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印度搞垮中国手机,只用两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印度搞垮中国手机,只用两步?

印度的智能手机,还有机会翻身么?

文|酷玩实验室

1月26日,《印度时报》发文称,将在今年6月永久禁止59款中国手机应用程序。

这是自2020年6月以来,印度政府针对拥有中国背景的手机应用程序采取的第5次禁用措施。

可以说,回顾整个2020年,印度都很忙。

上半年,印度在忙着“控制”疫情:刚开始散养病毒不管不顾,后来警察、宗教人士纷纷上场,前者靠沿街棒打让人隔离,后者让民众吃牛粪、喝牛尿驱散病毒。

在这种印度特色的管控方式下,疫情终于全面爆发,经济停摆,失业率飙升。

6月,烂摊子还没收拾好,印度为了转移矛盾,开始忙着在我国边境加勒万河谷地区“找事情”。

然后整个下半年,印度都在忙着反华。

具体来说,就是抵制中国产品。

一位印度教育改革家曾宣布带头抛弃自己的中国手机,并号召印度年轻人在一周内抵制中国手机软件,一年之内抵制中国的硬件。

他说道:“如果全体印度人民抵制一切中国产品,将会在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2020年的最后一天,印度手机市场“交卷子”了:

印度线上销售量最大的五个手机品牌中依然有四个中国品牌,小米、Vivo、Realme和OPPO分列第一、三、四、五名。

重点是,这几款手机在印度的销量比去年还要多将近40%。

什么鬼?说好的抵制中国产品呢?怎么销量不降反增了啊?

或许,事实正如印度著名经济和政治评论家莫汉·古鲁斯瓦米所说:

“抵制中国产品既荒谬也不切实际,因为消费者会做出理性选择:他们可能会选择中国(大陆)品牌手机,因为其价格比韩国三星、中国台湾的HTC或者日本的索尼便宜一半,在这一价位上没有替代产品。”

精神民粹的印度三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很诚实嘛。

也是,谁能拒绝性价比极高的中国智能手机呢?何况还是对价钱格外敏感的印度人。

这不免让人想到多年以前,苹果、三星稳固的霸占中国手机市场的局面。

当时,人们想买个好手机,不是苹果,就是三星。

2016年,三星“电池门”事件让消费者开始对三星失去好感,紧接着韩国部署萨德,中国反韩情绪严重,三星手机从此在中国市场一蹶不振。

而这一期间,华米OV四大品牌趁势发展,一跃成长为可以与苹果抗衡的品牌。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印度反华情绪持续高涨,印度本土手机品牌会迅速崛起么?

而中国手机又有多少胜算呢?

01

印度并不是没有发展智能手机的野心。

上一次,在十几年前和韩国三星的手机战中,印度就想趁势崛起。

2007年,三星正式进入印度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到2014年,份额已经达到了30.76%,垄断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龙头位置。

印度,当然坐不住了。

2012年,印度本土手机品牌开始发力。

而中国在背后帮了大忙。

当时,以Microma、lava、karbonn为代表的印度本土品牌,靠着中国深圳企业代工制造,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迅速抢占了一部分市场,逼的三星在印度市场上的份额连连溃败。

2015年,Micromax在印度的市场份额提升到22%,超过三星。本土品牌Intex和Lava分别夺得第三、第四名。

印度智能手机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到2016年,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Vikas Jain明显有些飘了,他高调宣布:我们要去中国抢生意!

他的计划看起来非常完美,分为两步:

第一步,进入中国市场争夺消费者,争取两年之内上市;

第二步,在2020年前成为全球第五大智能手机制造商。

但很显然,Vikas Jain也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实施,就“被迫”终止。

因为这一年,印度本土品牌智能手机的整体份额从54%骤降至20%。

而这背后,又是中国。

2014年,小米、中兴nubia、一加、vivo 纷纷开始进军印度。

2015年,联想、魅族、OPPO也来分蛋糕。

仅仅一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浩浩荡荡地涌到印度,开始布局,此时,印度的本土品牌仍沉浸在自己“征服中国,问鼎全球”的美梦中。

