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加多宝为什么放弃《中国好声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加多宝为什么放弃《中国好声音》?

冠名费高昂和版权争议也许不是最重要的,对于包括加多宝在内的广告主来说,持续数年冠名同一热门综艺节目,一成不变的娱乐营销做法将不再那么管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好声音》第五季预计将在今年夏天播出,连续冠名这档热门综艺节目长达四年之久的加多宝,却将告别好声音的舞台。

界面新闻记者从一家广告公司处获悉,加多宝将不再冠名《中国好声音》第五季,取而代之的有可能是护肤品牌韩后。后者继拿下2016年湖南卫视《金鹰剧场》及《我是歌手》位序广告后,又在2016浙江卫视黄金广告资源招标会上以2.5亿的价格竞得这一季好声音的“独家特约权”。对此,加多宝相关负责人仅回应称“内部没有听说”。

2015年,加多宝、百雀羚和优信二手车分别以3亿、1.8亿和3000万获得独家冠名、特约赞助和决赛宣布冠军前的60秒单条广告。

围绕好声音的版权纷争或许是加多宝选择退出的原因之一。

2012年,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灿星)与浙江卫视从荷兰Talpa公司引进《The Voice of …》节目模式,按照国际惯例,节目模式费用占节目整体制作费的5%左右,因此灿星支付了200多万元。2013年-2015年,尽管经过艰难谈判,但灿星每一季好声音的续约版权费仍飙涨到了6000万元之高。

过去四年里,双方的冲突和博弈从未中断过。今年1月,唐德影视宣布以6000万美元(约合3.8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获得了“好声音”节目模式在中国的独家授权,Talpa宣布不允许任何公司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再制作第五季《中国好声音》。

因此,灿星最终决定和浙江卫视共同开发本土版“好声音”。目前可以看到灿星原创的“好声音”已更换Logo。灿星公司宣传总监陆伟表示,赛制、视觉包装、节目主旨都会有所改变。这意味着,原节目里转椅、剪刀手Logo、盲选模式、Battle等经典元素将不复存在,这一系列变数为品牌与好声音的合作带来了不确定性。

此外,随着观众对同一节目产生审美疲劳,以及好选手越来越难找,外界普遍预测新一季好声音的收视会不如以往,这与其节节攀升的冠名费形成了矛盾。

2012年,加多宝冠名《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费用为6000万,第二年飙升为2亿,第三年2.5亿,去年涨至3亿元,今年冠名费预期将进一步上调。

洗涤品牌立白此前冠名了1-3季的《我是歌手》,第四季就是因为过于高昂的冠名费而选择了放弃。“主要是价格原因,第四季跟之前相比上涨的过快,对手砸了重金,手法也比较犀利。”立白集团有关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但加多宝对于在品牌投入上并不格外看重财务数字,比起费用高昂,也许更重要的是,这种一成不变的娱乐营销不再像过去那么有效了,到了品牌方要出新招的节点。

对于包括加多宝在内的快消品牌来说,冠名热名综艺节目的主要效应是打响知名度。但加多宝已经连续四年冠名好声音,节目定位运作模式不变,再次冠名覆盖的消费人群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时候花更多的钱继续冠名就不那么划算了。

“在知名度上,加多宝经过这几年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从王老吉到加多宝的转化,在这个过程中,电视节目起了很大作用。接下来的品牌宣传计划应该更多地考虑促进消费者重复购买、提高客单值等。”天业品牌咨询管理创始人曹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事实上,为了使品牌变得更酷,吸引年轻消费群体,加多宝正在尝试新的营销方式,比如此前在爱奇艺自制剧《废柴兄弟2》中植入广告。有分析人士认为,加多宝接下来的有可能更多地转向电影、网剧和移动互联网营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加多宝为什么放弃《中国好声音》?

冠名费高昂和版权争议也许不是最重要的,对于包括加多宝在内的广告主来说,持续数年冠名同一热门综艺节目,一成不变的娱乐营销做法将不再那么管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好声音》第五季预计将在今年夏天播出,连续冠名这档热门综艺节目长达四年之久的加多宝,却将告别好声音的舞台。

界面新闻记者从一家广告公司处获悉,加多宝将不再冠名《中国好声音》第五季,取而代之的有可能是护肤品牌韩后。后者继拿下2016年湖南卫视《金鹰剧场》及《我是歌手》位序广告后,又在2016浙江卫视黄金广告资源招标会上以2.5亿的价格竞得这一季好声音的“独家特约权”。对此,加多宝相关负责人仅回应称“内部没有听说”。

2015年,加多宝、百雀羚和优信二手车分别以3亿、1.8亿和3000万获得独家冠名、特约赞助和决赛宣布冠军前的60秒单条广告。

围绕好声音的版权纷争或许是加多宝选择退出的原因之一。

2012年,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灿星)与浙江卫视从荷兰Talpa公司引进《The Voice of …》节目模式,按照国际惯例,节目模式费用占节目整体制作费的5%左右,因此灿星支付了200多万元。2013年-2015年,尽管经过艰难谈判,但灿星每一季好声音的续约版权费仍飙涨到了6000万元之高。

过去四年里,双方的冲突和博弈从未中断过。今年1月,唐德影视宣布以6000万美元(约合3.8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获得了“好声音”节目模式在中国的独家授权,Talpa宣布不允许任何公司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再制作第五季《中国好声音》。

因此,灿星最终决定和浙江卫视共同开发本土版“好声音”。目前可以看到灿星原创的“好声音”已更换Logo。灿星公司宣传总监陆伟表示,赛制、视觉包装、节目主旨都会有所改变。这意味着,原节目里转椅、剪刀手Logo、盲选模式、Battle等经典元素将不复存在,这一系列变数为品牌与好声音的合作带来了不确定性。

此外,随着观众对同一节目产生审美疲劳,以及好选手越来越难找,外界普遍预测新一季好声音的收视会不如以往,这与其节节攀升的冠名费形成了矛盾。

2012年,加多宝冠名《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费用为6000万,第二年飙升为2亿,第三年2.5亿,去年涨至3亿元,今年冠名费预期将进一步上调。

洗涤品牌立白此前冠名了1-3季的《我是歌手》,第四季就是因为过于高昂的冠名费而选择了放弃。“主要是价格原因,第四季跟之前相比上涨的过快,对手砸了重金,手法也比较犀利。”立白集团有关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但加多宝对于在品牌投入上并不格外看重财务数字,比起费用高昂,也许更重要的是,这种一成不变的娱乐营销不再像过去那么有效了,到了品牌方要出新招的节点。

对于包括加多宝在内的快消品牌来说,冠名热名综艺节目的主要效应是打响知名度。但加多宝已经连续四年冠名好声音,节目定位运作模式不变,再次冠名覆盖的消费人群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时候花更多的钱继续冠名就不那么划算了。

“在知名度上,加多宝经过这几年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从王老吉到加多宝的转化,在这个过程中,电视节目起了很大作用。接下来的品牌宣传计划应该更多地考虑促进消费者重复购买、提高客单值等。”天业品牌咨询管理创始人曹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事实上,为了使品牌变得更酷,吸引年轻消费群体,加多宝正在尝试新的营销方式,比如此前在爱奇艺自制剧《废柴兄弟2》中植入广告。有分析人士认为,加多宝接下来的有可能更多地转向电影、网剧和移动互联网营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