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达谋求再回港股:王健林的手起刀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谋求再回港股:王健林的手起刀落

从回A到撤回A,王健林,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分离万达轻资产和重资产,王健林似乎找到了一条股票高估值的道路。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不得不吃“回头草”。

3月29日下午,珠海国资委出资30亿元战投入股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同时,王健林宣布将万达商管旗下轻资产平台上市。

这是王健林第一次将万达的旗舰公司引入国有资本。

不得不撤回

2014年12月,万达商管在香港联交所共发行65254万股H股,每股发行价为 48 港元,占总股比为14.41%。

2015年8月,因为感觉到估值过低,万达商业H股股东和内资股东汇聚万达北京总部,商议万达商业回A股方案。

在A股发行证券,被万达内部看成是超越全球商业巨头西蒙的关键一步,万达计划在10年内建设1000家万达广场。

如能万达登陆A股成型,万达的金融板块将包括:REITs平台、同时面向境内和境外发行的A+H上市平台。

2016年9月,王健林决意让万达商管在港股退市,彻底回A股,王健林回购14.41%的H股股票,回购价为52.8 港元/股。

2018年1月29日,腾讯、苏宁、京东、融创接盘万达14%的股权,其中,腾讯投资100亿元持股4.12%,苏宁和融创中国分别投资95亿元、各持股3.91%,京东投资50亿元持股2.06%。

财报显示,2019年万达商管的净利润为250亿元,但其中有120亿元是因持有性物业资产增值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如扣去这部分盈利,净租金利润为130亿元,没有达成对赌协议要求的业绩。

2020年因疫情影响,万达商管的业绩更是雪上加霜。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万达商管营业收入分别为 1355.67 亿元、1065.49 亿元、786.56 亿元和 172.75 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 200.10 亿元、294.94 元、243.98亿元和 62.41 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55.84 亿元、293.00 亿元、168.05 亿元和 1.16 亿元。

同时,万达的短期偿债压力仍然比较大。根据债券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万达商管有息债务规模为1800.11 亿元,其中短期借款7.54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85.01亿元、长期借款 925.27 亿元、应付债券 289.63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短期应付债券)466.79 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25.73亿元以及一年内到期的其他非流动负债 0.13 亿元。

不再是从前的万达

2021年3月24日,万达集团宣布撤销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商管”)在A股的上市申请;

3月29日下午,万达商管集团与珠海市政府签署协议,将重组后的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落户珠海横琴,珠海国资委出资30亿元战投入股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同时,王健林宣布将万达商管旗下轻资产平台上市。自1989年创业以来,这是王健林第一次将万达的旗舰公司引入国有资本。

从2014年到2021年,万达经历了2014年港股上市、2015年申请A股上市、2016年从港股退市、2018年引进战投回A股、2021年撤回A股,从上市角度,万达似乎又回到起点,但从公司角度,2021年的万达已经不再是2014年的万达。

而这要源于2015年。那时,王健林在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到“万达到了要靠品牌赚钱的时候”。

之后,万达的“轻资产”战略正式启动。

加上此后遭遇A股IPO难获进展的现状,让王健林决定快刀斩乱麻,加快割舍地产业务。于是,他把万达商管剩余的房地产项目全部清空,并转给了万达地产,宣称“不再产生物业开发及销售收入”。

2017至2019年,万达商管一直在消化着旗下的地产项目,其物业销售收入分别为1011.41亿、686.33亿、382.18亿,规模在大幅度减少。

在股权架构方面,万达也发生变化,从中资控股渐变为外资控股企业,由深圳迪迅实业有限公司和富泰(香港)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8.7%和1.3%。

万达广场的“开发模式”,也发生变化。

现在由独立第三方作为合作方,负责获取土地并承担拿地和建设的全部投资,拥有项目资产所有权,而万达商管则只负责项目的建筑规划设计、建设管理、商业规划及招商、运营管理。

此后,万达商管会授权合作方使用“万达广场”品牌,双方再按照项目开业后的经营净收益分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集团

