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丰巢静悄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丰巢静悄悄

相较于几年前的动作频频,今年以来整个智能快递柜市场的发展似乎在减缓。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盒饭财经  任娅斐

“我们小区的丰巢换成京东快递柜了”,如果不是取快递,北京某小区的小解(化名)很难注意到快递柜颜色的变化。

小解是淘宝的常客,经常忘记或者漏收快递,对他来说,时有发生。去年丰巢突然收费时,小解的愤怒值不亚于杭州东新园小区的业主们,但时隔近一年,他已经习以为常。

这是丰巢在去年收费之后,快递柜行业发生的一个细微变化。

但不同于过去几年,各家在争夺最后一公里时的各种厮杀、贴身肉搏,去年5月份至今,整个智能快递柜行业,动作似乎在减缓。

百度检索“智能快递柜”“无人接触配送”“最后一公里”“丰巢”“速递易”等关键词,并进行组合排列,关于智能快递柜行业的新闻,仍集中在去年5月份,即丰巢收费,以及丰巢与速递易重组等相关事件的后续发酵。

“丰巢智能柜4月15日上线长期租用功能”“菜鸟驿站送货上门”是今年以来,少有的几次动作。

国家邮政局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2020年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组,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但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0年全国累计布放智能快件箱仅为42.3万组。

快递柜真的是门好生意么?

激战不再

“最近一年明显感觉消停了。”小解告诉盒饭财经,过去几年他所在小区安装的快递柜,几经更迭,先是丰巢,后来速递易、菜鸟加入,数量逐渐增多,再之后京东快递柜也加入进来,但在数量上,仍以丰巢和速递易为主。

小区的变化,在某种程度上也映射着整个智能快递柜市场的变化。

以丰巢为例,从其融资历程便可见资本市场的热捧。2015年6月,顺丰控股完成对丰巢5亿元的天使轮融资,仅仅 5 天之后,申通、韵达、中通和普洛斯以增资方式进入,加上顺丰跟进,丰巢再获 5 亿元融资。

2017年1月,丰巢高调宣布获得25亿元A轮融资,此后便开启了疯狂的烧钱扩张之路,短短一年内,丰巢就完成了2万组智能快递柜的布局。天眼查显示,成立至今,丰巢累计获得 5 轮融资超 81亿元资金。

2017年尤其是智能快递柜打的最激烈的一年。其中,顺丰与菜鸟之间因丰巢数据接口问题,引发的战役,一度引来多家互联网巨头站队。京东、网易、美团、腾讯先后站队顺丰,而圆通、申通、韵达、中通、百世等“通达系”快递公司则站队菜鸟。眼看大战越来越激烈,国家邮政局不得不出面进行干预。至此,双方终于握手言和。

在“丰鸟大战”发生后,菜鸟宣布进入快递柜市场,与当时的行业龙头速递易牵手。而丰巢则以8.1亿元全资收购了竞争对手中集e栈。

两次并购事件发生后,快递柜市场随即转变为两军对垒:一方是速递易+中国邮政+菜鸟,另一方是丰巢+e栈。

2020年5月,智能快递柜市场又大变天,丰巢收购中邮智递,智能快递柜市场两大巨头合二为一。

据天风证券研报数据,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柜机占比约44%,中邮速递易占比约25%,收购后丰巢市场占有率达到69%,占据绝对头部。不过,这次收购事件后,丰巢也因违反《反垄断法》被市场监督总局罚款50万元。

目前,智能快递柜基本形成了物流企业、电商平台和第三方公司三大阵营。物流企业以丰巢、中邮速递易为代表;电商平台以菜鸟、京东为代表;第三方快递运营管理公司,如近邻宝、江苏云柜、日日顺等等。

而相较于几年前的动作频频,今年以来整个智能快递柜市场的发展似乎在减缓。

国家邮政局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2020年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组,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但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0年全国累计布放智能快件箱仅为42.3万组。

