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软银卷土重来,孙正义依旧是那个赌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软银卷土重来,孙正义依旧是那个赌徒

软银逐步“回血”。

文|36氪出海  常薇倩

编辑|赵小纯

“在未来的两三个月内,任何灾难都有可能发生。因此,我们只是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这是2020年11月17日软银 CEO 孙正义在《纽约时报》Dealbook Conference 上,解释软银出售近800亿美元资产时所说的话。

2019年,软银的名字常常与各种负面商业新闻同时出现—— WeWork 的上市闹剧、投入巨资的卫星公司 OneWeb 破产、印度酒店连锁公司 OYO 年亏损增长6倍。随后不久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这家公司资金上的困境。

2020年5月18日,日本软银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财报,营业亏损高达130亿美元,为软银集团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年度亏损。财报发布后,聚光灯投向了软银 CEO 孙正义。其操纵愿景基金不惜代价押注明星创业企业,以扩张市场份额挤掉竞争对手的做法,使得许多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华尔街曾一度因此“围猎”孙正义。

一年后,形势逆转。

今年5月12日,软银集团发布了2020财年财报,截至3月31日的财年软银净利润458亿美元。据统计,这样的利润水平,在日本国内企业中前所未有。

按最新的2020财年财报观察净利润,世界第一位是美国苹果公司,第二位是沙特阿拉伯国营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而软银集团超越微软,跃居第三位。

骄兵必败

2019年到2020年初,对于软银可以说是成立以来最灰暗的一段时间。由于旗下愿景基金的业绩拖累,2019年软银这辆过山车开始冲向谷底,有多家被投企业先后曝出运营不善的消息。

分水岭是2019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最亮眼的两颗新星 —— WeWork 和 Uber,先后演砸了自己的剧本。

2019年,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 —— Uber,先后陷入裁员风波、股价动荡、自动驾驶业务发展不顺等窘境。流血上市后三个月,2019年 Q2 亏损达52.36亿美元,创造了自 Uber 2017年披露财务数据以来单季度亏损最高值。

随后,WeWork 公布上市招股书不到两个月,这家联合办公空间初创企业就经历了从“一级市场估值最高的美国独角兽”、“今年美股第二大 IPO”到“估值缩水四分之三”、“最终取消 IPO”的疯狂坠落。WeWork 估值从400亿美元到80亿美元的跌落,直接造成了愿景基金约100亿美元巨额亏损。

截至2019年年底,软银负债已达1730亿美元。有分析表示,光是这些巨额债务,软银每天就需支付约3-5千万美元利息。且由于这些巨额欠债,软银的信用评级也常年在“垃圾级”区间徘徊。

过山车至此还未驶到谷底,进入2020年后,“美版拼多多” Brandless 正式宣布倒闭,打响了软银投资失败的第一枪,这是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第一个死亡项目。

2月17日,其投资的印度酒店业新兴独角兽 OYO 公布2019财年财报。数据显示,其2019财年的净亏损为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6.1倍,更加加重了外界对孙正义投资策略的质疑。

而后3月8日,被孙正义称为“投资错误”的英国供应链金融公司 Greensill Capital 申请破产保护,最终导致软银11.5亿美元亏损。

3月30日,美国全球卫星网络公司 OneWeb 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软银先前投资的20亿美元“打了水漂”。

除此以外,愿景基金投资的十几家创业公司都出现了裁员的情况。

2019财年,手握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将大约半数资金撒入了包括上述企业在内的七家公司。然而,最终亏损130亿美元的事实表明,《纽约时报》25年前所写的激进赌徒,在这场豪赌中似乎运气不佳。

触底反弹

胜负乃兵家常事,投资更是如此。软银 CEO 孙正义日前说,“软银40年的历史充斥着戏剧和危机。有时我很高兴,有时又很沮丧。”