事实上,印度本土品牌的颓势早已出现。先兆就是国产智能机的崛起。

2011年,小米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里投下一颗惊雷,售价仅1999元的小米1代,做到了国外手机四五千的配置。

2年后,红米1代再度以799元的极高性价比吊打中国山寨机,从此山寨机在中国消匿。

之后,华为破釜沉舟走向高端,直接砍掉贴牌手机和非智能机业务,开启自主研发。

而在小米与华为的中间价格地带,OPPO、vivo异军突起,大量线下铺货。

各个中国智能机品牌在不同方向发力,虽打法不一,但殊途同归。中国市场被快速占领的同时,海外布局也在同步展开。

2016年,vivo夺得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二名,联想、小米则共同位列第三,OPPO位居第五名。

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Vikas Jain虽然高喊进军中国,印度手机品牌,已经风光不再。

此时,又是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第一个跳出来呼吁:“国货就是国家的孩子,每个国家都应该多关心自己的孩子。”

Intex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生怕印度政府没听明白:“每个孩子都需要家长的扶持,应该对中国手机征收反倾销税。”

2016年以前,印度整机进口关税还只有10%,2017年就提高到了15%,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20%。

关税一直在增加,但印度本土品牌的市场份额却一直在减少。

问题出在哪里?

事实上,这和印度“跛脚”的国家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

时间追溯到1947年,英国政府将政权交给了印度。

与此同时,还留下了英国人在印度建的工厂、修的铁路以及供电系统。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印度,无论是工业化程度还是整体经济发展水平,都远超中国。

1949年中国的GDP,大概只有印度的一半。

之后,印度就一直在吃英国人留下的老本,工业产值始终在15%左右。

1984年,拉吉夫·甘地上台,试图通过发展第三产业让印度经济弯道超车。

这样做的效果确实让印度的经济有了飞升,但也更加促进了印度整体产业结构的畸形。目前,印度的工业产值也仅占到GDP的26%,靠服务业务支撑了印度经济的半壁江山。

工业就是一个不健全的“跛脚男”,制造业自然发展的不平衡,反映到智能手机,就是大部分零部件甚至是一颗螺丝钉,印度本土企业都做不出来。

从2014年开始,印度就一直背靠中国代工制造这棵大树。莫迪上台后,“印度制造”的呼声日益高涨,印度手机厂商也开始转向国内生产。

但是,习惯了中国式的高效代工,印度手机厂商依然高度依赖中国产品设计师和组件供应商,他们依靠中国生产主要元件,再从中国市场运回国内进行组装。

本质上还是换汤不换药,披着“印度制造”的外衣,实则还是“中国血统”。

关税政策,的确改变了印度手机的历史。

毕竟,印度土地便宜,人工成本也大约只有中国的1/3左右,而本地组装又进一步压缩了成本。

日渐增长的关税,导致印度国内生产成本远比国外进口要低。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2015年前后,小米、ov、魅族等企业就开始在印度建厂。遵守当地规则,带动当地就业。

