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读书郎赴港IPO:去年卖了48万多台智能教育平板,高度依赖线下经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读书郎赴港IPO:去年卖了48万多台智能教育平板,高度依赖线下经销

智能教育平板占总收入比超90%。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查沁君

凭借教育硬件发家的读书郎也要上市了。4月27日晚间,读书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中信建投及麦格理为联席保荐人。

读书郎成立于1999年,创始人为陈智勇。该公司早年曾推出点读机、学生电脑、平板电脑等一系列教育硬件产品。2017年,读书郎上线双师直播课,向在线教育企业转型。

招股书显示,其目标是成为K12在线一体化教育服务供货商。

智能教育平板去年卖了48万多台,占总收入比超90%

2018-2020年,读书郎营收分别为6.32亿元、6.69亿元、7.34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2682.2万元、6943.5万元、9201.3万元。

2018年-2020年,读书郎毛利分别为1.28亿元、1.74亿元、2.02亿元,整体毛利率为20.3%、26%、27.5%。

其中,收入贡献最大的是智能教育平板。招股书显示,智能教育平板占总收入比重从2018年的74%升至2019年的80.8%,2020年这一比例高达90.6%。

智能教育平板主要为6-15岁的中小学设计,并配备校外培训和精选特色课程,平板也可连接到读书郎的录播和双师直播课平台。

因此,智能教育平板分为两大块业务。一是单独的硬件设备,2018-2020三年营收分别为3.9亿元、4.48亿元、5.5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61.7%、66.9%、75%;

二是与之配套的线上教育内容与服务,2018-2020三年营收分别为7775.2万元、9317.3万元、1.142亿元,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12.3%、13.9%、15.6%。

从智能教育平板出货量来看,2018年至2020年间,读书郎分别出货39.96万台、45.69万台、48.46万台。

收入贡献位居第二的是可穿戴产品,主要是儿童手表,但其营收及出货量呈现逐年下滑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可穿戴设备的营收分别为1.49亿元、1.12亿元、3166.4万元,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23.6%、16.7%、4.3%,出货量分别为51.07万台、38.09万台、11.22万台。

第三大业务是智慧课堂解决方案。2018-2020年分别卖出设备0.43万台、0.71万台、2.13万台,对应收入450万元、820万元、2230万元,进校数量分别为53所、65所、50所。

最后是智能扫读笔产品,最近三年贡献收入1020万元、600万元、210万元。

业绩高度依赖线下经销能力

“我们的业绩增长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线下经销网络能力,该网络的运营一直是驱动我们业务增长和实现强劲业绩的关键因素。”读书郎在招股书中称。

线下经销商不仅需要推销及销售读书郎的产品,还提供客户服务及沟通。目前,读书郎主要依靠其线下经销商来接触潜在的学校客户,以销售智慧课堂解决方案。此外,还聘请了为数不多的线上经销商,以促进线上销售。

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2月31日以及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读书郎分别维持54名、59名、86名及93名第三方线下经销商,分别运营2865个、2905个、3386个及3793个销售点。

源自线下经销商的收入分别占2018年、2019年及2020年总收入的约93.8%、91.7%及85.0%。

销售点的下沉特征明显。其中分布最多的城市依次是山东、广东和河南。此外,位于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的销售点数目分别占2018年、2019年及2020年销售点总数的约66.8%、68.6%及69.7%。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20年中国所有三线及以下城市的K12学生总数约为1.69亿人,占K12学生总数的74%,预计于2025年前将为1.62亿人,占K12学生总数的72%。同期,人均教育支出预计将由2020年的1063元增加至2024年的1475元。

由于读书郎的经营业绩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经销商经营的销售点的表现,若表现欠佳的销售点的总数庞大,则可能会对读书郎的收入及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读书郎在招股书中称,“在极端情况下,倘经销商长时间未达到绩效目标,我们或会考虑终止经销安排。倘我们的其中一名经销商破产,则或会对我们能否收回我们的应收款项造成负面影响,而关闭销售点亦可能对我们的品牌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线下经销商独立管理各自的业务,包括销售点的日常运营。读书郎无法完成掌控其线下经销商的行为。

读书郎“未必能成功开发更多教育内容及新产品”

无论是K12在线教育还是教育硬件市场,读书郎都面临激烈的行业竞争。

前者有猿辅导、作业帮、高途、网易有道、掌门等一众K12在线教育机构;后者还有步步高、优学派、小霸王、科大讯飞等一批硬件品牌。

此外,各大头部教育公司也纷纷推出各自的智能教育台灯、学习机、词典笔等产品,试图抢占硬件市场,揽获更多入口流量。

招股书显示,2020年,K12校外教育科技服务市场规模在1456亿元,预计2025年可达678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6%。其中线上教育占到1316亿元,综合服务占到140亿元。

读书郎认为,全国范围内尤其是低线城市,仍存在巨大的市场机会和未被满足的学习需求。在线教育庞大的潜在市场也是吸引读书郎从智能硬件切入在线教育的重要原因。

沙利文数据还显示,教育平板电脑仍然是中国K12校外教育科技综合服务市场的核心部分,中国几乎所有的行业龙头企业都已从事教育平板电脑的开发。教育平板电脑于2020年的总出货量达致445.5万台,相当于125亿元的零售市场总额。

按照读书郎教育2020年50.5万台的总出货量,排名第二且市场份额为11.3%;销售市场规模约为18.4亿元,排名第二且市场份额为14.7%。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线上平台交易数据,2020年在教育平板市场份额上占据首位的是步步高;2020年优学派在天猫交易额和市场份额领先读书郎。

尽管市场排名靠前,读书郎也给出了风险提示。

首先,读书郎注册地位于开曼群岛,主要在中国运营,且在若干方面受到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法律及监管环境的监管。其业务或会因任何该等风险而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其次,读书郎坦言:“我们未必能成功开发更多教育内容、推出及推广新产品,将我们的教育内容及产品组合多元化。”

开发新课程、推出新产品,一方面涉及大量研发成本,另一方面也涉及固有风险,如市场需求高估、产品质量不达标、定价策略不成功。可能会导致其经营业绩下降,无法收回相关成本。

“我们的竞争优势及市场份额可能会受损,并可能导致我们须继续依赖现有教育内容、产品及品牌。”读书郎在招股书中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