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动物友好型”产品占领国际市场,国内是否将迎来新春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动物友好型”产品占领国际市场,国内是否将迎来新春天?

继“零残忍”、纯素化妆品成一个主流趋势后,“动物友好”理念愈加深入人心。

文|聚美丽 诗诗

动物主题作为设计元素时常出现在各种时尚产品中,然而纵观国内,在大众印象里,倡导“动物友好”理念的品牌却并不多。

2020年12月,国内时尚生活方式品牌Puppy Salon推出了两款新年限量新品,分别为导盲犬公益合作系列香氛蜡烛以及扩香石。为了将动物友好理念和产品更好的结合,该系列产品不仅在设计配方时选择动物友好成分,避开会引发动物敏感的某些成分和元素,而且使用环保材料制作配件,避免动物皮毛的使用。

Puppy Salon成立于2020年,“爱生活,爱动物”一直是其主打的品牌标签,该品牌的两条产品线分别为人与动物而服务。据创始人萨沙介绍,Puppy Salon的产品创作灵感来源于人与动物的情感连接和相处画面。在接触养宠社群的过程中发现,国内目前视力残疾人士约有1700万,而现服役导盲犬数量不足200只,所以团队决定将首批产品以导盲犬为创作元素,并将所得部分收益捐赠用于支持导盲犬的相关工作。

Puppy Salon通过产品研发、公益活动等形式体现出与动物和谐共处的品牌理念,倡导将“动物友好”融入生活。

“动物友好型”生活方式一直以来都是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所提倡的,这一概念在广义上鼓励人们从身边点滴做起,从关注动物保护到践行行动,为保护动物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康德曾说,“如果要不让情感枯竭,就要学会关怀动物。”在现代文明社会,动物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的情感寄托。为了响应“动物友好”,国外许多化妆品品牌在动物实验方面坚定立场,提倡“零残忍”产品;同时,在化妆品的研发成分上选择纯素的无动物源材料。

实际上,“动物友好”与近年流行的“零残忍”、纯素化妆品的核心理念相吻合,已经渗透到了化妆品的各方面,成为一种国际趋势。

“零残忍”在国外深入人心,也有品牌开始进入中国市场

从字面意义上看,“零残忍”代表着自身的生活没有对其他生命造成任何痛苦,由这一概念衍生出的“零残忍”化妆品也是指在研发过程中没有采用动物实验的化妆品。

1993年,欧盟关于化妆品动物试验禁令进行了讨论,1998年,英国率先实施了化妆品动物产品测试禁令,直至2013年3月11日,欧盟完成了化妆品及成分的动物试验禁令和销售禁令的实施。欧盟的立法对全球法规和替代方法的研究带来深远的影响。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等国也相继发布相关的法令,并令行禁止,保证了实施力度。

PETA(善待动物组织)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范围内从事化妆品动物实验的品牌以及不使用动物实验的品牌有600多个,至2018年这个数量已经增长到了3100多个,“零残忍”化妆品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1976年,The Body Shop在英国成立,成为首个开展反化妆品动物实验运动的国际美容品牌。2018年,The Body Shop和国际零残忍组织 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简称CFI,又名“国际反动物测试组织”)向纽约市联合国总部提交了830万个反对进行化妆品动物实验的签名。The Body Shop及CFI历经30多年努力,推进了更多国家参与终止动物实验的进程,这是迄今为止由企业、政府和公民共同参与的、规模最宏大的反化妆品动物实验运动。

成立于1996年的Urban Decay是美国彩妆品牌,一直以来都推崇反屠杀的原则,坚决不进行动物实验,此外还推出了无动物源成分的素食产品。由于中国关于进口化妆品需进行动物实验的规定与该品牌恪守的动物保护主义有冲突,Urban Decay在中国大陆市场之外徘徊了多年,直到2020年4月份才正式入驻天猫平台。