中国手机企业落地印度后,印度本土智能机自然更是毫无竞争力。

从2017年开始,小米就一直位于印度市场出货量榜首。2020年,小米在印度市场占比更是高达26.1%。

除此之外,vivo、Realme、OPPO分列第三、四、五位。

榜单前五名中有四名都是中国品牌,总共占据73.7%以上的印度市场,而印度本土品牌的大名早已不知去向。

智能手机拼不过,印度决定换一个赛道,用功能机拼。

02

说到功能机,就不得不提一个人——穆克什·安巴尼。

他是印度首富,也是亚洲首富,最大的优点就是有钱。

如果你去过印度孟买,那一定不会忽视一栋约60层高的豪华大楼。

这栋大楼从2006年开始建造,到2010年才完工,虽然毗邻杂乱无章的贫民窟,但豪华程度不亚于英国女王住的白金汉宫。

而这就是安巴尼一家的私人豪宅。

这栋豪宅内,有3个直升机停机坪,1个能停168辆车的车库,1个可容纳80人的剧院,还有舞厅、露台花园、水疗中心以及寺庙。

尽管只住着安巴尼一家,却有600名员工为他们服务,据说每个月光电费就高达700万卢比,差不多70多万人民币。

而为安巴尼提供源源不断财富的,正是他所掌管的信诚工业集团,其业务涵盖基础建设、电信、能源、零售业等领域,是印度最大的企业之一。

按道理来讲,和中国智能机相比,印度功能机一点优势都没有。

但安巴尼有钱啊,而且深谙印度三哥们的痛点:穷。

此前,印度入网资费奇高,整个印度能够上网的用户还不到3亿,同期,中国都已经达到7亿。

所以安巴尼一出手,就是大招——免费办理通信业务。

当印度三哥听到“免费”两个字的那一刻,就心动了。不到半年时间,安巴尼的通讯公司Reliance Jio就拥有了超过1亿的用户。

6个月后,免费业务结束,在1亿用户的基础上,安巴尼想要推出的一款手机才姗姗来迟——jio Phone亮相。

这回,还是老办法,低价办理通信业务就免费送一部手机。

而这个手机,才是安巴吉的野心。

简单来说,jio Phone是一个可以使用4G网络,玩小游戏,上微信,甚至还能淘宝的功能机。但与真正的智能机相比,jio Phone的配置又很低,因此只能算作半智能手机。

不过,对于人均收入不高且还在使用2G网络的印度用户来说,jio Phone的出现已经让他们能够用低廉的价格就体验到4G网络的快乐。

不到一年时间,jio Phone就一跃成为了印度功能机市场的霸主,占据27%的市场份额,而且还保持着继续攀升的趋势。

功能机在印度的复燃,不是没有道理。

原因其实一目了然:印度网络基础建设太差。

2015年,莫迪政府上台,就下定决心要解决印度人民上网难的问题,并放出豪言:将在2018年底,给印度25万个村通上100兆光纤宽带!

除此之外,印度政府还计划在超过10万个公共区域安装wifi热点,让村民能够更方便的接入互联网。

截至2019年,在印度政府的不懈努力下,已经有123489个村铺设了光缆,116876个村安装了设备。

换句话说,莫迪原本2018年就计划完结的项目,到2019年完成了还不到50%,热点也仅启用了1.25万个。

而整个印度,依然有超过80%的村没有网线。

相较于中国实行的“宽带普及提速工程”,2年内就在13万个村子完成光纤的铺设以及使用,印度的效率基本是被按在地上摩擦。

而且,即便印度按照规划全境通网,也不一定能够全民用网。

因为印度的农村实在太穷了。

大部人还在过着烧火做饭照明,没有水电的生活,谁还有时间和钱上网?

根据印度在国内随即抽查的结果来看,258个村里也只有50个村能上网,实际用网率仅为18.6%。

印度大众市场对电子支付、网络购物、手机游戏功能没有形成强烈需求,因此更倾向于便宜的功能机。

再者,基于4G网络搭建的互联网服务生态圈,在印度的2G网络下已基本失效。通过免费、低价的通讯服务和手机做流量,再通过增值服务收费的模式,显然走不通,挣不到钱。

在赚不到钱的地方,运营商自然不乐意来这里做生意。这就是恶性循环。

为此,印度政府出了一招:补!

谁能给农村地区的人提供更好的网络条件和上网服务,谁就能拿到5.5亿美元的国家补贴。

但面对这般巨大的诱惑,依然没有太多运营商动心。

固网铺设尚且这么烂,4G基站就更不用说。基站数量不足,网络堵塞严重,让印度成为世界上4G速度最慢的国家。

到2019年,印度统计人口已经超过13亿,但能上网的人数只有5.2亿,能够使用固网上网的,仅有1800万人。

同期,与印度人口相当的中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9.40亿,几乎是印度的2倍。

基础建设不行,印度智能手机普及受到严重阻碍。

到2020年,印度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仍然只有约20%。

不过,印度移动上网人数每年平均以6%的速度成长。

jio Phone的出现,帮助印度底层人民接触到互联网。而一旦有了廉价高速的移动网络,这些用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比谁都快。

从2016年之后,印度不论是4G数据还是4G硬件的增长,都占到年新增数量的50%以上。

印度,将成为最快从2G、3G网络服务全面转入4G网络服务的国家,未来印度智能手机渗透率还将会继续提升。

在这种环境下,我国智能手机企业当然不会反过头去布局功能机。而印度还想通过功能机实现弯道超车,真的有希望么?

