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迪尔业绩暴雷,不卖珠宝卖房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迪尔业绩暴雷,不卖珠宝卖房子?

违规担保频发。

文|斑马消费  陈碧婷

爱迪尔业绩暴雷,近4万股东一夜难眠。

20日晚间,公司公告预计2020年将亏损8.46亿元至9.50亿元。这已是公司第二次血亏,2019年,公司就已巨亏3亿元。

在经营欠佳,违规担保频发和人事动荡之时,公司决定进军房地产业务,在吉林四平投建珠宝文化产业园,这样的操作真让人看不懂。

业绩暴雷

一夜之间,爱迪尔的中小股东们彻底体会到了这个冬天的寒冷。

1月20日晚,珠宝商爱迪尔(002740.SZ)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营业收入为16亿元至20亿元,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46亿元至9.50亿元。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3亿元。

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暴露出公司经营与管理的乏力。

2020年,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深圳大盘珠宝失去控制,自当年4月起已不再纳入合并报表。

公司2017年以现金2.55亿元通过股权收购获得深圳大盘珠宝控股权,双方约定3年业绩承诺分别不低于0.36亿元、0.46亿元和0.56亿元。深圳大盘珠宝在2017年、2018年未完成业绩承诺。2020年7月,双方交恶,深圳大盘珠宝拒交公章、证照等,公司已无法获知业绩状况。

启信宝显示,截至目前,公司仍持有深圳大盘珠宝51%股权。

公司在2019年收购江苏千年珠宝和成都蜀茂钻石,二者在2020年业绩承诺未实现,进一步拖累公司业绩。另一方面,公司对应收账款计提较大金额减值。

公司并非首次遭遇这样的经营困局。自2015年上市之后,业绩就陷入波动之中。虽然收入规模从2015年的8.40亿元增至2019年的19.4亿元,但归母净利润从0.67亿元降至-3亿元。同期,收入增速从-5.13%增至3.43%,归母净利润增速从-22.88%增至-1164.68%。

业绩下行背后,深藏着公司经营的困境。

上市以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基本都为负。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这主要受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影响。2015年-2020年9月,公司应收账款从3.45亿元增至11.03亿元,存货从3.54亿元增至17.41亿元。特别是2019年收购江苏千年珠宝、成都蜀茂钻石,一下子带来近9亿元存货。

与此同时,存货周转天数从2015年的187.73天增至2020年9月末的796.54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112.68天增至371.13天。

人事动荡

公司业绩波动,加上此前违规担保频发,高管们早就坐不住了,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1月12日,公司披露,徐新雄辞去公司总裁职务。自2019年9月任职公司总裁,他任职仅16个月。作为公司国资股东代表,徐新雄辞任之后,仍担任公司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徐新雄长期在国资背景的武平县国投集团、龙岩汇金及龙岩文旅等单位任职。

截至2020年9月,龙岩永盛、龙岩汇金分别持有公司2.71%、1.96%股权,为公司第六、第九大股东。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的人事动荡从2019年4月开始,到2020年愈演愈烈。

2019年7月31日,公司董事、执行总裁苗志国,董事、副总裁苏永明,董事、副总裁苏啟皓同时辞职。

去年2月,董秘、副总裁孙海龙辞职;3月,证券事务代表王优辞职;4月,董事长苏日明、副董事长李勇辞职;7月和8月,内审部负责人谢万利、职工代表监事刘雪先后辞职。

上市企业十分重要的董秘岗位,在这家珠宝企业里也是车马轮转,从早期的朱新武到后来的孙海龙,在岗时间均不长。

董秘、证代人员不稳定,公司的信披事务雪上加霜,在年报及日常事务中屡出纰漏,公司因此屡遭监管。

不卖珠宝卖房子?

业绩暴雷、高管逃离,公司资金压力如山,截至2020年9月,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66万元,短期借款6.65亿元,短期内资金缺口巨大。

尽管如此,公司从未停止对外投资。不同以往围绕珠宝主业,公司将触角伸到了房地产领域。这让外界越来越看不懂公司的套路。

去年12月20日,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全资子公司深圳迪加珠宝与公司下游加盟商四平宝泰珠宝子公司吉林城裕增资,深圳迪加珠宝以获得其51%股权。另外,公司拟对四平宝泰珠宝3亿银行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议案。

公司终极目的在于,深度参与在吉林四平市建设的“爱迪尔•宝泰珠宝”文化产业园项目。尽管这个项目被冠于文化产业园的标签,本质上就是一个商业综合体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此项目位于四平市核心区域,总建筑面积超过19万平方米,总投资15亿元,开发周期3年。其中,公寓及写字楼建筑面积6.34万平方米,住宅5.28万平方米,余下的是群商、车库等。

对于这项严重偏离主业的投资,当场就遭到独董王斌康、董事徐新雄的反对。

王斌康认为,深圳迪加珠宝与吉林城裕既没有产权关系,也没有业务相关性,不宜对其增资。尤其是这个项目投资巨大、自有资金不足、融资渠道受限以及当地人口趋于减少,项目风险巨大;徐新雄则认为,项目运营管理和内部控制风险无法把控,需要充分论证其可行性。

尽管有反对的声音,不过,向宝泰珠宝借款担保的议案,还是在不久后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通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