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 | 英特尔全球副总裁王锐的哲学大哉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 | 英特尔全球副总裁王锐的哲学大哉问

这场对话“奇葩”是前调,有趣、有品、有用是主调。

文 | Kiki Gao

编辑 | 唐安

采访手记:

王锐(下简称“Rui”),英特尔公司副总裁、市场营销集团中国区总经理,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哲学双料硕士、电子工程博士。三个儿女全部都考入顶级名校。

这些年,我采访了很多TOPHER系列女性人物,这是特别通透的一次,像是一次身心洗礼。当你耐心读完,希望能和我有同感。

Rui毫无粉饰的聊自己。她的学业、她的爱人、她的婚姻、她的孩子、还有她在职场中每个阶段的困惑、坚持和斗争。她说,这一次“祖宗八代”都交代了。这种坦诚对于一个身居组织架构严密的500强科技公司总裁来说,很难。

虽说是“祖宗八代”的谈资,Rui的哲学思维贯穿全程。哲学之于Rui有两个好处:生活更有趣,让自己成为具有自由意志的人在生活、在互动;另外,无限提升公共讨论的品质。

于是,这场对话“奇葩”是前调,有趣、有品、有用是主调。

对话实录:

关于职场:有点“奇葩”有点幸运

毋庸置疑,Rui的职场生涯已至高峰。很意外,我俩的谈话却是从“奇葩”二字开始,对于自己的职场,Rui归结为“幸运”,我看到她的每一步背后却是坚持、主动和承担:边读书边生儿育女、放弃教授职位进公司、选择和个人成长同步的公司、做有引导力的管理者。她说自己永远是第一个Fire自己的人。

Kiki Gao:英特尔首位“Made in China”总裁,走到今天很难吧,应该是非常难。

Rui:有点奇葩。

Kiki Gao:怎么奇葩?

Rui:我大学在华南理工大学读电气工程专业,毕业后本来准备留校教书。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下礼拜你们去考试!”

“考什么试?工作都分配好了。”

“好事儿!相信我,去考吧!”

后来才知道是去考英文,过了一周,我们被通知考过了,“下个月给你们培训,培训完了你们就可以申请出国了。”当时的大背景是我们国家刚刚开放,世界银行发放贷款,他们建议中国想要开放,不能只买机器,一半的贷款可以用来让留学生到国外去学习。当时的19个人中有18个男生,只有我一个女生。

我们参加了一个月的集训,给19个人请了2个美国老师,那一个月住在一座很像《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电影中的城堡里,其实就是把一个大房间截开,放9个上下铺,18个男生就住在那儿,在楼梯和一楼连接处有一个三角形的空间,临时安了一个硬纸箱做的门,我自己住在那里,如果洗澡我得跑去另一座建筑。那一个月每天学英文,考托福、GRE,考过了,就可以申请美国的研究生。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第一,我在美国一个人也不认识;第二,这辈子都没想过要去留学。非常Lucky,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吧,就这样去了纽约,进了哥伦比亚大学。

Kiki Gao:你在学校呆了多长时间?

Rui:太久,6年。

这中间读PHD的时候我生了第一个小孩,完全是意外。当时在美国,中国留学生真的不多,特别是在工学院,我怀孕以后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去找导师,我说我怀孕了,就像有什么罪过一样。导师说,你现在还年轻,生孩子的机会很多,意思就是现在不要生了。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一股火,我心想你怎么这么瞧不起我,我必须生给你看。我说不会影响学业,我照样读书。

生完孩子后我休息4个月,当时是学生,没钱,请不起保姆。我每天请隔壁来陪读的日本女孩帮我看一下儿子,再回到实验室继续做研究,写东西。每3小时回家喂一次奶,喂完奶再跑回Lab。

当时很多人笑话我,一个女孩子,读什么Double E(电气工程)的PHD,工作也不难找,我真觉得不能这么做。有了第一个孩子以后,我发现了作为妈妈的本能,为了孩子也必须把PHD读完。

