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拐点”下,世界何时会重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拐点”下,世界何时会重启?

新冠疫苗的大规模注射给了我们回归正常的契机。但也只是契机而已。

文|MedTrend医趋势

我确定我们会在来年的春天再见,将生活中的一切细聊寒暄。

——特洛耶·希文

时至今日,我们出门戴口罩的日子已经持续一年多了。

刚戴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特殊时期,让戴就戴,还能一直戴着不成?”我们的潜意识里,戴口罩这种行为长久不了。

然而,戴口罩这种行为习惯已经延续下来。连骄傲的、崇尚民主自由的美国人民,也最终选择“蒙面”出行。

但我们终究还是不能习惯这种日子,口罩之下,所有人的心头都盘旋着一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摘下口罩?疫情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什么时候才能回归正常?

新冠疫苗的大规模注射给了我们回归正常的契机。但也只是契机而已。真实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还是要用数据说话。

是什么促成了美国、以色列疫情拐点?

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月22日5时38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到28121178例,死亡病例达到498715例。

24小时内,美国新增确诊病例61131例,新增死亡病例1370例。

看起来,日新增仍然是非常惊人的数据(约6万)。

但事实上,相较于日新增病例最高峰的30万(1月7日),到现在的6万,日新增的降幅已经达到了80%。“拐点”出现!

▲美国疫情“拐点”出现

伴随“拐点”的出现,是新冠疫苗的大规模注射。

截至2021年2月15日,全球已经接种超过1.76亿剂新冠疫苗。

从接种总人数来说,目前美国最多,达5288万剂,中国其次。

从接种比例来说,以色列最高,其次是阿联酋。这两个国家有望成为新冠疫苗示范区,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色列接种的是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阿联酋接种的是中国国药的灭活疫苗。

▲美国打疫苗排队盛况

那么,疫苗的注射是否对“拐点”的出现起到决定性作用呢?

数据表明:有一定关联,但不能全部归功于疫苗。

美国疫情的拐点,是伴随着1月份之后节假日聚会、政治集会的减少以及“口罩令”的生效出现的。

同样出现“拐点”的英国和以色列,一个在1月初再次启动“禁足”措施,一个在一月上旬实施了第三次封锁令。

而疫苗接种比例覆盖率最高的以色列日新增的降幅不及美国的高。

也就是说,物理隔离措施是此次拐点出现的最直接原因。“戴口罩”比想象中更有用。

注射了疫苗的人还会传播病毒吗?

注射疫苗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美国一项研究数据显示,对12月18日-12月27日首次接种疫苗的老人院和未接种疫苗的老人院进行比较后发现,前者每日确诊病例数量的下降幅度达到48%,而后者仅为21%。

▲辉瑞/BioNtech的疫苗

英国对阿斯利康/牛津大学的疫苗进行的有效性试验结果表明,接种疫苗之后,无症状感染者减少49.3%。

Moderna疫苗的大规模试验数据表明:仅使用一剂Moderna的mRNA疫苗,无症状感染就出现了类似的下降。该试验发现,Moderna疫苗对轻症的有效性为94%。

接种了疫苗之后,是否还会传播病毒?

尚无数据可以明确回答这一问题。

如果疫苗能够一直产生所谓的消除性免疫(Sterilizing Immunity),接种过疫苗的人就不会传播病毒。各国会很欢迎有疫苗接种证明的游客,不必担心引入新的病毒变种或重新引发疫情。

但很少有疫苗能产生消除性免疫。

比如,脊髓灰质炎病毒灭活疫苗能够有效预防麻痹性脊髓灰质炎。1961年,也就是该疫苗获批上市的6年后,只有54%的美国人接种了该疫苗,而麻痹性脊髓灰质炎确诊病例却下降了90%以上。

但在阻止病毒感染或传播方面,脊髓灰质炎病毒灭活疫苗收效甚微。

不过,以色列数据显示,接种过疫苗但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体内的病毒水平降低。科学家猜测这可能也会降低他们的传染性。

