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跟风买明星基金,没赚钱,却学会吐槽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跟风买明星基金,没赚钱,却学会吐槽了

“没有男人能让我撕心裂肺,除了蔡嵩松。”

文|略大参考 丸子

编辑|原野

希望大家理性买基金,不要赚了钱就叫我蔡总,亏了钱就叫我蔡狗。基金界“顶流”蔡嵩松曾经这样说。

但最近,他已经拦不住骂他蔡狗的人了。

随着半导体板块的回调,他操盘的两支基金均跌幅不小。它们都重仓了半导体。

在基金App的评论区,吐槽和段子齐飞。“诺安评论区有多好笑”这个话题,在微博上的阅读数超过了1380万。

而就在去年上半年和前年,因为业绩突出,蔡嵩松和他的基金还备受追捧。

此一时,彼一时,基金的世界里,风水轮流转。或许兜兜转转,跌下去的,又涨回来了。

但割肉的韭菜,可能已经含泪走远。

1、大型群嘲现场

“昨天进汽车站,工作人员要我出示健康码,我打开诺安成长混合,她看了一眼就默默让我进去了。真好。”这是最近关于诺安的一个段子。

赚钱的时候,是小甜甜。赔钱的时候,是牛夫人。

最近,在大跌之下,诺安成长混合基金被骂成了“渣男基金”,它的操盘手——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被骂是“渣男”,迎来了大型群嘲,又一次从蔡总,到蔡狗。

苦中作乐的基民们纷纷在基金APP里留言,很多留言让人叫绝。

同样在跌的银河基金也躺枪。

还有专程跑过来看热闹的,小板凳摆起来,瓜子花生嗑起来。

在淘宝上,甚至出现了多款在卖的蔡狗手办,有的可以选大小号,售价在78元到259元不等,连买三只还有比较大的折扣。

2、蔡总其人

娃娃脸的蔡嵩松今年不过35岁,却已是基金界“顶流”。

“高新科技天才儿童,集成IC权威专家,科技基金第一壮男。”曾有媒体这样概括蔡嵩松。

小时候的蔡嵩松是响当当的学霸,15岁就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计算机,后来又在中科院学芯片设计,拿到了博士学位。

现在在知网上搜索,还可以发现蔡嵩松发表于2009年到2013年的多篇论文。

参加工作后,蔡嵩松先去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又去了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做的都是与芯片设计有关的老本行。

这时,他走的还是典型的技术男路线。

接下来,画风突变——蔡嵩松跨界进入了金融圈,从技术宅男,最终变成了衣冠革履的基金经理。

一开始,蔡嵩松先是在华泰证券研究所,研究计算机行业。接下来,他进入了诺安基金做研究员。

到2019年初,蔡嵩松开始管理两支基金,它们就是今天被骂成狗的诺安成长,以及诺安和鑫。

当时,中美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美国对中国颁布了科技禁令,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受到很大影响。

但危也意味着机。2019年三季度后,蔡嵩松逐渐把自己的持仓标的切换到了半导体领域。

他挖到了一个大金矿。半导体板块随后大涨,2019年全年,诺安成长涨幅达到了95.44%。

最夸张的战绩是,科创板开市后的一个月内,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的净值增长,都超过四成。

蔡嵩松暴得大名,他管理的基金规模开始迅速膨胀,从十多亿,到三百多亿。

与之而来的,还有跟随整个半导体股价走势而来的大起大落。

行业质疑也迎面而来——集中投资半导体,风险是否太大?

“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有基金经理一度提出。

外界认为,这说的就是蔡嵩松。

2020年9月,吴晓波频道的巴九灵也发表文章,认为年轻人不能碰的三种东西,就是抽烟、喝酒、诺安成长混合基金。

当时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在近一个月内跌了超过16%,有网友哀叹,“没有男人能让我撕心裂肺,除了蔡嵩松。”

两个月后,因为某一天涨了超过8%,两天后又一天跌掉超过6%,诺安成长上了两次微博热搜。

有人称,蔡嵩松是一个赌徒。

但显然,蔡嵩松并不服输。

他曾在直播中阐述自己的投资理念,表示要做科技投资最锋利的矛,所以基金会秉持成长型、激进型、单一产业型配置。

他仍然看好科技赛道,看好国产替代。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他表示,“在面对阶段性的低谷时,我依然选择了陪伴优秀公司度过寒冬。”

3、大跌

只是大部分基民没啥情怀,只想赚一把就跑,没有长时间坐冷板凳的耐心,更怕赔钱。

更何况那些年轻的新韭菜,投的钱不多,但亏了就吱哇乱叫,弄得全世界皆知。

2月5日,诺安成长跌了2.68%,诺安和鑫跌了2.93%。

以月计算,在最近一个月,诺安成长的跌幅超过7%,诺安和鑫的跌幅超过8%。

涨得越快,跌得越狠。收益越高,风险越高。在金融市场,这永远是一个铁律。

这些基金重仓的半导体股,最近的走势并不算太好。

诺安成长重仓的前三大持仓股,是韦尔股份、北方华创、中芯国际。

韦尔股份跌幅不大,但北方华创从1月18日至今跌了20%。

而中芯国际也很惨,从1月最高时的64元多,跌到了今天的52元。

股民和基民的心在滴血。

“半导体就是韭菜收割机。”有人感慨。

截至上周,诺安成长的单位净值为1.71,比起2020年7月的高点,跌幅超过30%。

诺安和鑫的单位净值为1.42,比起2020年7月的高点,跌幅超过35%。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赔钱的基民摸到了2020年8月蔡嵩松讲投资理念的直播回放,在下面留言:“终于找到了!蔡狗还钱!!!”

从被万众追捧的明星,到被大规模群嘲的弃儿,转换就在一瞬之间。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半导体在跌,军工在跌,保险在跌。指数攀升到了3500点,但大部分股票不涨反跌,市场人心惶惶。

只有白酒,还在万年不变地涨,成为最安全资产。

和诺安成长基民的崩溃内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易方达中小盘的基民正满心欢喜。

这支基金的前四大重仓股,是茅台、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和五粮液,操盘手则是明星基金经理张坤。

最近三个月,这支基金的涨幅达到了27%。

因为帮自己赚到了钱,在评论区里,人们对张坤送出了满满的爱。

有人表示,自己从2017年4月买入6万易方达中小盘,到今天,已经赚了16万,“感谢坤哥”。

“爱坤永相随,只进不出。”有人喊出了爱的宣言,叫张坤财神爷。

还有人甚至在墙壁上贴了春联:“坤坤放心飞,ikun永相随。”

中间是一个醒目的大字:

“涨。”

只是不知道有一天,张坤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蔡嵩松。

最新的消息是,2月8日,诺安成长混合的绝大部分持仓股红了,有的涨幅还不小。

这一天,基民们赚钱了。

但新的段子又出来了:“今天诺安大涨,我内心丝毫不为所动,因为我知道它会慢慢跌回去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