“过去几年实践下来,行业投入不少,智能快件箱保有量增长迅速,但是所取得的实际效果仍不够理想,没有成长为末端揽送主渠道。”劳动经济学会就业促进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欧阳俊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完全市场竞争环境下,目前智能快件箱盈利空间相对有限。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智能快递柜运营企业也是普遍亏损。

广西快递协会副秘书长李波也持同样观点,他认为在目前的大型城市成熟社区里,已经很难容纳更多的快递箱:“在过去两年时间里,以城市社区为中心的快递箱行业竞争激烈,小区、社区中能够布局快递箱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

没人赚钱

智能快递柜最初被认为是解决快递末端配送的关键,并最终成为社区O2O落地的承载设施。

更长远来看,它又被视为智慧物联网的一个重要入口,社区服务的入口之一,也因此拥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但多年来激进的扩张,快递柜企业迎来的却是连续亏损。

以丰巢为例,根据财报显示,丰巢2016年全年净亏损2.5亿元;2017年亏损3.85亿元;2018年前5个月亏损2.49亿元;2019年亏损7.81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8.46亿元。至此,丰巢在这6年里,累计亏损至少在24.65亿元。

其实,亏损的不仅是丰巢,速递易也是。2014年成立的速递易,在当年造就了其母公司三泰控股的暴涨神话,将其市值推向百亿元,但又迅速将其拉下神坛。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三泰控股分别亏损0.38亿元、13.04亿元和1.97亿元,并在2017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在引入中邮、菜鸟、复兴三家资本,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中邮智递成立,速递易也因此更名为“中邮速递易”。

2020年丰巢收购中邮智递时,其2020年1月至3月未经审计净利润亏损约1.59亿元,而2019年亏损约5.17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丰巢CMO李文青曾表示,主要是增设新快递柜所致。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丰巢与速递易合计投放柜机网点超过28万组,市场份额超70%。

由于柜体成本、场地租金以及维护管理费用较高,快递柜的经营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其盈利模式也一直备受质疑。

据盒饭财经了解,目前市场上一台快递柜成本在2-5万之间,此外还要支付7000-10000元的场地租赁费用、电费、人力成本、折旧等运营费用。有机构曾经测算,一组快递柜初始运营投资金额至少在4万左右。

丰巢A轮融资后,完成2万组智能快递柜布局。按照初始运营成本4万元计算,丰巢共花掉8亿元。期间,收购中集e栈花掉8.1亿,丰巢快递柜增至7.4万组。累计一共花掉16.1亿。

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投入约17.8万个快递柜,减去中集e栈的7.4万组,剩余10.4万组,初始投入成本约41.6亿元。丰巢在快递柜上的初始投入总成本约为57.7亿元。

去年5月,丰巢并购中邮智递后,快递柜增至27.8万组,支出金额未透露。但并购之后,截至2020年年底,28万组的快递柜,每年的运营成本至少都在56亿元。

从收入来源上,兴业证券研报指出,智能快递柜主要有三大业务贡献营收:收寄件、广告、社区O2O业务。

收寄件业务主要面向快递员及收件人两端收费。对快递员的收费价格,会根据他们需求量的变化上下浮动:小柜收费3毛至4毛,中柜收费4毛至4.5毛;大柜收费4.5毛至5毛。一组柜子95格,按平均价格4毛算,一组柜子95格全放满,一年下来收入将近1.4万。以28万组快递柜计算,丰巢一年可收入39.2亿元。

对用户的收费,丰巢数据显示,目前快递柜已经服务3.5亿用户,假如这3.5亿用户里有50%的用户超过12小时未领取快递,丰巢将多收益8750万元,更理想状态是这50%用户成为月卡会员,丰巢将多收益8.75亿元。

广告费则是通过在柜面印刷广告以及相关平台为服务形式收取费用。根据丰巢公众号的信息,商业广告每天每台展示费用为6元,普通用户通过上传照片,在丰巢快递柜上送祝福、表白、爱明星的费用为每天2元。根据丰巢2019年营收来看,每组快递柜的广告年收入平均不到1万元。以28万组快递柜计算,丰巢在广告上可收入2.8亿。

粗略估算,在快递柜被充分使用的前提下,丰巢在快递柜上的年收入至多约47.95亿元,完全不能覆盖其运营成本。而据国家邮政局数据,目前整个智能快递箱投递率还不足10%,所以丰巢快递柜的收入完全不能理想化。

丰巢在双向收费情况下,亏损还在加大,更不用说其他快递柜企业。

冲刺最后一百米

快递柜这么烧钱,为什么大家还是争相布局?

