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亚马逊84.5亿美元收购米高梅,好莱坞巨头们的媒体攻防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马逊84.5亿美元收购米高梅,好莱坞巨头们的媒体攻防战

亚马逊与Netflix的拉锯战,米高梅4000+IP版权是关键吗?

文 | 娱乐独角兽 何西窗

靴子终于落地,好莱坞市场上“卖身”多时的米高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接盘侠。

昨天(5月26日)外媒报道,海外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将以84.5亿美元收购好莱坞传统制片厂米高梅(MGM Studios)。收购的目的非常直接,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米高梅拥有众多备受推崇的IP和广泛深入的节目目录,我们可以重新构想并开发面向21世纪的IP。”

显然,亚马逊收购米高梅,是为了拓展自身的媒体业务,而在此之前,亚马逊与Netflix的流媒体追击战已经持续多时。

米高梅的“卖身”并不让人意外,多年的运营不善加上疫情的冲击、《007:无暇赴死》等头部项目的延迟,让这位老牌制片厂不堪重负,为求生存米高梅已经三番五次寻找买家。但这场收购或许比预想中更加隆重,去年年底米高梅传出卖身消息,相关机构对其进行估值,售价在55亿美元左右,亚马逊的出价显然比预估的更高。

而这也是亚马逊发展历史上规模第二大的收购交易,此前亚马逊这么大手笔买公司,是2017年以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可以理解为,在娱乐领域,亚马逊进行了一个大跨步。

疫情之下,传统制片厂受阻,流媒体平台崛起,好莱坞媒体行业开始迭代,米高梅的卖身是疫情冲击的具像化体现之一,而被时代裹挟着改变的巨头并不是只有它一家。昨天,迪士尼宣布关闭100个国际电视频道,将集中内容迁移到Disney+等流媒体平台上。9天前,AT&T拆分华纳兄弟媒体部门,与Discovery公司合并,掀起了一场作价430亿美元的“联姻”。

从米高梅、亚马逊到迪士尼、华纳兄弟,与其说这是传统巨头们对抗Netflix的流媒体战争,不如说这是巨头们自己的攻防战,需要对抗的不是Netflix,而是汹涌往前的新时代。

亚马逊与Netflix的拉锯战,米高梅4000+IP版权是关键吗?

亚马逊收购米高梅,可以称之为得偿所愿。此前米高梅的卖身新闻里,亚马逊、苹果两家巨头被视为是潜在买家,而互联网巨擘瞄准传统制片厂的意图也很明显,是为了得到内容版权资源。

相比迪士尼、华纳兄弟等传统制片厂和Netflix这类内容起家的流媒体平台,亚马逊以电商打天下,内容并不是它的最大依托,而缺乏内容基因,让亚马逊在流媒体的开局之战里落了下风。

2008年亚马逊依托Amazon Prime会员推出Amazon Video,开始布局流媒体市场。这时Netflix也正处在快速转型期,从单纯的DVD租赁服务公司变成为综合性的内容分发渠道商。

简单而言,亚马逊与Netflix的起步时间相差并不大,相比迪士尼、华纳兄弟、派拉蒙等近两年进入流媒体大战的新平台,亚马逊已经是流媒体市场上的“老兵”。

这个时期,亚马逊与Netflix的发力点还在于渠道。Amazon Video主要向Amazon Prime会员提供视频点播服务,Amazon Prime会员可以通过Amazon Video观看部分版权内容,订阅HBO等电视频道,Netflix主要致力于扩大平台分发渠道,将平台分发覆盖面从电视机顶盒、智能电视拓展到IPAD、手机等移动端。

故事并不新奇,流媒体平台发展的惯常套路都是雷同的。初期以资金购买版权内容,完成用户收割,打通内容分发渠道,后期开始打造自制内容,完成内容制作分发一体化,而真正的战争,往往落脚在后半程。

好莱坞市场上的流媒体内容战,开启2013年。Netflix发力原创内容,2013年凭借《纸牌屋》系列一飞冲天,随后一路推出了《女子监狱》《制造杀人犯》《怪奇物语》等剧集,成为流媒体行业领头羊。

而这一年亚马逊也紧随Netflix之后,开始发力原创内容,并推出了《透明家庭》《高堡奇人》等剧集。但是相比Netflix出师大捷,孵化出爆款剧集,亚马逊的原创内容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于是这两家平台开始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态势,Netflix原创内容优势越发明显,无论是《黑镜》《王冠》等爆款剧集,还是与漫威等内容商合作的《夜魔侠》《卢克凯奇》等IP衍生剧,都在持续吸引更多用户。

