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医美到底有多乱?朝阳区法院来总结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医美到底有多乱?朝阳区法院来总结了

5年间,朝阳区法院受理的医美纠纷案件数占同期医疗纠纷案件数比例逐年上升,这和医美市场的扩容不无关系。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金淼

编辑 | 许悦

3月15日,北京朝阳区法院发布了《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医疗美容纠纷案件民事审判白皮书》(2016年度-2020年度)(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梳理了2016年至2020年间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的的医疗美纠纷。

《白皮书》中数据显示,5年间,朝阳区法院受理的医美纠纷案件数占同期医疗纠纷案件数比例逐年上升,该项数字由2016年的10.8%已经上升至27.0%。医美纠纷案件的增多和医美市场的不断扩容,不无关系。

根据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中国医美用户约1367.2万人,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而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的12%。

但规模扩大的同时,医美市场价格混乱、缺乏安全保证等问题日益凸显,国内自2017年起进入整治阶段,一批非法机构被关停,行业洗牌加剧,但仍待进一步建立长效监管机制。

在《白皮书》当天的新闻通报会上,朝阳法院副院长郭莉蓉表示,该院在案件审理中发现,虚假宣传、非法行医是涉诉医美机构的两大突出问题。

朝阳区法院5年审结的195件医美纠纷中,涉及面部整形的纠纷占比最高,约为52.9%。其次为美体塑形类和皮肤美容类,分别占比20.4%和15.6%。植发/种发类仅有1件,约占0.3%。

涉诉的医疗美容机构共有77家,其中公立医疗机构2家,民营医疗美容机构75家,占到全部纠纷的97.2%。涉诉医疗美容机构的规模,有44.1%的美容机构为诊所,10.4%的美容机构为门诊部,属于医院的占比约为45.5%。

此前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晓军在“强化医美行业自律、科普提升消费认知”论坛上对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消费者产生医疗美容纠纷的原因主要有:1、个别医疗美容机构以盈利为目的,极力鼓动消费者做医疗美容手术,但部分存在虚假广告问题;2、技术的问题导致美容手术失败,甚至出现恶性事件;3、个别机构、个别医生向消费者推荐“药物”、“化妆品”等,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4、部分医疗美容机构由于资质、技术不达标,或者因为资金断裂或者经营的原因跑路,导致消费者受到损失。

根据此次朝阳区法院发布的《白皮书》,5年间,朝阳法院受理的医疗美容纠纷案件中,案由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和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为主。其中,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为案由主张侵权起诉的共有125件,以医疗服务合同为案由主张违约起诉的有77件。

而医美消费者主张的损害后果则主要分为:因美容服务或效果不满意导致的心理不适,及医疗美容造成身体器质性损害。前者占朝阳法院5年审理的医疗美容纠纷案件的57.9%,后者占比42.1%。在已经造成就医者器质性损害的82件案件中,有52件构成伤残,有5件构成1级伤残或死亡,两者占比分别为63.4%和6.1.%。

此外,朝阳区法院还统计了涉诉医美机构存在的过错情形,占96.9%;涉及医疗美容操作不当的约占90.8%;涉及欺诈、虚假宣传约占审结案件数的72.1%;涉及医师或其他专业技术人员无相应资质的约占61.9%;涉及术前准备不充分的约占58.7%;涉及不合理收费的约占37.9%件;涉及医疗产品缺陷的有23.6%;涉及超剂量用药或错误用药约占23.1%;涉及医疗美容机构超范围经营的约占15%。(同一案件可能主张多项过错情形)。

这并不是法院第一次通过发布《白皮书》的形式来提醒医美消费者。2020年时,上海长宁区人民法院也公布了一份跨越5年的医疗美容纠纷案件司法审判白皮书。当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医美纠纷审理过程困难、审理周期较长、撤诉率较高,原告主张金额与获得裁定支持的金额差异较大等问题。

界面新闻此前曾报道了演员高溜在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进行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后,鼻头出现坏死,其不得不转院治疗。因该手术,高溜不得不被迫终止两部电视剧的演出,损失40万片酬,并面临200万的违约赔偿,而当时涉事医美机构仅愿赔偿1.98万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