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耽改剧加速“内卷” 《山河令》难成下一个《陈情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耽改剧加速“内卷” 《山河令》难成下一个《陈情令》

《山河令》的播出打破了此前耽改剧将被封杀的传言。

图片来源:《山河令》官方剧照

记者 | 刘燕秋

《山河令》的播出拉开了“耽改101”的序幕,而且还开了一个不错的头。

2月22日,《山河令》在优酷开播,豆瓣开分后,观众打出8.3的高分,这一分数已经超过了此前的耽改剧爆款《陈情令》。截至界面文娱发稿,《山河令》位居微博电视剧超话榜第一,剧中CP“浪浪钉”也从无人问津跃居微博CP超话榜第二位,仅次于《陈情令》的“博君一肖”。

从朱一龙到肖战、王一博,耽改剧造星已经是业内共识,眼下《山河令》也已经令两位主演人气飞升——主演龚俊近日遭遇私生饭追车,这正是男演员走红的一种表现。根据骨朵传媒2月数据,在该剧播出的6天时间,龚俊首度进入霸屏榜榜单前十,另一主演张哲瀚得益于此前的人气积累跃居第三。

在众多待播的耽改剧中,《山河令》本是不被看好的那个。

《山河令》改编自小说《天涯客》,作者priest还写过《镇魂》《杀破狼》《默读》等。从IP来说,《天涯客》即使在作者本人的作品序列里也不算最突出的那类。从演员阵容来看,两位主演张哲瀚和龚俊知名度也不及陈飞宇、罗云熙之流。但因为剧情最大程度还原了原著,同时演员演技和服化道等因素没有拖后腿,《山河令》开播后出人意料地没有扑街。

过往书粉抵制耽改剧最大的原因莫过于迫于过审,小说在改编的过程中会将原本的男男感情线改成“兄弟情”,《山河令》恰恰是在这一点上超过了同行。

但这种腐女向的剧情展开或许也限制了《山河令》人群的触达。根据云合数据,3月1日,《山河令》的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仅为1.84%,不仅不能和《赘婿》《斗罗大陆》等最近的热播剧相比,甚至不敌刚播出的新剧《锦心似玉》。《山河令》的火也许只是小范围的圈层狂欢。

数据来源:云合数据

尽管如此,《山河令》的播出仍然有行业意义,至少它打破了此前耽改剧将被封杀的传言。

宣传人员小敏日常会对接一些耽美项目,因为在微博热搜上看到《山河令》跟《陈情令》的纷争,小敏关注到了《山河令》。对于这部作品的上线和宣传工作的正常开展,小敏感到惊讶,认为这是剧方在赌博。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因为有政治敏感因素在,耽改作品都很难上线,《皓衣行》去年9月就杀青了,但到现在都没有宣传的迹象,《左肩有你》(《撒野》)本来已经在北方拍了,据说也已经停拍了。我们公司的一些耽美项目今年也都放弃宣传了。但现在看来,上半年应该还是可以播出的。”她预估很快可能会有一波耽改剧将密集上线。

上线只是走出了第一步,能否顺利播完还未可知。毕竟对耽改剧来说,一面是可能无法上线的风险,另一面则是随时可能下架的风险。

3月1日晚,伴随剧情从“甜”走向“虐”,《山河令》一晚上上了四个热搜,包括#温客行# #温客行黑化# #山河令# #好心疼周子舒#。据界面文娱了解,项目宣发由优酷负责,具体事宜都是由平台直接跟外包的营销公司对接。

在剧宣王莹看来,《山河令》的营销已经有点“疯狂”了,“你可以去看下舆情,粉丝都说磕拉了”。“正在浪尖之上,《山河令》这么大声势有被下架的风险。”她告诉界面文娱。

“耽改101”内卷,《山河令》抢占先机

国内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耽改剧是2016年的网剧《上瘾》,但该剧很快被全网下架。随后2018年的《镇魂》让更多人将目光投向了耽美领域,该剧也提供了去耽美化的“兄弟情”样本。但行业真正迎来群雄逐鹿还是在2019年《陈情令》大爆之后。

《陈情令》之后,耽美领域的版权开始被火热争抢。各大平台和影视公司相继进军耽改题材,试图瓜分一波红利。据“FUNJI种瓜基地”统计的截至2020年1月的数据,根据已知的版权售卖情况,共有70本原耽作品的影视化版权售出,其中包括2部电影版权、68部影视版权。在晋江售出的325本小说的影视化版权中,接近六分之一为原耽小说。

版权争夺战中,小敏所在的公司只能从某视频网站那里辗转买到有声书开发版权。“平台往往率先从晋江买下作品的全版权,之后其中某一部分版权可能会转手卖出去。”

资本涌入,同质化竞争在所难免。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公开数据显示,多部已备案的耽改作品拍摄日期都定在2020年。这意味着,如果顺利的话,将有十几部耽改剧在2021年和观众见面。

冒着政策风险,视频网站和华策、慈文这样的头部影视公司纷纷扎堆耽改剧,图的是什么?

