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富婆到贵妇,一天一万块的课到底在学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富婆到贵妇,一天一万块的课到底在学什么?

一天一万块,还要托关系的高端礼仪培训课,诉求究竟是什么?他们如何让富婆趋之若鹜?

图片来源:好莱坞电影《窈窕淑女》剧照

文|娱乐硬糖  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上世纪60年代,奥黛丽·赫本在电影《窈窕淑女》中的表演令欧美人民疯狂。粗野懵懂的卖花女,在中产阶级语言教授的调教下,经历了步态、语言、舞蹈等一系列礼仪课程后蜕变为优雅贵妇——阶层跃迁就这么容易,谁要像盖茨比,有钱了也学不会贵族做派。

这样的故事今天仍有人深信不疑。有人梦想先贵后富:省吃俭用报名媛课程的女孩们,用下午茶、艺术展营造白富美人设,期待有一日钓得金龟成为阔太。无奈画皮被群众识破,被冠以“拼单名媛”这样的促狭绰号。

有人担心自己富而不贵:一天一万块,还要托关系的高端礼仪培训课,其诉求究竟是什么?他们如何让富婆趋之若鹜?

贵族气质速成

35岁赚得人生第一桶金,一路拼杀至今已实现财务自由的张也(化名)两口子,是培训课程的忠实信徒。张也参加了长江商学院、高端饭局等诸多针对成功人士的培训课。张太太则沉迷于各类礼仪培训、气质提升不能自拔。

有个老段子,末代皇帝溥仪经历一番思想改造后重新做人。一日,普通群众溥仪应邀替朋友掌掌眼。几件古董放在面前,溥仪一眼便分辩出真假。身边人大惊,问溥仪为何慧眼如炬,溥仪答“我也不知道真假,就知道和家里的不一样。”凡尔赛顶点莫过于此。

张太太对这个段子深信不疑,老钱和新贵之间的区别,不就在于“沉淀”二字?三代出一个贵族太慢,只争朝夕的张太太想借助学习的力量。

“最初参加礼仪培训,是怕露怯。”太太与张也相识于微时,两人最初做广告生意时,身边的生意伙伴文化程度、家庭背景都差不多,没觉得有什么违和。随着家里生意越做越大,接触到不同圈层的人以后,张太太有了危机感。

公司从外地开到北京,为了拓展业务少不了四处应酬。男人的酒桌与女人的沙龙,自古便是拓人脉、拉业务的战场。战争时期,王佳芝化名麦太太陪阔太们打麻将,伺机接近易先生,开展暗杀行动;21世纪,顾佳积极进攻顶楼阔太圈,为自家烟花公司谋订单。

“不是我想学,是不学就融不进这个圈子。”为了和圈子内的其他富婆打成一片,张太太开始打听礼仪培训课。

经朋友介绍,张太太花几千块钱报名了一个“精品礼仪培训课程”。时长一周,每次授课2小时,从最基本的餐桌礼仪学起。

“餐桌是最容易闹笑话的场合。”张太太告诉硬糖君,那个流传已久的笑话:一家西餐厅为每位客人准备了柠檬水清洁手指异味,有一位客人当做是餐前汤,直接喝下肚。“其实不是笑话,是真事。”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段子主角,New Money跟着老师从刀叉的用法、奢侈品发音学起,以期获得与老钱们平等对话的机会。

餐桌礼仪只是个开始,张也两口子的生意越做越大,张太太也在学习中发现了快乐——高人一等的身份感。海外置业的华人新贵众多,财富到了一定程度,不过数字而已。当房车不再是稀缺资源,“礼仪”便成为身份的新标尺。

还在努力学习“做个贵族”的张太太,在她的小圈子里已然是领头羊似的人物。她懂得多、会交际、有见识,不是那种只会血拼购物的暴发户,其他阔太们有事愿意找她拿主意。因为这份号召力,连带着家里的生意都跟着开了好几单。

“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参加这类培训是钱多了没事干,其实单纯为了打发时间来学这个的太少了。”张太太表示,她最初是为了生意和孩子去学礼仪,身边也有朋友为了捍卫婚姻去参加培训。

“生意场这样的例子挺多的,男人有钱了要出入各类高端局,又嫌原配什么都不懂带去丢人,不就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嘛。”

谁有资格教富婆

在短视频平台搜索“礼仪”二字,会跳出大量教学课程。而在大众点评等本地app上搜索“气质”“培训”等关键词,也有大量商家供君选择。但张太太表示,这些课程入不得富婆的“法眼”,在师资选择上,阔太们自有一套筛选标准。

在国内礼仪培训市场发展还不完善的时候,针对高端人士的礼仪培训主要靠熟人带熟人。张太太便曾在朋友介绍下,跟一位外交官的女儿学习过如何与不同阶层身份外国人打交道;紫檀宫的主人陈丽华女士,还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指点过张太太如何分辩紫檀木、红木等硬木真假好坏。

“朋友带朋友的模式,往往都是资源置换,大家很少会谈到钱的问题。”张太太觉得熟人介绍学到的东西更“真材实料”,但无形的人情债也更令人感觉负担。

“大概2010年前后,北京和上海出现了更系统的礼仪学校。”张太太所指的,是曾经被媒体大肆报道过的高端社交礼仪培训。在这些培训学校中,最知名的当属由港女何佩嵘创立的瑞雅礼仪。