Kiki Gao:孩子给了你动力。

Rui:对。突然有了一种使命感,我要在儿子1岁前,把PHD拿下。当时我想留校当教授,那是我的终生愿望。申请后拿到了5所大学的教授职位,结果越挑心越虚,自己什么都不懂,我只是读了一些书,拿了一堆学位,如果真要带一个博士生,又是学电气工程的,我应该先到工业界镀3年金,真正去了解行业,才能回来教书,才不愧对学生。但是,出了校门以后我就再也没能回到学校,当教授的理想成了梦想。

Kiki Gao:从此开始了你的职场之路。

Rui:从此我就一直呆在科技行业里。在英特尔工作之前我在两家公司做硬件设计,也做过EDA软件设计。然后再到英特尔,一下就在这家公司干了27年,人生90%的职业生涯都在英特尔度过。

2016年底,我回到中国,一晃第5年了。我好像每次下决心做的事情都会变。人这一辈子,你永远计划不来的,有些计划就是为了改变。

在英特尔,我从研发软件做起,做Process、硬件,设计CPU、设计I/O,从一个程序员到带领团队,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今天。

Kiki Gao:从一个普通程序员跨入管理层的第一步是什么?

Rui:人真的很有意思,我从来没想过做Manager,就想做基础研发,这是我职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我当时在英特尔的一位Manager,也是我非常好的Mentor,他一直说我可以带团队。

我感觉Manager就是所谓的Paper Pusher,不干实事儿那种。我说这个没意思,读了这么多年书,我不能做虚的事情,我就喜欢实实在在的做事,解决问题。

他几乎用了2年的时间说服我,最后他火了,让我坐下来,对我说,你有没有想过带领团队也是解决问题,但是在不同的层次上。

后来,我回去想了一下,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另一个挑战,而且我发现自己的确有能力带团队,虽然当时还不是管理层,有很多人都会来找我,沟通、指导,我天然具备这些能力。

世界上还有什么问题比人更复杂。当你想不通了,是需要一个人把你的脑子转换一下的。最后我开始从管理一个小研发团队,从初级manager慢慢做起,一直在不同类型团队、工作中轮转,每次都不是刻意的,不是做了这个工作,下一步要怎么样,而是做了以后,又生成新需求。

我接受一个新工作有两把尺子:第一,如果我接受了,我有信心比别人做的更好;第二,要有学习新东西的机会。我从来都说,我这辈子不会被人Fire,工作做不好时,我是第一个Fire自己的人。

Kiki Gao:如果当时你拒绝了那位Mentor的建议就体会不到今天的日子了。

Rui:是的,如果当时我拒绝了,也许现在我是个技术大拿。

我的职业生涯真的很幸运,一直以来都有非常好的Sponsorship and Mentorship,几乎在每个关口,都不是刻意去寻找的。到最后我明白了,这个世界需要我们做的事情,不是一个人有能力可以做的,必须要有引导力。

一个人再聪明能做多少事情,一个团队,如果能帮团队每个人释放他们的才华和潜力,“独行快,众行远”这样的Leadership在英特尔文化中是根深蒂固的。

在英特尔,任何一个员工,如果想跟一位比我高四五级的领导聊一聊,可以直接约一对一的meeting,这在英特尔叫做Open door policy,谁都不会回拒你。

让人follow不是逼人,是发自内心的,大家愿意跟随你,把大家的潜力挖掘起来,对我来说非常有益。有一本书叫《Leaders Eat Last》,如果你是leader,就要最后一个吃。

Kiki Gao:一口气服务一家公司27年,英特尔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Rui:英特尔是一个把脑和心,把逻辑和情感可以融为一体的公司。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其实是英特尔的竞争对手AMD。那时候我想当大学教授,但我决定先到行业中学习,就在决定的那一天AMD打来电话,也许是命中注定的。那时AMD还是非常年轻的公司,刚进去的时候股票6块钱,很快就变成3块钱,每周都有人离职。

后来,我去了Cadence(楷登电子),他们希望把我的毕业论文做成产品,他们是做EDA的。我说你们不要动,我自己来,把产品做完以后,发现销售团队不懂技术,跟客户讲不清楚,每次客户销售都把我带上,当时下决心这辈子我坚决不做销售,太难了。

就在这时候,英特尔有一个职位,我感觉英特尔是有光环的,是真正的科技领先企业,就这么进了英特尔,来了就再也没走。看着一个公司几番掉到谷底,几番起死回生,一个公司的成长和个人的成长同步,慢慢就觉得这个公司很伟大。

Kiki Gao:作为女性,在职场始终保持向上登峰,关键竞争力是什么?

