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沱牌舍得混改遭遇职工安置难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沱牌舍得混改遭遇职工安置难题

沱牌舍得和很多国企改制一样,遇到了职工安置的难题。

一条微博视频,再次将混改中的沱牌舍得推向了舆论的风头浪尖。

3月31日,一个名为“粘土别动队”的新浪微博账号忽然发布了一条“沱牌舍得混改职工维权”的微博,同时上传了两段员工表达意见的视频,视频中,主要有两个场景,一个是在沱牌酒业的厂区,一大群员工在围堵沱牌舍得相关的领导;一个是从视频上清晰可见“沱牌舍得酒业‘十二五’宏伟目标”调幅推断,极可能是沱牌舍得大会议室,视频上,沱牌舍得董事长李家顺被数十名职工模样的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像是听取意见。

4月1日,沱牌酒业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此次事件是从3月30日就开始了,其实多年来,酒厂与职工合作良好,作为企业,肯定希望在能力范围内解决好职工提出的补偿问题。

另外,在该微博账户上,还公布了一份《沱牌职工安置方案实施意见(草案)的几点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总共有六条。

第一条提出,经济补偿金参照标准草案不明确,没有具体金额,要求公布2015年度职工月均收入和沱牌职工的月均收入,并要求进一步细化;第二条则提出,应做到每位职工每年补偿金额一致,建议经济补偿金每年为1万,理由是底层普通员工平时收入比中层领导低太多;第三条则要求正式工了断国有企业身份补偿要区别于聘用工和劳务工,要求追加一次性补偿金5万元;第四条则指出,由于公司没有按照国家规定按时交社保和住房公积金,要求在经济补偿金以外进行清算补缴,并要求对每位员工进行一次性补贴3万到5万元;第五条沱牌花园小区、滨江路、射洪红专小区员工住房产权一直未办理,要求由公司出面出钱办理;第六条则指出,草案的起草和讨论过程中没有主管以下的普通员工参与,不符合国家改制规定,请公布职工安置工作组成员,要求主管以下员工达到80%的比例,从各部门抽调普通员工组成。

从这份《意见》看来,应该是沱牌在之前官方公布了一份《职工安置草案》后,普通职工对于其中的安置条件存在异议,因此提出了这份新的《意见》,并在《意见》结尾处强势表示“以上几点在没有获得80%员工满意,坚决不复工”,而后又通过新浪微博进行公布。

安置方案

前述高层指出,本次补偿争议,主要来自企业不可控的其他方面的压力,企业正在努力协调。“但是具体能执行到哪一步,还是需要得到地方政府的首肯。”

界面新闻记者从沱牌内部了解到,天洋控股在销售层面已经派驻了自己的团队,但是生产环节,还是在启用沱牌的老员工团队。

去年11月2日,沱牌舍得以38.22亿向天洋国际控股(00593.HK)转让沱牌舍得集团38.78%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项目。此后,外界并未见天洋入主后有具体的市场动作。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天洋入驻之前,复星集团也曾接触过沱牌,但最终却放弃了。当时,沱牌舍得副董事长李家民曾在电话中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沱牌舍得虽然是一个企业,但由于其是国有控股,因此具体操作事宜还是由上面几级政府在主导,企业实际上更多的是做好运营方面的事情。“至于‘混改’进程和计划,最终话语权还是在政府手里”。

今年2月19日,根据酒业家报道,在沱牌2016年的销售动员大会上,天洋控股的执行董事刘力以营销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出现,而刘力是天洋董事会主席周政的妹夫。

3月29日,沱牌舍得在上证e互动平台表示,经咨询县国资局,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报批工作正在顺利推进,截至目前尚未取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复。已有天洋集团管理人员受聘到公司销售部门,参与公司营销管理。公司目前工作的重心仍然是白酒的销售。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正式完成后,是否导致公司的未来的发展战略有变化,届时新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会按照相关程序进行研究和讨论。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沱牌舍得和很多国企改制一样都遇到了职工安置的难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沱牌舍得

