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达膜称原接班人为“内鬼”,嘉戎技术说“不存在”,这起技术泄密门中谁在说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三达膜称原接班人为“内鬼”,嘉戎技术说“不存在”,这起技术泄密门中谁在说谎?

三达膜陷核心技术泄密“罗生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日前,三达膜(688101.SH)公开披露澄清公告称,上市公司前高管、核心技术人员蒋林煜的创业公司嘉戎技术涉嫌侵犯上市公司知识产权,上市公司正在对此事进行核查。同时,三达膜董事长蓝伟光更是发文直指这位昔日的“接班人”为“卧睡在枕边的一只狼”。

已于3月31日正式过会,即将登陆创业板的嘉戎技术则公开回应称,公司知识产权、客户资源均依法取得,不存在侵犯其他企业权利的情况。

两方争执之下,延安首家科创板企业三达膜与刚过会创业板的嘉戎技术两者谁更“无辜”?而三达膜选择在后者成功过会这一时间点“公开狙击”,此举又蕴含着何种深意?

核心技术遭泄密?

根据三达膜4月6日公开披露的澄清公告,嘉戎技术董事长蒋林煜,副董事长王如顺,董事董正军、苏国金,副总经理刘德灿、学贤曾在上市公司任职。根据嘉戎技术的《招股说明书》记载,嘉戎技术设立于2005年2月6日,蒋林煜持有该公司90%的股份,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而在嘉戎技术设立时,蒋林煜仍在三达膜任职,属于三达膜的核心技术人员和高级管理人员。

三达膜称,蒋林煜能够接触到上市公司的核心技术、商业机密等大量非公开信息。上市公司未对嘉戎技术、蒋林煜及该公司其他原在三达膜公司任职的人员提供任何关于知识产权确权或其他证明嘉戎技术及相关当事人没有侵害本公司利益的证明文件,如嘉戎技术对外提供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招股说明书、有关底稿、尽调声明等)中存在上述相关证明文件,均属于虚假陈述。

同时,三达膜董事长蓝伟光在其发布于个人公众号的公开信中称,自己一度视蒋林煜为自己的接班人,而后者“在私下注册嘉戎技术后继续在三达膜任职4年4个月、直至2009年6月,担任公司高管、了解核心技术、打探商业机密、掌握客户资源;另一方面,私下经营嘉戎技术,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将公司着力研发的核心技术无偿过渡到嘉戎技术,贡献了销售收入的半壁江山。”

蓝伟光所指的核心项目,为三达膜与合作单位完成的“膜分离法处理垃圾渗滤液的应用研究”项目。根据上市公司4月6日公告,蒋林煜深度参与了上述项目,而嘉戎技术的招股文件中记载,运用该项技术所创造的销售收入占比较高,公司将聘请专业的知识产权法务团队对嘉戎技术进行深入调查。

在2005年成立嘉戎技术后,蒋林煜仍在三达膜任职长达四年,上市公司是否对其成立公司一事毫不知情?若不知情,是否意味着上市公司内控存在问题?对于嘉戎技术上市后即将带来的同业竞争问题,三达膜又当如何?

4月9日,三达膜(688101.SH)在互动平台表示,上市公司对蒋林煜在外设立嘉戎科技并不知情。目前嘉戎技术及相关当事人已与本公司取得联系,就目前双方所关注的法律、知识产权、客户资源等方面的问题进行了第一阶段的交流沟通。公司待内部自查的结果与嘉戎技术沟通的情况提交公司董事会讨论,视情况作出下一步反应。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告诉界面新闻,如果嘉戎技术知识产权侵权的情形成立,根据相关项目的总收入占比以及对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若影响过大,可能无法正常发行上市。

对于三达膜宣称并不知情高管在外设立公司一事,许峰认为,若高管设立公司的举动过于隐秘,上市公司存在不知情的可能,但两家公司属于同一业务领域,不知情的可能性较小。

三达膜业绩下滑

4月8日晚间,三达膜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称,公司2020年实现营收8.76亿元,同比增长18.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滑19.82%。

对于此次业绩下滑的原因,三达膜称,2020年度,公司营收同比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的膜技术运用业务和水务投资运营业务均取得稳定增长;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及资产处置收益较上年同期减少共7126.47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三达膜曾多次冲关资本市场。早在2014年4月,三达膜就向证监会报送了首版招股书,一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2019年,三达膜最终成功登陆科创板,为延安市首家科创板上市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膜技术应用和水务投资运营,被称为“全球分离膜材料第一股”。

苦等4年闯关A股的三达膜,上市以来的业绩增速并不稳定。2017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5.86亿元、5.9亿元、7.42亿元、8.76亿元;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5亿元、1.81亿元、2.77亿元、2.22亿元。

分业务来看,2020年,占比总营收近六成的膜技术应用业务毛利率为30.46%,同比下滑11.28%,水务投资运营业务毛利率46.73%,同比增加6.1%。

与此同时,公司应收账款及存货不断增长。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三达膜的流动资产26.56亿元,而应收账款和存货分别较上期期末增加23.01%和43.56%,合计9.01亿元,占比约为34%。且公司膜技术应用业务销售回款较慢,应收账款账龄相对较长。

作为延安新材料产业园近几年引进的一批科技企业之一,三达膜虽是延安市的上市公司,其创始地在厦门,实控人蓝伟光曾一度问鼎2003年的厦门首富,与蒋林煜设立的嘉戎技术同在一所城市。

虽然对外宣传不知情高管在外设立公司一事,但三达膜选择嘉戎技术成功过会这一时间点“公开狙击”,此举或大有深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