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位90后艺术家眼里的平行世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位90后艺术家眼里的平行世界

3月12日,童昆鸟个展 “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在上海 M50 艺术区的上海市文社艺术基金会和上海市文社当代艺术中心(Cc基金会&艺术中心)空间与观众见面。

长江后浪推前浪,90 后艺术家群体的羽翼现在已经逐渐丰满了,他们开始通过多种多样的展览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在这其中真的有艺术家“长出了”羽翼,开始在半空中“翱翔”,他就是中国备受瞩目的一位青年艺术家——童昆鸟。

艺术家童昆鸟,图片致谢艺术家

童昆鸟,湖南长沙人,江湖人赠外号“垃圾小王子”;但他并不是丐帮的直系传人,这个外号只是幽默地点明了他艺术创作的主要媒介。童昆鸟是科班出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第三工作室,略带有侠义风范的是他在 2016 年考上研究生后就退学了,归隐于闹市之中。童昆鸟游刃于装置、行为、影像、雕塑、绘画之间,其作品见于大型展览、双年展与美术馆收藏。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3月12日,童昆鸟个展 “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在上海 M50 艺术区的上海市文社艺术基金会和上海市文社当代艺术中心(Cc基金会&艺术中心)空间与观众见面。此次展出的作品是艺术家在 2020 特殊时期耗时三个月制作而成,也是“平衡鸟”系列的一件新作。此外,艺术家还在展览开幕当天实施了一个行为,没有去参加开幕式观看艺术家行为的观众在看了朋友圈之后都表示后悔。

童昆鸟,“金色乌托邦的蛊惑”,开幕现场行为演绎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整个展览由一件大型的装置组成,作品与四周的墙壁都被艺术家施以金色;或者说作品本身就是一个展览,因为前言、作品中英文介绍就挂在作品上。所以童昆鸟认为这更像是一件雕塑作品而不是装置,因为它可以不受到过多的空间限制。而所有的物体都在一个支点上,就是与地面接触的黑色立柱。正着看是中流砥柱,而倒过来看就是命悬一线。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此次展出的作品依旧是由一些废弃的零件、玩具、模型、金属等具有不同形状的物件组成,只不过与童昆鸟以往作品不同的是,这件作品的长度很长,然后整体都被同一种颜色所覆盖。而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金色是一种指向性很强的色彩,与财富、权力、阶级、身份密切相关。多金之人,既可以反复出入温柔乡,还可以在衙门里随意穿梭。金色就像是欲望的化身,可以用于腐蚀人的意志。童昆鸟将“视金钱如粪土”进行了一种视觉化的表达,金色化学物质所覆盖、遮蔽的,就是一些废弃的人造物;但是从远处看来辉煌依旧,一种对理想的宏大叙事依旧可以越过现实展开。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而这些单独的废弃物在童昆鸟的组合下出现了新的形态,并形成了七个意象:当家花旦的猪、谣言之球、弗兰肯斯坦的婴儿、欲望的僵爪、奴性的鸟嘴、权力的脊椎和懒惰的蝙蝠。

童昆鸟认为谣言“感觉就像一个球体”,脊椎寓意“权力”则源于他看过一部电影中出现过换脊柱的情节,爪子寓意“欲望”是因为他认为欲望产生时就像伸过来的魔爪……总之,童昆鸟有一套自己的图像志。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而这件作品的创作灵感则来自改编自乔治·奥威尔《动物农场》的同名电影,七个意象就与故事中革命胜利后动物们制定的“七诫”有关。童昆鸟十分着迷于故事中的两面派“拿破仑”,而这种善恶间相互转化构成的循环也吸引着他。这部经典的《动物庄园》讽刺专制统治的虚伪和丑陋,展览标题中的“恶托邦”指的就是故事里的世界。恶托邦,就是“反对乌托邦”的意思。乌托邦一词来自文学,就是现实世界中不能实现的梦想,在“乌托邦”里统统都能实现,与中国的“海市蜃楼”与“白日梦”相比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那么“恶托邦”就是追求美好生活未果,一切反而从政治的角度来说变得更为糟糕。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实际上,这个看似平衡的结构中存在着脆弱的一面,可能会因为意外缺失某一个节点,或是某种重力因素介入系统,导致作品在须臾之间崩塌。童昆鸟在进行此次创作中就发生了小的意外,他将钢筋锯成数段后焊接为一个“脊椎”的造型,但是因为忽略了某个受力点而导致整个悬空的结构掉了下来;其中一个部分还砸到了他的手上,导致其大半天都处于麻木状态。

因此,控制与失控也是童昆鸟试图通过这件作品来讨论的话题,特别是他疲于应对疫情期间反复出现的“封闭”“解封”“再封闭”“再解封”;而疫情期间的一系列管制措施让人回到了家庭当中,种类繁多的健康码又强调了小区域的共同体属性。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其实童昆鸟最早创作平衡鸟系列的时候,是要将自己作为一个平衡的点纳入作品。所以他将自己置入了一个不确定的相对稳定关系中,让自己与物体之间相互牵引、对抗。童昆鸟早期对于这种平衡的把握虽然主要通过力学的计算,但是当他明白了其中三角形的平衡关系后,他的平衡感更多来自于一种经验,相互之间的牵引力形成了一种流动的平衡状态。因此,此次展览的标题“三毫米”指的并不是支点的长度,实际上是一种三边关系构成的形态。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正所谓“纸醉金迷”,拜金主义已经渗透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了,也导致了人的异化。随着整个作品上下浮动,也让我看到了房价、股票、基金、物件……童昆鸟的作品表现的正是当下人的处境以及一种社会的生态,这才是我们需要面临的现实。如何用理性防范系统的风险而使得大厦不要倾倒?还要不要挽救呢?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当问及“如果穿越到未来,你会携带你的哪件作品?”,童昆鸟毫不迟疑地说出:“会带《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过去”,这表明他对这件作品还是比较满意的。童昆鸟认为不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文明的进程就是一个“身体”,他通过这个身体看到了人的局限性:“古代可能就是10年前你的身体,现在可能是你30岁的身体,未来将面临什么谁也说不准,这个小小的病毒就造成了这么大的危机。”

童昆鸟,《三毫米上的金色恶托邦》,金属为主(实心钢板,不锈钢,钢筋等),烫金漆,黄金漆等综合物料,1200(长)x 350(宽)x300(高)cm,2020-2021,展览现场图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展览的高潮可能就是艺术家的行为了,叫做“金色乌托邦的蛊惑”:童昆鸟带上了一个猪的面具,在旁白与背景音乐中将一条狐狸尾巴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后他将金色的奶油抹在自己的脸上,举起了酒杯,拿着金色的气球同整个装置摇摆了起来,像极了一场通往永生的巫术。童昆鸟扮演的就是《动物庄园》里的猪“拿破仑”,它因为建立了自己的金色乌托邦而洋洋得意;殊不知“拿破仑”早已被异化的乌托邦蛊惑,像一个狡猾的人类,或许它开始反思了?

童昆鸟,“金色乌托邦的蛊惑”,开幕现场行为演绎 图片版权归艺术家和Cc基金会所有

童昆鸟认为除了现在还有 N 个平行世界, 只有我们的世界是摇摇欲坠的、在其他的平行世界夹缝中摇摆。请记住,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是有些动物会更平等。

Exhibition Information

展览信息

展期/Duration

2021.03.12—05.09(周一闭馆)

地址/Address

Cc基金会&艺术中心

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15号楼101室

 

来源:CC主义

原标题:原标题:同志,你不能在金色的梦里沉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