Rui:首先是韧性,不要怕失败,要坚持;另外,不因为自己是女性给自己找借口。我的职业生涯一开始都是这样,一屋子的人全是男性只有我一个女性,而且都是美国人,高高大大的,我说一句话人家根本听不到。在这个时候如果我说我是个女的,我讲话听不到,我不讲了,那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永远没办法把自己的Idea说出来。这个时候是谁的责任让人们听到我说话,是自己,有很多事情我们是可以做的。当我们发现有不平等现象,不能忍,要靠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别人为什么替你争。

Kiki Gao:在你的职场生涯里有过不平等、不尊重吗?

Rui:肯定有。这是一个社会现象,它公不公平?不公平,但它是一个事实,我们必须做更多的或者做更大的努力,让我们被看到,被尊重。当我们做的更好的时候,我们就有能力被别人发现和尊重,我们也要帮助其他女性寻求这样的平等。

在英特尔的管理哲学中,领导并不是高高在上,你能看到最大的老板同样坐在格子间里,最多桌子稍大一点。我刚进英特尔的时候坐在一排格子间的中间,所有人进来,找东西,问询,看到我是女的就会先问我,天然觉得我就是秘书。后来我发现如果我不说明白的话,永远以为我是秘书。开会也同样,如果参加一个跨部门会议,人家一看你小小的一个人坐在这里,声音又不大,自动就会不理你。这时候真的需要你有料可说,其实女性厉害起来别人都怕。

Kiki Gao:斗争过吗?

Rui:我的手下有过斗争经历,我也会为了她们的权益帮助她们。我比较lucky,也许我从小跟男孩玩,上大学也没有几个女的,读研究生也没女的,从小就野惯了,别人不敢欺负我。

不管是男的、女的,哪个国家的,都有好的有不好的,都说女性大多细腻,我也见过粗的一塌糊涂的女性,你说男性粗线条,我也见过细腻的。有时候我们自己把女性男性差异扩大化了,不是什么都是死的,发掘每一个人不同的特点,在工作中扬长避短,在私下把自己的短变成不那么短。

关于家庭:永远优先也各自独立

Rui在家庭上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每天2小时睡眠边工作边带娃、无数次的搬家......她始终认为家庭最重要,尽管爱不是随叫随到,爱不是从不摔倒。当她和儿女的成长相互助力,连接感让她终身受益。

Kiki Gao:你人生中最关键的选择是什么?

Rui:做妈妈,做一个好妈妈。虽然不是计划之中的,选择在那个没条件、没能力做妈妈的时候,我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对我却是终身受益。一个女人自从选择做妈妈,自己就不是生活中心了,就把孩子放在了生活的中心,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潜力,柔韧力,继续发掘自己的power of woman, 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让我觉得走不下去的时候必须走下去。所以再往后就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坎了。

Kiki Gao:如果可以选择,你会自己生孩子,还是让伴侣生孩子?

Rui:当然是自己生孩子,一个生命是一个奇迹,当一个生命在体内孕育,变成独立的人,这种miracle(奇迹),I will not share with anybody ,I want do it.我在生我儿子的时候,生了30多个小时,医生跑来问我什么时候生老二?我说这辈子也不会再生孩子了。孩子生完以后抱过来,再问我什么时候生老二?我说会想一想。对于痛苦,我们会忘记。

Kiki Gao:老俗套问题,家庭和事业,你会怎么选择优先级?