而亚马逊凭借Amazon Prime会员与雄厚的资本支持,在渠道和版权内容上保持优势。媒体报道,2016年数据显示,亚马逊拥有1.84万部电影和1981部/季电视剧版权,而Netflix内容储存还不及亚马逊的一半,并且随着制片厂们对Netflix的版权压制,Netflix的版权内容更加凋零。

一个有爆款内容,一个有稳定渠道,于是Netflix与亚马逊的拉锯战开始走向白热化。在用户市场上,Netflix以更长的用户时长与更多的用户数量获得领先,但是亚马逊紧随其后,紧咬不放。2018年Q1数据,Netflix全球付费用户达到1.25亿,而亚马逊订阅量也超过了1亿。

到了现在,即便迪士尼、华纳兄弟等内容巨头来势汹汹,流媒体市场空前混乱,但亚马逊依旧兽群里最凶狠的恶狼。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流媒体市场上Netflix以2.08亿用户为位居第一,而亚马逊以2亿用户数量紧随其后,来势汹汹的新贵Disney+用户则达到1.3亿。

这种情况下,亚马逊收购米高梅,获得内容助力,就让流媒体市场有了更大的变数。作为好莱坞传统制片巨头之一,2005年就有媒体报道,米高梅影视资料库里拥有4100部电影和过万部电视剧版权,这些经典影片和剧集版权对于任何一家好莱坞公司而言都是一笔宝藏。到现在这笔宝藏到只会更加巨大。

米高梅旗下《007》系列、《霍比特人》系列、《终结者》系列、《洛奇》、《沉默的羔羊》、《使女的故事》等依旧是电影市场的头部IP资源,对于亚马逊而言,如虎添翼。

巨头合并大潮来袭,抱团与整合能否抵抗新时代?

在外界看来,亚马逊收购米高梅,是在为自己找到新的发展支撑点。

近几年,无论是YouTube这类综合视频平台,还是TikTok等短视频社交平台,乃至已经成为一座高山的Netflix,视频内容已经是传媒行业不能忽视的领域。亚马逊有电商作为基本盘,有能力发展多元业务,而以长视频内容为基础的流媒体业务,是不二选择。

这个思维也可以套用在迪士尼、华纳兄弟等传统巨头身上,在主题乐园、衍生销售、电影放映等业务被迫受阻之后,巨头们不约而同大力发展流媒体。而巨头们发展的方式也十分类似,一方面动用母平台各类资源为流媒体平台输血,获得用户增量,一方面则是采取抱团模式,扩大竞争力。

前一种方式公众已经不陌生,在2020年左右入场的新贵们身上尤为明显。迪士尼的Disney+、华纳兄弟的HBO MAX、环球的Peacock、派拉蒙的Paramount+等,都在母集团的大量投入与IP支撑下迅速建立认知度,完成用户收割。

而后一种方式,则在面临转型的老牌巨头身上更为明显。索尼虽然没有建立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但是将内容版权分销给了Netflix与Disney+,建立联盟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AT&T让华纳媒体与Discovery合并,既是资源整合,让华纳的流媒体业务有了更大的内容支撑,也是巨头面对传统电视收费服务下降,做出的应对措施。

流媒体、社交软件等冲击着传统电视业务,虽然大部分媒体公司试图在传统有线电视业务与流媒体业务之间保持平衡,希望一边维持有线电视运营,一边发展流媒体平台,但是在IP的分散减少平台竞争力、传统电视频道收益无法覆盖运营成本的情况下,巨头们选择拆分、重组,以最优质的资源换取最大的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迪士尼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拆分重组,但迪士尼宣布今年将关闭100个国际电视频道,将内容转移到Disney+上,而去年迪士尼已经关闭了30个国际网络频道。

从迪士尼收购福斯,组建出Disney+、Hulu、ESPN+的流媒体矩阵,到华纳与Discovery合并建立新公司,再到亚马逊收购米高梅,好莱坞巨头们无形中开始了一场合并热潮,而这些合并重组,似乎是巨头们不安分的野心,没有人期待格局固定,所有人都在搅动传媒市场,让每个细分领域都充满变数。仅以流媒体市场而言,Netflix无法在迪士尼、亚马逊的追赶之下无动于衷。

而从整个行业而言,亚马逊收购米高梅、华纳与Discovery合并,形成的影响比预计更大。直观看来,这是对Netflix、Disney+等造成压力,但实际上这也给康卡斯特、ViacomCBS等传统巨头造成冲击,传统巨头们拥有资源和实力,但是时代轰隆向前,旧的方法论已经无法在新时代获得成功,抱团取暖是应对新时代冲击的防御机制,它也提醒还未做出应对的巨头,转型的关键时刻已经到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