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黄宏生:创维电动车目标进入全球前十,5年内找到接班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黄宏生:创维电动车目标进入全球前十,5年内找到接班人

从造彩电到“造汽车”,33年过去,本到退休年纪的黄宏生仍在继续他的创业马拉松。

图片来源:开沃汽车

记者 | 徐诗琪

编辑 | 宋佳楠

创维的标签不再只是家电,也要开始“造汽车”了。

4月27日,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在北京举行创维汽车品牌见面会,创维创始人黄宏生面向大众与媒体正式发布了“创维汽车”品牌。

创维集团3月时曾将“创维”的第十二类商标(运载工具;陆、空、海用运载装置)以28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了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这意味着,开沃旗下的乘用车品牌天美将被整合进“创维汽车”品牌,以这个新名字面对消费者。

曾被称作“彩电大王”的黄宏生今年65岁了,他一手缔造的创维也走过了33年的岁月。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以下乡知青身份考入华南理工大学,白手起家创立了创维,经历过惨烈的家电市场竞争,一路顽强地生存到了21世纪的今天。

相比同时代的企业家,黄宏生的事业出现过数次危机,早年间身陷囹圄的经历,也让他身上不可避免地背负了悲情色彩。

2010年,步入花甲之年的黄宏生却选择再次创业,创立开沃汽车集团,于2011年重组收购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并在三年后将这家陷入亏损的企业扭亏为盈。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他执掌开沃一路抵达仅次于比亚迪的位置。

2017年,开沃获得了乘用车准入资质,并在第二年正式推出了首款产品。2019年,乘用车被独立成一个品牌“天美”,而传言中的“创维汽车”,正是2020年推出的天美ET5换牌车型。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对黄宏生进行了专访。这名本该享受退休生活的老人至今仍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往返于南京与深圳办公室,每天从早上5:30工作到深夜11点。

面对来势汹汹的造车新势力,包括何小鹏、李斌、李想,甚至还有李彦宏、雷军等,一直住在汽车工厂里、在一线默默耕耘的黄宏生,向界面新闻讲述了自己关于造车的种种想法,以及这33年来自己所经历的苦难和有过的反思。

谈造车:挑战很大,目标做世界前十

界面新闻:2011年的二次创业,为什么放弃了家电,去造汽车?

黄宏生:那时家电领域增长已经不容易了,谁家里没有台电视、冰箱呢?所以企业必须要不断寻找新的增长点。

当时考虑了两个板块,一个是上游的面板,但是一条产线投下去就要200亿以上,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压力巨大。

另一个就是新能源车。当时北京雾霾严重,又有中东战争导致的石油价格暴涨,加上锂电技术的变革,详细调查了几个内外因素以后,我们进入了这个行业。

最开始是花了不到1000万,在重庆投资了一个二轮电动车厂,后来才用5个亿现金买下一个亏损的国有企业——南京金龙客车,收购之后开始转型做电动车。

界面新闻:买下了二轮电动车厂以后,怎么没有做二轮车?

黄宏生:第一,两轮车的门槛比较低,买别人的电机、车架、车轮组装起来就可以了,像华强北的手机一样。第二是税收贡献低,我们这样大企业出身的人,感觉不受尊重,所以放弃了,相当于交了个学费。

界面新闻:南京金龙过去做客车这类商用车,后来跨入乘用车领域,挑战大吗?

黄宏生:收了南京金龙以后我们转型做电动车,刚开始亏了很多钱,第一年亏,第二年亏,第三年亏,但是在2014年就迎来了中国汽车的春天,国家开始鼓励、给补贴,所以就进入了一个快速成长的道路。

汽车是资本主义工业的皇冠,投资大,人才密集,涉及所有领域,机械、电子、化工、原材料、纺织都在里面。所以我们循序渐进,先做大巴,因为大巴的投资小,全世界的大巴都是定制生产。后来做了集中式管理的物流车,电动重卡,码头牵引车,运矿的矿卡等等,这些纯电动车我们在2019年做到了全国第二,仅次于比亚迪。

2017年开始,开沃全面进入了乘用车的领域,挑战真是太大了,难度非常高。

第一个关口是刹车,燃油车的ABS刹车系统是机械处理,但是电动车刹车是软件处理,需要一个复杂的程序来控制。我们找了500个工程师自己做,开发了4年时间,终于做出一个安全可靠的数字刹车系统。

第二个关口是防撞,我们用了全球最先进的工艺:车厢原来都是用冷轧钢,现在在关键的骨架部分,我们用的叫做热成型的超强钢,一个冷轧,一个热柱,强度提高了10倍,确保在发生碰撞事故的时候,车体不会变形,保障司乘人员的安全。

开沃和创维达成了合作,利用软件技术优势做电动车的智能化,实现家和车的互联,还开发了一个能量平衡的系统,可以“一键午休”。城市里的创业者、白领能在车里睡午觉,电动车没有一氧化碳嘛,更安全。

界面新闻:创维汽车的销售渠道是?

黄宏生:创维汽车目前已经分批进入零售终端,首批选了2500家,以县级城市为主。我们有我们的赛道,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路线。那里的精英阶层、中产阶层对电动车是有很大热情的,因为晚上充电便宜,使用的费用低。

界面新闻:现在创维汽车在市场上的目标什么?

