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Beautyberry品牌创始人王钰涛:所有的冲突感在他身上和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eautyberry品牌创始人王钰涛:所有的冲突感在他身上和解

所有的冲突感都在他身上变得平衡,得到和解,这一切都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王钰涛的品牌与作品

作者: 张一诺 张一雪

见到王钰涛有些仓促,印象里他是那位几乎包揽了所有重大服装设计比赛金银奖的服装设计师。

翻阅履历会发现,这是一位天赋型选手,王钰涛获得“中国最佳时装设计师”时不过二十出头,之后每年都会有两三个奖项收入囊中。

他工作室的地址选在751时尚设计广场,原国营电子工业的老厂区一带,如今北京都市文化的新地标。

三个小时的采访,“纯粹”是王钰涛讲话时提到的一个高频词汇,他身上有一种强大的能力——即迅速捕捉到在场每一个人身上最“本质”的东西,然后随手在工作室选一套衣服,试穿者会惊讶的发现,“哦,原来自己还可以这样”,烘托出自己特质的同时,又提升了美感。

王钰涛说:“服装应以人为本,你可以有个性,但是个性的体现有很多种,有的人是含蓄的表达,有的人是张扬的表达,具体到每一个服装品牌上,我相信,都有它自己的一个内涵在里面。”

真正好的设计,是融入了很多情感、价值观和生活理念在里面的。

这一场采访,我们较少涉及他的奖项、他的灵感、甚至他的“秀”,而是更多聊到他的经历、生活和成长。

一个鲜活的王钰涛跃然纸上:传统与时尚、纯粹与变幻莫测、随意与坚守、东方与西方、生活与梦想、“得”的欢喜与“舍”的释怀……所有的冲突感都在他身上变得平衡,得到和解,这一切都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王钰涛的品牌与作品。

美学观的形成

王钰涛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日常生活中,他很喜欢去菜市场,看最新鲜的蔬菜、水果和鱼虾,王钰涛说,“大自然创造出来的颜色是真的很美,作为设计师,只有热爱生活,能够发现生活中的美,才能更好地用艺术来传递美。”

所以在他的美学观里,第一条理念就是——守望、纯粹,感激生活之美。

从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搜集起来,把这些美再传播出去,

讲述中,王钰涛说自己早年的经历是很苦的,“设计对我来说也很苦”。

90年代初,王钰涛在天津纺织工业学校读中专,学校里授课的老师都是过去的裁缝师傅。传统手工艺人做事,靠的是经验和感知。比如羊毛这种材料,现在是用数据化的仪器设定好温度和时间,高温热湿处理羊毛,但过去就是把羊毛放在水里煮,师傅们仅凭对火候的掌握,就可以控制好羊毛的回弹性。

见证过纯粹,成为服装设计师之后的王钰涛更想要传承这份纯粹。

中专毕业之后,王钰涛并没有做与服装相关的工作,而是被分配去一家国营针织厂,在他主动要求调配之后,被分到染色车间工作,在这里他做过最苦的工种。

但是,就是这份辛苦让他明白了“坚守”的意义。痛并快乐着,一种煎熬但享受的过程。

王钰涛自称裁缝,说设计也是从一针一线缝出来的,靠积累,“你做的东西有时就是按部就班,其实就是坚持自己的过程,然后,到了一定时候,不管是情绪、自我的表达,还是对外的表现,都会以一种相对成熟的状态去释放。”

两年后,王钰涛离开安稳的国企,考上了天津工艺美术学院接受大学再教育。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转折,也是这里的求学经历给他开启了一个更广阔的美学世界。

专业基础课老师会在课堂上用“关系”这一哲学概念来讲美学;语文老师讲起古诗词文采飞扬;哲学老师对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滔滔不绝。“90年代社会还是很闭塞的,”但是对于当时的王钰涛来说,“叔本华、弗洛伊德这些人的思想完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的另外一个世界观”。

1997年,王钰涛师从日本文化服装学院佐佐木住江和服装工艺专家佐藤典子学习剪裁打板,“佐佐木住江当时给我们上第一堂课,就讲空间感是围绕人的胸部,即女性最显著的特征来完成的,从胸部开始,结束点也在胸部。这个空间感是他特别强调的,就是既让人有型,又不会影响舒适感。”

