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被奶票扭曲的偶像选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被奶票扭曲的偶像选秀

看上去,粉丝是能决定学员命运的人,但实际上,粉丝不过是节目规则下的提线木偶。

图片来源:《青春有你3》剧照

记者 | 刘燕秋

采访 | 刘燕秋 蒋雨楠

那个“倒奶”视频还在发酵之中,舆论普遍将矛头指向粉丝群体,但在粉丝眼中,“究竟是谁倒了牛奶”这个问题也许另有答案。

“如果真的是黄牛一瓶瓶倒出来的话,特别不划算,你想,粉丝自己去买奶,一瓶奶也就五六块钱,粉丝收到奶卡、奶盖的码一般是两三块钱,黄牛还要雇人、找场地、用扫描枪扫二维码,转化成电子码发给粉丝,这是一个成本非常高的事情,所以粉丝一直以为是黄牛跟蒙牛或者经销商那边有某种合作,商家直接把二维码发给了黄牛。”《青3》粉丝小艺对界面文娱讲述了事件背后的一种可能。

5月4日晚,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责令爱奇艺暂停《青春有你》第三季后续节目录制,但并未说明具体原因。此前,网上流传的一个“倒奶”短视频直指正在热播的《青春有你3》,并引发了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的批评。

5月6日晚,爱奇艺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同时公布整改措施:原定5月8日的成团之夜停止录制和直播,节目组继续慎重研究并调整节目规则;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对于已经购买商家“活动装产品”但未使用的用户,平台和商家共同制定退货方案。

粉丝、平台、商家,通过一套游戏规则成为了利益相关者,但粉丝群体的非理性又加速了行业问题的爆发。无论最终是谁该为此负责,如火如荼的偶像选秀都终于行至一个需要冷静反思的关口。

1

2018年,爱奇艺的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播出,自此以韩国综艺《Produce101》为模板的选秀节目落地国内。观众而非专家评审,成为决定练习生命运的人,通过投票的形式从100位来自不同公司的练习生中选出9位组团出道。此后,平均每年就有数十个偶像通过选秀节目出道。

“倒奶”现象正是与这类偶像选秀节目的投票规则有关。

出于风险规避,此类选秀节目通常将“投票”描述为“助力”或是“撑腰”。在整个节目播出过程中,观众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为喜欢的选手助力,比如,在登录爱奇艺APP后,普通用户每天可以助力1次,VIP会员可以助力2次,在爱奇艺泡泡APP参与互动,也可以助力1次。但这些无需氪金的通道投票次数非常有限。

购买赞助商指定的产品,可以获得额外的投票机会。从《偶像练习生》开始,平台就开始将投票和冠名商产品的销量挂钩。热门选手都会成立粉丝后援会,粉丝后援会通过筹集资金,可以大量购入赞助商的奶制品,给自己支持的选手投票。

比如,今年《青3》的独家冠名商是蒙牛旗下的真果粒,在爱奇艺直接投票外,还有两种通过买奶获得的投票方式。一种是放在箱子里的奶卡,对应的是真果粒高端缤纷果粒系列,每箱12包,售价为54元,可以获取10个助力值,另一种就是视频中涉及的必须开瓶才能扫码的奶盖,对应的是真果粒花果轻乳系列,每箱10瓶,售价是69.9,每箱20个助力值。

《青春有你》助力活动规则,图片来源:真果粒青春福利社

这样换算下来,一个奶盖对应的是2票,一张奶卡对应的是10票。由于奶盖的二维码印在瓶盖内,如果喝不完,也无法转卖,直接倒掉便成了最快捷的处理方式,于是便有了视频里的荒诞一幕。

关注选秀的散粉王宇告诉界面文娱,“倒奶”事件基本上年年都有,从《偶像练习生》开始就有类似事件,不过当时倒的是维生素水。“大家的目的是花更少的钱投更多的票,于是后援会就会集资,拿集资的钱买大量的奶。”

王宇去年曾为《青2》的学员宋昕冉买过花果轻乳。在他看来,买奶是最高效的打投方式。“朴素的方法是买爱奇艺账号,非会员账号每个账号一天一票,会员账号一天两票,但那种方式特别麻烦,需要经常切换账号,而且会有黄牛重复卖号的情况出现。买奶则是可以一个人直接充一大堆,不需要切账号。”