Rui:家庭永远最重要。一家公司,明天没有了Rui,英特尔中国区一样发展壮大。但是如果一个家庭,特别是作为一个妈妈、作为一个女性在家庭所承担的角色,缺了我们就真的垮了。

我很幸运,此前的职场文化支持我同时兼顾家庭,比如我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但是我女儿有一场音乐会,我会跟老板说,今天这个会我开不了,我必须去听她的音乐会,或者说我儿子今天要踢一场球,我要去做啦啦队,老板一定会说,你去,我们再想办法。我相信现在大多数员工不敢说这句话。

我也有过纠结。有时候事情还没做完,又有新需求让我去做。最多的纠结还是因为家庭,为了孩子,我从来没有为工作牺牲过家庭。回国也同样,这么多年在国外一直想回来,等到我最小的孩子上了大学,2016年我终于回来了。

我放弃过很多明显的opportunity(时机),比如说可以有更大的scope(视野),我会因为家庭的关系不去接。但是你也听到过我跟团队讲,要想成长,No.1需要做的事情是把现在拥有的工作做好。如果连现在的工作都做不好,没有人给你下一个机会。就算有人给你,可能只是这次幸运。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的下一个工作一般都不是我找来的,都是来找我的。不管是一个团队也好,还是整体一个大团队也好,当你真正能够帮到这个团队,当你真正能够帮到你的老板,他自然愿意把更多responsibility(责任)交给你,Career(职场)是一种自然的evolution(进化),不需要总是焦虑的去找下一份工作。

Kiki Gao:你做过家庭主妇吗?

Rui:我没有正式做过家庭主妇,在英特尔工作7年以后有8个礼拜的休假,一般这8个礼拜大家都去全世界疯玩。那时候我的孩子正小,这8个礼拜我决定在家当家庭主妇,别人都说Rui不可能的,我这样的人一定会觉得boring(枯燥)。可是我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家庭主妇,我希望我的孩子再也不是最后一个从学校被接回家,我希望我的孩子回到家,我也有milk(牛奶)、cookies(饼干)放在桌上,我也能和他们在一起。但是几周之后,我的孩子们对我说:Mom,sit down,I want talk to you,it’s time for you to go back to work.(妈妈,请坐,我想和你谈谈,你该回去上班了。)我们受不了了!!!

Kiki Gao:说说你的孩子们吧。

Rui:我们有三个孩子。你问过我,有没有最难的时候?真正难的是我带着孩子,还有事业的时候,在美国带孩子和在中国真的不一样,有的时候我感觉很多中国妈妈没有真正做过妈妈,太多人帮忙了,是一个团队作业的过程。(孩子小)那个时候真的就是靠我们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奇怪,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每个晚上睡2、3个小时,经常头痛,不睡觉当然会头痛。但是也都扛过来了,有的时候还是要扛一扛。我当时也不会去想有多么艰难,这只是一天一天必须要做的,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但是回头想起来,自己也会惊奇, 而且当时我的事业发展的很好。

孩子给了我很多动力,在纠结一件事情该不该做的时候,作为一个妈妈,你会想如果这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怎么做。妈妈对孩子的爱是完全无保留、无条件的、最无私的一种爱。所以当你为孩子做了决定,反过来想,如果我让我的孩子这样做,那我为什么不这样做。这个决定就变得非常清晰。

作为一个妈妈教会了我很多,包括从孩子身上学到的,很多时候当自己觉得没有力量的时候,看一眼孩子我就有了。所以某种角度来说,我自己从孩子身上学到的东西,起码跟他们从我这儿学到的东西,应该是成正比的。

不管在中国还是美国,我搬过很多次家。大多数搬家都是因为家庭环境,大家都以为我是为了事业在到处搬,其实我的原则是,家庭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孩子需要我、如果家庭需要我,它一定是我最高的priority(优先事项)。在这之上,我要不然不工作,如果工作,我一定要做好。

Kiki Gao:这是一种相互作用力。

Kiki Gao:因为孩子们,你搬过多少次家?

Rui:最初在纽约。第一次因为我找到工作去了旧金山湾区,从湾区搬到德州,这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从德州又搬到俄勒冈,从俄勒冈搬到了宾夕法尼亚,从宾夕法尼亚搬到纽约,因为当时我女儿在Julliard(茱莉亚音乐学院)读pre-college(大学预科),又从纽约到了丹佛。在中国也是,我小时候在北京出生,然后到黑龙江,又在湖南,在广州也待过。我是那种人,如果说明天搬家,我可以说:ok,let’s go!我对搬家没有惧怕感。

很多家长都来问我,孩子小时候要搬家,对他们的生活特别disrupting(干扰),不要轻视孩子们的能力,如果生活中给他们一些波折,给一些challenge(挑战),对他们以后的生命会非常有帮助。如果在早期没有摔过跤,被呵护的特别好,等他以后摔跤,他也许很难爬起来。

Kiki Gao:你辅导过孩子们写作业吗?

