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把鲜花送上太空、沉入深海,这位日本花艺家的植物雕塑充满想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把鲜花送上太空、沉入深海,这位日本花艺家的植物雕塑充满想象

花期短暂,但美是永恒。

三月的天气变化多端,明明早已立春,北京这周却还下了雪,“发芽”“开花”与“下雪”这三件看似归属不同时间的事倒可以同时存在,自然的韧性远比人类想象的更强。在仍旧白雪皑皑的北海道,世界知名的花卉艺术家东信康仁(Azuma Makoto)利用鲜花、水和零下的温度带来一件绝美的装置艺术作品《Frozen Flowers》,短暂地冻结了春天。

01冻结春天

在北海道野付半岛的雪原上,一辆小车拉着东信康仁前往无人之境。这里被称为“世界的尽头”,枯萎的松树零散分布着,冬天泼水成冰。

东信康仁将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鲜花插放到一起,搭成一个约 3.5 米高的立体花束。

将大量的水浇洒在花束上,任水自然下滴。等待夜晚气温降到最低点时,水瞬间凝结成冰。巨大的花束像被嵌套进冰壳里,无数冰柱倾泻而下,时间也仿若静止在这一刻——鲜花盛开,又瞬间被冻结的魔幻时刻。

这件装置作品《Frozen Flowers》从今年 2 月 11 日到 2 月 15 日展出了 4 天,不同时刻、不同天气呈现的状态都被记录下来。东信康仁在这件作品里试图探索鲜花的未知可能性,观察鲜花在极度严寒的情况下如何表达自己。

02摇滚乐手却成艺术家

1976 年出生于福冈的东信康仁,初到东京时并没有想到会和花打一辈子交道。1997 年来到东京的他当时还只是梦想着成为摇滚乐手,却因为在花店兼职,坠入花海的魔力中,阴差阳错迷上了花卉绿植。

花店官网:https://jardinsdesfleurs.com/

2002 年,东信康仁在东京南青山开始经营 JARDINS des FLEURS 鲜花工作室。如高定时装一样,这家店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级定制花束。

东信康仁认为:“花的美与变化的环境有关”,因此在这家工作室,光线,湿度和温度都严苛调控,整个工作室看上去不像花店,更像冷静的实验室。

2009 年,为了进行更多实验性探索,东信康仁接着成立了他的花树研究所“Azuma Makoto Kaju Kenkyusho(AMKK)”,同时也是个人的小型画廊。

从摇滚乐手到花卉艺术家,东信康仁似乎找到了音乐与花朵的共通处——瞬时且独特。

“与人类相比,据说花朵每天会衰老十年”,每天与花朵亲密接触,东信康仁甚至能捕捉到它们的表情甚至更细微的变化,他认为这就是花草的魅力。

03鲜花也可以成为“宇航员”

2014 年,东信康仁让一个白松盆栽和花束成为植物界的“宇航员”,乘坐着巨型氦气球飞往 91800 英尺的太空。Fuji Film、GoPro 等摄影装置全程记录了这段植物太空旅行,这个艺术事件也成为东信康仁的代表作之一。

时隔三年,又有三个花束在美国内华达州洛夫洛克沙漠起飞,作为第二批“宇航员”,这些花束比先前的更大、更重,其中最优秀的一个升到了 10.1 万英尺的高空。

这一次,东信康仁用中画幅的无反光镜相机完全清晰地捕捉了花朵的变化和运动过程。

因为光线变化而变化的花朵景观、花在零下 60 摄氏度的环境中做出的反应,以及它们分散和掉落的方式……花从地面到太空,再回到地面的过程被完整记录下来。

04盆景树的十年全球旅行

白松和鲜花飞上太空不是东信康仁唯一一次让植物出走,2015 年在达拉斯的画廊,他展出了盆景树近十年来在全世界各地极端环境里的旅行历程。拍摄这些照片的则是东信康仁开花店的合作伙伴——植物摄影师 Shiinoki Shunsuke(椎木俊介)。

悬吊的盆景树雕塑被开放式地封装在钢架结构中,从沙漠到海洋,从废弃的建筑内到冰河之上,盆景树在各种极端环境中旅行,其中绝大部分环境可能永远都无法生长出这样日常的植物。

这个艺术实验壮丽而大胆,东信康仁解释:“在这个由人类设定的限制的正方形框架内,包裹着自然的无限性——某种碰撞就此产生。我努力让人能感受到松树的力量和美,展示出植物真正的精髓。”

