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金钱涌向光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钱涌向光伏

各种各样的“钱”正加速涌向光伏,并开始重塑这个产业的竞争框架和大格局。

文 | 黑鹰光伏 刘洋

截止目前,占世界GDP三分之二的经济体正在转向零碳经济。

大势所趋,全球各路巨量资金涌向以光伏和风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

岁末年初,埃隆·马斯克掌舵的特斯拉正式推出了首款自研光伏逆变器!

2021年1月8日,曹德旺治下的福耀玻璃发布公告,拟募资约33亿开拓国内光伏玻璃业务。

而在过去半月,特斯拉市值超十大车企,隆基市值超神华,宁德市值超过了中石油。

也就在1月,Wood Mackenzie的分析显示,2021年欧洲可再生能源计划竞标的总容量高达45GW,创历史记录。

半个多月前,全球最大的煤炭企业——中国神华公告,拟40亿参与设立国能新能源产业基金。而在过去的一年中,新能源加速崛起,化石能源日渐衰落。

各种各样的“钱”正加速涌向光伏,并开始重塑这个产业的竞争框架和大格局。

全球政策加持

全球诸多国家加大对光伏产业的扶持力度。截止2019年,新增装机规模超过1GW的国家已经超过15个。历经2020年的增长,“光伏GW级国家”的数量肯定还在增加。截止2021年底,至少21个地区市场光伏装机需求达到GW级水平。

低碳化和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全球压倒性趋势。比如“碳中和”概念成为欧洲“后疫情复苏计划”的切入点。2020年欧盟提出了一项颇为激进的减排方案:相较于1990年水平,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到2030年拟降低至少55%。如果新减排目标最终写入立法,预计2021——2030年期间,欧洲可再生能源领域将额外增加至少3500亿欧元的投资。

根据集邦新能源网分析:2021年光伏需求显著回升,中性预期2021年全球装机需求达到158GW,同比增长25%。

全球巨头进击光伏

没有哪一个商人不想一直赚钱;没有哪一家企业想忤逆大趋势。

过去的一年,全球传统能源巨头纷纷进军光伏行业。毫无疑问,清洁能源是趋势,有前景,有价值,有赚头,能源巨头才愿意将大笔资金、人力、物力投入其中。

1. 西班牙最大电力公司Endesa:拟在未来三年将太阳能等发电总容量增加50%。Endesa表示将在2021-2023年期间筹措79亿欧元投资用于脱碳,新可再生能源产能等。其中,可再生能源将获得33亿欧元,用于投资约3000MW的太阳能和900MW的风电。

2. 希腊石油公司(HELPE):2020今年2月,希腊石油公司(HELPE)向德国开发商juwi收购位于西马其顿的204.3MWp光伏项目。这一收入达97亿欧元(合105亿美元)的石油买家集团部分由国家所有。集团将为Kozani附近的光伏电站投资1.3亿欧元(合1.407亿美元),Kozani距首都雅典西北部6小时车程。

3.英国石油巨头BP:将可再生能源产能从2019年的2.5GW拉升至50GW。BP打算在2030年底前,将在低碳能源的投资总额拉升10倍达到50亿美元,并将可再生能源产能从2019年的2.5吉瓦拉高至50吉瓦。

4. 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Total):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25GW的装机量。2020年2月,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Total)与西班牙的两家在可再生能源公司Powertis和Solarbay分别签署了合作协议,目标是进入西班牙市场后新增2GW的光伏投资。

道达尔一直在加紧布局可再生能源领域,在中国、印度。卡塔尔等地通过直接投资,收购电站和与当地企业成立合资公司等方式来投资光伏发电项目,尤其是在澳大利亚和西班牙,极力扩张太阳能市场份额的背后,显示了道达尔在这一发电领域的野心。

5.美国埃克森美孚:选择较为稳妥的发展路径,在稳定主业、持续降低生产成本的基础上,采取多种措施实现公司业务的低碳化,包括加强碳捕集与封存等技术研发以及持续剥离油砂等“高碳”资产等。其在2019年投资6000万美元持续加强储、电领域的碳捕集技术研发,重点集中在整体流程集成以及碳捕集的大规模部署等。

6.美国能源巨头杜克能源:欲斥资4000亿砸向风电、光伏等领域。杜克能源去年宣布,未来5年计划斥资560亿美元(折合392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投资计划,希望到2025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指标翻一番,设定的目标是自行投资或购买16000MW可再生能源装机量。并计划到2050年,新增40000MW太阳能和风电装机量,这将占到杜克能源公司2050年夏季总装机量的40%。