Rui:我从来不帮,作业都是他们自己做,我真的狠心。他们有问题会来问我,但是我不会去逼着他们做,做作业是孩子最基本的职责,做不好作业不要讲,这是自己学习的东西,他们也都知道,妈妈的minimal bar(最低标准)很高。

他们完成功课后我的bribery(奖励)就是坐在床上一起念书,妈妈会讲故事,唠嗑。孩子有我的时间他们觉得是一种享受,他们尊重这个规则,我跟孩子一直是很好的朋友,而不是我追着赶着,我不怕孩子考试考一个坏分,如果有能力,一个坏分不会杀了孩子的前途。

我儿子9岁时候,他做一个project(项目报告)做到半夜1点,第二天一早,我上班,他坐校车上学,因为头一天没睡好,他忘带project了,在学校哭着打电话给我,说老师要给他零分,不相信他做完了,问我能不能给他送去。讲老实话,当时我但凡有这个能力,我一定跑回家给他送去,但是当时正好我在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我说,你以后记住这个教训,该带的东西自己带好,零分就零分,因为你忘记带,就这样我继续回去开会了。事后我给老师打电话,我说他真的是做了没有带。但是我跟老师说,你还是要给他零分,他必须要学到教训,从那以后我儿子再也没有忘记过带project。别人说你的孩子是怎么做到的,我想他是被伤到了。

其实这种时候我也可以非常容易帮了孩子,但我没有。很多妈妈说,为什么我的孩子催了一百遍还是这样子,我说因为你每次都帮他说,他没有责任感。孩子的所有愿望不等于都要去满足,我们对孩子好,孩子要糖吃永远给他,他牙就坏了,做妈妈的要知道不给他,家庭priority(优先)和随叫随到不是一回事。孩子有他的生活、他也是独立的,爸爸妈妈不随时在他的身边呵护他帮他做事情对孩子是最好的成长。

Kiki Gao:听说在英特尔没人愿意跟Rui聊孩子,太凡尔赛了!这几天还有人给中国妈妈们总结出鸡娃四件套:甲状腺结节、乳腺结节、肺部结节、子宫肌瘤,你做过“虎妈”“鸡娃”的事情吗?

Rui:什么叫鸡娃?我刚回国的时候特别不理解,别人问我怎么培养孩子的,毕竟我们有三个孩子,他们全部都考入了顶级名校。

大家都问我怎么带孩子,我发现我根本聊不通。大家都说给孩子报什么班,我说你们这样子把孩子都变成机器了,多累。后来我发现真这是一个国情问题,如果你不让孩子上这么多补习班,他很难融入。

但是从做妈妈的角度,我真的觉得不需要对孩子的事情这么纠结,越紧张,越适得其反。我们常常对孩子抱太多的期待,所谓的不能输在起跑线,我一听就火大。人生又不是100米短跑,每天都是新的起跑线,什么叫赢?什么叫输?与此同时,一个人真的是需要空间,需要空白,他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需要有失败,有艰难,越小去经历这些,孩子最后越有出息。这不单单是孩子考好了,家长脸上增光的事情。

我最担忧或者心痛的是,就算特别强的女性,甚至特别成功的父母们,都会时不时的说你一个女孩子应该怎样。这一点我非常感谢我爸爸。我从小就没有听过这个话,从来都是我真的想做就去做。小时候,我看一堆男孩在外面打鸟我觉得特好玩,我说,爸爸我也想打鸟,我爸爸就帮我做弹弓, 我们俩一块做。我爸爸真的很好。大多时候,不光是家长潜意识这样,女孩子长大了也这样想。30岁以上的女孩子就被叫“剩女”,我真的理解不了,这是多么贬低人生的一个词语。

女性有特别多优势,负责任,有爱心,我们要做妈妈,能够多线程做事。这不是说我们有没有做过妈妈,而是一代一代的Evolution(进化),让我们physically(自然)有这样的能力。而且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对自己求全责备,做事情愿意做到极致。人生要想找借口永远有,如果我们没有这些框框,女性会有更大的潜力。

Kiki Gao:你对孩子的兴趣有要求吗?

