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通成为“行业一哥”的代价有多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通成为“行业一哥”的代价有多大?

这样艰难地保住市场份额对中通来说代价巨大吗?

文|BT财经 青山白鹭

快递行业的围城,城内是重装战士的赤身肉搏,城外只要有单量产生的平台都想切入进来。

3月18日,中通快递(纽交所代码:ZTO;港交所代号:2057)发布未经审计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报告显示,2020年中通业务量超170亿件,同比增长40.3%,包裹量市占率扩大1.3个百分点,达20.4%,为快递全行业第一;全年实现营收252.14亿元,同比增长14%;调整后净利润46亿元,同比下降13.3%,毛利率则从去年同期的29.2%下降至22.5%。

作为行业第一的中通财报气度果然不一般,目前中通快递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20%,中通并不满足,还在朝着25%的市场份额前进。

但是2020年也是中通负重前行的一年。中通快递集团首席财务官颜惠萍同时指出,在业绩大涨的同时,2020年中通资本性开支同比增长76.2%,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92亿元。

中通无疑已经成为行业巨人,这样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样巨大的资本性开支、这样艰难地保住市场份额对中通来说代价巨大吗?

中通面临新的挑战者

2020年的快递江湖,注定是血雨腥风的一年。“搅局者”极兔速递的城外“杀入”,让行业“一哥”中通原本已经退无可退的价格战,再次作出让步。

2019年,来自印尼的快递公司极兔决定进入中国市场,极兔在东南亚已经颇具规模,名列印尼第一、东南亚第二,来势汹汹的极兔还扬言“要做中国第三”。

极兔这么说是有底气的,订单巨头拼多多向极兔抛出橄榄枝。要知道拼多多2019年订单数已增长到168亿,约占整个市场份额的28%。因此,极兔速递在国内的网络建设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在2020年8月,极兔网点在全国的覆盖率已经超过90%。

极兔不仅迅速占领市场份额,还拉低了行业价格。据媒体报道,对于四通一达的报价,极兔的报价总低几元。在一些省份极兔对于散件的报价是省内每单 5~7 元,省外每单 6~9 元,四通一达的报价则是省内每单 8~10 元,省外每单 10~12 元。

当极兔点燃价格战的导火索后,作为市场“一哥”的中通不得不应战。

2020年5月到9月,快递行业价格的跌幅已经创6年来之最,身处其中的中通快递为了维持自己的行业竞争力,不得不降低自己的单票价格以适应市场,这导致中通的包裹投递量上升的同时,利润并没有显著增长。

据中通财报显示,中通快递第四季度营收为人民币82.571亿元(约合12.655亿美元),同比增长20.6%;净利润为人民币12.916亿元(约合1.979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23.168亿元人民币下降44.3%;毛利润为18.583亿元人民币(约合2.848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19.961亿元人民币下降6.9%。

另一组数据还显示,2020年以来,中通单票收入下滑趋势进一步恶化。这反映了市场竞争愈演愈烈,价格战也愈发严峻,意味着中通在价格战中的牺牲的利润也越来越多。

而极兔加入价格战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样本。利用价格战占领下沉市场,京东打出了众邮快递这张牌,众邮随后更名为京喜快递并纳入社区团购事业群,而丰网依靠顺丰刚刚进入市场就开始布局。

快递行业不仅有新加入的搅局者,还有来自平台的压力。目前,顺丰、京东、拼多多等切入开始做低价快递。电商商家的低价包邮,也迅速瓜分快递市场的份额,随着包邮服务的门槛降低,消费者在网上消费的频次升高,包裹量也随之上升。

这迫使中通不得不在低价接单的同时,还要推出更多服务才能保住目前的市场份额,这让中通的净利润进一步遭到挤压。

据财报显示,第四季度,中通快递包裹投递量为54.10亿,比上年同期的36.92亿增长46.5%。2020年中通的业务量为170亿余件,超过业务量目标范围上限。

分析指出,尽管靠牺牲利润去换取更多市场份额,是一种不可持续的“买卖”,但可以预见,在2021年,价格战依然是快递企业业务量快速增长的重要手段,中通面临的盈利压力会进一步扩大。

中通开支大涨负重前行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快递行业的单票毛利目前都处于下降阶段,这是因为这个行业的竞争激烈导致的,未来四通一达的毛利会趋于一致,谁能在成本上控制占优,利润就会有所突出。

中通面临价格战本应通过提高规模效应来降低单票成本,但快递行业的成本压缩空间十分有限,一是末端成本很难降低;二是随着加盟网点触达更多低业务量的区域,成本更难以均摊,以及重资产投入加大使成本有所提升。

这对资本性开支大涨的中通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中通2020年中通资本性开支同比增长76.2%,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92亿元。

对此,中通快递集团首席财务官颜惠萍称:“我们的资本投资策略已经扩展到更大范围的基础设施建设,从而为中通的生态圈业务发展,如快运、云仓、冷链网络和时效产品组合等,提供协同效应。”

但是,在中通财报中并未出现去年上线的两大业务板块“星联与冷链”成绩单。

星联与冷链是中通将要重点发展的业务,筹备时间已超过两年。星联发展的是航空业务,为用户提供同城即配、全国航空即日件(8h)、当日达(12h)、次日达(24h)、隔日达(48h)和全球72h稳定、高效的门到门特快专递服务;冷链主要服务于中通的生鲜产品配送业务。

星联与冷链被认为是中通市场扩张、寻找新业务增量及带有前瞻性的举措,究竟表现如何还目前还看不到成效,对于目前中通的盈利性需求还处于远水解不了近渴。

另外财报中还公布运输以及运营成本也在上涨。中通2020年营业成本193.77亿元,同比增长25.1%;干线运输成本87亿元,增长16.5%。其中单票干线运输成本同比下降17%至0.51元,这得益于中通自有车队占比提升、高运力牵引车规模扩大以及国家在疫情期间的取消过路费政策、柴油价格下降。

而且中通的重资产投入加大使得其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巨人”,当然成为巨人意味着转身困难、瘦身困难。

财报显示,中通在基础设施上中通已经铺设94个分拣中心,近9700辆自有车辆,3万个服务网点,超68000个末端驿站、旺季超50%非上门投递,县级市覆盖率99%以上,23000+自有员工。

虽然目前中通依然是快递行业“一哥”,但是随着新生力量的加入,2021年价格战势必会进入更加激烈的白刃战。未来谁能笑到最后,关键点在于谁能有效控制成本提高利润、谁能提升服务质量并探索出新的业务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