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义乌8毛发全国,菜鸟驿站送上门,顺丰扛得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义乌8毛发全国,菜鸟驿站送上门,顺丰扛得住?

驿站转让暴涨至15万,站长正沦为最后一公里的韭菜。

文|IT时报记者 李玉洋

编辑|钱立富 挨踢妹

30秒快读

1、以丰巢和菜鸟为代表,快递柜和驿站在物流最后一公里“斗法”。近日,菜鸟官宣北上杭三地菜鸟驿站免费送货上门。

2、驿站转让费涨到15万元,快递价格却连连下跌。“8毛发全国”,极兔这类“价格屠夫”连顺丰都扛不住,快递公司今天第一季度亏损放大,快递价格战会影响驿站站长们的生存吗?

一些细心的用户或许会发现,去驿站取快递的次数越来越多,而去快递柜去快递的次数越来越少。

在国内电商迅猛发展的带动下,末端物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为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难题,智能快递柜和驿站应运而生,丰巢和菜鸟是这两种路线的代表。

图源:IT时报 李玉洋

《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上海一些小区后发现,由于公司的“力荐”,加上可以转移原本自身承担的投诉风险,驿站模式受到更多快递小哥的青睐。驿站行情因此水涨船高,有些快递驿站转让费已达到15万元。

但是,这股行情并不稳定。近日,快递量全球第一的义乌被曝价格战再起,有的快递企业居然喊出“8毛发全国”。这则消息让快递驿站的站长们后背发凉,价格战如若打响将影响他们的生存。

01、在物流最后一公里“斗法”

快递柜的使用频率究竟有没有减少?其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IT时报》记者近日走访了上海市区多个小区。

在普陀区的云都苑,顺丰快递员阿杜多是直接松后上门,“我平均每天大概要送150单,只有20%放在快递柜。”阿杜说,公司规定无特殊情况要确保送货上门。

图源:IT时报 李玉洋

这样做,也让阿杜减少了“成本支出”。据了解,针对快递员投件,丰巢大格、中格、小格收费分别为0.49元、0.45元、0.4元。“我每单能挣1.8元~2元,如果投放在快递柜,只能挣到1.5元。”阿杜哥补充说,上月送了5000多单,挣到了1万多元。

但并不是所有的快递员都这样,同样是在云都苑,一中通快递小哥表示他70~80%的快递会放在快递柜里,每月花在快递柜的费用约为1000元。

为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普陀区上青佳园小区选择走驿站路线,每天800~1000单的快递被集中于兔喜快递超市。“每单向快递员收费1元,由我们负责把收件信息或者大件发给收件人。” 这家快递超市负责人称,由于快递柜投件数量有限,开业一个多月已成功吸引了不少快递员前来投件。

作为前快递员,这位负责人还算了一笔账:如果每名快递员月工资8000元,上青佳园则需要3名快递员,企业的用工成本就是2.4万,而把快件都交由快递超市配送,能有效降低企业成本。

此外,把快递投进驿站也把投诉风险转嫁到驿站。“上海用户维权意识太强了,不送货上门动不动就投诉、举报你,快递员要尽可能多得送件,所以更情愿把快递放在驿站。”该驿站负责人更是直言:“快递柜只是替代品,慢慢将会退出。”

不过,记者在上海中环花苑小区见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去年,中环花苑因一封向丰巢超时收费开炮的文章火遍朋友圈。目前,该小区有两个丰巢快递柜,由于价格便宜,快递小哥都将快递投递其中,导致了小区内的一家快递驿站直接关门歇业了。

02、“不怕对手,就怕快递公司打价格战”

上述驿站负责人表示,快递员把包裹投递过来后,他们会发送取件信息给收件人,大件则会送货上门,刨除每月五六千元的房租,收入可观。除了上青佳园小区,这位驿站负责人在普陀区还有其他4个站点。

图源:IT时报 李玉洋

那么,快递驿站的加盟费多少呢?记者致电兔喜快递超市,客服表示不需任何加盟费,系统完全免费使用,但发送收件信息需要在App里付费购买,一条信息价格为0.035元。

兔喜官网显示,上海兔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8日,主要致力于解决末端最后一公里派送难的问题。天眼查显示,去年12月,该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浙江博誉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退出,新增股东中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0%。也就是说,兔喜快递超市是中通快递的子公司。

财报显示,中通快递2020财年营收为252.14亿元,同比增长14%,其2020年业务量为170亿余件,市占率达到20.4%。

浦东一家菜鸟驿站站长告诉记者,几大快递公司曾内部发文要求优先投递驿站,加上收件人对于在不通知的情况下就把快递放在快递柜的反感等,都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驿站收件量。

“快递员把快递放到驿站,就是把投诉风险转移到我们身上,当然我们也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但每月仍要被罚款1000多元。”凭借菜鸟驿站超七成的市场份额,这名菜鸟驿站站长不担心像兔喜快递超市这样的竞争对手,怕的是各大快递公司之间的价格战。

“目前,我们每单差不多能挣1元,如果再掀起价格战,我们也吃不消。”该菜鸟驿站站长无奈道。

记者手记

本应是淡季的快递行业,在今年春天却一点不平淡。

4月6日,义乌邮政管理局对百世快递和极兔下发警示函,直指二者“低价倾销”,要求其进行整改。由于整改未达要求,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责令百世、极兔部分分拨中心停业整顿。

4月8日,顺丰控股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一季度净利润亏损9~11亿元,而去年同期尽管疫情来袭,顺丰还盈利了9.07亿元。

竞争层面、监管层面新闻不断,引人关注。其实,更应关注的是背后的人。

不久前,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了《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末端的创新,使快递员派送效率大幅度提高,每日派送超过600件的占比超过了1个百分点。但从收入水平来看,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占1.3%。同时快递员流失也挺严重,有六成快递员从业经历不足3年。

快递行业需要良性发展,无论在末端进行怎样的创新,关键是要提升用户体验,要能保障从业者的权益,最终形成良好的行业生态。

排版/冯诚杰

图片/李玉洋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