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圆桌 | 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圆桌 | 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

延续了数千年的“礼俗”——结婚彩礼,在当前有何种内涵,承担着什么社会功能?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界面新闻邀请到五位青年女性,让她们谈谈各自的观点。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高佳 梁宙

编辑 | 刘海川

“女性”是过去一年的关键词之一。

在诸多热搜的表象和对女性话题探讨看似更加开放的舆论环境下,“独立女性”这四个字,一直处于风口浪尖。曾作为许多独立女性精神榜样的“papi酱”,因为给儿子取名随了丈夫的姓,被许多网友指责“不配称独立”。《三十而已》中,女主角顾佳“运筹帷幄”、善于经营生活,但因为全职妈妈的身份,也被指责“不独立”。

上周末播出的网络综艺节目《奇葩说》提出辩题“我是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其议题内核的时代性和社会意义,很快引发热议,仅在微博上就引起10万余次讨论,其中被点到最高赞的留言这样写道:“那么独立男性能不能自己生孩子,孩子能不能跟女方姓,可不可以搬去女方家住?这个话题就不该存在。”

从热议的评论内容看,与独立女性相关的话题,总是会引起舆论的波澜。恰在于此,或许理性的谈论,能让我们对女性当下所处的环境有更清晰的判断。界面新闻邀请五位青年女性,她们当中有《奇葩说》辩手、有性别社会学领域研究学者、有青年作家、编剧,我们从“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这一问题切入,来看她们给出的不同答案。

界面新闻:你如何界定“独立女性”这个概念?

踩玲(《奇葩说》辩手,知名博主):独立女性首先经济要独立,更重要的是思维要独立。我认为独立女性至少不会收取任何和自己的付出无关的金钱。

姜立涵(畅销小说作家):独立女性首先要有自我意识,知道自己是谁,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希望过怎样的生活。其次,要有能力独立,当你自我意识逐渐清晰,就需要找到路径去达到那个目标。最后,做独立女性绝不意味着可以肆意地把自己的意志凌驾在他人意志之上。

李洁(中华女子学院副教授):首先我想明确表示,我不喜欢“独立女性”这个概念。什么叫独立女性?有没有独立男性的概念?如果没有“独立男性“这个提法,为什么要以男性都做不到的事情来要求女性呢?所有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在社会中相互依存的个体,没有人是能够“独立”存在的。

界面新闻:你认为独立女性结婚要收彩礼吗?

李佳洁(《奇葩说》辩手,女团成员):我觉得是要收的。收彩礼和一个女性是否独立是两码事。我不想给独立女性界定太多的标准。

吴沚默(青年编剧、作家,TVB演员):我不会主动要求收彩礼,我感觉现在女孩都不太在意这个。但我征询了我爸妈的意见,他们很坚定地说:“要收,而且收彩礼的同时会给陪嫁。”他们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传统,代表好兆头。我想等到我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会尊重爸妈的意见。

踩玲:我认为不该收,越收钱,独立就越难。

姜立涵:我个人是支持“不收”的。我结婚时,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父母,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也比较理解,收彩礼在中国的某些地方是有一定的文化和历史传统的,所以很难一概而论。

李洁:我认为女性结婚是可以收彩礼的。但过于抬高和标榜“独立女性”这种提法,我认为有两个潜在的危险:一是过于强化和凸显女性在经济上的独立,容易遮蔽她们在家庭生活特别是生育阶段所需要的实际支持和帮助。二是过于抬高“独立女性”这个提法并占据道德上的优势,实际上是在贬低那些所谓“不独立的女性”,打造这种“独立与不独立”的二元对立,好像是在指责这些女性自己不够努力,而忽视了外部结构性原因的钳制。

界面新闻:收彩礼是否是对经济独立身份的反悖?

