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顺丰被指“抄袭”背后,不甘同质化的同城配送平台们正忙着内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顺丰被指“抄袭”背后,不甘同质化的同城配送平台们正忙着内卷

这个正慢慢内卷、边界逐渐模糊的市场,未来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在当今众多的同城配送选手中,能笑到最后的又会是谁呢?

文|有牛财经 长江中下游学者

当“大跨界时代”来临,巨头们扎堆涌入同城配送赛道,市场上还保持着独立性的创业公司们终于坐不住了——5月28日,UU跑腿官博在微博上发布文章《关于对顺丰同城急送产品及设计团队发展的几条建议》,直指顺丰抄袭其App核心功能。

UU跑腿在文中表示,顺丰旗下顺丰同城小程序于4月30日上线的“帮排队”功能,在名称、介绍文案、图标设计、排列布局等设计上与UU跑腿2016年上线的“帮排队”功能几乎完全一致。在文章后半段,UU跑腿还列出了数张对比图供参照。

“完全可以用复制粘贴来形容……这种行为让我们严重质疑曾经那个备受尊重的企业目前所处的价值观,甚至一度怀疑其团队的创新能力。”UU跑腿创始人焦伟强在朋友圈写道。

尽管UU跑腿做出了严厉的指控,但事态似乎也就止步于此了——或许是考虑到类似行为实属难以界定,顺丰选择保持沉默。截至目前,顺丰同城公关仍未对这一行为展开官方回应。

顺丰“复制粘贴”背后,各大平台竞争趋向同质化

在想象力愈显匮乏的互联网产品开发领域,与本次事件相似的情况屡见不鲜。今年2月2日,网易云音乐就曾在微博发布长文,称酷狗音乐“死盯网易云音乐多项新功能并全套照搬”,引得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亲自下场回击,大批网友也前来吃瓜看戏。

实际上,浮于互联网产品设计层面的抄袭并不是关键——就算最终某一方认输,换个设计思路,难道产品本质就会变吗?业务层面上的同质化竞争,恐怕才是指责者们真正关注的。

相比更宽阔的其他物流赛道,国内的同城配送市场规模虽然不算大,但依旧保持着可观的增长。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我国同城配送市场规模已经达到981.2亿元,2020年预计达到1700.8亿元,增长率为29.6%。

简单看看如今的同城配送市场,可以发现UU跑腿的对手一点也不少。除了本次它怒怼的顺丰外,还有韵达、圆通、中通这些快递公司,美团、饿了么、盒马鲜生、滴滴、曹操出行、哈啰出行这些与物流有一定关联的企业也纷纷推出跑腿业务,试图在这个日益庞大的市场中分上一杯羹。此外,老玩家达达、闪送依旧是UU跑腿不得不面对的强悍对手。

随着诸多竞争对手的入局,各大同城配送平台的各项业务趋向同质化就成了不可避免的问题。例如本次UU跑腿点名顺丰抄袭的代排队业务,美团、饿了么旗下蜂鸟即配等平台也早已推出,且增长迅速。根据美团外卖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去年10月1-3日跑腿日均订单同比增长151%,其中跑腿代排队订单同比增长419%。

不甘陷于同质化泥潭,美团、饿了么忙着帮消费者“打蟑螂”

为了避免走进同质化的泥坑中,平台们开始挖掘消费者的新需求。以美团、饿了么旗下蜂鸟配送为例——既然代排队和送文件大家都在做,那么代念情书、帮遛狗、帮打蟑螂、帮忙向女朋友道歉呢?随着这些堪称奇葩的需求被开发,跑腿小哥逐渐变成了“万能小哥”,人们口中的跑腿业务也变得更加难以定义,也更显内卷。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正慢慢内卷、边界逐渐模糊的市场,未来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在当今众多的同城配送选手中,能笑到最后的又会是谁呢?

从一份关于市占率的报告来看,以美团、饿了么为首的外卖平台虽然入局较晚,但已经在这场战争中占据了显著优势。来自Trustdat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美团旗下美团配送在国内即时配送行业内的订单占比高达47.1%,而同属阿里系的饿了么、蜂鸟即配、点我达则占据30%。达达、顺丰同城和闪送这些先一步入局的选手,市占率加起来反而还不到10%。

美团、饿了么们的优势不难理解——尽管目前平台们都在想方设法地发掘消费者的新需求,但在同城配送的订单中,餐饮外卖占比始终接近七成左右,是实实在在的高频消费。

细分到它们各自的优势来看,美团自建了完善的同城配送网络,并在此前数年内将全国的配送服务规范化;饿了么则背靠阿里同城零售业务,得以享受众多流量渠道加持。同时,去年新开展的社区团购业务也能为它们带来新的增量GMV,助力同城配送业务蓬勃发展。

同城配送赛道竞争者众多,谁能笑到最后?

在美团、饿了么之外,其他选手的胜算实际并不算高。

例如以顺丰为首的一众快递企业,它们之所以入局同城配送,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扩大营收及单量规模这一目的去的。另外,这些物流公司一般都布局了数条物流业务线,同城配送只是其中一条,若是其业绩长期无法达到预期,物流公司们又能保证多大投入力度与决心呢?

刚上市不久的达达倒是个值得关注的好苗子,在与京东到家携手合作后,达达负责承接餐饮外卖、生鲜/商超订单和个人跑腿订单,而京东到家则为达达维系着各商家,帮助其获取稳定的订单来源。这一合作在达达去年的财报中也有所体现——2020年全年,达达来自京东到家平台的GMV高达253亿元,相较2019年几乎翻倍。

不过,在达达的配送体系中,餐饮外卖业务依旧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这无疑是它的弱点之一——在与美团、饿了么的竞争中,它无法保证作为其订单来源的商家不会转投对手。毕竟,成本以及利益始终是商家最重视的因素,如果达达无法掌握配送成本以及订单量之间的平衡,那么这些订单始终有着流失的风险。

这之外,闪送、UU跑腿等独立创业公司的未来或许更悲观。在声量、资源等方面,它们难以和后来的巨头们抗衡。在如今这个投融资节奏放慢的时代,它们也很难找到一个足够强大又不干涉其独立性的靠山。以UU跑腿为例,其最后一轮融资仍停留在2018年。

借助广大的下沉市场,这些平台也许能够暂且避过竞争,但当美团、饿了么也盯上下沉市场时,创业公司们的优势恐怕将荡然无存。就像UU跑腿创始人焦伟强的无奈自白——“我们只是一家二线城市的创业公司,对这种事无能为力”。

当然,行业内共有的难题是谁都逃不过的——例如员工的定义问题,近日围绕美团用工福利的一系列争议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当前的模式下,外卖/跑腿小哥到底算不算全职员工?该不该交社保?作为平台方,各大企业对此坐视不理显然不明智,但不管怎样制定应对措施,它们的业务面都会受到影响——动辄数百数千万员工的社保费用,可不是个小数目。可以想见,在一套各家都能满意的解决方案出台前,同城配送这条赛道上仍将笼罩着阴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