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面临退市危机,云南城投继续资产大甩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面临退市危机,云南城投继续资产大甩卖

留给云南城投扭转困局的时间不多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张子怡

连续巨亏两年后,云南城投(600239.SH)已走到退市边缘。

4月28日,云南城投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云南城投”变更为“*ST云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公司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

过往两年,云南城投都在艰难消化着杠杆扩张后带来的债务负担。不断甩卖资产、物业降价促销、走向混改之路,仍然没改变披星戴帽的结局。

2020年,云南城投实现营业收入43.93亿元,同比下降29.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86亿元,同比增长6.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33.97亿元,同比下降55.12%。

对于继续大幅亏损的原因,云南城投表示,受疫情影响,房地产业务收入及租金收入减少;有息负债规模大,财务费用高并大幅上升;为加快销售回款,进行了降价促销,计提了存货减值准备。

云南城投旗下的四大业务板块,仅物业管理业务营收实现同比增长,房地产开发、商业管理和酒店运营营收均出现下降,其中占大头的房地产业务板块营收达24.7亿元,同比下降35.77%。此外,公司全年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合计11.69亿元。其中,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达11.07亿元,影响归母净利润-9.27亿元。

2020年,云南城投的资产负债率由2019年的93.75%上3.93个百分点至97.68%。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31日,云南城投有息负债余额611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为76%,较年初基本持平,全年资金利息约55亿元。

受融资环境整体偏紧,房地产监管规定陆续出台的影响,云南城投融资规模大幅下降,全年金融机构融资额27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了75%。2020年,公司综合融资成本从8.39%上升至9.12%,融资成本上升使2020年财务费用相应增加。

房地产开发业务也走向颇为恶性循环的道路。云南城投近两年经营管理的问题,让其物业销售的市场竞争能力较差,去化更为艰难。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其存货达460.11亿元,存货周转天数高达7707天,存货周转率0.047。

为了加快房地产业务的去化,加快销售回款,云南城投必须不断降价促销,更加难以改变亏损的现实。

在退市边缘的云南城投,只能在依靠母公司云南康旅集团兜底的前提下,不停甩卖资产从而降低资产规模及有息负债。

去年初,云南城投一口气挂出苍南银泰置业70%股权、杭州海威 70%股权等11家标的公司资产。到今年2月找到买家。最大的接盘方是云南城投的大股东康旅集团。

云南城投表示,2020年1月,云南城投与康旅集团签署《合作意向协议》,拟以市场公允价值向康旅集团转让银泰系等子公司的部分股权。截止目前,其中11家子公司股权已在云南产权交易所进行挂牌转让并由受让方成功摘牌,公司将收回大量前期投入资金。

4月9日,云南城投以公开挂牌及非公开协议转让的方式,挂出20家标的股权,资产总额约195.65亿元。标的有11家是云南城投所控股,9家为云南城投参股。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投资管理、旅游、酒店、装饰、城建等。

如无意外,控股股东康旅集团还将是接盘方之一。云南城投曾称,为促进本次交易的顺利实现,增强公司市场竞争力,公司控股股东康旅集团拟参与本次交易全部或部分标的股权的购买。

此外,云南城投于2021年已完成2项资产处置,按合同金额共可收回资金约88.51亿元。

具体分别为:云南城投下属全资子公司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608.34亩土地已被昆明市土地矿产储备中心呈贡分中心有偿收回,补偿费总额31.05亿元;经云南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组织交易,云南广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受让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昆明市官渡区城中村改造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已签署相关协议,交易完成后可收回交易价款57.46亿元。

根据《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云南城投2021年度经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中净资产继续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可能被终止上市。

在披星戴帽后,云南城投面临退市危机,继续处置和重组资产或将成为其扭转境地的不多选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