只是发生在这个时候而已。”

时针拨回2014年7月。当时,国家发改委、国土部等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明确要求各地高尔夫球场按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当年9月份,北京取缔多家高尔夫俱乐部。与此同时,广东政府等开始严令禁止公职人员进入高尔夫球场消费。2015年3月底,各部委联合宣布取缔包括北京3家俱乐部在内的66家球场。《2014年朝向白皮书》则透露,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有不少于76家高尔夫设施因清理整治或自身原因全年或部分时间停止营业。

中国大陆到底有多少家高尔夫球场?并无统一数据。根据圣安德鲁斯高尔夫俱乐部(R&A,The Royal and Ancient Golf Club of St Andrews)2015年全球高尔夫俱乐部行业报告,中国一共有473家高尔夫球场,但实际数字不止于此。美国记者丹·沃什博恩认为,中国高尔夫球场数量时可能两倍于R&A报告中的数据。而2015年3月份发布的《2014年朝向白皮书》统计到,全国共有高尔夫设施538家,合计656个18洞球场。

从1984年大陆第一家高尔夫球场广东中山温泉高尔夫球场为起点,头十年可以算做是中国高尔夫产业的萌发期。随后的十年则可以看做起步期。2004年,政府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但这并未阻止中国高尔夫球场的“野蛮生长”,2004-2014年是新建高尔夫球场数量最多的十年。只是由于禁令在先,它们多以“体育公园”、“休闲公园”的名义存在,这意味着大量球场都处在政策的红线边缘。

多米诺骨牌效应

为表明管制高尔夫的决心,北京不光使用政策手段,也用起了经济杠杆,将高尔夫球场用水从原来的4元/吨上调为160元左右/吨。以北京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为例,从2015年开始,他们开始执行新的40倍于往年的水费标准。按每月2000吨用水计算,清河湾每月水费支出超过30万,年水费支出超过3000万。在2015年,清河湾比往年多交了500万元的土地使用税,与此同时,他们还面临球场草皮维护,人员工资上涨等成本。

重压之下,各高尔夫俱乐部的经营状态每况愈下。在《2014年朝向白皮书》所调查的79家俱乐部中,没有俱乐部选择“大幅盈利”这一调查选项(2013年该选项占4.3%),且亏损的俱乐部达到56%(严重亏损的占25.3%),只有8%略微盈利。根据《新京报》2015年的报道,全国范围内,山东的球场尤为严重。因为金融危机后,韩国企业大量撤出,导致在山东打球的韩国高尔夫人数大幅减少。

经济状况受到影响的还有卖场、经销商、零售商、导购、媒体等高尔夫多方面从业者。

北京女人街高尔夫大世界市场总监苏丹丹对懒熊体育坦言:“影响太大了”。苏丹丹介绍说,最近一段时期,女人街高尔夫大世界的商户销量下滑严重,个别商户甚至有时无法按时上交租金,这在2014年之前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在懒熊体育的调查过程中,北京和广东两地均有高尔夫用品导购表示,个人收入相比2014年之前下滑了30%左右。广东惠州一位基层高尔夫用品销售员的观察则是,“经济形势不好,大家生活比以前节省是肯定的。”

高尔夫用品经销商的日子也不好过。代理销售Taylor Made、Nike golf、Titleist、Callaway、Honma等众多高尔夫用品品牌的台股上市公司迈达康,在大陆的收入下滑严重。迈达康2015年第一季度(2015年1月1日-3月31日)财报显示,大陆地区的收入相比2014年第一季度下滑了33.4%。2015年前三季度(2015年1月1日-9月31日)大陆地区收入,则同比下降了37%。

高尔夫运动和高尔夫产业分开

高尔夫行业整体不景气,确为事实。但在原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院长张晓春看来,有一点需要厘清的是:高尔夫产业和高尔夫运动在中国是分开的。对于高尔夫运动,政府从未有过干涉。从这项运动进入大陆,到选手们参赛,至组建国家队备战奥运会,政府层面从未有过管制。

从产业角度来看,政府控制的是球场的过度膨胀,以及背后权力寻租、公职人员高消费、攀比现象、环境和用水问题、农村土地权争端、日渐扩大的贫富差距等逐渐偏离其原本阳光、健康形象等问题。在产业的其他方面,比如产品制造、销售等,政府层面并没有过多限制。

对于留存下来的球场,如何立足于在中国高尔夫事业的健康发展,利用自己的场地、资源去推动中国高尔夫运动健康发展,特别是青少年培养,选手水平的提高,改善整体形象,才是下一步要考虑的问题。

就全球范围来看,高尔夫产业确实成本高、投资大、抵御风险能力差,一旦经济不景气,就面临巨大挑战。2015年R&A全球高尔夫俱乐部行业报告显示,2010-2014年间,欧洲关闭了110个高尔夫球场,北美(包括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和大洋洲则分别关掉108个和47个高尔夫球场。

在这种局面下,众多高尔夫球场纷纷开始转型。国际范围内,改为养老院、清洁能源中心等其他用途的基础设施,是高尔夫球场转型的思路。在国内,也出现了个别高尔夫球场,腾出部分场地和时间来尝试发展足球高尔夫的运动。

大面积的清理整治行动下,高尔夫这项运动已经变得有些敏感,甚至“被妖魔化”。消费人群急速萎缩的同时,行业人士对未来政策松绑的预期也并不看好。面对新兴的足球高尔夫运动,资本到目前为止的反应较为冷静。对于试图通过足球高尔夫来转型的球场,及足球高尔夫运动的推广者来说,机会与挑战并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