3.9k
  • 万达集团申请多个“咖WAY”商标,国际分类含啤酒饮料
  • 广州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万达谋求再回港股:王健林的手起刀落

从回A到撤回A,王健林,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分离万达轻资产和重资产,王健林似乎找到了一条股票高估值的道路。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不得不吃“回头草”。

3月29日下午,珠海国资委出资30亿元战投入股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同时,王健林宣布将万达商管旗下轻资产平台上市。

这是王健林第一次将万达的旗舰公司引入国有资本。

不得不撤回

2014年12月,万达商管在香港联交所共发行65254万股H股,每股发行价为 48 港元,占总股比为14.41%。

2015年8月,因为感觉到估值过低,万达商业H股股东和内资股东汇聚万达北京总部,商议万达商业回A股方案。

在A股发行证券,被万达内部看成是超越全球商业巨头西蒙的关键一步,万达计划在10年内建设1000家万达广场。

如能万达登陆A股成型,万达的金融板块将包括:REITs平台、同时面向境内和境外发行的A+H上市平台。

2016年9月,王健林决意让万达商管在港股退市,彻底回A股,王健林回购14.41%的H股股票,回购价为52.8 港元/股。

2018年1月29日,腾讯、苏宁、京东、融创接盘万达14%的股权,其中,腾讯投资100亿元持股4.12%,苏宁和融创中国分别投资95亿元、各持股3.91%,京东投资50亿元持股2.06%。

财报显示,2019年万达商管的净利润为250亿元,但其中有120亿元是因持有性物业资产增值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如扣去这部分盈利,净租金利润为130亿元,没有达成对赌协议要求的业绩。

2020年因疫情影响,万达商管的业绩更是雪上加霜。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万达商管营业收入分别为 1355.67 亿元、1065.49 亿元、786.56 亿元和 172.75 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 200.10 亿元、294.94 元、243.98亿元和 62.41 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55.84 亿元、293.00 亿元、168.05 亿元和 1.16 亿元。

同时,万达的短期偿债压力仍然比较大。根据债券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万达商管有息债务规模为1800.11 亿元,其中短期借款7.54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85.01亿元、长期借款 925.27 亿元、应付债券 289.63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短期应付债券)466.79 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25.73亿元以及一年内到期的其他非流动负债 0.13 亿元。

不再是从前的万达

2021年3月24日,万达集团宣布撤销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商管”)在A股的上市申请;

3月29日下午,万达商管集团与珠海市政府签署协议,将重组后的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落户珠海横琴,珠海国资委出资30亿元战投入股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同时,王健林宣布将万达商管旗下轻资产平台上市。自1989年创业以来,这是王健林第一次将万达的旗舰公司引入国有资本。

从2014年到2021年,万达经历了2014年港股上市、2015年申请A股上市、2016年从港股退市、2018年引进战投回A股、2021年撤回A股,从上市角度,万达似乎又回到起点,但从公司角度,2021年的万达已经不再是2014年的万达。

而这要源于2015年。那时,王健林在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到“万达到了要靠品牌赚钱的时候”。

之后,万达的“轻资产”战略正式启动。

加上此后遭遇A股IPO难获进展的现状,让王健林决定快刀斩乱麻,加快割舍地产业务。于是,他把万达商管剩余的房地产项目全部清空,并转给了万达地产,宣称“不再产生物业开发及销售收入”。

2017至2019年,万达商管一直在消化着旗下的地产项目,其物业销售收入分别为1011.41亿、686.33亿、382.18亿,规模在大幅度减少。

在股权架构方面,万达也发生变化,从中资控股渐变为外资控股企业,由深圳迪迅实业有限公司和富泰(香港)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8.7%和1.3%。

万达广场的“开发模式”,也发生变化。

现在由独立第三方作为合作方,负责获取土地并承担拿地和建设的全部投资,拥有项目资产所有权,而万达商管则只负责项目的建筑规划设计、建设管理、商业规划及招商、运营管理。

此后,万达商管会授权合作方使用“万达广场”品牌,双方再按照项目开业后的经营净收益分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