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佳士得开拍NFT:颠覆的是艺术还是生产关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佳士得开拍NFT:颠覆的是艺术还是生产关系?

币圈新贵,并不按照艺术圈套路出牌。

特斯拉炒币2个月,盈利额已经超过2020年全年卖车的盈利额。2月8日,特斯拉对外发布购买15亿美元比特币的消息,同时表示“在适用法律的约束下”,未来接受消费者使用比特币购买其产品。就在今天,艺术行业的龙头企业佳士得将开始在线拍卖独立NFT作品,需要用以太币交易。加密货币真的要颠覆我们所熟悉的行业了吗?

NFT,这个由加密货币市场生发出来的“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正在成为艺术拍卖的新种类,或许给固有的艺术品市场带来颠覆;但同时,对于不明就里的从业者及藏家而言,也许是一场巨大的挑战。

诞生

潮玩、街头艺术等虽然在本世纪初形成一股风潮,但NFT与这些不同,它不仅是艺术形态的改变,更是生产关系的变革。

2021年2月25日到3月11日,佳士得以线上拍卖的方式发售NFT加密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标者最终会得到一个带有艺术家签名的加密数字文件。

NFT属于数字资产,每一枚的属性都不同。你的比特币与其他人的并没有本质的不同,但每一枚NFT却都独一无二、不可替代,这与艺术作品的属性不谋而合。

在国内被叫做悲伤蛙(Frog Pepe)的卡通形象在虚拟世界流行,是NFT的灵感来源,原生角色启发了技术人员,从而出现了新的玩法

NFT的诞生基于2017年以太坊中一个叫做CryptoPunks的像素头像项目,这些像素头像总量上限为10,000,任何两个人物都不能相同,拥有以太坊钱包的人都可以免费领取,领完可以放到二级市场交易。

以太坊中的第一个 NFT 是 2017 年 6 月推出的 CryptoPunks

6个月后,区块链小游戏Cryptokitties(迷恋猫)迅速流行,这是一种在以太坊撸猫的游戏。Cryptokitty是虚拟猫,买家拥有两个及以上,就可以培育新猫,培育出稀有特征的价格会更贵。这种虚拟猫经历了几轮价格的暴涨和暴跌后,同时也让NFT被更多人认识。Cryptokitty设计的出发点就是普及NFT的玩法,结果人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开起了动物园,虚拟兔和虚拟狗相继火爆,再后来还有了虚拟树。挖矿、买猫、卖猫赚币买矿机,接着挖矿,或许是虚拟世界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NFT 市场在 2017 年 12 月通过加密猫游戏 CryptoKitties 传播起来

比特币是一种加密货币,区块链是它的一个关键底层技术,本质上是以去中心化的网络来共同维系一个不可篡改的交易记录。而NFT是关于证明“数字资产稀缺性”的一种应用场景,人们期待它或许可以成为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转换接口。

出圈

回到还没有比特币的2007年5月1日,热爱画画,但并没经历过专业训练的麦克·温克尔曼对日益发展的科技社会有点恐惧和迷茫,他把这些情绪用电脑绘制出来,并以Beeple的名字发到网上,每日一更。这个爱好为Beeple带来大量社交媒介的粉丝,也带来了诸如Louis Vuitton、NIKE等品牌的合作邀约。但麦克·温克尔曼一直算不上富裕,想做艺术家,却得不到艺术圈认可,社交媒体的粉丝,也没有转化为大量财富。

麦克·温克尔曼/Beeple

2020年,麦克·温克尔曼收到区块链艺术网站Nifty Gateway邀请,希望他在网站上将作品生成为NFT进行发售。不玩币的麦克·温克尔曼感觉遇到了骗子,并没有搭理对方,直到他认识的艺术家在上面赚了钱。为了赚钱,麦克·温克尔曼开始参与其中,并于2020年12月进行了首场拍卖。最终22件作品被2名买家买走,其中1名买家购买了21件作品。最贵一件作品以超出77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全场收入350万美元。

成交价让Beeple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甚至觉得只给买家一个MP4文件和密码太没诚意,计划将作品放入平板电脑中,想要亲自给买家送去。

Beeple画中的区块链

就是这场拍卖,被佳士得的诺亚·戴维斯看到后,决定立即上拍NFT。区块链艺术与传统艺术行业、人群全然不同,区块链艺术生发于币圈,作品没有实物,交易也都通过虚拟币。传统艺术行业,大部分都是实体艺术作品,通过传统货币交易,但这两个圈子都急于破圈。