2021年5月12日,软银背后这个凭直觉行事、勇于冒险的“激进派投资者”是高兴的。

当日,软银集团发布财报,2020财年其净利润达到458亿美元。在净利润指标上,软银超越了微软,仅次于苹果和沙特阿美公司,成为全球第三大赚钱的公司。

为了走出黑暗,这一财年软银通过售卖阿里股票等优质资产套现、不顾外界议论开始炒股、转变投资方向等策略改变,使得软银逐步“回血”。

先有2019年流血上市后触底反弹的 Uber 带来可观回报,又有中国贝壳找房2020年8月赴美上市,在巅峰时期给软银带来高达375%的投资回报率。

此外,软银在2020年7月专门成立股票和衍生品投资部门,开始炒股之旅。主要交易标的是流动性好、几乎可以随时变现的中大型科技股,包括亚马逊、Facebook 和 Zoom;中概股有哔哩哔哩、拼多多、爱奇艺、好未来等。经过连环操作,2020年9月,软银宣布,由于近期科技公司估值的普遍上涨,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已挽回全部损失。

2020年底,美国餐饮外卖平台 DoorDash 成功上市,软银从中获得约110亿美元的浮盈。

今年3月,被称作“韩国版阿里”的电商巨头 Coupang 在纽交所上市,截至3月底,软银愿景基金在 Coupang 的股份价值约280亿美元,是其最初投资金额的十余倍。

全球 IPO 热还在持续,近期上市或即将上市的明星公司背后不乏软银的身影—— 中国的满帮集团、新加坡的 Grab、印度尼西亚的电商公司 Tokopedia,以及印度数字支付巨头 Paytm 和金融科技公司 PolicyBazaar。

软银也似乎看好即将到来的投资机会,已经为这场持续时间未知的 IPO 热做好了准备,将目前仅由自己出资的愿景基金2期资本承诺额提高200亿美元,总计达到了300亿美元。

软银承认,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在近期一份声明中,该公司指出,考虑到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无法保证当前的利好情况会持续下去。就连孙正义也表示,如果股价暴跌,这些利润可能会蒸发,因为该公司的大部分投资收益都是账面收益。

但孙正义也表示,对软银来说,根据市场走势在盈亏之间来回波动将成为常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软银

4.3k
  • 软银7至9月盈利3.0336万亿日元,为3个季度以来首次实现最终盈利
  • 外媒:软银预计对加密货币交易所FTX的投资损失约1亿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软银卷土重来,孙正义依旧是那个赌徒

软银逐步“回血”。

文|36氪出海  常薇倩

编辑|赵小纯

“在未来的两三个月内,任何灾难都有可能发生。因此,我们只是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这是2020年11月17日软银 CEO 孙正义在《纽约时报》Dealbook Conference 上,解释软银出售近800亿美元资产时所说的话。

2019年,软银的名字常常与各种负面商业新闻同时出现—— WeWork 的上市闹剧、投入巨资的卫星公司 OneWeb 破产、印度酒店连锁公司 OYO 年亏损增长6倍。随后不久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这家公司资金上的困境。

2020年5月18日,日本软银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财报,营业亏损高达130亿美元,为软银集团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年度亏损。财报发布后,聚光灯投向了软银 CEO 孙正义。其操纵愿景基金不惜代价押注明星创业企业,以扩张市场份额挤掉竞争对手的做法,使得许多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华尔街曾一度因此“围猎”孙正义。

一年后,形势逆转。

今年5月12日,软银集团发布了2020财年财报,截至3月31日的财年软银净利润458亿美元。据统计,这样的利润水平,在日本国内企业中前所未有。

按最新的2020财年财报观察净利润,世界第一位是美国苹果公司,第二位是沙特阿拉伯国营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而软银集团超越微软,跃居第三位。

骄兵必败

2019年到2020年初,对于软银可以说是成立以来最灰暗的一段时间。由于旗下愿景基金的业绩拖累,2019年软银这辆过山车开始冲向谷底,有多家被投企业先后曝出运营不善的消息。

分水岭是2019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最亮眼的两颗新星 —— WeWork 和 Uber,先后演砸了自己的剧本。

2019年,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 —— Uber,先后陷入裁员风波、股价动荡、自动驾驶业务发展不顺等窘境。流血上市后三个月,2019年 Q2 亏损达52.36亿美元,创造了自 Uber 2017年披露财务数据以来单季度亏损最高值。