至于印度的智能手机,还有机会翻身么?

03

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14.7亿部,达到历史最高峰。

此后三年,出货量持续下降,2019年已经缩至13.7亿部。

换句话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一片红海,所有玩家都急于寻求一个新的增长点。

而印度,正被各方看好。

2019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 1.52 亿部,逆势增长8%,超过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

更难得的是,它仍在快速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厂商不约而同的将印度手机市场作为“出海”的首选,并且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

2015年8月,小米与富士康一同在印度的安得拉邦建立工厂之后,又相继建设两处制造工厂。

2015年12月,vivo在印度北方邦建立工厂,OPPO也计划将投资15亿元人民币在印度建立自主工业园,产能将达5000万部。

2016年8月,作为最早进入印度的华为,也在印度“硅谷”班加罗尔设立了中国以外的最大规模全球服务中心。投资额达到13.6亿卢比,配置了约1000名工程师。

基本上,市场份额足的手机品牌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供应链,当这些厂商开始扑向印度时,也会对他们背后的供应链厂商产生联动影响。

这就是印度的机会。

全球最完整的智能手机产业链,就在中国。

只要印度市场的吸引力在,中国厂商就会把手机供应链送到他们手里。

也就是说,手机的充电器、适配器、电池、耳机、扬声器等这些生产线,最终都将逐步转移到印度。

遗憾的是,尽管莫迪“印度制造”的野心非常大,但面对中国释放出的这些低端生产线红利,印度想要一口吃下去仍然很困难。

简单来讲,工厂要配套基建。公路、铁路、港口、机场,跟工厂配套的物流建设缺一不可。

就拿铁路来说,印度大多还是1947年前英国留下来的老旧铁路,没有高速铁路。而中国铁路总里程,已经世界第二了,中国高铁总里程,则是世界第一,占全球60%。

何况还有印度至今悬而未解的停电问题,即便是有着“印度深圳”之称的现代化城市古尔冈市,停电也是家常便饭,至于农村,到现在依然没有完全通电!

基础建设不完善,就已经严重阻碍企业建厂的效率和成本,再加上印度还有一千多个大小党派,各个邦都有自己的传统势力,从中央到地方,互相扯皮。

2019年12月,世界银行曾发布了一则《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印度被评为全球最难做生意的国家之一。

2020年,印度疫情爆发,随即整个国家都陷入到停摆状态,失业人口达到历史新高。

面对这种压力,印度政府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是颇具印度特色——打民粹牌,甩锅中国。

6月,一个印度男子从居民楼上把一台中国制造的电视直接扔了下去,楼下的人则蜂拥而上,用棍子敲,用脚踩。

这则视频在网上被疯狂转载,有些人看到后就跑到中国大使馆外抗议,烧了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

大概印度三哥们也觉得这样有点费钱,抵制中国智能手机就变成了抵制手机上的中国APP,甚至还有人为此专门设计了一款卸载中国APP的软件,受到印度人的狂热追捧。

又砸又烧又抵制,印度总算是感到爽快了,但然后呢?

一味打压进口手机的举措,在打击到资金更加雄厚的中国竞争对手的同时,也将给印度手机制造企业带来同样沉重的打击。

到头来,印度本土企业仍然连一个螺丝钉都造不出来。印度本土就业问题,也受到重创。

正如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所说,印度需要中国的电子产品,用以支持其颇为重视的数字经济,这是印度少有的几个创造高薪就业岗位的行业之一。

可以说,印度想要靠抵制中国智能机来强国,无异于在抵制他们国家原本迈出的脚步。

这波热潮过后,中国智能机在印度的销量不降反增,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

面对中国,印度如果一味地乱拳出击,“印度制造”也只能是一场“印度梦”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vivo

4.5k
  • vivo的慢功夫:守本分、拼优势、看大势
  • 腾讯起诉vivo,一次远离核心战场的厮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印度搞垮中国手机,只用两步?

