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绿地张玉良透露引战进展,降负债要“三年降三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绿地张玉良透露引战进展,降负债要“三年降三档”

被收购的对象之所以指向绿地,还是与其高负债状况有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一凡

降负债依然是绿地的当务之急。

1月20日晚上,一则消息开始传播:某十强房企将收购某十强房企。这其中被收购的房企直指绿地。

对于该消息,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在1月2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进行了辟谣:“昨天晚上我也看到了,指我们的话,没什么可能性。”

2020年7月,绿地控股启动“二次混改”,股东上海地产及上海城投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不超过绿地控股总股本的17.50%。当时曾有消息称,混改将于春节完成,战投方将引入金融背景的央企。

21日的采访中,张玉良除了澄清并未与中海、万科接触过,他还表示:“按照国资委的方案,要引入的是央企金融机构。”目前跟绿地谈得比较深入的,正是两家央企金融机构,一家为券商,一家为保险机构,情况要在春节后才会进一步明朗化。

市场上之所以将被收购的对象瞄向绿地,还是跟其负债状况有关。

“三道红线”融资监管新政出台后,绿地是TOP30房企里唯一一家三道红线全踩的国企。

截至2020年9月30日,绿地控股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2%、净负债率为183%、现金短债比为0.78,均不符合“三道红线”要求。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绿地的短期有息负债、长期有息负债分别为1029.84亿元和2206.85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为805.72亿元,账面资金难以覆盖短期负债。

在21日的采访中,张玉良表示,绿地在2020年加大力度主动去杠杆,绿地现金短债比快步提升,累计提升幅度超40%;净负债率累计下降近50个百分点;剔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逐步回落,有息负债总额较高点下降约450亿元。

尽管有息负债下降的幅度很大,但基于庞大的体量,绿地仍然处于“红档”——“三道红线”出台后,监管部门按照“红橙黄绿”来标识企业的负债健康程度。

“去年8月监管后,我们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张玉良表示,按照中央部委的要求,绿地需要“每年降一档,三年降三档”,绿地计划在今年六月末完成先降一档的任务。张玉良有信心在2021年一季度就提前降一档。

绿地将通过三个手段来实现降档,分别是:降、调、增。即降低有息负债规模、调整短期、长期负债结构、增加非受限货币资金。

绿地的降负债方案主要包括:主动压减有息负债规模,优化资产负债结构;聚焦成长性地区,优化土地储备结构,提高土地投资质量;根据市场情况以销定产,灵活调整生产供应节奏;加快销售资金回笼,实施审慎稳健的现金流管理;加快已售项目建设和交付结转;积极充实企业资本金,提升资本实力。

1月20日晚,绿地还公布了2020年全年业绩快报,这也是一份复杂的成绩单。

从总营收来看,全年4813亿元的总营收同比上涨了12%,但是光看房地产部分,3584亿元的合约销售额同比下滑了7.7%,合约销售面积2909万平方米,同比减少10.7%。

不过,绿地的住宅销售金额是增长的,2725亿元住宅销售额同比增长了8%,所以少掉的那一块还是商办产品。

曾经商办是绿地最重要的半壁江山,近年来占比已逐渐缩小,2020年其商办销售占比只剩下24%。

张玉良认为,疫情对商办产品的冲击尤甚。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商业地产和办公地产首当其冲,差不多都下滑了三分之一,连一线城市的办公租金都下滑了20%-30%,一线城市办公楼的销售也下滑了20%-30%,商办整体少了四百多亿的收入,好在我们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总体指标还是满意的,保持了发展的韧劲。”张玉良表示。

张玉良说,绿地未来还将适当提升住宅比重,不过不会因此放弃商办。此外,在做强做优房地产的前提下,非房业务的提升将大于房地产。

最被寄予厚望的是金控板块,绿地金控的核心业务绿地数科或将在三年内上市。

绿地集团董秘王晓东表示,绿地金融产业去年实现利润总额43亿元,同比增长23%,计划上市之后也在启动金控集团的引战工作,引入战略投资者。

过去一年,绿地金控获得了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同时在推进洽谈收购互联网保险牌照,证券化REITs产品发行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绿地集团

