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云南宁夏青海陕西四省不服:我们穷,可是电视台也要外地人代办?

“广电跨地域合作”走过了7年。在目前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入不敷出的二三线卫视“不得不改革”。

作者:吴丽仟 策划:吴立湘

“广电跨地域合作”又重出江湖了。3月1日开始,湖北广电控股的长江传媒,在打败灿星、原陕西团队、中视丰德等竞聘对手之后,正式“接盘”陕西卫视。据传,当时灿星提出来说“要将陕西卫视9年内打造进全国一线卫视”,但这样大的诱惑仍未竞争过长江传媒,这不禁引人深思。

曾记否,2009年底,湖南广电牵手青海广电,为了将“湖南经视”打包上星,芒果输送了自家节目、主持人,为青海卫视做过新闻节目,但三年后疑因“高层不主张跨地域合作”而分手。到2010年初,上海广电与宁夏广电“联姻”,想把“第一财经频道”推向全国,2013年以提前终止合作收场,同时把“行政性质的跨地域合作”的“不确定性”,推向了风口浪尖。

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年底,长沙广电旗下的中广天择,与云南卫视“喜结良缘”,不同于以往的“接管、整体包盘”,双方“联合制作和开发”,创新性地任命中广天择副总经理乔志,为云南卫视新总监,为“双方合作”牵线搭桥,但业内普遍认为这是为“上市”填料。

2016年开年不久,长江传媒也在竞聘中打败第二名“灿星”,一举夺得“经营权”,而获得了云南卫视联合制作开发权的中广天择,其高管前阵子也发了条朋友圈:“万事俱备,只等证监会开闸,正式进入资本市场。”可以看出,像中广天择、长江传媒更多是奔着“上市”去了。

至此,“广电跨地域合作”走过了7年。在目前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入不敷出的二三线卫视“不得不改革”。像陕西卫视总监郑毅在采访中所说,“改革一定是常态,我们不可能再缩回过去的恶性循环里,我们要改变,要重回内容主战场,靠活儿说话。”

但是,我们可以发现,虽然三线卫视需要突围,但他们不太会选择与“社会公司合作”,而是选择天择、长江传媒这样“游走在体制、市场间的”的国有企业。

至于灿星等社会化公司,想瓜分“原有体制内成员”的蛋糕,必定会遇到各种阻力。

而“广电跨地域合作”成效如何,只能看“新势力的平衡技巧和运营能力”了。

灿星制作为何败给长江传媒:不能流失国有资产?

前两天,陕西广电公布竞聘结果时,第一名是长江传媒,第二名则是灿星制作。前者的总分是88.91,后者是84.06。成绩公布后,陕西台成立了专门的谈判组,分别去前两名的公司调研考察。最终,长江传媒胜出。话说,作为国内节目制作水平一流的灿星制作,为何会败给长江传媒呢?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灿星虽然手握《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了不起的挑战》等优质综艺IP,在节目制作能力上优势明显。但陕西卫视需要是运营频道的团队,要对除了新闻之外的所有内容负责。包括综艺、电视剧、各种人文节目、晚会等等。

据公开资料显示,长江传媒系湖北广电旗下大型国有传媒公司,业务涉及节目制作、大型活动、频道运营、影视制作、新媒体运营、海外渠道拓展等多个领域。在综艺方面,代表作包括《我为喜剧狂》《星星的密室》等,影视类的有《香火》《闺蜜嫁到》等。另外,它还拥有“湖北影视频道”的运营经验,也是它被看中的原因之一。当然,长江传媒游走在“体制内”和“市场”上,作为国有资产、更稳定,可能更加被信赖。

达成协议后,一般来说,双方会成立合资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作为“合伙人”的长江传媒,可能要给电视台一个承诺,保证每年实现多少利润,然后进行分成。 据知情人士爆料,灿星制作在竞聘中,号称“要在9年内把 陕西卫视做到全国一线”,话说得很漂亮,但也许并未让陕西卫视安心。陕西卫视这次“破釜沉舟”,不仅可以帮它省去独立运营频道的巨大开支,省力省时,对于打破“体制内僵局”,算一次“创新尝试”。

天择、长江不止为“借壳上星”,他们更想为上市“填料”?