在偶像选秀节目出现之前,国内偶像集资最为典型的代表是SNH48。SNH48每年会举办总决选,他们的粉丝会集资买选票,打钱越多偶像排名越高。到了101系,这种模式从给公司打钱演变成了给赞助商花钱买奶。

《南方日报》曾总结过这类节目的套路:平台举办选秀,先找来赞助商,为了帮赞助商卖产品,选秀的投票资格多半和赞助商产品相关,然后通过节目的规则、剪辑、环节设置等,每天刺激粉丝的焦虑感,挑拨粉丝群体的竞争心态,目的直接就是冲着收割粉丝的金钱和时间,并且让粉丝因为高强度付出而不得不和选手在情感上捆绑,为后续选手进一步商务代言积累好“基本盘”。

平台和赞助商确实从这种模式中获利良多。从各大视频平台来看,选秀节目贡献了最多的流量和热度。艺恩数据显示,近3年芒果TV、腾讯、爱奇艺三大平台独播网综播映指数TOP5节目中,排名第一的都是选秀节目。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数据线”

蒙牛乳业2020年报中提到:“真果粒花果轻乳系列通过冠名赞助爱奇艺《青你2》成功上市推广,在销售受阻的疫情期间,真果粒通过产品高端化、借势顶级流量与年轻消费者积极沟通,实现逆势增长。”

有参与过今年选秀的经纪公司老板告诉界面文娱,节目期间在京东上买奶甚至会出现缺货的情况。在参与节目过程中,该公司的主要投入包括宣传、奶墙和购买一部分奶票。

“在投票这件事上,公司下场其实是一个不太好的行为,但是因为粉丝的呼吁,公司也会买一些奶票。”他透露,买奶的时候,京东上经常显示缺货,只能到北京以外的其他地方去买,还有很多奶的奶票已经被撕掉。

那时他意识到了粉丝投票的疯狂。

2

蔡徐坤和周杰伦粉丝打榜对决等几起破圈事件已经使公众对饭圈的打投机制不再陌生。选秀节目的打投环节也有一套繁复的操作,但一旦熟悉了这套流程,剩下的便是流水线作业般的机械重复。

一位《创造营》20强选手的粉丝后援会成员小沫告诉界面文娱,他们有一个大概二十人左右的小团队专门负责打投,通过建各种投票群跟粉丝进行一对一交流,同时把票分配给粉丝投。打投组分工明确,有专门分发票的人,有每天查验票数的人,有人专门对接买票的黄牛,还有人负责在联投时和别家粉丝后援会交涉。

所谓联投是一种投票策略——在选秀前期,一票可以投给多个选手,为了获得利益最大化,一些选手的粉丝后援会就会联合起来投给指定的几位选手。

小沫不认为从黄牛那里买奶票有什么不妥,她告诉界面文娱,黄牛资源都是后援会延续下来的,当粉丝找到黄牛,黄牛提供的都是已经扫好了的电子版二维码,“黄牛给我们提供了便利,可以不用自己去拍那些二维码,而且成本一般会比直接买酸奶更低,但也不排除有的黄牛在节目后期会恶意抬高市场价格,扰乱秩序。”据小沫透露,今年从黄牛那里获取的《创造营》奶票均价不到1.5元。

在每轮投票之前,粉丝需要根据上一次公布出来的排名,大概估算这一周要投多少票才可以保住上一次的名次,或是能去到想要去的位置,投票数量需要超过这个估算值。“如果你最后的目标是出道,每一轮基本上都要让自己的名次在出道位附近浮动。”小沫透露,整个比赛过程中,单日投票最多的时候大概在几十万票,一个人一天可以投好几百票。

小艺原本是SNH48的粉丝,今年第一次认真看选秀综艺,喜欢上了《青3》里的刘冠佑,于是在节目后期加入了散粉的打投大军。她告诉界面文娱,散投群里有上千人,而且不止一个群,同一个时间段,大概同时有四五个发号员在线,群里的消息一直呈现99+状态,会不断跳出各种任务分配消息。

图片来源:刘冠佑微博

散投群里有专门的发号员,从发号员那里领号,一组通常是10个号,一次可以领取多组,发号员会分配给粉丝账号和密码,之后登陆一个专门的浏览器,配套专门的输入法,可以直接把号复制上去,然后再复制到网站上。