▲以色列注射疫苗现场

一些科学家试图设计试验来研究解决“接种疫苗后是否还会传播病毒”这一问题,但由于对照组设置中存在的伦理等问题进展困难。

坚持做这些研究的人认为:这项研究虽然困难,但值得做。因为,如果我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就无法摘下口罩,而我们这个社会,将成为一个蒙面社会。

但如果以牺牲正常人的健康来做这个试验,争议很大。英国前几天刚批准的“全球首个新冠病毒人体挑战试验”就备受质疑。

变异病毒让群体免疫遥不可及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这取决于对“正常”的定义。

现在,对许多人来说,这意味着群体免疫,即人群中有很大比例的人要么接种了疫苗,要么自然感染了病毒且产生了抗体,病毒的易感宿主极少,最终病毒会消失,我们就可以回归“正常”。

这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想法。

随着世界部分地区大量人口带着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从新冠感染中恢复过来,“群体免疫”这个概念变得更加诱人。

“群体免疫”开始生效的阈值并不明晰,早期预测为60%-70%,最近已经上升到90%,且这些都是基于建模甚至猜测。

但变异病毒的出现,或许使得群体免疫永远地成为了幻想。

在面对新冠变异病毒时,新冠疫苗抗轻、中症的成功率直线下降。注射了疫苗的人群仍可能被感染,从而导致新冠疫情长期存在,挥之不去。

研究发现,几种现有的疫苗在应对南非变种新冠病毒时,有效性大大降低。

Novavax的蛋白疫苗在面对英国新冠病毒变种时,有效率为89.3%;而在面对南非新冠病毒变种时,有效率仅49.4%。

而基于阿斯利康/牛津大学新冠疫苗对南非新冠病毒变种仅呈现出22%的有效性,南非甚至叫停了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的推广计划。

好消息是,由于新冠疫苗在抗击重症和死亡方面非常有效,医院大概率不再会因新冠病毒而人满为患,死亡病例也会越来越少。

比如,来自强生的新冠疫苗对南非新冠病毒变种引发的轻症也效果不佳,但它预防了几乎所有的重症——没有人住院或死亡。

*阿斯利康/牛津大学和Novavax的研究规模太小,不足以了解其疫苗对重症的影响。

FDA或将为新冠疫苗的“更新上市”铺平道路

一种猜想是,新冠病毒在未来将像流感一样与人类的正常生活共存。(虽然流感疫苗存在且每年更新,但流感仍然存在。)

但类似流感病毒并不是一个让人高兴的例子,因为仅在美国,每年就有多达6万人死于流感。

▲基于现有保护措施,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新增确诊病例数据模型

美国佛罗里达的新冠数据模型显示,即使没有接种疫苗,基于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以及人群中自然免疫力的缓慢积累,新冠确诊病例也会稳步下降。

但传染性高出50%的变异毒株(比如英国发现的B.1.1.7变异毒株)会使得这种下降迅速逆转。新增确认量会再次上升。

因此,研发针对变异病毒的新冠疫苗势在必行。

在2020年,疫苗研发人员证明,无论是mRNA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还是灭火疫苗,均可以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从概念疫苗到候选疫苗到准备进入人体试验的过程。(Novavax疫苗等基因工程蛋白需要更长的时间。)

研发针对变异病毒的新冠疫苗,至少也应该同样快。

针对新冠疫苗上市进程中最耗费时间资源的大规模疗效临床试验(耗时约4个月),FDA预计将根据每年都要更新的流感疫苗的上市策略进行更新,比如只需要在人体中进行一项“适度规模”的研究,表明新疫苗引发的免疫反应与原始疫苗类似而且具有保护作用即可。

这些会为快速批准和推出新的新冠疫苗开辟道路,并确保抗新冠疫情的任何来之不易的进展不会白费。

▲基于疫苗快速分发注射,但放松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新增确诊病例数据模型

数据显示,如果人们放松基础防护,那么即使快速接种疫苗,未来3个月内,将会面临新一轮的疫情爆发。

因此,变异病毒之下,不仅要尽快尽可能多的给人接种疫苗,还要继续加强防疫措施。

及时更新的疫苗+基础防护措施,会让我们在今年年底恢复正常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