首先,当然是市场的偏爱。王莹透露,已播耽改剧虽然在数量上不占优势,但连续两年产生现象级爆款,证明这个剧集类型受市场欢迎。

其次,受众精准意味着耽改剧也许可以以小博大。小敏告诉界面文娱,由于腐女常常聚集在一些社区里,可以通过垂直领域的KOL将内容传达出去,不管是宣传数据还是导流数据都会比言情剧或者男频剧更好。

腐女的氪金能力也不容小觑。以《陈情令》为例,在临近大结局时,腾讯以30元的打包价对会员超前点播,据媒体报道,当时至少有260万人购买,加上其他衍生收入,收官之时该剧吸金接近一亿。

作为一种类型化的布局,三大视频网站都在耽改剧领域储备了资源。其中,借着《陈情令》付费点播赚了一个亿的的腾讯视频出手最阔绰。《皓衣行》《张公案》《杀破狼》三部大IP作品均被腾讯收入囊中,这三部都已于去年杀青,根据《撒野》改编的《左肩有你》则在拍摄中。除了《山河令》,优酷还掌握着priest另外两本书《默读》和《山河表里》的影视版权。爱奇艺则买下了《天官赐福》《夺梦》《狼行成双》等作品的版权。爱优腾之外,芒果TV也有《附加遗产》、《六爻》、《地球上线》等储备作品。

在耽美爱好者夏夏夏栀看来,《皓衣行》、《杀破狼》、《左肩有你》这三部作品无论在IP还是演员阵容上的关注度都较高。“只要不魔改,这三部应该都会有一波热度”。

图片来源:《皓衣行》官方海报

不过,架不住竞争者众,作为行业“内卷”的一种标志,这些热门选手的宣传预热都已经前置。去年,随着一批耽改剧启动拍摄,物料和路透屡上热搜,演员在社交媒体上也频频互动,比如陈飞宇和罗云熙就曾被拍到疑似穿着情侣装。

在戏外,《山河令》的两位主演同样配合各种宣传,做戏做全套。张哲瀚和龚俊穿着情侣卫衣拍摄了《时尚芭莎》的大片,张哲瀚甚至在采访中透露,自己私下管龚俊叫“老龚”,撒糖撒的名正言顺。

剧宣王莹告诉界面文娱,过往双男主剧一般都是宣传期“捂着做”,播出期猛砸物料,一方面是为了剧集顺利上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前期管理粉丝预期,积攒期待,后期“真香”。而为了防范下架风险,宣传期也要把握尺度,比如官方物料不可能过于露骨,一般只是发一些“兄弟情”物料,让粉丝自行找糖。

《山河令》现在显然正处于“真香”阶段——作为开年第一部耽改剧,在这个加速内卷的赛道上,《山河令》至少抢占了先机。

《山河令》难成下一个《陈情令》

《山河令》刚播出时还因为和《陈情令》名字相似而上了一次热搜。不过很快有粉丝指出,原著《天涯客》的下册就叫《山河令》。

《山河令》能成为下一个《陈情令》吗?

“你刚才问过我那个问题之后,我也在群里问了一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不可能’。我的想法也是这样,超越《陈情令》很难,《山河令》只不过是比其他耽改剧要好一些。”耽美爱好者夏夏夏栀告诉界面文娱。

平台营销加持之外,这首先是因为《陈情令》的原著《魔道祖师》在耽美圈属于顶流。作为在抖音上有三十多万粉丝的原耽抖主,夏夏夏栀有时候会发“你是因为哪一部小说入的坑”或者“你最喜欢的作者是谁”这样的文案,她发现,有百分之五六十的人会选择《陈情令》的原著《魔道祖师》和作者墨香铜臭。

在夏夏夏栀看来,《魔道祖师》格局比一般耽美小说大,文笔也好,感情戏写得很细腻。影视化后,《陈情令》更是打出了“新武侠”的旗号,用玄幻的故事结构讲传统的仁义精神,用网生一代能接受的方式塑造江湖,在剧集类型上有所创新和拓展。

另一方面,《陈情令》的成功也得益于主创了解原著粉想看什么。“编剧没有把这两个人的感情真写成兄弟情,他们其实在暗绰绰地发糖,只不过没有看过书的人可能看不出来。”夏夏夏栀告诉界面文娱。

《陈情令》总制片人、总编剧杨夏是《魔道祖师》的书粉,当初也是出于真心喜爱这本书才决定影视化,因而更能够站在读者的角度改编,做出打动原著粉的作品。在夏夏夏栀看来,这就跟那些纯粹为了分蛋糕吃的创作者不一样。