7.葡萄牙石油巨头GalpEnergía:计划到2030年,将其可再生能源的规模扩大到10吉瓦,计划将集团10%至15%的投资用于可再生能源发电。

8.欧洲最大电力公司之一Enel:拟投资700亿欧元扩大太阳能、风能业务。去年底,Enel宣布2021-2030年的战略重点是加速能源转型。其中,约700亿欧元用于扩大其风能和太阳能业务,可再生能源发电规模将从目前的45GW增至120GW。

9.西班牙电力巨头Iberdrola:计划5年投入760亿欧元,将可再生能源装机增至60GW。2019年底Iberdrola公布了调整后的新5年投资计划,将在2021-2025年间,投资750亿欧元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到2025年将可再生能源装机从去年的32吉瓦增至60吉瓦。

10.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FMG:2019年底就宣布2022年或2023年开始生产风能、太阳能、氢气和氨水等可再生能源,最终目标是达到236吉瓦的清洁能源产能。又比如日本电信巨头NTT宣布,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从现在的300兆瓦提高到7.5吉瓦。

11.荷兰皇家壳牌集团:选择更加积极的增长战略,通过直接投资和与相关企业合作等方式,壳牌探索发展可再生能源及相关业务。在全球石油巨头中,壳牌也是探索能源转型领域最多元化的公司,参与了包括储能、光伏发电、陆上风电、海上风电和生物质能等各类可再生能源投资。

12. 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于2019年4月以3.9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分布式光伏运营商Amplus,为探索进军可再生能源市场铺平了道路。

13.西班牙石油巨头雷普索尔:计划将可再生能源产能扩大五倍。去年底,雷普索尔宣布,在未来十年内将可再生能源产能扩大五倍,并从石油业务中筹集资金,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从目前的2.95吉瓦扩大到15吉瓦,包括风能和太阳能。

14.日本国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INPEX):计划在2040年前将可再生能源在总资产中占比提高到10%。

15.印度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计划至2040年将可再生能源业务收益在公司总收益中占比提升至10%。

国内石化企业投资光伏

岁末年初,中国石化(00386)董事长张玉卓邀请几家企业开会的消息刷屏行业媒体。这次会议最大的“亮点”是“跨界”。中国石化邀请的四家企业和企业家为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隆基新能源董事长唐旭辉、中环股份总经理沈浩平。与会者就新能源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展开深入探讨。

这只是石化企业进击新能源意愿的一个缩影。过去一年至更长的时间。包括国内“三桶油”、同煤集团、潞安集团等大量化石能源企业在主动或被动的情境下,都纷纷加大新能源领域的投资,甚至有企业甩出了不少大手笔。

1.神华集团:为了应对可再生能源强制配额,这家企业先后“试水”光伏及风电产业。2015年,新能源发电业务已经是神华最盈利的业务板块。不久前,其母公司国家能源集团宣布在铜铟镓硒(CIGS)上获得重大突破,下一步将全力进军光伏发电产业。而其押注的铜铟镓硒技术,即来自神华。半个多月前,全球最大的煤炭企业——中国神华公告,拟40亿参与设立国能新能源产业基金。

2.同煤集团:作为第三大煤矿国有企业,同煤集团早在2013年就从20兆瓦光伏电站起步。在光伏发电初具规模后,同煤集团向上游光伏制造业发展,把大同移动能源产业园作为能源革命标志性项目,投资22.29亿元,上马一期300兆瓦美国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线,打造完整的新能源产业链。根据其自身的“十三五”规划,2020年新能源板块装机容量将达到470万千瓦。

3.陕煤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陕西省国资委。多年来,陕煤集团一直在积极有序布局新能源。2017年,陕西煤业通过两次投资业务议案,拿出100亿元的自有资金对外合作开展不涉及关联交易的投资业务,并增持隆基股份的股份成为其前几名大股东。

4.潞安矿业:2009年成立潞安太阳能正式跨行光伏业,并建立了从硅料清洗、单晶拉制、多晶铸锭到硅片加工、电池生产及组件封装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链。作为潞安集团转型发展的优势产业,集团政策、资金等均快速向潞安太阳能倾斜。截至2019年底,潞安太阳能综合产能已从2017年的2.8GW飙升至7.5GW,涵盖5GW高效PERC电池、1GW双玻双面半片组件、500MW密栅常规组件、500MW切片产能以及500MW拉晶铸锭。按照规划,2023年底,潞安太阳能将实现18GW高效电池、9GW高效组件、6GW拉晶、铸锭、切片的产能升级,综合制造产能跃进全国前三。