小艺第一次给这种选秀节目投票,研究了半天才搞明白该如何操作,但真正做起来不是那么费劲。“都有教程,投一个号大概不到半分钟就能投完,熟了的话只要二十秒就能搞定。我投的算少的,一天投了200个号,一天投五六百或者上千都算正常的。”

在投票过程中,小艺留意到一个操作上的细节——投票的时候必须要用流量而不能用WiFi,每投几个号,手机就需要开一次飞行模式。据她推测,这种操作或许是为了规避爱奇艺查IP地址。

她还搞明白了为什么粉丝经常会说自己“熬夜打投”。 一开始一个号可以投给9名学员,最后决赛阶段一个号一天只能投一个人,黄牛有可能同一批号卖给好几家的粉丝,一个号的投票记录上会显示好几家在投,所以需要抢先投出。从晚上12点平台记录投票开始,粉丝要先把这些有别人投票记录的票先投掉,不然就会被别家投掉。

“所以粉丝需要熬夜打投,凌晨那个时间段能投的越多越好。”她记得自己有一次下午七八点钟领了20个号,结果最后只投了几个——很多号已经被别家粉丝投过了。

投票过程中发现已经被投了的票要记下来,第二天再把这些有问题的号填在一个在线编辑的大表格上。在这种情况下,小艺一次不敢领太多号,她怕自己“投晕了”。

虽然第一次参与选秀投票,但小艺对饭圈的各种打投机制早就见怪不怪了。她见过最疯狂的打投是一晚上花几百万。有一次SNH48成员集资battle,battle的规则是各家后援会一起制定的,规则里面有一条是要看集资人数,那一次她拉了很多亲朋好友,给对方钱让对方帮她投票。“有一个大佬这种随便凑人头的活动都投了上千元”,这让她印象深刻。

豆瓣小组里有粉丝制作的《青3》选手氪金表

在小艺看来,饭圈的集资PK或battle并不是真的在较量,而是一种合作的形式,激发大家投票的热情。比如,《创造营》的粉丝跟《青春有你》的粉丝之间有时候会进行这种比拼,但如果两家是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对家,反而不会这样PK。

3

看到爱奇艺投票通报关闭的消息时,小艺以为,粉丝终于可以放假了。她点开QQ群,想要看一眼大家都在讨论什么,结果发现大家还在忙着做别的数据。

“榜单真的太多了。” 小艺感慨道。她看到群里有人说,京东的榜单已经截止了,但是它有一个bug,还能通过另一种方式点进去,其他人就说赶紧从这个方式点进去投票,因为他们支持的学员在里面排名不是很高。

小艺发现,粉丝特别爱列表分析各种榜单的数据,而且大家只列对自己家有利的方面。她看见,刘冠佑在有的榜单上能排在前五,但有的榜单上排在十几名之外。有花钱的榜单,也有不花钱的榜单,她没有去投这些与出道位无关的榜单。

“你能看到各种奇奇怪怪的榜,虽然大部分不需要花钱,但我不知道投它到底意义在哪里。可矛盾的是,如果你自己支持的人不在前十名的话,又觉得确实不好看。”小艺觉得,这些榜单给人的感觉就是各个赞助商都想过来插一脚,都要让粉丝干点什么。

打投行为并未因投票通道关闭而终止。界面文娱观察一些人气选手的微博数据站发现,爱奇艺和爱奇艺泡泡上的出道榜虽然已经终止,但根据这些选手数据站列出的信息,那些与出道位无关的“副榜”数量多达10个以上,这些榜单并未随之关闭。

与出道位无关的“副榜”数量在10个以上

就在投票通道关闭后的第二天,目前《青3》人气排名第一的罗一舟的微博数据站还在号召粉丝刷数据,现在他们活动的主场是京东超市心动榜和微博的真果粒青春助力场等榜单。以京东超市心动榜为例,该榜单仅为福利榜单,不影响爱奇艺节目助力成绩,周榜前三将解锁平面大片,总榜排名前三将成为京东618心动代言官。

在选秀节目里,看上去,粉丝是能决定学员命运的人,但实际上,粉丝不过是节目规则下的提线木偶。

小沫也在言谈间透露出了无奈。在她看来,粉丝很被动,即使对规则有不满,也不可能真的放弃投票。她唯一的建议是希望节目投票方式可以稍微简单一些。“每一年都会有好几个通道决定最后的票数,比如今年《创造营》有三个通道会影响最终的票数,包括腾讯视频、微视、酸奶。如果能统一成一个投票通道,粉丝也可以省点力气。”至于各式各样的福利榜,小沫表示,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面面俱到,手里剩下多少票就投多少票。“榜单确实有一点多,但都是赞助商你也不能完全不投。”

