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LEAD】“独角兽”途家独在哪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LEAD】“独角兽”途家独在哪里?

4块钱的办公室租金、10亿美元的估值、在办公室里养宠物……罗军领导的途家网凭什么让传统酒店经营者睡不着觉?

途家网创始人兼CEO罗军。图片来源:网络

途家网创始人兼CEO罗军经常在辛苦工作一天之后,晚上还花两三个小时制作100颗茶叶蛋。这个蛋不一般,罗军希望它能成为连接员工和高层、员工与员工之间的纽带,并让员工感受到,“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极致”。

蛋的制作过程很用心,优选的鸡蛋,放在一个装水的盘子里搅拌,让蛋壳微裂,煮的时候放了宣威火腿肉和竹笋,再浸泡整晚。途家员工则通过内网论坛抢蛋,排在前100名的人可以排队认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创始人兼CEO,罗军每天凌晨1点多睡,次日不到7点起,开始一天的工作,步行到小区对面的办公楼。这个上海男人对时间很吝啬,他说,自己把一天的时间分成四五部分,每段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租住在办公室对面也是为了省时。途家的投资人认为罗军的优势之一便是勤奋,此言不虚。

途家的发展也很省时。就在过去四年多时间中,途家完成了4轮融资,在去年8月完成3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相当于艺龙创办15年后达到的估值,是全球住宿分时租赁市场的第三大企业。

难以想象这样一家新潮且发展迅速的企业就在酒仙桥一座灰扑扑的大楼5层。租金每天每平方米只要4元,而这里的领头人目标是要改变中国传统的租房供应链,提供一种更加中国化的在线度假租赁,面向一个未来交易规模将超过千亿元的市场。

途家是依据“分享经济”这个舶来理念创立的知名企业之一,但途家之所以有今天更有赖于其独特的中国式创新。首先,采取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的创新模式,将空置房拿来做装修,然后做短租生意,与开发商分成。“比如海口有个新海岸壹号,由途家自己来装修的,和开发商合作,给途家多少年的房租。几年以后可以卖房子。”一位海南住宿行业的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举例说。

目前途家平台上有40万套房源,包括公寓、别墅、民宿等,覆盖中国内地288个目的地和海外及港台地区353个目的地。罗军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和途家合作的项目实际有1000多个,另外还有1.2万个项目正等待签约,因此未来会有更多的合作房源上线。据罗军介绍,途家已经拿到的房源约200万套,也就是说大部分房源目前还没有上线。

这种合作模式给中国的地产开发商们提供了解决去库存难题的一种方式。去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楼市目前的首要问题是空置率太高,空置面积达到10亿平方米。房屋租赁被视作去库存的可行方式。

途家适应中国市场的另一方面,是相比于其他短租企业,途家实施更接近酒店业的线下服务和规范,包括采用美国Sweetome酒店管理体系,提供接送机和宠物入住服务,提供统一的床单被罩等布草,以及客房清理服务。有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感觉途家网像是在做非标准化的酒店。这种模式有可能解决中国房客信任缺失的问题,而这正是限制短租企业在中国发展的最大瓶颈。

途家还有一个适应中国市场的举措,就是把短租当做一种赚钱的途径介绍给中国房东。在北京这种一线大城市,每个月出租客房10天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拥有一套以上房源就能养活自己。在北三环路边,一个接近地铁站的社区里,途家的大广告牌上写着,“途家喊你做房东,短租赚钱更轻松”。不仅在途家,在小猪、Airbnb平台上,职业房东都变得越来越多。“房东是我们的客户,游客是我们的用户。”罗军如此说道。

途家最后一个独特之处是,它明确定位自己为“在线度假短租平台”,切入偏中高端的度假旅游市场,比如价格在400到1000元的北京四合院、三亚海景房、日本景区附近的日式旅馆,而且中国的旅游业近几年发展迅速。罗军认为,就像输水管道,有的管道细流速快,就像是高频低价的交易,而途家是低频大额交易,流速虽然慢,但管道粗,最终的价值可能差不多。当界面新闻记者问途家规模将来有没有可能超过滴滴快的这样的高频企业时,罗军说:“不是没有可能,我们这个行业规模更大!”

