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司藤》首播好评度极高,原来“悬疑”才是大景甜的正确打开方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司藤》首播好评度极高,原来“悬疑”才是大景甜的正确打开方式?

2021年女性悬疑的大幕已经拉开,我们也期待着《司藤》能够成为市场的破局之作。

文|一点剧读 糖炒山楂

《赘婿》收官、《山河令》超前点播,霸屏月余的古装剧混战仍然后劲十足,不过新选手也在蠢蠢欲动,以期承接住来自观众的热情。——3月8日开播的国产奇幻悬爱剧《司藤》可谓是优秀代表,“司藤才是男德学院院长吧”、“《山河令》路过”等弹幕词云也完美印证了这一点。

客观来讲,开播前的《司藤》并不甚被看好。虽有尾鱼原著《半妖司藤》吸引了一批忠实书粉、《东宫》导演李木戈坐镇,但融合了奇幻、悬疑、蜜爱等多种元素的复合型题材,景甜和张彬彬两位主演的“捧不红”体质,再加上特效等后期制作的难度升级,可以说如何讲好这个故事的考验贯穿始终。

种种担忧皆在首播后落地。截止目前,该剧知乎评分8.7,和热播的《山河令》持平;豆瓣上该剧已然跻身实时热门影音榜TOP2,四星、五星好评占比率极高。除此之外,灯塔、德塔文等专业平台上其热度指数先后跻身TOP3,优酷站内热度值飙升至9678,仅次于《山河令》的9900+……突围之势可见一斑。

在这个悬疑题材缺位的Q1,《司藤》的上线和热播无疑填充了市场空白,满足了题材偏好者的需求。而回归市场,《司藤》能如愿成为市场黑马吗?国产剧风格化的时代,作为优酷女性悬疑题材的重磅选手,它的出现会带给市场哪些思考?

民国旗袍装、傲娇女王人设,景甜终于找对了戏路?

“终于get到景甜的美了”、“景甜终于找对戏路了”……最近的影视剧市场上,蔓延着一股来自演员的真香风,前有《赘婿》中的郭麒麟,后有《山河令》的龚俊、张哲瀚,这一次终于轮到了《司藤》中的景甜。

景甜,“人间富贵花”,只是明艳大气的外表下往往被市场所记忆的却是“资源咖”的标签,以及捧不红的体质。从2009年《一个女人的史诗》到2011年的《战国》,再到2015年的《长城》,刘烨、赵薇、金喜善、孙红雷、张艺谋等业内名导大咖“给她抬轿子”,只是纵然如此她还是始终维持这不温不火的状态。

2017年的《大唐荣耀》是景甜“资源下滑”的证据,但也是她为数不多在市场上热度口碑皆尚可的代表作,不过之后的第二部仍然不可避免影响力下滑。在观众缘上,景甜似乎天生是稀薄的,之后的剧集、综艺更是毫无水花,甚至于当下观众能够想起来的也只有她与张继科的一段恋情。

——正在热播的《司藤》,被网友称之为景甜出道以来“配置最低的剧”,或许是触底反弹,也正是这部网剧配置的剧,让她成功圈粉、甚至有望成为出道十余年来口碑最好的一部。而和所有角色与演员的互相成就一样,景甜和司藤亦是如此。

在看够了傻白甜式女主以及伪女主的开挂人生后,《司藤》中对于女主角司藤的设定简直集合了当下观众最喜爱的女主特质。优酷联合FUNJI种瓜基地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女性观众最喜爱的女主人设是敢爱敢恨、聪明智慧、独立自信,男性则对貌美漂亮、善解人意的女主没有抵抗力。

景甜所扮演的司藤可谓极为巧妙的戳中了所有观众。白色刺绣珍珠的旗袍、同色系高跟鞋,柳叶眉配合红唇的精致妆容,摇曳生姿的走在民国时上海的弄堂里,过往的每个人都称呼一声“司藤小姐”……人间富贵花和民国女的相遇,在唯美旗袍、精致妆容、优雅举动中有了生命力,也让景甜顺利圈了一批颜粉。

美貌优雅之余,她又是最受欢迎的“美强惨”人设。气场强大神秘复杂,强大的异能让其傲视人类,在和悬门的交锋中始终保持淡定从容;傲娇毒舌中又透露着天真善良,她对待瓦房看似嫌弃实则细心温柔;高情商高智商,通过电视了解现代社会、深谙人性却又有着看破不说破的通透;但是她又有着最悲惨的经历、以及掩盖在死亡背后的各种情感纠葛,这些都让人欲罢不能。

从目前舆论来看,景甜所诠释的司藤基本满足了原著粉的期待,也成功俘获了一批剧粉,民国傲娇女王的形象基本建立,不过从剧情发展来看,后期随着与秦放恋情的展开、与悬门与白英之间过往纠葛的展开,也对演员演技提出了更高要求。而这才是真正决定景甜能否凭借司藤一角翻身、重塑观众缘的关键。

国产剧的风格化时代,《司藤》的优劣势都很显著?