姜立涵:我了解的情况是很多彩礼其实是给到女方父母,而不是女方个人,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比如女方父母当年可能在她哥哥结婚时就给出去过很多彩礼,这就已经变成当地的一种文化和经济交易习俗,而不是简单的对女性来讲是否独立的一个象征。

李佳洁:一个女性为了维持经济独立的身份而去拒收任何一分钱的话,那么她不是一个独立女性,她是一个不自信的女性,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拥有这份别人赠予她的彩礼。我反对女性向对方要彩礼,但是对方准备好了彩礼,如果女性不收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所以,我觉得不收彩礼是一个非常不体面和不礼貌的行为,经济独立和收彩礼不是牵扯在一起的事情。

李洁:对于缔结情感关系的男女双方而言,如果一味进行彩礼数额的要求和攀比,当然是有损于男女双方共同的利益和情感关系。但是如果认为一谈到金钱就会让情感变质、就会消弱自身的经济独立,我觉得可能也是不成熟的。

界面新闻:如果要收,你觉得收多少彩礼是合适的,存在一种标准吗?

踩玲:我认为一旦收了钱,就相当于被贴了价签。当从妈妈的角色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彩礼这个风俗本身也是让男方占便宜的。作为丈母娘,我要的钱越多,越觉得亏,越觉得女儿嫁过去我不放心。

吴沚默:在我的老家江西,我听说有些地方收彩礼要收几十万,我觉得挺震惊的。我也咨询了我身边的香港朋友,其实香港的彩礼“公价”(意为行情价)不高,对普通家庭来说,10万是比较正常的数额。按这里的消费水平来说,这确实不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目。这边的风气好像就是这样,把彩礼看成祝福,让夫妻两人有一个红红火火的开始。

李洁:一笔正常金额的彩礼如果给到女方的父母,在大多数情形下,这笔钱的具体金额其实是无法涵盖女方家庭长期以来抚养女儿所付出的金钱和情感劳动;此时的象征性彩礼可能更多是对女方父母长久以来劳动和情感付出的一种社会承认和情感慰藉。反过来,如果岳父母索要了超过社会一般认知的彩礼金额,也会被社会文化批评为“卖女儿”,影响家庭代际关系和婚姻幸福。

具体金额肯定要结合双方的经济条件,情感关系,对未来生活的安排和期待等具体因素来协商和确定。金额可以只是象征性的(1-2万),或者具有一定的补偿和保障性功能(5-10万),或者根据当地具体社会文化环境和双方意愿给出更高的金额。

界面新闻:对独立女性来说,不收彩礼这个行为,除了事实层面上放弃这份钱财,还有更深层的意义吗?

李洁:在双方没有商议的前提下,女性直接表明不接受馈赠,其实就是拒绝礼物的意思,这个行为好像传达一种态度:你也不要对我今后在这段婚姻关系当中的投入有任何期待。这不像是两个将要一起“共事”的人相处的方式。既然要“合作”,那么表明姿态是应当的,要告诉对方我们分别愿意投入什么。

李佳洁:别人准备了彩礼你不收,是不是某种程度上想要捍卫和维持自己某种姿态和权力,是不是想要在对等关系之下维持自己是一个独立女性,也让对方记住她是一个独立女性?甚至我会觉得,如果独立女性就不应该收彩礼的话,那么她们就是上了这个世界的那一批“坏人”的当。曾经的封建社会或者是更久远的社会,在定义女性的时候要求女孩子要乖,不能多读书,甚至还教女孩子关于女德的一些东西。现在女性意识觉醒了,她们变得更好、更独立了,知道了自己是谁,而不是这个社会或者某一个人的附属品,却又要被社会下定义,这是对女性“绑架”的另一种形式。

姜立涵:从法律上来讲,男方给彩礼是一种赠与行为,但是作为一个独立女性,不收财礼这个行为其实是在某种程度上保护自己的婚姻。独立女性收了彩礼,可能男生就会想到自己付出的沉没成本(指已经发生且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等。)是很高的,他付出的沉没成本和收获的心理预期是成正比的,付出越多的,收获的心理预期越高。这个时候,婚姻当中的两个人不容易形成一个平衡,就会产生矛盾。

界面新闻:不收彩礼可能需要承受来自亲人、朋友的各种压力,独立女性需要和这种传统风俗抗争吗?

踩玲:很多女孩确实因为照顾妈妈的感受,不想让妈妈在跟亲戚、朋友比较时产生落差感,才决定要收彩礼。但不论出于何种考虑,我都认为收钱肯定会削弱女生的独立性。收不收彩礼其实是对母女两个人的考验,独立女性是一个需要两代人都承认的概念,如果妈妈没有做到思维独立,女儿确实也很难做到。

吴沚默:很多女生可能自己也不想收彩礼,但从小家里对她的教育就是,爸爸妈妈养你很辛苦,你以后要回馈爸爸妈妈。她也确实从小就有这样的决心:做所有能做的来回馈爸爸妈妈。那收彩礼又有什么错呢?