2014 年送上太空的白松也与此类似,它是“In Bloom”系列项目的第一站,后两站东信康仁则带着巨型花束去到了海面和水底。

05鲜花太美偶尔也冷静一下

显而易见,东信康仁很擅长用鲜花、绿植捣鼓出“大事件”,尤其是常人眼中娇嫩的鲜花,在他的手中却天然呈现出韧性和毅力,展示着自己的另一面。

2015 年,东信康仁就大胆尝试了冻结鲜花。在《ICED FLOWERS》的展厅里,数个巨型冰立方矗立着,鲜花最灿烂的瞬间被凝固其中,这色彩艳丽的景观带给人深切的孤独感。

随着时间流逝,冰块会融化,寄居其中的花卉也随之发生形态的变化,形成奇观的同时也带给人哲理性的思考。

这些装置在 2017 年还出现在时尚品牌 Dries Van Noten 的春夏秀场上,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后来东信康仁还用丙烯酸树脂块凝固住这些永恒的浪漫。

06鲜花和人有什么关系

尽管孤独状态下的鲜花已经足够美丽,东信康仁还是想要探索鲜花和人类产生的关系,这一探索从 2008 年到现在一直在继续。

2019 年,东信康仁完成了名为《FLOWER AND MAN》的实验,养蜂人、潜水员、人力车夫、摔跤运动员、跳伞运动员这五类人和鲜花产生联系。鲜花随机出现在他们的行动中,看起来有些违和感,但视觉冲击力也同样强烈。

另一个系列《FLOWER MAN SHOJI》更加古怪,最开始都只是一人高的大型花束,随之花束猛烈摇晃,原来其中都藏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

鲜花纯粹的美,美到极致仍然是视觉上的短暂艺术,东信康仁将鲜花和人放在同一空间里讨论,并采用了暴力的手法,留给我们更广的思考。

《LEAF MAN》,2008

《LEAF MAN》,2015

2008 年和 2015 年的《LEAF MAN》则是用绿植进行的创作。

07植物雕塑的无尽想象

《式冬》,2017

在曾经的一次采访中,有人问东信康仁是否还会尝试其他的材质进行创作,他笃定地回绝了,以花卉为代表的植物才是唯一的答案。在过去近二十年的创作中,东信康仁赋予了植物无尽的想象空间,它们以雕塑的形态出现,在以硬材质为主的雕塑界打开一个温柔有力的窗口。

《Botanical Sculpture - Autumn Riviera, and what unbelievably gamblers》,2019

《Botanical Sculpture – French kiss –》,2019

《Botanical Sculpture – lavender fields, honey, and my eyeballs. –》,2019

《Botanical Sculpture – Sun, Moon, humankind, Mexican plants, and the truth of the universe which talked far into the night. –》,2019

《植物雕塑》系列出现在世界各地,东信康仁以鲜花之型谈论法式热吻、秋天的地中海岸、薰衣草田以及太阳、月亮、人类、宇宙真相……

《Bridge of Plants》,2009-2010

《Back to the earth - ツチニカエル -》,2017

《Other Ideas》,2017

 《Exhibition : Paludarium TACHIKO & YASUTOSHI》,2020-2021

植物雕塑也不都以大型花束的形态出现,它们变化成桥、圆毯,或者出现在方盒里、充满未来感的微型温室内。东信康仁一直在试图打破人们对于植物艺术,尤其是花卉艺术的传统设想。

《 BOX FLOWERS》,2015

鲜花再美,终会凋零,对鲜花枯萎死亡过程的观察也是东信康仁的艺术坚持之一。

他有一个名为《Azuma Makoto Drop Time》的视频项目已经进行到了第 20 期,每一期都会近距离长时间记录花卉从盛开到凋亡,又再度盛开的过程,最后浓缩成短短 1 分钟的视频。

《Botanical Sculpture - Strelitzia × 9,000 IKERU KUN -》,2018

人类作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其实也拥有着花朵的无常性,死亡的具体方式对各种生物来说并不统一,但这是走向唯一性的结局。世界上也许并没有真正永恒存在的花朵,但依然存在着永恒的美。

 

来源:一夜美学

原标题:把鲜花送上太空、沉入深海,这位日本花艺家的植物雕塑充满想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