怎么也投不完的榜单之外,选秀节目投票体系的公平性也屡遭粉丝质疑。

选秀就像一场造梦的游戏,不同的选秀有不同的游戏规则。粉丝决定谁出道,是101系选秀的大前提。但粉丝真的能决定吗?这可能要打上问号。

2019年,韩国《Produce》系列身陷排名造假风波。韩国警方最终确认《Produce101》全系列造假,除了安俊英PD等人承认了的第三季和第四季之外,《Produce》整一系列都和观众投票结果不同,制作团队也介入其中并进行了造假。

国内的历次选秀结束后也都会有意难平的粉丝质疑节目的公平性。以刚结束的《创造营》为例,人气学员庆怜的后援会就曾发微博向《创造营2021》及背后平台腾讯视频维权,要求对方正视选手“各项数据排名前5,出道夜却‘恰巧’排名12,强行被挤出11个出道位以外的欺诈事件”。

这种质疑在很大程度上和选秀投票体系的不透明有关。小艺加入过SNH48的粉丝后援会,她告诉界面文娱,48体系下,所有的投票都是需要真金白银的,机制也更公开透明。“一票35块钱,投完之后账号会有投票的记录,还有验票码,可以查到是谁给哪个成员投了多少票,粉丝后援会包括一些大粉会在总选结束之后晒票数,大家基本能根据票数推算出来有没有人贪污,但是选秀节目的投票体系不够一目了然,会让人觉得一头雾水。”

事实上,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导向一直是广电审查的重点领域。“倒奶”风波后,偶像选秀节目混乱的秩序需要政策来进一步规范。

早在超女的短信投票时代,媒体就曾曝光一系列粉丝自发的刷票行为。2007年,为“加强对群众参与的选秀类节目的管理”,广电总局正式发布通知:“禁止手机投票、电话投票和网络投票等场外投票方式。”

2020年2月21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广电总局网络司的指导下发布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明确禁止了在综艺节目里面设置花钱买投票的环节。

“倒奶”风波后,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称,将严格管理调控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抵制跟风扎堆、题材雷同、唯颜值流量、过度娱乐化等不良倾向。通知再次强调节目中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严禁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以“花钱买票”“集资打投”等形式进行数据造假,干扰节目选拔。

有关饭圈乱象的讨论已经出现在了今年的两会上。比如,有人大代表认为,演艺明星的粉丝后援会在运作上实际已经是社会组织,但对于它们的约束、管理目前是真空状态。该人大代表建议,粉丝后援会应该在民政部门登记,明确责任,规定权利、义务。

101模式在中国的命运会和韩国一样,四届就寿终正寝了吗?

偶像选秀节目在国内将如何整改尚是未知数,那些在《青春有你3》里逐梦的少年和看着他们逐梦的粉丝似乎已经离梦想越来越远。

小沫用“焦虑”来形容自己在决赛阶段投票的心态,“觉得自己好像很努力,每天熬到凌晨三四点才睡,但是票数却没有什么起色,心情会比较压抑。”《创造营2021》结束之后,她退出了粉丝后援会,决定“先充实一下自己现实的生活”。

小艺同样在投票过程中感受到“焦灼”,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现在。她眼看着自己支持的学员已经从80多名爬到第6名,“如果就差这一步,万一这个团出不了道的话,就觉得真的太可惜了”。

小艺现实中是一名娱乐行业从业者,她也知道有的时候投票并不能真的决定学员的命运。她决定给刘冠佑投票,无非是觉得他很可爱,而且很不容易——这个男孩一开始几乎没有镜头,完全靠舞台表现,一步步走到了成团位。在她看来,如果这个团出不了道,他或许是最没有未来的人之一,因为他不是网红,也不会演戏,只是单纯唱跳比较好。

“这是一个宣扬舞台梦想的节目,结果最后那些有舞台梦想的人前途未卜,那些把选秀当跳板的人反而会有更广的出路,这是最让我难过的地方。”小艺告诉界面文娱。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王宇、小沫、小艺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