姜立涵:顺其自然吧。抗争得太激烈,不仅会伤害到父母、家人,还有可能对刚建立的婚姻造成巨大冲击,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是一个具有数千年历史的习俗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

界面新闻:女性如果在婚前收彩礼,婚后这笔钱是女性的财产还是两人的共同财产?

李佳洁:我倾向于彩礼钱是两个人共同的财产。我觉得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女性收了这份彩礼,以后的小家庭就有了一份启动资金,可能未来会面临买房子、车子,这个家就被建立起来了。而且,我觉得如果将彩礼钱视作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可能会更利于这段感情。

吴沚默:就我了解到的身边朋友们的情况,有些是女生自己拿着做私房钱,也有些女生把这部分钱放进新组建的小家庭。但我所见到的更多情况是直接给女方父母的,彩礼好像跟两个年轻人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两个家庭之间作出的一种承诺,婆家藉彩礼表达这样一个态度:我会对你们家女儿好的。

姜立涵:这可能得咨询婚姻法方面的律师。我个人觉得如果女性想要婚姻更平顺的话,其实聪明的做法是把它拿出来做婚姻所用。如果女性要是把它留作自己的私房钱,那么在婚姻开始的时候就埋下一个这么大的“雷”,其实是把自己逼到了一个更不安全的环境。

界面新闻:在一段婚姻关系中,独立女性收彩礼对这段婚姻带去的正向影响多还是负向影响多?

李佳洁:当然是正向影响多,独立女性收了彩礼会让父母觉得对方的家庭是重视自己女儿的。收了彩礼之后,两个人共同过小日子,彩礼用作嫁妆或者作为家庭的启动资金,甚至为自己未来的孩子存下来,都是起着正向作用的。还有一点,收彩礼可以带来婚姻的仪式感,我觉得对女孩子而言,生活的仪式感是必备的。

踩玲:我认为负向影响多。女方收彩礼的同时,这份彩礼会成为她的一个枷锁,婆家的人会因为给了钱而或多或少想对她的生活进行指点。只要有被“锁住”的风险存在,我就会对彩礼说“不”。而且,收彩礼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光是对女方本人的影响。如果你自称独立女性,同时又收了这笔彩礼钱,那些为了独立不收钱的女性也会因为你这个收钱行为受到负面影响。

吴沚默:我觉得不会有负向影响。因为独立女性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的价值比彩礼高太多,而且你永远有权独立决定自己在结婚后是更多为婚姻付出还是继续为事业努力。如果你认同自己的价值,你便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另一个家庭控制,这份彩礼也绝不会成为控制你的筹码。

姜立涵:这就像两个人手拉手去主题公园探险,谁也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如果进门时女性没买门票,男性花了重金买门票,那两人对未来的心理预期肯定不一样。女性得到一个棒棒糖都会很开心,男性没赢一个大满贯就会觉得不值。无形中给本来就尚不稳定的婚姻增加了许多不安定因素,久而久之就有可能演变成更深刻的矛盾。特别是如果在他的认知里,这钱还不是买婚姻的门票,而是买了你。

李洁:具体到每一个婚姻关系的缔结过程中,彩礼的性质和要价可能是非常不一样的。对于普通家庭而言,彩礼可能会具有类似代际间“婚姻资助”或者对女方“生育期间潜在风险补偿”的社会功能。这种社会性期待有可能会给男方造成一定的经济压力,但这也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承担新的社会角色和履行家庭责任的要求。

其实反而是在一些比较贫穷和边远的地区,容易出现“天价彩礼“和”因婚返贫“的尖锐问题。对于那些社会和经济地位相对更高的女性,“彩礼“的实际功能性意义肯定是要弱一些。但我仍然建议步入婚姻关系前的双方,能够对婚姻关系存续过程中的财产和经济关系有一个更加开成公布的探讨。妥当处理好金钱和财产关系,而非财产和金钱本身,是稳固婚姻情感关系的重要前提。

请下载界面新闻app查看相关投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