不过,也有品牌在尝试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2019年,英国男士护肤品牌 Bulldog 通过CFI 的试点计划,在上海屈臣氏门店上架, Bulldog成为首个在中国大陆线下渠道销售的“无动物测试”美容品牌。作为第一个试行品牌,Bulldog 会在英国制备配方,而后于上海奉贤制造区进行灌装,通过这种方式,在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达到免动物测试的标准。

Bulldog护肤品牌创始人Simon Duffy表示,中国市场很重要,但他还是决定在动物实验上不妥协,而随着中国市场逐步开放包容,使其能够在保证无动物实验的初心下,进入中国市场,这无疑是非常具有意义的一件事,而这也将为更多国际无动物实验品牌在中国销售铺平道路。

继Bulldog之后,一些国际零残忍化妆品品牌陆续入驻中国市场,比如由蕾哈娜创立的美妆品牌Fenty Beauty于2019年进入中国市场销售,在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同时,该品牌始终忠于百分百零残忍的承诺。

坚持无动物实验,体现出这些品牌秉持的“动物友好”理念,但与此同时,也引起了大众对于安全性的质疑。事实上,并不能将无动物实验与产品安全百分百联系在一起,动物的生理构造与人体存在着明显差异,部分毒性物质不一定能统一地表现出来。此外,目前有许多先进的替代技术已经发展的比较完善,例如人造组织实验,算法替代,微型器官等,且这样的实验更精确、对人体更安全、成本更低。

比“零残忍”更进一步的纯素化妆品,拒绝动物源成分

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的调查显示,世界“纯素”化妆品市场正以年平均6.3%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08亿美元。

纯素化妆品的概念与“零残忍”有部分重叠,除了在产品研发阶段不使用动物实验外,纯素化妆品的成分中不包含任何来自动物的成分,包括蜂蜜、蛋白、胆固醇等,而从植物提取的有机成分是其重要的配方组成。

如今,“纯素 ”这个词在Google上搜索量已经高达90%,这也体现出Z时代的消费人群对于动物伦理与道德感越来越重视。

零残忍与纯素协会认证logo

意大利有机洗护品牌ARGITAL雅琪朵,成分主要选用西西里岛的绿泥土、植物萃取物、植物油、精油及蜂胶与多种天然矿物质,生产一系列天然纯素的化妆产品,同时,不进行动物实验,不使用化学辅料一直是其秉持的配方原则。该品牌在纯素方面已经被权威机构认可,产品均获得了意大利ICEA素食协会认证,ARGITAL的洗护产品在欧洲地区很畅销。

Athe是韩国的纯素美妆护肤品牌,在开发产品过程中选择单一生产线,并获得了纯素认证机构的认证,产品使用的包装也都是可以再循环的环保包装。其系列产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成分是经过两次发酵而得的瑞士花朵酵母,选择这种温和天然的植物提取成分,同时保证功效性。作为天然护肤品品牌,产品的天然安全加上纯素的品牌理念,使得它在韩国颇受欢迎。

另一个有机纯素护肤品牌MuLondon源于英国,其品牌创始人Boris Zatezic曾患过湿疹和牛皮癣,因为不想长期依赖类固醇药膏,结合童年母亲传授他药用植物的知识和在生物动力农场的工作经历,创立了自己的有机护肤系列。在传统草药疗法的启发下,MuLondon使用纯天然精油和草本萃取物,含有万寿菊、玫瑰、迷迭香等奢华精华,不含任何来自动物的成分以及化学防腐剂、香精。2012年,该品牌获得了英国素食协会认证的logo,正式迈入纯素护肤品行列中。

为响应动物友好,多个品牌化妆刷停止使用动物毛

除了研发化妆品的成分和测试环节,“动物友好”理念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众多品牌也不断追求在保护动物的基础上制造出性能更优异的化妆工具。

化妆刷分为人造纤维和动物毛,化妆刷的动物毛是天然的毛鳞片,能很好地吸附和释出产品,因此取色度和抓粉力都很强。而纤维毛是相对常见普遍的化妆刷用毛,但纤维毛体比较平滑,抓粉力较差,这两种材料适用的领域不同,各有特色。