印度的智能手机,还有机会翻身么?

文|酷玩实验室

1月26日,《印度时报》发文称,将在今年6月永久禁止59款中国手机应用程序。

这是自2020年6月以来,印度政府针对拥有中国背景的手机应用程序采取的第5次禁用措施。

可以说,回顾整个2020年,印度都很忙。

上半年,印度在忙着“控制”疫情:刚开始散养病毒不管不顾,后来警察、宗教人士纷纷上场,前者靠沿街棒打让人隔离,后者让民众吃牛粪、喝牛尿驱散病毒。

在这种印度特色的管控方式下,疫情终于全面爆发,经济停摆,失业率飙升。

6月,烂摊子还没收拾好,印度为了转移矛盾,开始忙着在我国边境加勒万河谷地区“找事情”。

然后整个下半年,印度都在忙着反华。

具体来说,就是抵制中国产品。

一位印度教育改革家曾宣布带头抛弃自己的中国手机,并号召印度年轻人在一周内抵制中国手机软件,一年之内抵制中国的硬件。

他说道:“如果全体印度人民抵制一切中国产品,将会在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2020年的最后一天,印度手机市场“交卷子”了:

印度线上销售量最大的五个手机品牌中依然有四个中国品牌,小米、Vivo、Realme和OPPO分列第一、三、四、五名。

重点是,这几款手机在印度的销量比去年还要多将近40%。

什么鬼?说好的抵制中国产品呢?怎么销量不降反增了啊?

或许,事实正如印度著名经济和政治评论家莫汉·古鲁斯瓦米所说:

“抵制中国产品既荒谬也不切实际,因为消费者会做出理性选择:他们可能会选择中国(大陆)品牌手机,因为其价格比韩国三星、中国台湾的HTC或者日本的索尼便宜一半,在这一价位上没有替代产品。”

精神民粹的印度三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很诚实嘛。

也是,谁能拒绝性价比极高的中国智能手机呢?何况还是对价钱格外敏感的印度人。

这不免让人想到多年以前,苹果、三星稳固的霸占中国手机市场的局面。

当时,人们想买个好手机,不是苹果,就是三星。

2016年,三星“电池门”事件让消费者开始对三星失去好感,紧接着韩国部署萨德,中国反韩情绪严重,三星手机从此在中国市场一蹶不振。

而这一期间,华米OV四大品牌趁势发展,一跃成长为可以与苹果抗衡的品牌。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印度反华情绪持续高涨,印度本土手机品牌会迅速崛起么?

而中国手机又有多少胜算呢?

01

印度并不是没有发展智能手机的野心。

上一次,在十几年前和韩国三星的手机战中,印度就想趁势崛起。

2007年,三星正式进入印度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到2014年,份额已经达到了30.76%,垄断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龙头位置。

印度,当然坐不住了。

2012年,印度本土手机品牌开始发力。

而中国在背后帮了大忙。

当时,以Microma、lava、karbonn为代表的印度本土品牌,靠着中国深圳企业代工制造,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迅速抢占了一部分市场,逼的三星在印度市场上的份额连连溃败。

2015年,Micromax在印度的市场份额提升到22%,超过三星。本土品牌Intex和Lava分别夺得第三、第四名。

印度智能手机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到2016年,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Vikas Jain明显有些飘了,他高调宣布:我们要去中国抢生意!

他的计划看起来非常完美,分为两步:

第一步,进入中国市场争夺消费者,争取两年之内上市;

第二步,在2020年前成为全球第五大智能手机制造商。

但很显然,Vikas Jain也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实施,就“被迫”终止。

因为这一年,印度本土品牌智能手机的整体份额从54%骤降至20%。

而这背后,又是中国。

2014年,小米、中兴nubia、一加、vivo 纷纷开始进军印度。

2015年,联想、魅族、OPPO也来分蛋糕。

仅仅一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浩浩荡荡地涌到印度,开始布局,此时,印度的本土品牌仍沉浸在自己“征服中国,问鼎全球”的美梦中。