国产剧类型化是近年来市场频繁提及的词汇,尤其是2017年网剧市场的迅速崛起又带来了甜宠、悬疑等垂直品类的爆发,只是站在市场长远来看,内容市场只有以观众审美为主导的类型化还远远不够,创作者的风格化同样是不可或缺的,两者应该是对立而统一的。

作为国产奇幻悬爱剧,《司藤》算是国产剧风格化的典型代表。不过作为IP改编剧,这种“风格化”经历了原著作者和影视导演两种解读,再加上演员的表演,也让剧集本身的优势和劣势都以倍数式的方式呈现。

对《司藤》高度认可的声音中,来自原著粉的还原度高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与之殊途同归的还有观众对其中故事和人物设定足够新颖的认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自圆其说的故事、悬疑奇幻和蜜爱元素的勾连共生,是原著赋予《司藤》的想象空间。

在原著中,尾鱼构筑了一个妖(剧中改为苅族)、悬门和普通人共存的世界,随着秦放复活了司藤并与她一起追逐百年前的真相,民国与现代两个时空也在不断碰撞。剧集在呈现上基本遵循了故事走向,保留了名场面和经典台词,景甜和张彬彬所诠释的司藤和秦放,都让人产生了强烈的期待感,欲罢不能。。

与此同时,作为《东宫》时期就以光景运用和镜头语言征服观众的导演,李木戈在《司藤》中为观众奉上了一幅祖国壮丽山河的实景宣传片。剧中所呈现的达那风光、写实民宿等,都让人赞口不绝,尤其是在这个以绿布和特效制作为主的快餐拍摄时代,这种用心可见一斑。

不过该剧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问题。复合型题材在影视创作中并不少见,但也通常会出现定位模糊、风格偏离的情况,刚刚收官的《赘婿》便因前后期人物和剧情风格上的割裂感而导致高开低走,《司藤》同样有这种多元素复合后的拧巴感,而这不仅与导演把控有关、也与演员表演有关。

纵观市场舆论,便会发现《司藤》在多元风格中的摇摆。确切来讲,该剧的前两集更倾向于玄幻悬疑感,但是自第三集整体风格向甜宠剧偏离,乱入的喜剧元素同样让人出戏,不过和沈银灯的交锋又拉满了悬疑感,镜头风格和叙事风格的不稳定,或也将成为该剧后期口碑走向的关键。

在影视剧主打群像塑造的当下,“没有一个高光配角”也成为《司藤》颇让人诟病的点。剧中颜福瑞、瓦房、安曼、白金等整体讨喜度并不高,甚至因为多位配角采用的一惊一乍式表演,让网友表示“太吵”,人物还原度不够。除此之外,季冠霖的配音让观众表示出戏,一秒穿越到甄嬛;该剧的部分特效也被吐槽。

2021是悬疑题材大年,《司藤》能打破她悬疑困境吗?

作为优酷悬疑题材的重磅选手,《司藤》的热播无疑拉开了今年平台题材角力的大幕。和往年各平台在Q1便争相以悬疑题材抢占市场不同,今年的剧集市场迎来了古装剧大爆发,甚至过去的一个月,古装剧牢牢霸占了各数据平台TOP5,不过无可否认的是,2021仍将是悬疑题材大年。

一方面,据媒体统计,今年播出的悬疑剧或将有20部之多,不过变数也在产生,日前便有消息传出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将调整至Q4播出。另一方面,这种“大年”还在于在经历了去年《摩天大楼》《白色月光》等女性悬疑的试水后,市场对于她悬疑的关注也在日渐提高。

以《摩天大楼》《白色月光》《不完美的她》等剧为牵引,两个关于女性悬疑最基本的认知应该是:其一,女性的世界不只是家庭婚姻,女性悬疑的想象力铺陈也不该只是绝望主妇、斗小三。其二,女性悬疑不是为女性群像加入悬疑元素的简单拼接,而率先是让女性在悬疑题材中更加立体丰满,而不是推动剧情的工具人。

《司藤》是有进步意义的,它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大女主形象,摆脱了千年来对女性的固化认知和身份枷锁,也一扫女性伤痛后寻求自救的形象,司藤更是兼容了女性所有的美好:穿着旗袍画着精致的妆容,品茶练字看书,精致优雅不疾不徐,但又有着洞察一切的智慧和能力,所以是“司藤女王”。

人物设定上的突破外,它还借助奇幻悬疑跳出以往原生家庭、婚姻家暴、校园霸凌等社会话题的探讨上,转而在虚构的世界观里去探索更广泛意义上的爱与恨、正义与邪恶。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视角和故事主体的拓展,其实是将女性悬疑放置在了更广泛的悬疑题材维度上。

回到当下,女性悬疑的发展尚在摸索中,优质IP的加持无疑是一条捷径。无论是《摩天大楼》还是当下的《司藤》,皆是较为成熟的作品,人设与故事性较为成熟,这样的改编也更有利于类型题材在市场上的布局;改编自东野圭吾推理小说、邓家佳和张新成主演的《回廊亭》也是今年市场期待值颇高的作品。

除此之外,以《玫瑰行者》《谁是凶手》等为代表的的悬疑题材也在赋予女性角色更复杂的身份、更具有社会意义的人物面,将女性角色放置在成熟的悬疑题材领域中,同样不失为一种积极探索。无论如何,2021年女性悬疑的大幕已经拉开,我们也期待着《司藤》能够成为市场的破局之作,不过一切还都为时尚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