但是,这与他的另一位挪威老师——国际制版大师Nils(尼尔斯)的理念就完全不同。王钰涛说:“他们对于空间的塑造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女装来说,尼尔斯则强调胸腰差,他认为胸腰差越大,越能体现东方女性的玲珑之美。”

文化是设计师的背景和源泉,早年这种东西方文化的“碰撞”至今影响着王钰涛的设计理念。

他说:“东西方文化有些时候需要交融,就现代服装而言,西方服饰文化对我们影响比较大,但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服装都是因时代背景的变迁、人们生活方式和内心需求的变化而发生着改变。”

时至今日,大众对万物的认知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其中包括对价值观的撬动和对文化的重新审视,已经很难简单的用“东方”和“西方”来划分和界定。

早年的求学经历以及生活的阅历,使得王钰涛审美习惯和意识逐渐变得更加随性且成熟,他用谦逊和包容的态度去尝试挑战陈规,然后告诉各位这个世界的真正需求 。

正如王钰涛在Beautyberry2021-2022AW(秋冬秀)上所要表达的“打破规则,然后都行”。

看过王钰涛设计作品的还会发现,他的服装看起来线条很简单,挂在那里乍一看不起眼,但是穿上身之后,会有很强的内容在里面。

这就不得不提到王钰涛的另一个设计理念——“简单,并不代表没内容”。

王钰涛认为,简单的线条和利落的剪裁是“形”,而衣服里的内容就是穿上身之后体现出来的感觉。

近两年,“中国风”崛起,但王钰涛并不认为把那些符号性的中国元素放到设计中用以体现中国风的方式就是好的,他主张追求神似而不是形似,在作品中或许会呈现中国元素,但真正捕捉时又可能消失无踪,因为那是一种超越了表象的内在领悟。

王钰涛说,东方文化给我们的启迪是放慢脚步,享受生活,因此力求把那种放松注入到设计中,试图体现“另一种中国风”。

“简单,并不代表没内容”这句话写在他的微信签名处,这一理念也几乎贯穿他所有的作品,让其逐年的“突破”变得更加连贯。在改变中发挥灵敏的嗅觉,驾驭时代的速度以驾轻就熟的惯常呈现。在紧张的格局中保持松弛,在悄无声息中变幻莫测。

这就好像他随意在名字里加了一个“金”字旁,一度,我们都未曾发觉。

市场是检验一个设计师成功与否的标准

2000年左右,南方服装产业发展得如火如荼。

一方面休闲装开始流行,出现了真维斯、美特斯邦威、以纯等一系列伴随着80后成长起来的休闲品牌;另一方面,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国外服装制造产业向中国转移,南方兴起很多贴牌工厂,专门给国外大牌供货。

恰逢这一时期,学成之后的王钰涛接连斩获服装设计界的重大奖项。2001年,王钰涛决定南下,来到当时的休闲装基地中山为一家服装企业做设计总监。

回忆起来,王钰涛说那确实是充满了赚钱机会的一段时间,如果当时选择成为一个纯粹的生意人贴牌做工厂,应该可以赚的盆满钵溢。但他是一名设计师,有着除了赚钱之外的梦想,就是成立自己的品牌和工作室。

2005年,王钰涛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品牌Beautyberry(直译是北美洲的一种药材,叫紫珠,也是很好的一个寓意),把工作室地点设北京在751时尚设计广场,“当时这里有很多很纯粹的艺术家,不像现在一样这么热闹。”

对于这一次重大选择,王钰涛笑谈自己当时或许可以“两条腿走路”,但是人生不能完全的去算“经济账”,能够追求自己的梦想,才可以去释怀很多“舍弃”。

当初创业的艰辛历历在目:成立工作室之时,从设计、打版、制作甚至是细碎的琐事都是他一人劳心操办。无论对与错的选择,都是自己经验的累积。

作为一名设计师,追求艺术的同时,王钰涛并不排斥市场,他在多个场合都表示:“市场是检验一个设计师成功与否的标准。”

2009年,著名男装品牌利郎想要邀请王钰涛担任旗下品牌L2的品牌设计总监,一开始王钰涛婉拒了,“我有自己品牌,有自己的模式,一切都可以自己做。”后来利郎再三邀请,盛情之下,王钰涛答应利郎做L2副线品牌。