但《山河令》的原著《天涯客》跟《魔道祖师》并不在一个水平上。根据FUNJI整理的已售版权及已播耽改作品原著热度排行,《天涯客》仅排在中游。胜在尊重原著,这是现在关于《山河令》的共识。

图片来源:FUNJI

与一些魔改的作品相比,由书粉担任编剧的《山河令》没有硬伤。何为魔改?夏夏夏栀告诉界面文娱,原耽粉抵制的不是耽改剧,也不是演员,而是抵制魔改。“比如,性转(比如把其中一个男性角色改成女性角色)是大家最接受不了的,之前的《SCI谜案集》里面就有这样的改编,有的直接改成了兄弟情,还有像《镇魂》那样乱改改结尾。”

《山河令》不仅保留了原著精髓,在感情线上的尺度也较《陈情令》更大。在小敏看来,《山河令》的两个男主演技一般,和一些正剧相比,制作和故事质感也比较一般,但男主之间的互动很撩人,看完会有被击中的感觉。

冠以“知己”之名,除了“烈女怕缠郎”一类大尺度台词,《山河令》也通过各种细节揭示两个人的感情,比如一方的面纱颜色和另一方衣服的颜色相同,比如同人意味明显的“断袖”情节,编剧甚至还给两位男主加了青梅竹马线。虽然没有出现早年间《上瘾》里那种接吻桥段,但在近年播出的耽改剧里,《山河令》的情感表达够直白。

但小敏预估《山河令》只能是一个快速消费品,难以成为《陈情令》那种里程碑式的作品。在她看来,好的耽改作品会超越性别,触达到更大的人群。“就像当时《陈情令》播出的时候,我身边好多不看耽美的直女都看了,然后粉上了‘博君一肖’。”

反观《山河令》,在对腐女投其所好之外,似乎没有这样的潜质。与不吝撒糖的感情线相比,江湖故事线并无太大新意,显得中规中矩。

两难困境:耽美还是耽改?

“如果耽美剧一定有一个阿令,那一定是《山河令》(我说的耽美剧是爱情,请耽改剧兄弟别碰瓷)。”在《山河令》的豆瓣评价中,这条评价颇为引人注目。

“耽美”还是“耽改”,其中区别在于,耽改将原著中的男男爱情变成了掩人耳目的“兄弟情”。这也是很多原耽粉都不看耽改剧的原因。“你既然用了这个东西,还要否定他们之间的感情,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去搞一个言情剧?”夏夏夏栀表示。

事实上,“夏日限定”之后,2020年的耽改剧再无爆款产生。先是黄子韬、易烊千玺主演的《热血同行》默默上线又默默播完,之后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和《成化十四年》热度也未及预期。

图片来源:《鬓边不是海棠红》官方剧照

《鬓边不是海棠红》将原著的耽美题材和年代传奇剧融合,比起刻意卖腐,剧作更凸显人物灵魂上的契合,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扩展了耽改剧的受众面——这部剧在二轮播出时登上了北京卫视。但与此同时,中年CP毕竟不如鲜肉CP有竞争力。《成化十四年》则因为男主之一加入了BG线(男女感情线)败了口碑,此外剧作本身也有不少质量问题。

像《山河令》这样忠于原著的耽改作品被一些粉丝称赞道“这是耽美,不是耽改”,但大家也都知道,这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编剧汪海林曾在1月微博发文“善意提醒”耽改剧不要再拍了,被外界解读为耽改剧有可能被全面禁播。

跟几年前的穿越剧、宫斗剧扎堆一样,资本涌向耽改剧也是为了追逐红利。在可能的下架风险前,对于平台来说,抓紧时间让粉丝氪金或许才是正道。

《山河令》播出期间,顺应剧粉们要求加更的需求,优酷推出了一个“贡献琉璃甲”的加更打投策略。规则显示,满2000万琉璃甲可解锁主创云见面会,满6000万加更一集,再加更一集就要集满1亿。而获得琉璃甲主要有买年卡、半年卡、季卡及看视频做任务、邀请好友助力三种方式。截至界面文娱发稿,1亿琉璃甲已全部解锁。

在两难困境之下,也有像小敏这样能理解所谓“兄弟情”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人。“腐女是又好打发又不好打发的一群人,因为她们一方面非常苛刻,然而又很缺粮食,刻意制造矛盾的话,大家就都没有粮可以吃了。”

夏夏夏栀见证了《陈情令》后资本涌入盛况,她告诉界面文娱,早期一些耽改剧粗制滥造,当有更多的钱投入到这个领域中,作为爱好者,她还是希望制作方能够把作品做好,虽然她本人对耽改剧并不抱有期待。“现在已经有钱了,也有了热度,影视公司要做的就是用心去做,不要魔改。”

但这只是美好的愿望,要在市场需求和审查间找寻平衡,耽改剧的未来发展之路仍然困难重重。

(应采访对象要求,小敏、王莹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