早在2009年年底,湖南广电与青海广电联姻,一度被认为“天作之合”。而2010年初,SMG旗下的上海第一财经,牵手“宁夏卫视”后,也被认为是在探索“制播分离”,另外它还向宁夏卫视输出了不少财经节目。但这两项合作,都以“提前终止合作”收场。

话说回来,湖南广电的初衷其实是“将湖南经视打包上星”,对相较弱势的青海广电而言,不仅得到了芒果的节目、主持人和团队,还因此更换了台标,把原来的三江源改成了如今还在使用的Q型气泡。而上海广电,同样是要让“第一财经”上星,辐射全国。

对于所有拿到“经营权”的传媒机构,不仅得到了一个稳固的播出平台,方便输出自己的主持或艺人,增加他们的曝光率,同时还能磨练自己的制作团队、让手上的客户资源变现。“看起来很美”的合作为何被打断?根据当时的报道,大家普遍认为是“高层不主张跨地域的电视整合方式”。

据资深电视人介绍,作为省级卫视,它的党性原则、宣传功能是放在第一位的。广电集团直接跨省合作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电视台是一个“领导班子占据很大话语权”的机构,“合作与否”全凭高层领导层的判断和建议。

而“重要的宣传口径不能轻易交给外人”的观念,大概是最大的阻力。

如今,等待考验的中广天择、长江传媒,都是广电集团旗下的市场运营经验丰富的子公司。他们积极“竞聘”的原因,除了想借壳上星、辐射全国,更多是为公司上市“积累资本”。据悉,长江传媒近年来一直在谋划上市,而前两天天择某高管也发了条朋友圈,称:“万事俱备,只等证监会开闸,正式进入资本市场。”

意思很明显了,虽然这几家传媒机构的诉求重点不完全一致,但依然要面临“随时被叫停”的“风险”。

接手三线卫视后,动了原广电人的蛋糕,还是养活一帮闲人?

随着马太效应的加剧,下一个“陕西卫视”会是谁呢?事实上,随着频道运营成本的不断增加,资源基本上被强势平台瓜分,留给二三线卫视的蛋糕越来越“小”。据悉,陕西卫视虽然地处一个经济仍不错的省份,但其每年营收只有几亿元,甚至比不上某些效益不错地面台。甚至,陕西卫视现在每天仍在大量播出药品类广告,依靠这些广告过活。

而中广天择、长江传媒的综合实力虽比较强,但仍将面临很多水土不服,而实际困难,远不止一个。

首先,最本质的原因是“体制内腐败”。有人如此形容广电人,尤其是位于西部省份的广电人,每天打着茶水聊着家常,默默领着固定工资,逐渐磨掉自己的个性和创造力。据资深电视人介绍,一般来说,“内部改革”实在“改不动”了,才会去寻求“转让经营权”或“合伙经营”。所以,内部固化越严重,靠外部力量冲击它的指数越高。

其次,一般来说,资本方介入后,传媒公司派出人员直接担任合作省级卫视管理层,而原该卫视的原有工作人员也不变,直接与合作的公司混合作战,一起运营该卫视平台,这仿佛是制播分离的进一步升级,资本、传媒公司、省级广电三方来干这样的事。这三方或多或少,会出现“利益冲突”,搞不好传媒公司还要“养活”一批原来的闲人,没有强大的创收能力,恐怕承受不来,因此这种“玩法”方向前景并不明朗。

用彭侃博士的话说,外来的传媒公司,必须具备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创新能力,把手头的资源变现,也很考验它对于两大广电集团的“合资新公司”的运营能力。多方势力,相互在博弈,如果真的能“破釜沉舟”,有效整合资源,打通“南北资源链”,“上市”也会指日可待了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