2011年,利郎集团一举囊括“中国男装行业最具价值上市公司”,“中国最时尚商务男装品牌”以及“中国男装行业上市公司最具价值总裁”3项大奖,而时任L2设计总监的王钰涛也荣获第十五届中国时装设计“金顶奖”,不管是公司品牌,还是设计师的专业能力,都得到了行业的认可。

一直到2014年底,王钰涛决定离开利郎回归自己的工作室,离开前,L2品牌全年的订单达到7.8亿。利郎五年,从最初第一季度6800万的订单额,到第五年的7.8亿订单,王钰涛自认为用专业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同时也感谢利郎在商业上成就了自己。

他说:“在利郎的经历让我更加确信,设计与市场并不会冲突,它是检验一个设计师成功与否的标准。”

王钰涛“+”的期待

结束与利郎的合作之后,王钰涛走到了人生的第三次转折。

他回到北京,继续做Beautyberry,同时还开展了一条副线——B+这样一个年轻的品牌。

王钰涛说:“Beautyberry是从一开始一直做到现在的,转为成衣定制,它是我很多年心血的体现,毕竟它需要有经验,这个经验不单是设计师的经验,还有整个团队,包括样衣师,版师以及辅助的所有人。”

目前,Beautyberry业务聚焦于成衣定制,主要面向国内高端消费人群。虽然品牌没有转化成更大的价值,但因为有固定的客户群体,所以业务基本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去年在疫情的影响下,成衣定制量不仅没有减少,还增加了20%,

王钰涛认为,服装品牌也要随着时代变化不断更新,市场的需求决定品牌的发展方向。在后疫情时代,人们居家时间大大增长,对服装的诉求就呈现出舒适柔软的趋势。

另外一个重要的趋势就是环保。“环保不能只是口号,这对服装企业的经营管理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今在服装行业的内部讨论上,大家越来越关注服装这种易消耗性产业如何对地球更友好。”

除此之外,王钰涛还有一个副线品牌 B+,也是基于Beautyberry品质消费的基础上,希望有更多的人保持年轻的设计。

对于B+,王钰涛是这样解释的:欧美国家的学生成绩单是按照ABC区分的,A当然是优秀,但会给人一种好学生气太强的感觉,而B+就是一个很好的学分,它既意味着一个学生学习成绩不错,同时还有自己的小生活;另外一层含义,“+”与“家”同音,这个品牌延续了Beautyberry的基因,但更多地延伸出家庭、生活方式这样一个含义。

未来,会用生活方式去打造B+这个品牌,其实做的是 family style,“只要你保有一颗年轻的心,你都是可以加入这个大家庭。”

这是因为除了设计服装,王钰涛更想把“美,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一理念传递出去。王钰涛想要传递的对象,不仅是主流的年轻人,还有老人和小孩。

近几年,国际时装秀场上出现了一些大龄模特,看到那些模特的精神状态和实际年龄之后,大多数人会觉得很诧异,但王钰涛觉得这是在呈现一种不一样的精彩。“年龄大一点的人生活不仅仅有广场舞,他们也可以活得更加精彩。”他说。

Beautyberry的主线业务也在满足这一类群体的需求,“不管多大年龄,都要对生活有追求,对生活有一点仪式感。因此,Beautyberry也推出了以“风华”为主题的活动,面向的就是老年客户群体。

老年人要活出精彩,对下一代进行美学教育也不容懈怠。工作室接下来打算推出“小小设计师”为主题的培训活动,目的就是培养下一代人对美的感知力。

王钰涛说:“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中国人变得有钱了,但是我们的品位却没有跟上来。我们希望,提升品位从下一代人抓起,起码在未来,我们的孩子是懂美的。”

因此,B+接下来的转型会向亲子方向发展,走高端亲子路线,以家庭、生活方式的形式去执行。王钰涛打算做儿童培训的夏令营,请专门的形体老师来给孩子们上课,让孩子们在工作室参与服装设计,提升动手能力,培养对美的理解。

此外,工作室推出了一些线下活动让客人来体验,“我们并不是让客人一定要来买我们的衣服,更多是一种对美的体验以及对定制的理解。”

他说,“我们有一个口号是定制你的专属美,这是因为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没有标准的美,但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专属美做到最大化。”

逐步去实现这一切,是王钰涛“+”的更大期待。

来源:张一诺

最新更新时间:05/29 18:5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