3.2k
  • 绿地控股:近期基建产业重大项目金额合计158.99亿元
  • 小区将规划绿地建成垃圾中转站,西安经开区管委会:已责令整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绿地张玉良透露引战进展,降负债要“三年降三档”

被收购的对象之所以指向绿地,还是与其高负债状况有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一凡

降负债依然是绿地的当务之急。

1月20日晚上,一则消息开始传播:某十强房企将收购某十强房企。这其中被收购的房企直指绿地。

对于该消息,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在1月2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进行了辟谣:“昨天晚上我也看到了,指我们的话,没什么可能性。”

2020年7月,绿地控股启动“二次混改”,股东上海地产及上海城投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不超过绿地控股总股本的17.50%。当时曾有消息称,混改将于春节完成,战投方将引入金融背景的央企。

21日的采访中,张玉良除了澄清并未与中海、万科接触过,他还表示:“按照国资委的方案,要引入的是央企金融机构。”目前跟绿地谈得比较深入的,正是两家央企金融机构,一家为券商,一家为保险机构,情况要在春节后才会进一步明朗化。

市场上之所以将被收购的对象瞄向绿地,还是跟其负债状况有关。

“三道红线”融资监管新政出台后,绿地是TOP30房企里唯一一家三道红线全踩的国企。

截至2020年9月30日,绿地控股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2%、净负债率为183%、现金短债比为0.78,均不符合“三道红线”要求。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绿地的短期有息负债、长期有息负债分别为1029.84亿元和2206.85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为805.72亿元,账面资金难以覆盖短期负债。

在21日的采访中,张玉良表示,绿地在2020年加大力度主动去杠杆,绿地现金短债比快步提升,累计提升幅度超40%;净负债率累计下降近50个百分点;剔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逐步回落,有息负债总额较高点下降约450亿元。

尽管有息负债下降的幅度很大,但基于庞大的体量,绿地仍然处于“红档”——“三道红线”出台后,监管部门按照“红橙黄绿”来标识企业的负债健康程度。

“去年8月监管后,我们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张玉良表示,按照中央部委的要求,绿地需要“每年降一档,三年降三档”,绿地计划在今年六月末完成先降一档的任务。张玉良有信心在2021年一季度就提前降一档。

绿地将通过三个手段来实现降档,分别是:降、调、增。即降低有息负债规模、调整短期、长期负债结构、增加非受限货币资金。

绿地的降负债方案主要包括:主动压减有息负债规模,优化资产负债结构;聚焦成长性地区,优化土地储备结构,提高土地投资质量;根据市场情况以销定产,灵活调整生产供应节奏;加快销售资金回笼,实施审慎稳健的现金流管理;加快已售项目建设和交付结转;积极充实企业资本金,提升资本实力。

1月20日晚,绿地还公布了2020年全年业绩快报,这也是一份复杂的成绩单。

从总营收来看,全年4813亿元的总营收同比上涨了12%,但是光看房地产部分,3584亿元的合约销售额同比下滑了7.7%,合约销售面积2909万平方米,同比减少10.7%。

不过,绿地的住宅销售金额是增长的,2725亿元住宅销售额同比增长了8%,所以少掉的那一块还是商办产品。

曾经商办是绿地最重要的半壁江山,近年来占比已逐渐缩小,2020年其商办销售占比只剩下24%。

张玉良认为,疫情对商办产品的冲击尤甚。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商业地产和办公地产首当其冲,差不多都下滑了三分之一,连一线城市的办公租金都下滑了20%-30%,一线城市办公楼的销售也下滑了20%-30%,商办整体少了四百多亿的收入,好在我们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总体指标还是满意的,保持了发展的韧劲。”张玉良表示。

张玉良说,绿地未来还将适当提升住宅比重,不过不会因此放弃商办。此外,在做强做优房地产的前提下,非房业务的提升将大于房地产。

最被寄予厚望的是金控板块,绿地金控的核心业务绿地数科或将在三年内上市。

绿地集团董秘王晓东表示,绿地金融产业去年实现利润总额43亿元,同比增长23%,计划上市之后也在启动金控集团的引战工作,引入战略投资者。

过去一年,绿地金控获得了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同时在推进洽谈收购互联网保险牌照,证券化REITs产品发行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