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左晖,一个行业变革者的离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左晖,一个行业变革者的离去

“要给经纪人这个职业更多尊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傅林林

左晖的朋友圈停留在4月23日,那天他转发了一条贝壳三周年的文章。一个月后,年仅50岁的他1180亿元的财富入围富豪榜,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离去。

5月20日,贝壳官方发布公告称,公司怀着深切的悲痛宣布,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先生因疾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去世。

随后贝壳找房发布讣告,“今天万分难过,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离开了我们。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从链家到贝壳,极其有幸和左晖一起共事,一起奋斗拼搏,一起推动行业进步的我们,失去了一位亲密的伙伴和智慧的师长。左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左晖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左晖1971年1月出生。1995年,他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进入财产保险代理行业,并在此后的5年里,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0年,左晖操办了一场购房房展会,并借此机会发现了房地产中介代理行业的蓝海。2001年,他创办链家,其第一家门店甜水园店在北京开业。当时,左晖刚满30岁。

正如其预测的一样,第一年链家仅有2家门店,37名员工,第二年就变成6家门店77名员工,此后的二十年,链家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布局。截至目前,链家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武汉、成都、青岛、重庆、大连、合肥等28个地区,全国门店数量约8000家,旗下经纪人超过13万名。

2018年4月,链家宣布成立新平台贝壳找房,将链家网升级为贝壳找房,通过构建ACN网络,使房源信息充分共享,将经纪服务流程标准化、模块化,促进交易达成与效率提升。

两年后,在4月23日举办的2020贝壳新居住大会上,贝壳找房发布了一系列数字:

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过37万经纪人。19亿套房屋真实信息,覆盖全国330城市53万个小区;其中在售房源约270万套,每天新增1.3万套挂牌房源。

迅速壮大的规模,也让贝壳的各项经营指标大幅上涨。今年3月16日,贝壳(NYSE:BEKE)发布的2020年全年业绩显示,贝壳2020年营业收入为人民币705亿元,同比增长53.2%;净利润达人民币27.78亿元,首次实现美国通用会计准则(USGAAP)下全年盈利;经调整后净利润达人民币57.20亿元,同比大增245.4%。

2020年全年,贝壳GTV达人民币3.50万亿元,同比增长64.5%;年研发费用大幅提升至人民币24.78亿元,累计VR拍摄房源超900万。

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贝壳平台连接的经纪门店数已超过4.69万家,同比增长25.1%,连接的经纪人超过49万,同比增长37.9%,贝壳正协同更多合作伙伴共同推动居住服务行业的数字化发展。

左晖所从事的房产中介行业,长久以来一直是一个谤誉交杂的行业,它为无论是购房者还是租房者提供了渠道和便利,但整个行业的不规范,信息的不透明,以及从业人员的鱼龙混杂,使得中介这个词往往与欺诈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2011年,筹划已久的“链家在线”正式上线,开始试图将房源信息线上化,之后又致力于强调真房源。

此后左晖和他的伙伴们又相继推出了“楼盘字典”、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家装业务万链等,这使得链家的版图不断扩张。

同时,新平台贝壳通过构建ACN网络,使房源信息充分共享,将经纪服务流程标准化、模块化,同品牌或不同品牌经纪人可根据ACN分工,分别作为房源录入、钥匙持有、房源带看、客源成交等角色,合作完成房屋交易,并根据分工获取佣金提成,建立更加广泛的合作联动网络,促进交易达成与效率提升。

通过这些努力和调整,整个中介行业的交易保障,信息质量和经纪人的职业化得到了提升。

而在左晖的带领下,链家的底色也越来越像科技公司靠拢,他们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在大数据和线上流程方面的能力,也对自己的技术有着充分的信心。

随之而来的是对其垄断市场以及定价权的争议,2016年2月,因为上海的一起交易纠纷,链家随后陷入了巨大的舆论危机。以金融业务为引,这家公司连续被外界扣上了“垄断者”、“房价推手”的帽子。而在贝壳成立之后,他的对手们也不遗余力向其开火,以58同城为主的平台方向贝壳宣战。

对于同行的行为,左晖曾对界面新闻解释称,我觉得第一个很正常,你们可以看到当新旧秩序交换的时候,往往就是从商业来看,市场反而变得更乱。然后在形成一个比过去更稳定的时期。互联网起来,很多行业的日子就变得很不好。我觉得新秩序交换的过程中,好像会让市场变得更乱、声音更杂、大家质疑更多,乱花迷眼。

“但对我们来说核心的核心,第一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说自己的想法。第二个,消费者有没有得到更好地满足,只要消费者得到满足,这件事儿就是对的,消费者利益会被更多的侵害了,那这个事儿肯定错了”,左晖认为。

在左晖眼中,“做难而正确的事”一直是他的追求。

对于中介费,他回应界面新闻称,“中介费到底多高合适?这是算出来的。中介费、费率跟房价有关系,房价跟城市的公司有一个关系,经营的效率是一个常数。经纪人从一笔佣金里拿到的比例,也是一个常数。所以这么算就能算出来,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规律告诉大家。”

随后几年贝壳在中介行业出类拔萃的表现,也吸引了资本市场的青睐。

2020年8月13日,贝壳找房上市钟响,宣告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正式挂牌交易。上市之后,贝壳的股价一路上扬,首日股价大涨87.2%。

截至5月20日,贝壳找房最新股价为50.26美元/股,总市值为595.12亿美元(约合3831.5亿元人民币),这比所有传统房企的市值都要高。

2015年6月,当44岁的左晖站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宽旷的大厅里,用略显激动的声音说出“要给经纪人这个职业更多尊严”时,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从一个中介公司老板,逐渐走向中国商界的大舞台中央。

在左晖去世后,他留下的真空仍需要填补,贝壳官方称公司董事会将对公司治理和相关事宜做出适当安排,并在两周内适时公布。

延伸阅读:

【深度】链家 跨越万亿之后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275782.html

【专访】左晖:我又不是演员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275773.html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