黄宏生:我认为创维系的电动车有机会进入世界前十强。现在从市值来看,特斯拉第一,比亚迪第二,接下来的几个新势力都进入前十了。中国电动车叫“弯道超车”,势不可挡。

谈竞争:和新势力相比,我参加的是马拉松

界面新闻:开沃有这么多年造车的积累,但是天美的第一款乘用车2020年才上市,像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黄宏生:在电视时代,创维就经历过后来居上。创维正式做电视是90年代中期,那时候竞争非常激烈,300多家企业最后淘汰到只剩6家,创维还是活了下来。

在汽车方面,我们其实大可以像其他企业一样,在产品出来前一年半就开始宣传,但我是彻底的产品主义者,车做出来两年,一直在测试,要做到质量零缺陷零故障,才隆重地向外发布和销售。

我认为工业精神,是要有确实可靠的产品,才能赢得消费者认可,而不是声势浩大。

界面新闻:造车很烧钱,小鹏、蔚来、理想在IPO前都融资了上几百亿美金,开沃在资金方面是否有压力?

黄宏生:我们之前引入了一些基金,进行了A轮融资,之后开沃也准备整体申报上海科创板上市,通过资本市场的聚焦和链接,融到源源不断的资金,成为世界级的新能源车企业。

界面新闻:和这些造车新势力相比,创维汽车的优势在哪里?

黄宏生:从家电跨入乘用车领域的就我一人,董明珠是做客车,不做乘用车。

创维汽车的软件和智能化,产品的耐用和可靠,还有整个生态都是优势。而且创维有三亿家庭用户,他们对创维品牌非常熟悉、信任,所以在考虑更换电动车时,创维汽车是他的选择之一,因为车的品牌太多了,创维是值得他信赖的。

像参加奥运会大赛一样,新能源车的竞争非常激烈,非常艰苦。如果说新势力是在短跑,爆发力强,跑步枪声一响,有的人已经冲到10米以上了,那我们参加的就是奥运会里的马拉松。

谈自己:创业有终点,要在五年内找到接班人

界面新闻:现在每天的工作状态如何?

黄宏生:我现在就住在南京工厂里面,很享受在工厂的生活。每天5:30起床,先起床锻炼身体,绕着工厂走一圈,8:00准时上班。

界面新闻:这次创业,对你的身体有挑战吗?

黄宏生:有挑战,但是也快乐。有个说法叫做“高峰体验”,就是当你把一个很难的事情做成了,会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宁静了,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全身的细胞仿佛过电一样。

1978年2月,我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高峰体验。那时候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发了疯一样学习,非考上大学不可。结果高考完,海南岛有台风,又没有飞机,录取通知书一直没有送到,我都以为自己考不上大学了。

临近开学的时候,延迟寄到的通知书突然到了,我一看,真的是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看了之后,眼泪流个不停,哭了一天。第二天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蹦蹦跳跳,飞奔着到处告别。从此之后,我的人生就加入了无穷的力量。

创业对我来说,就是实现高峰体验的方式。

界面新闻:和创立创维相比,这次创业你个人的心态上有什么不一样?

黄宏生:最开始创业是为了财务自由而工作的。当时我在电子部的华南分公司,物价很贵,工资却很低。所以第一步就是实现财务自由,要买房子,我那个时候连住房都没有,也没有钱给孩子更好的教育。

第二次创业,讲究的是精神的宽裕。因为当你有一定的积累之后,钱多钱少都够用,但是你的眼界更高了,就需要在精神上有一个攀登。我常常把它叫做攀登第二座山,这座山是世界之巅,是珠穆朗玛峰。这座山攀上去意味着你可以改变中国,改变世界,那这可能真是一生中最伟大的一件事。

现在每天起来都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脚步很快,雷厉风行,一点也不显得老态龙钟了,这就是事业的召唤让人变得年轻了。

界面新闻:你怎么总结自己33年的创业历程?

第一个,心存感激,以前一无所有,生存都有问题。现在的年轻人十几岁就谈恋爱,我到21岁的时候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为什么呢?太穷了,没有一个女孩子看得起我,虽然能说会道,但是就是穷。

第二,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时代,我是第一届恢复高考的考生,做了第一批下海的公务员。创维也算是第一批中国的国际化家电企业。有几个第一。虽然说一路很艰辛,但是时代给我们这么多的机会,第一是让我实现了财务自由,第二是为中国的制造业树立了一面飘扬在全球的红旗,我们深感骄傲,这是钱买不来的。

界面新闻:这些年,有过什么后悔的时刻?

黄宏生:有过反思。第一个失误,本来我应该大胆的冒险,进入面板行业,错过了。

第二个失误是产业投资孵化方面,也错失良机。哪些企业的零部件好,哪些好公司可以创新,都可以给他赋能,让他快速成长,这方面投的项目太少了。如果说在这方面早一点布局,投500个项目,有五分之一上市,那我创造的财富就是500亿了。

第三方面在人才队伍的建设,没有做到花时间和力气。人才密度越高,创造的价值越高,我们在培养独当一面的这些领袖级的企业家这方面,还是不够、不多的。

界面新闻:有没有想过这次创业的终点?

黄宏生:这次是有终点的,实际上每天我都在接触这么多内部和外部的人,一直在培养接班人。因为新的时代,我的生理、思考都比年轻人慢,见识可能也很短,还要面向全世界的竞争。

我这五年内有两个重大的使命要完成:第一,汽车板块上市,成为世界的一线新能源汽车品牌;第二,找到、培养到、或者说提拔到好的年轻人接班,我现在已经有了意向的人选。

像黄峥,两年时间培养一个人,他就退了CEO,第二年又退了董事长,因为他找到的接班人比他厉害,马云也是,他找的张勇也很厉害,包括美的,找到了方洪波。完成了我就可以退二线,这个事业不能死在我身上。

界面新闻:五年之后退休了,你会去做什么?

黄宏生:写书。我写两本书了,马上会发表一本《黄宏生论创业》。第二本可能是年底发表,书名叫做《现代社会的西游记之旅》。《西游记》有九九八十一难,创业家也像唐僧一样,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他会遇到诱惑,妖精,很多的企业家倒了,是因为他经不起诱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