事实上,印度本土品牌的颓势早已出现。先兆就是国产智能机的崛起。

2011年,小米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里投下一颗惊雷,售价仅1999元的小米1代,做到了国外手机四五千的配置。

2年后,红米1代再度以799元的极高性价比吊打中国山寨机,从此山寨机在中国消匿。

之后,华为破釜沉舟走向高端,直接砍掉贴牌手机和非智能机业务,开启自主研发。

而在小米与华为的中间价格地带,OPPO、vivo异军突起,大量线下铺货。

各个中国智能机品牌在不同方向发力,虽打法不一,但殊途同归。中国市场被快速占领的同时,海外布局也在同步展开。

2016年,vivo夺得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二名,联想、小米则共同位列第三,OPPO位居第五名。

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Vikas Jain虽然高喊进军中国,印度手机品牌,已经风光不再。

此时,又是Micromax的联合创始人第一个跳出来呼吁:“国货就是国家的孩子,每个国家都应该多关心自己的孩子。”

Intex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生怕印度政府没听明白:“每个孩子都需要家长的扶持,应该对中国手机征收反倾销税。”

2016年以前,印度整机进口关税还只有10%,2017年就提高到了15%,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20%。

关税一直在增加,但印度本土品牌的市场份额却一直在减少。

问题出在哪里?

事实上,这和印度“跛脚”的国家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

时间追溯到1947年,英国政府将政权交给了印度。

与此同时,还留下了英国人在印度建的工厂、修的铁路以及供电系统。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印度,无论是工业化程度还是整体经济发展水平,都远超中国。

1949年中国的GDP,大概只有印度的一半。

之后,印度就一直在吃英国人留下的老本,工业产值始终在15%左右。

1984年,拉吉夫·甘地上台,试图通过发展第三产业让印度经济弯道超车。

这样做的效果确实让印度的经济有了飞升,但也更加促进了印度整体产业结构的畸形。目前,印度的工业产值也仅占到GDP的26%,靠服务业务支撑了印度经济的半壁江山。

工业就是一个不健全的“跛脚男”,制造业自然发展的不平衡,反映到智能手机,就是大部分零部件甚至是一颗螺丝钉,印度本土企业都做不出来。

从2014年开始,印度就一直背靠中国代工制造这棵大树。莫迪上台后,“印度制造”的呼声日益高涨,印度手机厂商也开始转向国内生产。

但是,习惯了中国式的高效代工,印度手机厂商依然高度依赖中国产品设计师和组件供应商,他们依靠中国生产主要元件,再从中国市场运回国内进行组装。

本质上还是换汤不换药,披着“印度制造”的外衣,实则还是“中国血统”。

关税政策,的确改变了印度手机的历史。

毕竟,印度土地便宜,人工成本也大约只有中国的1/3左右,而本地组装又进一步压缩了成本。

日渐增长的关税,导致印度国内生产成本远比国外进口要低。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2015年前后,小米、ov、魅族等企业就开始在印度建厂。遵守当地规则,带动当地就业。

