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妇女节当天,几万印度女农民加入了抗议大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妇女节当天,几万印度女农民加入了抗议大军

“开拖拉机的不仅仅是男人。”

1月26日,印度孟买,印度农业改革所造成的农民抗议仍在持续进行当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持续三个多月的印度农民抗议已逐步发展为现代史上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之一。虽然印度政府将引发争议的三项新农业法案暂时搁置,但数十万印度农民并没有满足,仍然开着拖拉机驻扎在首都新德里郊外。

在庞大的抗议群体中,也不乏从事农业生产的的女性, 来自北方邦的74岁农民贾斯比尔就是其中之一。据《时代》周刊报道,当得知印度一名法官只把女性看作抗议活动中负责烹饪和清洁的后勤人员,并且建议这些女性回家时,她感到很受伤:“我们为什么要回去?这不仅仅是男性的抗议,我们和男人一起在田里辛勤劳作。如果我们不是农民,那我们是谁?”

国际劳动妇女节(3月8日)当天,更多女性加入抗议活动的行列,发起静坐和绝食活动。在加济布尔(Ghazipur)抗议现场,大约100名戴着黄色围巾的妇女盘腿坐在临时舞台前,手持农场工会的旗帜,听女性农场领导人在舞台上发言。

来源:路透社

路透社援引警方和活动组织者表示,超过2万名印度女性聚集在德里与哈里亚纳邦接壤的抗议地点。农民工会此前表示,3月8日有近4万名印度女性参加各地的农民抗议。

当天早些时候,总理莫迪曾发推特向印度女性致以节日的问候,称印度为本国女性取得的很多成就感到自豪,政府很荣幸有机会在各个领域为女性赋权。

但抗议人群并不买账。“妇女们坐在这里露天抗议,但莫迪不在乎。他不在乎这些母亲、姐妹和女儿,他不关心女人。”从1100公里外赶来的女农民曼迪普说。

这些印度女性和其他男性农民所抗议的是2020年9月通过的三项法律:《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农民(授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议和农业服务法案》和《2020基本商品(修正)法案》。在印度政府看来,新法律将放松对农业的管制,赋予农民更多定价自主权,可以直接向连锁超市等私营企业出售农产品,提高农业部门的效率。

但农民认为,新规定给了大企业更多剥削农民的机会。失去政府规定的最低保障价后,大企业将更容易压低农产品价格。而根据以前的法律,印度农民必须在所在邦的农产品市场委员会上拍卖农产品,价格肯定高于政府批准的最低保障价。

从去年11月底开始,数万印度农民乘着拖拉机,冒着高压水枪和催泪瓦斯的干扰,占据了新德里附近的国道,发誓要扎营到政府废除新通过的三项农业法律为止。今年1月,印度最高法院宣布暂时搁置三项新法案,并成立专家调查小组听取农民的意见,但农民与政府的谈判从未走出僵局。

在刻板印象里,务农是印度男性的工作。但印度乐施会数据显示,印度农村女性中约75%从事农业生产工作。随着越来越多男性移居城市,进入工厂或建筑工地工作,女性从事农业的比例还在上升。然而受到根深蒂固的父系继承观念,只有13%女性拥有她们所耕种的土地。

每年10月15日是印度的“女性农民节”,政府借此来表彰女性对农业的贡献。然而专家认为,如果没有立法或制度改革,这种象征性的做法是没有意义。

对于印度女性农民来说,这场大规模抗议也因此成为她们彰显农民身份的机会,尤其是在印度首席大法官莎拉德·博德发声后。这位法官在1月的一场听证中问道:“为什么老人和妇女还留在这里?……老人和妇女不需要参加抗议。”

除此之外,大法官博德还在近日对一场强奸案发表不当言论,暗示男性被告如果和女受害者结婚的话就可以免罪。数千名印度女性对此签署公开信,要求博德立即辞职并公开道歉。

在新德里北部帕尼帕特与丈夫一起务农的苏尼塔·马利克也参加了示威活动。夫妇两人采取轮流抗议的做法,一人在德里郊外驻扎时,另一人就回家照看小麦。“我八年前就学会开拖拉机了,”苏尼塔·马利克对《洛杉矶时报》说。“像我这样的女人还有很多。开拖拉机的不仅仅是男人。”

孟买塔塔社会科学研究所发展研究教授R·拉马库马尔说,“我觉得(女性农民抗议)这让人耳目一新,也欢迎越来越多的女性公开露面”,“能否会导致真正的社会变革是未来的事情。但这反映了这场抗议活动的要求在农村社区引起的共鸣。”

45岁的拉曼迪普平日在旁遮普邦的公办学校教科学,结束教学后还要回到家里的农场喂牛、挤奶、把牛粪变成燃料。而在抗议活动开始后,拉曼迪普作为志愿者要指导其他抗议者在现场做面包和咖喱,晚上要为抗议现场的老奶奶准备被褥。

拉曼迪普对美联社表示:“长期以来,我们不断满足农场和家庭的需求,确保两者都得到适当的照顾”,“但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说,当男人为美好的事业而战时,女人却退缩了,没有提高嗓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