5.山煤集团:2019年7月23日与钧石能源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共同建设总规模10GW的异质结电池生产线项目。钧石能源HDT技术属于异质结电池技术路线,是在N型单晶硅片上镀非晶硅薄膜来实现电池的高转换效率。目前,钧石能源实际量产规模为600MW,后续合作中大规模生产能否顺利进行,存在不确定性。

6.淮南矿业:2015年初启动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先期利用李一、孔李600多亩废弃煤矿工业广场建成两座集中式光伏电站,发电装机容量共23.6兆瓦,自2016年6月相继并网发电以来,实现年创效2400万元。

7.平煤神马集团:2015年开始在光伏领域开展一系列布局,并在第二年7月13日与旗下子公司易成新能组成联合体,成为昔日光伏巨头赛维LDK4家公司的重整投资人。如今,平煤神马集团已经在新能源新材料产业上取得增值。利用从焦炉煤气提取出来的氢气,制造出纯度高于国际标准的“中国硅烷”,平煤神马集团已打通“光伏硅刃料—单晶硅、多晶硅—太阳能切片—锂电池隔膜”战略性新兴产业链,实现了传统煤化工与光伏产业的有效对接。

8.露天煤业:2019年12月11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投资建设通辽发电总厂贮灰场生态环境综合治理150MWp光伏发电项目的议案》《关于投资建设阿拉善左旗40MWp光伏发电项目的议案》和《关于投资建设达拉特光伏发电领跑奖励激励基地100MWp项目的议案》,合计投资额为14.02亿元。这是公司继前年在内蒙古斥19亿元投资建设光伏基地以来,再次布局光伏领域的又一重大举动。

9.晋能集团:山西省属重点国有企业、山西最大的清洁能源企业。2016年起,晋能集团开始从制造和发电布局清洁化转型。如今,晋能集团风电、光伏发电总装机达到122.72万千瓦,年上网电量21亿千瓦时,装机规模和发电量稳居全省前列;光伏电池组件已建成涵盖高效多晶、高效单晶、异质结三代领先技术、年产1.76GW世界前5%先进产能,电池组件的转换效率保持在国际先进水平。

10.山东能源集团:重组后的山东能源集团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将分别达到6379亿元、6371亿元。重组后的山东能源集团定位为山东省能源产业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在巩固发展煤炭、煤电、煤化工三大传统产业的同时,将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三大新兴产业,加强科技创新,积极打造全球清洁能源供应商和世界一流能源企业。

电力央企进军光伏

黑鹰光伏曾统计过,十年前,“五大四小”的风光新能源(部分企业还含有部分其他新能源品类)的装机容量只有2539万千瓦,十年后,截止2019年末则达到了16298万千瓦,十年时间增幅达到惊人的541.91%。而对于未来的新能源发展,电力央企的规划愈发清晰,决心愈加坚定。

过去的一年,“五大四小”电力央企纷纷表态要加大风电和光伏投资。

国家电投董事长钱智民表示,2023年,国家电投将实现在国内的“碳达峰” 。

国家能源集团董事长王祥喜强调,“十四五”时期,要抢抓清洁能源转型机遇,确保实现新增新能源装机7000-8000万千瓦、占比达到40%的目标。

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表示,在“十四五”期间华能要干8000万到1亿的清洁能源,初步估算新能源调整的投资力度在7000亿人民币左右。

中广核新能源总经理李亦伦预计,按照新增投运容量保持每年300万千瓦以上的发展速度,到“十四五”末,中广核新能源在运装机总容量将突破4000万千瓦。

顶级投资者涌入

2020年12月21日,也即隆基股份公告,股东李春安向高瓴资本转让价值158.41亿元股份的第二天,整个光伏板块近乎全线上涨,当天中国光伏总市值增长了1244亿元。而在此前过去一周,中国光伏上市企业总市值暴涨2861亿元,总市值已达23501亿元。

隆基发布上述公告前十天,通威股份披露60亿定增发行情况的报告书显示,总计16家公司获配定增项目,其中包括知名公募易方达、睿远、朱雀、大成等7家基金公司,还包括高瓴资本、迎水投资等私募机构。

黑鹰光伏统计发现,超过100位顶级投资者合计持有光伏公司超过520000万股股份,价值超过1100亿元。可以预期,伴随“十四五”光伏产业的持续发展,将会有越老越多的顶级投资者进入这一领域。特别注:以下表格中股票价值以2020年9月末收盘价计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