比特币上涨,催生一批币圈新贵,这正是佳士得想要获取的人群。而佳士得的合作伙伴MakersPlace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发行了NFT,想要持续将这个玩法扩大,就需要更大、更精准的圈层,佳士得已有的客群,正是MakersPlace想要的。

Beeple作品

物理原子世界的艺术品市场,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原件具有确定性与唯一性,作品销售出去之后,它的流转与艺术家本人脱离,它的价值在画廊、艺术媒体、美术馆、藏家的共同作用下,获得增长;虚拟数字世界的NFT市场,从以数字媒介创作的艺术作品开始,交易的是由艺术家签名的原版作品代码(即一个NFT),而作品依然有可能被免费的复制及传播,因此其NFT的价值(如果市场认为它有价值的话)不再基于作品本身的稀缺性,而是基于藏家能够证明他是唯一真正持有艺术家签名的原版拥有者,并且人们可以追溯该作品的所有交易记录,来证明作品权益的流通及归属,至于作品的好坏及价值标准,依然需要行业及市场机制来决定。

也许可以把NFT理解成数字艺术的收藏证书,一个价格会根据众多因素时时改变的证书。

价值

Beeple,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回到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佳士得将这5000张图集合成一个文件加密,符合传统艺术经济的操作逻辑。Beeple单幅作品的表现形式都是一张政治漫画,这种漫画在纸本年代就有着悠久的历史;技术层面,数字绘画发源于1960年代,距今也超过半个世纪;从创作过程看,不间断创作13年共5000天,这种时间刻度的手法,可以类比行为艺术家谢德庆的《打卡》,在1978-1979年间,他每小时打一次卡,持续了一年。或者观念艺术家隋建国的《时间的形状》,他在2006年开始,每天往钢架装置上浇蓝色颜料,持续至今,已经形成了蓝色球状物,作品还在生长。传统艺术行业一定会选择谢德庆与隋建国,而不是选择Beeple,前两件作品具备唯一性,谁都可以在网上看到这个作品,但实物只有一件,但Beeple的电脑绘画不仅谁都可以看到,且谁都能复制、下载,而买家交易的只是一串代码。

Beeple发在INS上的画

NFT对于艺术生态的颠覆性来源于证明数字作品的稀缺性(大多基于以太坊区块链)、追溯交易记录及实现分权,同时不设立任何准入门槛,即所有人都可以创作数字艺术并铸造NFT,因此从本质上推动了一种艺术生产方式及生产关系的变革。传统艺术品行业,买家购买作品后,买家拥有其所有权、展览权、销售权,甚至说版权(有时版权归艺术家保留)。而作品生成NFT后,所有这些权益都需要被重新定义,拥有NFT的数字艺术藏家,可能拥有的只是作为艺术家支持者的名誉权和交易权,而其他权利都需要由艺术家、藏家、市场及行业来重新细化并分配。

Beeple发在INS上的画

Beeple在Instagram的粉丝量在今天达到了184万,作品转载量更是不计其数,这代表着对他作品达成共识的人群,共识数量为NFT的持有者带来价值。但共识量大就可以作为NFT背后作品价值的标准吗?如果是,价值又如何得以维持并实现交易呢?

Beeple发在INS上的画

在传统的生产关系中,一手交易时,假设艺术家能得到作品售价的一半,之后再次销售与艺术家无关。目前NFT还处于极为前沿的摸索调整期,各平台规则都不同。以Super Rare为例,进行一手交易时,艺术家获得85%,平台获得15%;再次交易时,卖家获得90%,艺术家获得10%。每进行一次交易,创作者都可以获得分润。

反思

不仅在视觉艺术行业,NFT也吸引了音乐行业的注意。据Digital Music News 报道,在美国超过 90% 的艺术家默默无闻,这其中少数成功艺术家只拿到了400亿美元音乐年产值的12% 。NFT为转变这种获利模式提供了可能性。创造力可以成为生产力,电脑和互联网成为生产工具,而NFT提供了一种能够将数字生产力“货币化”的全新模式。

网友画的Beeple

不过,加密货币暴涨与暴跌的新闻总是相伴而生,一旦入场,你根本猜不透自己是在顶点还是在谷底,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一样,可以获利的总是少数。

NFT究竟是泡沫还是颠覆性技术还不好说,但它可以成为一面镜子,让我们反思今天的艺术生态,它的健康程度是否能够支撑它良性生存下去?从业者及藏家又该如何面对这个美丽新世界呢?

持续关注NFT发展,敬请期待《艺术商业》带来的系列报道。

 

来源:艺术商业

原标题:佳士得开拍NFT:颠覆的是艺术还是生产关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