随后,WeWork 公布上市招股书不到两个月,这家联合办公空间初创企业就经历了从“一级市场估值最高的美国独角兽”、“今年美股第二大 IPO”到“估值缩水四分之三”、“最终取消 IPO”的疯狂坠落。WeWork 估值从400亿美元到80亿美元的跌落,直接造成了愿景基金约100亿美元巨额亏损。

截至2019年年底,软银负债已达1730亿美元。有分析表示,光是这些巨额债务,软银每天就需支付约3-5千万美元利息。且由于这些巨额欠债,软银的信用评级也常年在“垃圾级”区间徘徊。

过山车至此还未驶到谷底,进入2020年后,“美版拼多多” Brandless 正式宣布倒闭,打响了软银投资失败的第一枪,这是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第一个死亡项目。

2月17日,其投资的印度酒店业新兴独角兽 OYO 公布2019财年财报。数据显示,其2019财年的净亏损为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6.1倍,更加加重了外界对孙正义投资策略的质疑。

而后3月8日,被孙正义称为“投资错误”的英国供应链金融公司 Greensill Capital 申请破产保护,最终导致软银11.5亿美元亏损。

3月30日,美国全球卫星网络公司 OneWeb 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软银先前投资的20亿美元“打了水漂”。

除此以外,愿景基金投资的十几家创业公司都出现了裁员的情况。

2019财年,手握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将大约半数资金撒入了包括上述企业在内的七家公司。然而,最终亏损130亿美元的事实表明,《纽约时报》25年前所写的激进赌徒,在这场豪赌中似乎运气不佳。

触底反弹

胜负乃兵家常事,投资更是如此。软银 CEO 孙正义日前说,“软银40年的历史充斥着戏剧和危机。有时我很高兴,有时又很沮丧。”

2021年5月12日,软银背后这个凭直觉行事、勇于冒险的“激进派投资者”是高兴的。

当日,软银集团发布财报,2020财年其净利润达到458亿美元。在净利润指标上,软银超越了微软,仅次于苹果和沙特阿美公司,成为全球第三大赚钱的公司。

为了走出黑暗,这一财年软银通过售卖阿里股票等优质资产套现、不顾外界议论开始炒股、转变投资方向等策略改变,使得软银逐步“回血”。

先有2019年流血上市后触底反弹的 Uber 带来可观回报,又有中国贝壳找房2020年8月赴美上市,在巅峰时期给软银带来高达375%的投资回报率。

此外,软银在2020年7月专门成立股票和衍生品投资部门,开始炒股之旅。主要交易标的是流动性好、几乎可以随时变现的中大型科技股,包括亚马逊、Facebook 和 Zoom;中概股有哔哩哔哩、拼多多、爱奇艺、好未来等。经过连环操作,2020年9月,软银宣布,由于近期科技公司估值的普遍上涨,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已挽回全部损失。

2020年底,美国餐饮外卖平台 DoorDash 成功上市,软银从中获得约110亿美元的浮盈。

今年3月,被称作“韩国版阿里”的电商巨头 Coupang 在纽交所上市,截至3月底,软银愿景基金在 Coupang 的股份价值约280亿美元,是其最初投资金额的十余倍。

全球 IPO 热还在持续,近期上市或即将上市的明星公司背后不乏软银的身影—— 中国的满帮集团、新加坡的 Grab、印度尼西亚的电商公司 Tokopedia,以及印度数字支付巨头 Paytm 和金融科技公司 PolicyBazaar。

软银也似乎看好即将到来的投资机会,已经为这场持续时间未知的 IPO 热做好了准备,将目前仅由自己出资的愿景基金2期资本承诺额提高200亿美元,总计达到了300亿美元。

软银承认,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在近期一份声明中,该公司指出,考虑到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无法保证当前的利好情况会持续下去。就连孙正义也表示,如果股价暴跌,这些利润可能会蒸发,因为该公司的大部分投资收益都是账面收益。

但孙正义也表示,对软银来说,根据市场走势在盈亏之间来回波动将成为常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