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个人意见|《活死人军团》:扎导要用流行文化创造属于他的“僵尸宇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活死人军团》:扎导要用流行文化创造属于他的“僵尸宇宙”

如今的好莱坞,除了扎导,大概也没有其他导演能在规模上将最烂俗的流行文化与类型片的陈词滥调推向一个新方向。

本文涉及部分剧透,请谨慎阅读。

如果说扎导版《正义联盟》依然还能看出传统制片厂对于扎克·施奈德的束缚,那么来到他与Netflix首次合作的新片《活死人军团》,可以说是扎导导演生涯开始以来真正的放飞自我。重回让他成名的僵尸类型,同时背后又有Netflix将近一亿美元的成本支持,在这部电影里,扎导不仅自编自导,更是首次自己掌镜,全方位地将个人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就像扎导过去所有的作品一样,越发风格化也意味着评价越发两极。但有一点无法否认,作为一名愿意尝试不同元素并且创造力极佳的导演,在得到了更多资源与更充分的创作空间之后,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才能够以一种更自然的方式体现出来,并且能够推动类型片进一步向前。

《活死人军团》开场便展示了一个以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为背景的僵尸源起,一队美军运送的“物资”意外逃脱,造成了之后的城市毁灭。

紧接着便是扎导非常擅长的交叉着剧组介绍字幕与主要人物背景的蒙太奇叙事。在Richard Cheese和Allison Crowe翻唱的《拉斯维加斯万岁》的渲染下,我们能看到僵尸们迅速占领了这座城市,你能想到的每一个拉斯维加斯标志——从经典的猫王模仿者到选美皇后和表演女郎——都一一沦为不断变异的僵尸。开场的这几分钟着实让人愉悦,它提供了你希望在以拉斯维加斯为背景的僵尸犯罪电影中看到的一切。

事实上这种技巧也是扎导一直以来最擅长的,在扎导版《正义联盟》中他就很克制的使用了一点,但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当然还是他在《守望者》里的那一次尝试,《守望者》的开场几乎可以说是21世纪最佳电影片头之一。而来到《活死人军团》,他终于又有机会重新捡起这门老手艺,并且把它发挥得更加游刃有余。

抛开情节的好坏不谈,《活死人军团》给人的观感就像施耐德终于被解开了枷锁,这种感受甚至比他对《正义联盟》的四小时风格化处理更强烈。

他导演风格中被喜欢或被讨厌格的一切元素都在这部新片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史诗般的动作和血腥镜头,超长的慢镜头,偶尔会使电影感到沉闷和重复的对话,以及在人物死前试图强迫他们产生突然的情感联系。不过,当电影的情节能够配合这些要素时,这些元素都能起到作用,特别是当扎导使用那些带着暗黑气息的冷笑话时。扎导的风格同时也包括他对流行音乐的运用,小红莓乐队的反战名曲《僵尸》被用在其中时,大概没什么人会感到惊讶吧。

图片来源:《活死人军团》剧照

回到电影的具体剧情中。前雇佣兵斯科特·沃德被真田广之饰演的富豪找到,提出在拉斯维加斯被核弹攻击以清除僵尸之前,他需要找到一队人马从赌场的保险箱中偷运出2亿美元,沃德能够拿到五千万的报酬以摆脱他在僵尸战争后委身汉堡店打工的生活。

核爆炸则被设定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当天,就因为电影里的那位美国总统认为这“看起来很酷”,而且用一种类似川普的口吻表示“如果你想一想,这有点爱国主义”。影片随后的“组织人员”和大多数群体犯罪电影并无二致,但一连串的快速交叉剪辑和台词设计使得这部分看起来成为了全片最为轻松和有趣的段落,能够明确地给出那种“牛逼,我想加入“的活力,不断有稀奇古怪的角色被介绍给观众,当然任何熟悉僵尸类型电影的人都知道他们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炮灰。

斯科特的“自杀小队”包括他曾经一起突围的亲密朋友克鲁兹和范德洛赫,以及尖酸刻薄的直升机飞行员彼得斯。尽管大多数角色基本都没有得到充分的诠释,使得多数人物都显得单薄无力,充满了工具人的气质,但好在只要打手范德洛赫和负责开保险箱的“神偷”迪特在一起,剧情就会呈现出明显的幽默质感。

而在这队人马正式进入拉斯维加斯后,扎导终于对外展示出了他对僵尸类型片今后发展的设想,以及他对古希腊神话等元素长久以来的执迷。

图片来源:《活死人军团》剧照

从《活死人黎明》开始,扎导对僵尸片的理解几乎可以说是“僵尸片之父”罗梅罗的精神继承者,而在这部电影里,尤其是在僵尸的设定上,也能看出扎导对于丧尸片《我是传奇》某些关键要素的继承和进一步升级再造,最直观的一点便是僵尸甚至有了繁衍能力。

在扎导设定的世界观里,如今的拉斯维加斯不仅有罗梅罗发明的缓步行走的无脑僵尸,他们还同时与快速行动的僵尸以及进化到更高状态的阿尔法一起共存,后者有一种类似海洋生物的变异外形,并且比普通僵尸更聪明,同时还具有社会化组织。当然,电影也没忘记在预告片中出现过那只创意十足的僵尸老虎。这部电影对僵尸起源并未过多着墨,显然也是因为要制作续集或衍生作品,以探索它所暗示出的僵尸世界。

图片来源:《活死人军团》预告片

就目前Netflix给出的确定消息,在《活死人军团》上映前就已经确定有一部动画片和一部真人前传电影正在制作中,估计宣布扎导继续创作续集也只是时间问题。

毫无疑问,整部电影的问题就跟它的亮点一样鲜明。作为导演和摄影的扎导给出了他的想象力与视觉效果,但问题在于他也是编剧之一,一贯不擅长有效推进剧情和多线叙事的毛病依然没有太大改善。虽然部分人物和设定可能会在上述提到的后续故事中得到解答,但这并不成为这部电影偷懒的理由。

《活死人军团》想让你相信它在讨论严肃的社会话题——通过让隔离营中的大多数难民看起来是拉丁裔,或者让一个角色不断谈论试图逃离隔离营并宁愿独自面对外面的危险,只是为了确保他们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但除了一些人冒着巨大的风险穿越隔离墙这一事实之外,这条叙事线对于主线剧情没有任何帮助,也没有给出什么新的问题答案。可以说,不论是影射如今的美墨边境难民营还是以僵尸来挖苦消费社会,电影要么是流于表面要么是老调重谈,终究还是显露出编剧能力的不足。

无论如何,作为一部A级制作的B级类型片,看着这些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战士在华丽却空荡荡的赌场中开枪扫射,确实能够让人感受到压力的释放,更不用说其他各种血腥却具有十足创造性的动作场景了。

在扎导将《正义联盟》导演剪辑版以一种过度挥霍的方式演绎之后,可以说如今的好莱坞除了他,大概也没有其他导演能在规模上将最烂俗的流行文化与类型片的陈词滥调推向一个新方向。即使在讲故事的能力和组织起一个宏大世界观之间依然有非常多的漏洞,《活死人军团》最大的成功还在于其恰当地保留了这一类型应有的趣味,并且做到了风格化的一面。同时扎导也在努力构建着一个他许诺给Netflix的“僵尸宇宙”,在这其中他终于能够完全说了算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