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监管机构出手打击影视混剪,短视频平台难再享“版权红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监管机构出手打击影视混剪,短视频平台难再享“版权红利”

面对版权方的围攻,短视频平台或许需要准备更多“库存”了。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佘晓晨

这两天,小张发现,她的一些短视频平台收藏夹里,不少影视区的视频都变“灰”了,而这背后的原因源于4月以来阵势庞大的“长视频反击战”。

最早的一次动作发生在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15家协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5家视频平台,和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视、慈文传媒等53家影视公司联合发布了《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4月25日,名单又增加了514位艺人,再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

而近日,继版权方集体抗议之后,国家电影局也对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做出表态。

4月28日,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国家电影局将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

在版权方的联合抗议背后,所反映的核心矛盾到底是什么,将给相关平台带来哪些影响、他们又将如何应对?

“XX分钟看电影”动了谁的奶酪?

上述单位发出的联合倡议书表示,倡导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提升版权意识,严格遵循“先授权后使用”,清理自身账号内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

而“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都是影视类短视频常有的内容类型。例如在抖音、B站和快手这类平台,电影解说、影视剪辑、电影混剪等都是热门的影视短视频类型,“在抖音看完一整部剧”已经是不少网民的常见操作。而国家电影局提到的“xx分钟说电影”也是其中一种。

实际上,这类影视短视频内容一直和版权方存在冲突,由此引发的司法诉讼也时常发生。就在不久前,界面新闻报道过,B站因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被爱奇艺起诉。

但就整个视频行业来说,如此大规模和频繁的“抵抗”还是首次。

近年来,影视类的账号在各大短视频平台激增,给平台带来了巨大流量。根据短视频工场与星榜联合发布的榜单,2020年12月,粉丝增速排名第一的是影视剪辑类账号,其中在达人榜单中,影视类内容占比超过70%。

甚至是版权方本身,也和短视频平台有过不少联动,例如,B站官方曾多次推出混剪大赛。据了解,影视内容出品方也会和流量账号进行合作,在短视频平台进行内容的预热和宣发。

但随着短视频平台流量的增长,这类视频开始触及版权方的利益。最新的数据显示,B站的月活突破2亿,2020年单个活跃用戶平均每天花在B站上的时间保持在80分钟以上,抖音月活用户更是突破5.5亿。

知识产权领域专家、上海大邦律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认为,对这类短视频账号的打击主要涉及平台间的博弈。

“一些短视频平台和中视频平台上有大量将电影实质性核心内容进行剪辑、重新编排播放给用户的账号,这种行为首先侵犯了电影著作权人的权利。而这些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主要在长视频网站上。对于电影制片方和长视频网站而言,这个行为就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他补充称,对于长视频平台而言,中视频和短视频平台不付出版权费就使用了这样的内容,还导致用户将大量的观看时间花在了中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上,剥夺了用户在长视频平台的使用时间,“使得花钱购买版权的网站反而成为了配角。”

长视频平台确实有焦虑的理由。

以爱奇艺为例,2020年全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同比下降了6%,但仍然达到了209亿元。与此同时,和短视频平台动辄百分之几十的月活增长相比,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数却在下降。财报显示,到2020年末,爱奇艺订阅会员人数从上年同期的1.069亿下降至1.017亿。

“版权红利”不再,平台密集下架混剪作品

一位B站影视区UP主曾告诉界面新闻,近两年,她明显感觉到B站对于二次创作的审核变严格了。创作者为了避免被判定为侵权,通常会去掉关键词,例如剧名、角色和话题。

此次事件之后,在小范围的讨论里,小张和朋友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感受——“感觉要凉了。”

这周以来,小张看到熟知的UP主创作的视频陆续被下架,原因都是“应版权方要求”,其中大部分是混剪类二次创作,还有一些为影视剧相关的饭剪视频。不过,上述UP主表示,目前还未收到B站关于侵权行为的提醒和通知。

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B站和快手尚未对上述相关抵制行为做出官方回应;抖音的回应则是,“抖音一直在打击各种形式的版权侵权行为,注意到了影视行业同仁的呼吁,正在与相关方联系,商讨更行之有效的影视版权保护协调机制。”

平台选择下架不合规的视频规避风险,内容生产者也开始寻找出路。

一位抖音电影类账号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现在采取的方式是在视频中加上“本视频已获授权”的字样,如果没有标明授权,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利的,“平台可能会减少推送”。

不过,对于大量的普通创作者来说,获得版权方的授权并不容易,他们不太可能接触到片方或者宣发团队。“大部分的视频还是为爱发电,只有少数才会有宣发的合作。”小张告诉界面新闻,至少粉丝过万的B站影视区账号才可能接到剧方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个含有大量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平台,B站影视区含有不少粉丝自发参与的二次创作内容,不同于简单的搬运剪辑。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数字平台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吴舫认为,IP粉丝基于剧集、节目的二次创作与通过截取搬运视频获利的侵权行为有本质不同。粉丝的二次创作多为基于原作的人物及背景设定,按照自己想象的剧情重新创作,而不是对原作剧情的简单组合。这种创作通常是免费劳动,创作成果用于爱好者之间的交流,不以营利为目的。她认为,在当下数字平台技术和内容融合的背景之下,对于在视频平台播放的节目、剧集来说,制作和观看粉丝二次创作也是观众观看体验的重要部分,制作方对版权的声张应谨慎限制这种观众集体层面的创作和消费。

保护版权一直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条款,但在过去,平台往往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判定是否侵权的标准也十分模糊。

但经过最近的“反击战”,界定的标准需要更加清晰。游云庭解释称,著作权是法定权利,使用他人著作权原则上应当是获得许可,法律规定了一些不需要获得许可的情形,比如为了评论某一部作品而适当引用的,个人欣赏为目的制作的,但这种个人欣赏不包括重新分发。

因此,他认为界定的标准是,如果短视频使用了电影作品的内容但又无法归入合理使用范畴的,就属于侵权。

游云庭表示,法律和规定更加严格之后,短视频和中视频平台可以采取的方式一是自己购买版权供用户剪辑,二是放弃这部分的内容,“前一种会使成本上升,后一种会使用户流失,这都是他们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影视二创土壤的中视频、短视频平台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这种影响究竟有多大,目前还很难确定。

游云庭称,原因在于平台可以加大力度推广其他的内容,或者剪辑自家拥有版权的内容。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平台鼓励账号剪辑搬运电影作品本身司法风险就比较小,“因为互联网平台享受避风港待遇,法律义务是收到通知后删除侵权内容即可免责。”

但他也强调,以往利用长视频内容剪辑获得流量的平台,在此次事件后可能无法再享受“版权红利”。

实际上,B站已经入股了欢喜传媒,近年来也不断参与纪录片、电视剧的制作,加大对长视频版权的投入;而抖音所属公司字节跳动拥有西瓜视频这一平台,也采买了不少经典电视剧和电影。面对版权方的围攻,这些内容平台或许需要准备更多“库存”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