罗军表示,最拿不准的就是中国的短租度假市场究竟能火热到什么程度。他带领着途家尝试多种合作模式,包括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与个人业主合作、与代理人合作。他认为途家的模式是“厚而不重”,合作领域宽,能有更多的机会。

国内其他的短租企业中,小猪短租和蚂蚁短租都偏重模式较轻的短租平台,房东在平台上发布个人房源,蚂蚁短租拥有赶集网的流量和房源支持,而小猪个人房东更多,更接近国外短租平台业的鼻祖Airbnb。另外,国内像华住、铂涛、如家这类酒店集团也正在进入公寓租赁市场。

类似于Airbnb的分享型住宿模式似乎已经威胁到酒店业。2015年的一项研究表明,Airbnb在美国部分地区抢走了酒店13%的收入。而今年一份来自LearnAirbnb的研究显示,Airbnb房屋的年均入住率仅为17.1%,比大部分酒店低。去年8月Airbnb正式进军中国,但主要瞄准中国出境游市场,在国内市场动静不大。

在途家的发家地海南,酒店分析人士感觉到途家的业务对酒店业带来冲击。华美酒店顾问赵焕焱表示,2012年时途家有一半房源在三亚,当时感觉到三亚游客在增加,但酒店的经营却有下降。海南景华酒店筹备副总裁曹军棋认为,“途家找准的是在家庭旅馆和酒店之间的一部分度假市场,与高端公寓合作,和酒店业还是有所区分。并且量不大,比较分散,因此对酒店业影响不大。”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途家的线下服务人员都是公司员工,这种模式有些重了。而一位途家的投资人,华兴资本的杜永波表示,途家在Airbnb模式基础上,针对中国市场做出的调整,吸引了投资人。

令投资人看重途家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罗军本人。罗军在2007年成立了房地产互联网媒体新浪乐居,2009年携手易居中国成立中国房产信息集团,并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前曾在思科(Cisco)、甲骨文(Oracle)、Avaya等世界500强企业担任高层管理职位。罗军独到的管理理念,也体现在公司的细节上。

电梯门打开,右面是一片用玻璃隔开的办公区。这家公司看上去别有洞天。两层楼的办公室中间通过旋转楼梯联通,台阶垒成的圆台创造了一片休息和交谈的空间,圆台顶上有六顶帐篷,午休时分可以看到一双双脚露在篷子外面。

公司里有一只叫“姑奶奶”的雄性龙猫,和一只叫“他大爷”的雌性鹦鹉。晚上7点,还有两只分别叫“断断”和“续续”的虎斑猫,从办公室里猫出来到处磨磨蹭蹭,撒娇卖萌。这里的独立办公室都以动物命名,比如罗军的办公室叫“大闸蟹”,有做事很“霸道”的意思。

整个办公室装有新风系统,在进风口安装针对PM2.5的静电吸附装置。另外还有健身器材、乒乓台、淋浴房。

途家经常举办内部员工的吐槽大赛,员工以用户的身份体验途家的服务,吐槽最佳者评奖。每天早上,每个途家员工都需要在手机上答题,算作培训和考核,兼有考勤的作用。罗军觉得这种方式能带动同辈间的交流与学习,并且频率高,能够把复杂的业务培训融于平时。

罗军在采访中说,途家制定具体计划只看未来100天,要求员工每季度制定目标并跟踪其贯彻和执行。

对于在线租赁行业,罗军认为有三点因素决定着未来的市场。一是行业必须建立起信任,二是国家政策的支持,作为一个崭新的行业,需要建立法规,第三取决于人口素质。“一方面是参与这个行业的人的素质,二是住客,人们注重体验当地文化的观念是否增长。”罗军说。

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交易额预计达到42.6亿元,艾瑞咨询认为,因出境游的带动,2017年预计整个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的交易规模将达到103亿元。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制定《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指出,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民宿出租,同时创新监管方式、完善信用体系。但具体方法尚未出台。

在采访拍摄的间隙,罗军总是礼貌地要求尽快开始下一部分的采访。整个途家的团队都在快节奏地做事。到了周六,爱好游戏的员工们有时会被组织起来,打一场联网的CS。

一次旅游业界的论坛上,华住董事长季琦曾形容途家,是一家让他“睡不着”的企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