420
  • 舍得酒业:拟将川渝地区打造成为重点板块,从而推动西南市场稳固和持续提升
  • 白酒股震荡拉升:伊力特涨超9%,舍得酒业等跟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沱牌舍得混改遭遇职工安置难题

沱牌舍得和很多国企改制一样,遇到了职工安置的难题。

一条微博视频,再次将混改中的沱牌舍得推向了舆论的风头浪尖。

3月31日,一个名为“粘土别动队”的新浪微博账号忽然发布了一条“沱牌舍得混改职工维权”的微博,同时上传了两段员工表达意见的视频,视频中,主要有两个场景,一个是在沱牌酒业的厂区,一大群员工在围堵沱牌舍得相关的领导;一个是从视频上清晰可见“沱牌舍得酒业‘十二五’宏伟目标”调幅推断,极可能是沱牌舍得大会议室,视频上,沱牌舍得董事长李家顺被数十名职工模样的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像是听取意见。

4月1日,沱牌酒业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此次事件是从3月30日就开始了,其实多年来,酒厂与职工合作良好,作为企业,肯定希望在能力范围内解决好职工提出的补偿问题。

另外,在该微博账户上,还公布了一份《沱牌职工安置方案实施意见(草案)的几点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总共有六条。

第一条提出,经济补偿金参照标准草案不明确,没有具体金额,要求公布2015年度职工月均收入和沱牌职工的月均收入,并要求进一步细化;第二条则提出,应做到每位职工每年补偿金额一致,建议经济补偿金每年为1万,理由是底层普通员工平时收入比中层领导低太多;第三条则要求正式工了断国有企业身份补偿要区别于聘用工和劳务工,要求追加一次性补偿金5万元;第四条则指出,由于公司没有按照国家规定按时交社保和住房公积金,要求在经济补偿金以外进行清算补缴,并要求对每位员工进行一次性补贴3万到5万元;第五条沱牌花园小区、滨江路、射洪红专小区员工住房产权一直未办理,要求由公司出面出钱办理;第六条则指出,草案的起草和讨论过程中没有主管以下的普通员工参与,不符合国家改制规定,请公布职工安置工作组成员,要求主管以下员工达到80%的比例,从各部门抽调普通员工组成。

从这份《意见》看来,应该是沱牌在之前官方公布了一份《职工安置草案》后,普通职工对于其中的安置条件存在异议,因此提出了这份新的《意见》,并在《意见》结尾处强势表示“以上几点在没有获得80%员工满意,坚决不复工”,而后又通过新浪微博进行公布。

安置方案

前述高层指出,本次补偿争议,主要来自企业不可控的其他方面的压力,企业正在努力协调。“但是具体能执行到哪一步,还是需要得到地方政府的首肯。”

界面新闻记者从沱牌内部了解到,天洋控股在销售层面已经派驻了自己的团队,但是生产环节,还是在启用沱牌的老员工团队。

去年11月2日,沱牌舍得以38.22亿向天洋国际控股(00593.HK)转让沱牌舍得集团38.78%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项目。此后,外界并未见天洋入主后有具体的市场动作。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天洋入驻之前,复星集团也曾接触过沱牌,但最终却放弃了。当时,沱牌舍得副董事长李家民曾在电话中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沱牌舍得虽然是一个企业,但由于其是国有控股,因此具体操作事宜还是由上面几级政府在主导,企业实际上更多的是做好运营方面的事情。“至于‘混改’进程和计划,最终话语权还是在政府手里”。

今年2月19日,根据酒业家报道,在沱牌2016年的销售动员大会上,天洋控股的执行董事刘力以营销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出现,而刘力是天洋董事会主席周政的妹夫。

3月29日,沱牌舍得在上证e互动平台表示,经咨询县国资局,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报批工作正在顺利推进,截至目前尚未取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复。已有天洋集团管理人员受聘到公司销售部门,参与公司营销管理。公司目前工作的重心仍然是白酒的销售。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正式完成后,是否导致公司的未来的发展战略有变化,届时新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会按照相关程序进行研究和讨论。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沱牌舍得和很多国企改制一样都遇到了职工安置的难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