中国手机企业落地印度后,印度本土智能机自然更是毫无竞争力。

从2017年开始,小米就一直位于印度市场出货量榜首。2020年,小米在印度市场占比更是高达26.1%。

除此之外,vivo、Realme、OPPO分列第三、四、五位。

榜单前五名中有四名都是中国品牌,总共占据73.7%以上的印度市场,而印度本土品牌的大名早已不知去向。

智能手机拼不过,印度决定换一个赛道,用功能机拼。

02

说到功能机,就不得不提一个人——穆克什·安巴尼。

他是印度首富,也是亚洲首富,最大的优点就是有钱。

如果你去过印度孟买,那一定不会忽视一栋约60层高的豪华大楼。

这栋大楼从2006年开始建造,到2010年才完工,虽然毗邻杂乱无章的贫民窟,但豪华程度不亚于英国女王住的白金汉宫。

而这就是安巴尼一家的私人豪宅。

这栋豪宅内,有3个直升机停机坪,1个能停168辆车的车库,1个可容纳80人的剧院,还有舞厅、露台花园、水疗中心以及寺庙。

尽管只住着安巴尼一家,却有600名员工为他们服务,据说每个月光电费就高达700万卢比,差不多70多万人民币。

而为安巴尼提供源源不断财富的,正是他所掌管的信诚工业集团,其业务涵盖基础建设、电信、能源、零售业等领域,是印度最大的企业之一。

按道理来讲,和中国智能机相比,印度功能机一点优势都没有。

但安巴尼有钱啊,而且深谙印度三哥们的痛点:穷。

此前,印度入网资费奇高,整个印度能够上网的用户还不到3亿,同期,中国都已经达到7亿。

所以安巴尼一出手,就是大招——免费办理通信业务。

当印度三哥听到“免费”两个字的那一刻,就心动了。不到半年时间,安巴尼的通讯公司Reliance Jio就拥有了超过1亿的用户。

6个月后,免费业务结束,在1亿用户的基础上,安巴尼想要推出的一款手机才姗姗来迟——jio Phone亮相。

这回,还是老办法,低价办理通信业务就免费送一部手机。

而这个手机,才是安巴吉的野心。

简单来说,jio Phone是一个可以使用4G网络,玩小游戏,上微信,甚至还能淘宝的功能机。但与真正的智能机相比,jio Phone的配置又很低,因此只能算作半智能手机。

不过,对于人均收入不高且还在使用2G网络的印度用户来说,jio Phone的出现已经让他们能够用低廉的价格就体验到4G网络的快乐。

不到一年时间,jio Phone就一跃成为了印度功能机市场的霸主,占据27%的市场份额,而且还保持着继续攀升的趋势。

功能机在印度的复燃,不是没有道理。

原因其实一目了然:印度网络基础建设太差。

2015年,莫迪政府上台,就下定决心要解决印度人民上网难的问题,并放出豪言:将在2018年底,给印度25万个村通上100兆光纤宽带!

除此之外,印度政府还计划在超过10万个公共区域安装wifi热点,让村民能够更方便的接入互联网。

截至2019年,在印度政府的不懈努力下,已经有123489个村铺设了光缆,116876个村安装了设备。

换句话说,莫迪原本2018年就计划完结的项目,到2019年完成了还不到50%,热点也仅启用了1.25万个。

而整个印度,依然有超过80%的村没有网线。

相较于中国实行的“宽带普及提速工程”,2年内就在13万个村子完成光纤的铺设以及使用,印度的效率基本是被按在地上摩擦。

而且,即便印度按照规划全境通网,也不一定能够全民用网。

因为印度的农村实在太穷了。

大部人还在过着烧火做饭照明,没有水电的生活,谁还有时间和钱上网?

根据印度在国内随即抽查的结果来看,258个村里也只有50个村能上网,实际用网率仅为18.6%。

印度大众市场对电子支付、网络购物、手机游戏功能没有形成强烈需求,因此更倾向于便宜的功能机。

再者,基于4G网络搭建的互联网服务生态圈,在印度的2G网络下已基本失效。通过免费、低价的通讯服务和手机做流量,再通过增值服务收费的模式,显然走不通,挣不到钱。

在赚不到钱的地方,运营商自然不乐意来这里做生意。这就是恶性循环。

为此,印度政府出了一招:补!

谁能给农村地区的人提供更好的网络条件和上网服务,谁就能拿到5.5亿美元的国家补贴。

但面对这般巨大的诱惑,依然没有太多运营商动心。

固网铺设尚且这么烂,4G基站就更不用说。基站数量不足,网络堵塞严重,让印度成为世界上4G速度最慢的国家。

到2019年,印度统计人口已经超过13亿,但能上网的人数只有5.2亿,能够使用固网上网的,仅有1800万人。

同期,与印度人口相当的中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9.40亿,几乎是印度的2倍。

基础建设不行,印度智能手机普及受到严重阻碍。

到2020年,印度智能手机的普及率仍然只有约20%。

不过,印度移动上网人数每年平均以6%的速度成长。

jio Phone的出现,帮助印度底层人民接触到互联网。而一旦有了廉价高速的移动网络,这些用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比谁都快。

从2016年之后,印度不论是4G数据还是4G硬件的增长,都占到年新增数量的50%以上。

印度,将成为最快从2G、3G网络服务全面转入4G网络服务的国家,未来印度智能手机渗透率还将会继续提升。

在这种环境下,我国智能手机企业当然不会反过头去布局功能机。而印度还想通过功能机实现弯道超车,真的有希望么?