近期,欧莱雅集团表示将停止在刷子产品中使用任何动物毛发。对此,PETA法国公司责任主管表示:“欧莱雅集团这一富有同情心的决定,将有助于 PETA 推动美容和艺术行业使用不会伤害獾等动物的合成刷子。”欧莱雅集团旗下的加州男士理容品牌 Baxter 首先响应了 PETA 的呼吁。

欧莱雅这场运动的掀起也带动了其他品牌的热情,目前,包括 Sephora(丝芙兰)、Nocibé、Nars、Morphe、Bleu Libellule、Procter & Gamble(宝洁)及旗下 The Art of Shaving、New York Shaving Company 和 Beau Brummell 在内的约100个美妆零售商和品牌已停止生产獾毛刷。

国内目前没有相关的硬性规定,由于动物毛和纤维毛各有千秋,一些知名度较高的国产化妆刷品牌,如艾诺琪、琴制等生产的化妆刷均同时涉猎这两种材料。不过据了解,国内市面上约90%的化妆刷仍然以纤维毛为主,通过完善相应的人造纤维毛制造技术,不仅能使化妆刷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还能兼具产品的适用度。

国内相关政策与替代技术持续革新

国际市场逐渐形成“零残忍”、纯素化妆品进入主流地位的格局,相比之下,由于中国消费者更注重安全问题,国内替代技术的研发也未达到世界标准水平,因此这类产品在国内消费者群体中的普及度并不广。

2014年,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告去除针对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的强制性动物实验要求,至此,国内形成了一个“双层体系”: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牌无需进行动物测试,而进口化妆品牌只要进入中国内地销售,就需要接受动物试验。

2021年1月,中国将停止对从法国进口的普通化妆品进行动物实验的新闻引起一阵热议,这代表着我国在进口化妆品的免动物实验方面迈出了新的一步,同时也促进了法国化妆品对中国出口销售的增长。

目前,国内正经历从安全型向动物友好型靠拢的过程,这不仅仅体现在相关法规的松动上,更体现在我国对于动物实验替代技术的革新上。

中检院食品化妆品检定所副所长王钢力表示,从科学和法规的角度来看,动物与人之间存在种属偏差,替代试验可以改进原有的毒理学检测技术;替代试验日益成为多个国家和地区化妆品安全性评价的法规要求,研究和发展替代试验还有助于化妆品的全球自由贸易和流通。

2016年11月,国家化妆品监管部门将“化妆品用化学原料体外3T3中性红摄取光毒性试验方法”作为第18项毒理学试验方法纳入2015年版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中,标志着动物替代试验方法正式进入我国化妆品技术法规体系。2017年,另一替代实验法“大鼠经皮电阻试验方法”被纳入到2015年版《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中,作为化妆品原料皮肤腐蚀性的体外检测方法,这些替代方法在不断优化的过程中,逐渐成为行业标准。

△截图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告

此外,国内一些品牌也在研究替代方法的方面取得了创新性的科技成就。2014年,伽蓝集团启动了“3D皮肤细胞模型”项目,与法国皮肤实验室合作,成功用3D生物打印机打印出亚洲人的皮肤。也正因为掌握了这项技术,伽蓝成为中国第一家不主动做动物实验开发化妆品的企业,其旗下品牌自然堂的所有产品开发都是在3D皮肤细胞模型基础下进行的。

“零残忍”、纯素化妆品在国际上受到广大消费群体以及品牌方的拥护,成为无法忽视的趋势,这一趋势处处彰显“动物友好”的生活方式,是文明时代的进步成果,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也是时尚品牌倡导的全新生活理念的体现。

以Puppy Salon为代表的“动物友好”理念逐渐在国内推行,伴随着化妆品动物实验替代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品牌加入“零残忍”与纯素的行列。

随着国内人民生活与文明水平的不断提升,消费者对品牌的要求也正在从功能层面上升到精神层面,聚美丽乐意看到“动物友好”概念的普及,不仅仅为可爱的猫猫狗狗营造更好的环境,也为建立更加开放兼容的中国化妆品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