2016年新零售概念提出以来,传统物流配送格局开始发生变化,前置仓是其中的代表。

所谓前置仓,是一种仓配模式,不同于以往长半径的履约方式,而是以城市中心仓位为依托,根据订单密度在核心商圈和社区建立100-300平米前置仓,每个仓服务周边半径3公里以内的区域。用户线上下单后,商品会从离他们最近的前置仓完成拣货、打包和配送,整个过程,通常只在30分钟到1个小时就能完成。

这种仓配模式,提高了物流速度,解决了物流运输市场“最后一公里”末端配送的痛点,总部中央大仓只需要对前置仓供货即可。

前置仓是物流触角的进一步延伸,阿里推出的是零售通业务,覆盖半径大约为30公里,主要以覆盖小型城市为主。

京东的前置仓战略包括京东新通路,达达—京东到家与沃尔玛旗下山姆会员店共建的仓配一体化云仓“山姆云仓”以及京东便利店。2017年4月,京东号称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出“百万便利店计划”,这是它的重要砝码。

顺丰模式和阿里与京东均不同,它也尝试过以线下体验店为前置仓,但是发展并不好,便采取了“前置仓+店配”新模式,充分利用分点部现有资源,例如场地、仓管员、电脑、监控、设备等,将配送半径缩小到了1-3公里。

前置仓明显提升了消费体验,实现了消费者对商品速达的需求,不过同时也给物流企业提出了新要求。

首先,前置仓的发展依托于大数据,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可能会突然发生变化,因此提前备货也会存在一定风险。另外,前置仓的发展对物流企业供应链管理水平和技术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前置仓需要尽量靠近消费者才能提高配送时效,但用地成本也会随之增加。

“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得以解决的同时,物流成本的重头也放在了末端配送上。如今,末端配送成本已经占到物流行业总成本的30%以上,大量社会资源消耗在了这里。

随着新零售的发展,快递柜也卷进了战火。前置仓是最后一公里,快递柜则是最后一百米。最后这一百米,与用户直接接触,也因此快递柜比前置仓更加敏感。

丰巢收费,也因此饱受争议。在丰巢事件发酵期间,浙江邮政局发文表示对消费者反映的未经同意放置智能快递箱、二次收费等涉嫌违法问题,要及时依法处理。可文件发出后,丰巢依旧坚持收费,快递公司也依旧不通知收件人就将快递投入快递柜。

快递公司“顶风作案”,是因为这样才能降低成本,提高收入。

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2020年全年快递业务量达830亿件,同比增长31.7%。但由于快递行业竞争激烈,单家快递公司不敢轻易涨价,也不敢改变送货到家的原有模式。降低配送费成了快递公司降本的手段。2019年以来,很多城市发件的派送费,已降至每件1元,减掉网点公司的装车短驳费用,再到承包区,承包区再请派送员,派送员最终到手的费用只有不到0.8元。

配送费的降低增加了派送员的压力,有报道称,在杭州派送员每天需要派送300个包裹,工资才能达到市场水平,而几年前,派送员们日工作量大约100个包裹左右。

派送员若想在一天将100个包裹全部派送完,挨家挨户送显然并不现实,快递柜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按照每天100件包裹,单个快递柜使用费为0.35元计算,派送员每天的收入将减少35元。但若放弃快递柜,其派送量将至少减至50件,收入至少减少40元。

因此,即使末端派送成本上涨后,派送员还不愿放弃使用快递柜。

虽然在今天仍无法看到盈利的可能,但智能快递柜这张棘手的牌,各大物流企业谁也不会轻易丢弃。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