至于印度的智能手机,还有机会翻身么?

03

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14.7亿部,达到历史最高峰。

此后三年,出货量持续下降,2019年已经缩至13.7亿部。

换句话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一片红海,所有玩家都急于寻求一个新的增长点。

而印度,正被各方看好。

2019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 1.52 亿部,逆势增长8%,超过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

更难得的是,它仍在快速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厂商不约而同的将印度手机市场作为“出海”的首选,并且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

2015年8月,小米与富士康一同在印度的安得拉邦建立工厂之后,又相继建设两处制造工厂。

2015年12月,vivo在印度北方邦建立工厂,OPPO也计划将投资15亿元人民币在印度建立自主工业园,产能将达5000万部。

2016年8月,作为最早进入印度的华为,也在印度“硅谷”班加罗尔设立了中国以外的最大规模全球服务中心。投资额达到13.6亿卢比,配置了约1000名工程师。

基本上,市场份额足的手机品牌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供应链,当这些厂商开始扑向印度时,也会对他们背后的供应链厂商产生联动影响。

这就是印度的机会。

全球最完整的智能手机产业链,就在中国。

只要印度市场的吸引力在,中国厂商就会把手机供应链送到他们手里。

也就是说,手机的充电器、适配器、电池、耳机、扬声器等这些生产线,最终都将逐步转移到印度。

遗憾的是,尽管莫迪“印度制造”的野心非常大,但面对中国释放出的这些低端生产线红利,印度想要一口吃下去仍然很困难。

简单来讲,工厂要配套基建。公路、铁路、港口、机场,跟工厂配套的物流建设缺一不可。

就拿铁路来说,印度大多还是1947年前英国留下来的老旧铁路,没有高速铁路。而中国铁路总里程,已经世界第二了,中国高铁总里程,则是世界第一,占全球60%。

何况还有印度至今悬而未解的停电问题,即便是有着“印度深圳”之称的现代化城市古尔冈市,停电也是家常便饭,至于农村,到现在依然没有完全通电!

基础建设不完善,就已经严重阻碍企业建厂的效率和成本,再加上印度还有一千多个大小党派,各个邦都有自己的传统势力,从中央到地方,互相扯皮。

2019年12月,世界银行曾发布了一则《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印度被评为全球最难做生意的国家之一。

2020年,印度疫情爆发,随即整个国家都陷入到停摆状态,失业人口达到历史新高。

面对这种压力,印度政府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是颇具印度特色——打民粹牌,甩锅中国。

6月,一个印度男子从居民楼上把一台中国制造的电视直接扔了下去,楼下的人则蜂拥而上,用棍子敲,用脚踩。

这则视频在网上被疯狂转载,有些人看到后就跑到中国大使馆外抗议,烧了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

大概印度三哥们也觉得这样有点费钱,抵制中国智能手机就变成了抵制手机上的中国APP,甚至还有人为此专门设计了一款卸载中国APP的软件,受到印度人的狂热追捧。

又砸又烧又抵制,印度总算是感到爽快了,但然后呢?

一味打压进口手机的举措,在打击到资金更加雄厚的中国竞争对手的同时,也将给印度手机制造企业带来同样沉重的打击。

到头来,印度本土企业仍然连一个螺丝钉都造不出来。印度本土就业问题,也受到重创。

正如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所说,印度需要中国的电子产品,用以支持其颇为重视的数字经济,这是印度少有的几个创造高薪就业岗位的行业之一。

可以说,印度想要靠抵制中国智能机来强国,无异于在抵制他们国家原本迈出的脚步。

这波热潮过后,中国智能机在印度的销量不降反增,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

面对中国,印度如果一味地乱拳出击,“印度制造”也只能是一场“印度梦”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