瑞雅礼仪的课程定价不低。2012年礼仪学校开业时,价格便高达8万元。张太太记得当时瑞雅提供三种礼仪课程:8800元两天的体验课,和10天8万元的女主人课程及同等价位的淑媛课程。

女主人课程针对已婚女性,淑媛课程则是为未出嫁女孩设计。张太太表示,当时吸引她报名的,除了何佩嵘本人曾在瑞士礼仪学校Institut Villa Pierrefeu学习,获得过相关证书,还因为瑞雅可以提供“实战”。

“最初我上的课程,以老师说为主,演示也是老师和学生之间。”张太太称,老师讲课、课上操练与真正的社交场还是不一样的,社交场上的突发状况更多。如瑞雅这类的礼仪学校,创始人本身出身优渥,且有国际化教育背景,人脉广,因此可以为学员提供更多“实操”机会。

“比如学习了下午茶礼仪后,我们就会去大使馆,和大使夫人一起喝下午茶,这种经历在其他地方是很难获得的。”张太太承认,报名礼仪培训就能与大使夫人谈笑风生,也在无形中满足了一点虚荣心。而且培训班本身就是个社交场,如湖畔大学、长江商学院等学员之间多少有些同门情谊,阔太培训班亦是如此,有生意优先想着自己人。

不少海外礼仪培训导师,也看到了中国新贵们对礼仪培训的需求以及背后蕴藏的巨大钱景。上海的英然礼仪培训学校,导师团队一水儿的外国面孔,其中包括王室礼仪培训师、《唐顿庄园》礼仪指导师等颇有来头的导师。

但张太太指出,不少气质培训会在“师资”这方面设坑,尤其是那些没有熟人引荐的“社会课程”。师资团队中,老师一个个来头不小,真正上课时则换了面孔,海报上的老师只在开课和结课露两面。

富人往往是社会潮流的风向标,十年前的阔太礼仪培训如今也开始下沉到中产阶层。针对中产女性的气质培训课,那“坑”就更多了。

微商们纷纷搞起了“女子沙龙”“气质速成”课程,一场2小时的沙龙场地费不过千元,干货时间半小时,剩余时间以卖货攻单为主。在身边人的感染下,很少有人能不加入冲动消费的行列。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也有大量的气质提升课程,价格比起贵妇培训亲民不少,100块钱即可从乡野粗人变身气质女郎。虽然课程雷同,有些内容和健身操类似,但100块钱买个新鲜,销量都算不错。

礼仪培训,时代产物

从几万块一期的高端培训,到短视频平台几块钱就能解锁的普通培训,礼仪培训看似形势一片大好。无论是富婆、中产还是小镇女孩,都对礼仪学习有需求。从百度指数显示的人群画像来看,20-40岁之间的女性对礼仪培训需求最高。

但实际上,礼仪学校注定是时代产物,走向消亡是它难以避免的宿命。

曾在央视等多家电视台进行电视礼仪培训,同时在北京开设了自己的礼仪培训学校的杨金波教授表示,在这十年间他目睹了内地礼仪培训的发展过程。最初他以电视礼仪讲座为主,线下培训一年不过十来次,如今他成了空中飞人,频繁地飞往各地做礼仪培训课程。

杨教授称,如今中国礼仪培训市场的繁荣,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很像。彼时因国际资本介入香港遍地机会,也造就了不少富豪。这些新富起来的人一方面为了与更高阶层的人交往,拓展业务,另一方面也为了与自己“泥腿子”的出身划清界限,产生了极大的礼仪培训需求。有钱人对礼仪培训需求的追捧,又在影响着普通民众。

“这种繁荣景象大约持续了一二十年左右,香港的礼仪学校就逐渐消失。现在香港的礼仪市场都不存在了,人们主要通过家庭接受礼仪教育。”

西方媒体最初注意到何佩嵘的“瑞雅礼仪”,是因为这类礼仪学校在欧洲近乎绝迹。西方人对于何佩嵘选择濒临消失的“礼仪培训”作为自己的创业项目感到好奇。

当礼仪培训在内地的渗透率及普及度达到一定比例后,礼仪学校便将迎来走下坡路的命运。硬糖君发现,市面上起步较早的礼仪学校,已经开始琢磨起转型的问题。

“瑞雅礼仪”的业务范围已经不仅局限于做富婆培训,2018年何佩嵘在上海成立了女性生活方式文化品牌MISS WONDER OMNIMEDIA(奇迹小姐),并且在去年搭建了奇迹小姐网上买手店,搭上了电商业务这班车,且价格较为亲民,我等穷人也用得起贵妇同款了。

同时何佩嵘于2019年推出了女性谈话类节目《Sara show》进军短视频,该节目在北京电视台及腾讯视频台网联播,并在Youtbe同步发布。

云集了一众外国导师的英然则为品牌及个人提供派对、晚宴、节日等从内容创意到现场执行的一系列设计、布置及定制服务。除了为富婆提供培训,英然也有帮有钱人培训管家的管家学院服务。

另外,大概是受到了国潮热的影响。主打海外礼仪培训的英然,还上架了中式传统文化体验课程,其中包括香道、茶道体验等。

如今,比张太太们更年轻的“富婆”,对西方礼仪培训的兴趣逐渐让位于中式传统文化。花上几万块去山里体验天人合一的修禅课程,或者学习打坐、品香、搓丸子的香道课程,更受年轻新贵的欢迎。要说起来,也算是一种文化自信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