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排4天队才能用上,这种新冠基本药在非洲拉美奇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排4天队才能用上,这种新冠基本药在非洲拉美奇缺

巴西因新冠所需的医用氧已达到每天214.7万立方米。

2021年2月23日,哥伦比亚托坎西帕,工人在一个氧气工厂里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当欧美忙于争夺疫苗之时,在更广阔的非洲和拉丁美洲市场,部分国家正面临治疗新冠患者的关键药品短缺:医用氧。

上周末,在秘鲁利马市东北的圣胡安鲁力安切,数百民众手持医嘱和亲友的新冠患者身份证明,连夜在新建的氧气厂门外排队领取钢瓶氧。

在非洲,非洲疾控中心主任肯格松(John Nkengasong)称,医用氧短缺是非洲新冠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医用氧追踪机构Path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5日,全球中低收入国家因新冠所需的医用氧每天超过786万立方米。2月初,各国的需求一度超过1000万立方米。

图片来源:Path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办公室指出,由于变异病毒扩散,过去一个月非洲的确诊病例增加了近39%。截至25日,非洲联盟国家累计确诊3856581例,累计死亡102470例。

办公室表示,虽然与第一波疫情时相比,非洲的医用氧生产和制氧机供应有所增加,但近期病例激增扩大了医用氧的供需差距。

非洲疾控中心主任肯格松指出,非洲需要大量医用氧,呼吁各国加强与非洲合作,协助非洲应对第二波疫情。

据世卫官员提供的数据,在新冠疫情之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就存在医用氧不足问题。

疫情前,该地区有2600台制氧机、69座可运行的氧气厂,但生产的医用氧甚至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的一半。医用氧不足成为肺炎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氧气厂提供的医用氧一般分为两种,液态氧和钢瓶氧。液态氧需要减压、汽化等程序后才能使用,安全性高、初期投入更低,但对医院基建设施要求更高。欧美等国主要使用液态氧。

钢瓶氧则可以直接使用,医院无需为其专门修建管道。但需大量供氧时,钢瓶氧性价比更低,还存在安全隐患。除了氧气厂,医院还可配备制氧机,自行制氧。

新冠疫情袭来后,随着国际捐赠和多国扩产,撒哈拉以南非洲目前有约6000台制氧机。但这些制氧机无法生产重症新冠患者所需的高纯度氧。氧气厂的数量则上升到119家。

在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尼日利亚,该国疾控中心主任伊克瓜苏(Chikwe Ihekweazu)接受美联社采访时透露,1月,尼日利亚面临医用氧严重短缺。

当月,尼日利亚最大港口城市拉各斯的新增确诊增加了五倍,仅在第一周,就有75名医务人员确诊。确诊激增后,尼日利亚当局才临时拨款1700万美元新建38家氧气厂。

而尼日利亚已经是该地区唯二针对大规模医用氧生产制定了全国性政策的国家,另一个是埃塞俄比亚。

供应短缺也推高了医用氧价格。在拉各斯,一瓶钢瓶氧的价格一度飙升至260美元,为正常价格的10倍。而一名重症新冠患者一天最多需要四瓶。

医用氧追踪机构Path的数据显示,截至25日,尼日利亚每天因新冠疫情需要3.3万立方米医用氧。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埃塞俄比亚每天需要3.7万立方米医用氧。

图片来源:Path

而在全球累计确诊排名第三的巴西,每天因新冠疫情所需的医用氧已达到214.7万立方米;秘鲁为31.4万立方米。

今年1月,巴西亚马孙州首府玛瑙斯市的医用氧耗尽,只能靠巴西军队和委内瑞拉紧急运送钢瓶氧。

新冠疫情前,玛瑙斯市的主要医用氧厂商生产的医用氧只达到一半产能。巴西发现的新型变种病毒正是来自玛瑙斯。

目前,巴西检方已就玛瑙斯的疫情对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展开初步调查,指控博索纳罗和卫生部长等政府官员涉嫌渎职。

在秘鲁,当地政府本月表示,受第二波疫情打击,秘鲁对医用氧的需求增长了200%。据法新社报道,卡亚俄、利马等地出现了为给钢瓶加氧排队等四天的情况。为了满足更多人的需求,部分供氧商在加氧时只加一半。

世卫组织的统计显示,约14%的新冠患者需要接受氧气治疗。

但在疫情前,由于工业用氧利润更高,医用氧不是氧气厂的生产重点。据Patch统计,医用氧仅占全球氧气生产的5%到10%。直到2017年,世卫组织才将医用氧纳入基本药品名单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