Rui:我对孩子的兴趣唯一的要求就是,去喜欢一样东西,从不会到会,学什么都是蛮苦的,但不要轻易放弃。大千世界,你如果追求一样东西追求到极致,最后发现一定是万物相连。有时候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关起来了。所有艺术中最直接、最快能把一个人从一个境界带到另一个境界的就是音乐。

其中我两个小孩在音乐方面都非常有兴趣,我儿子没有把音乐作为专业,但是他当时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的时候是钢琴王子,他到谷歌工作的时候人家也叫他钢琴王子。

女儿就是痴迷钢琴,音乐对我女儿来说,像空气一样重要。她考大学的时候考上了茱莉亚音乐学院和哈佛。她说,妈妈,哈佛是为你考的。我说我没有逼你呀,她说我知道你心里想让我去哈佛。我说既然考上了,咱们去参观一下学校吧。到了哈佛,见了老师、校园,她越来越感兴趣,特别开心。最后已经从被动到主动问问题了,准备学天体物理。临走的时候,去听了她同学在那里开的一场音乐会。音乐会开始前我们去了后台,后台有一架钢琴,她坐在钢琴前2个小时没有动。出来以后跟我说:妈妈,哈佛非常好,我开了眼界,但是我最开心的还是弹了2小时钢琴。我说这下完蛋了,没办法了。

Kiki Gao:失望吗?

Rui:非常失望。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我也非常开心,她真的知道自己的passion(热情)在哪里。当时我也很担心,学这个东西,以后怎么混饭吃。我儿子其实非常wise(智慧),他说,妈妈,一个人最后能不能赚钱养活自己,不是因为他学了钢琴还是学了计算机,而是因为他到底有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如果他没有这个能力学什么都养活不了自己。如果你有一个Passion,这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应该去追求;如果没有Passion的话,那你去追钱,这是我儿子跟我说的。我想了想,挺对的,我就不纠结了。

关于自己:万物相连无需纠结

Rui是开放的,相信万物相连,信奉努力现实主义,对一切充满好奇,不纠结。凡是多走了几步的人,大都没什么惧怕感,自信到坦诚布公,不认cry,只认try。更何况,她擅长射击,别惹她。

Kiki Gao:当初为什么去学哲学?

Rui:当时对于我们这种从中国走出去的学生,语言水平还是有问题的,如果我只是工科硕士、博士读下来,大概我的英文顶多是高中水平,但是我如果读一个哲学硕士,我的英文必须达到一定程度。

其实PHD就是Doctor of Philosophy,在我们的传统教育理念中,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我学一个专业就只读这一个学科,到了哥伦比亚这样一所综合性大学后,我发现可以学很多东西。学本科专业的同时,可以自然的选修其他课程,包括音乐、艺术、哲学等等,随便多少学分自己修,只是辛苦一点而已。

就是一种好奇心。我属于兴趣特别广的那种人,很年轻的时候就相信世界万物是相连的,很多学科都有必然联系。最后感觉是顺带着把哲学硕士、博士读下来了。

把所有不一样的东西联系起来,可以让自己更加明智,不会一条线走到底,有些东西需要深入的钻研,但是就算钻研非常深,真正启发你的可能只是不经意看到的东西,它能让创新有完全不同的角度。

我这个人没什么紧张焦虑的情绪,就算特别纠结的时候,也不会想我必须要怎么样,我就是不纠结的人。这个世界都是我的资源,所有的机会都是有用的,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我愿意去接触更多的东西。只要能学,只要能够继续钻研,我一定能找到自己独特的一面。

Kiki Gao:现在还有什么让你保持好奇心?

Rui:太多了。中国市场真的amazing,回来这么多年了,我还在感叹。我刚回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对中国很了解,越深钻,越发现中国的潜力和发展速度不得了。每一家公司为什么能够发展,而且是在不同层次上的发展,都有深奥的学问。我学习的速度真的没有中国市场和我们的客户、合作伙伴成长的快,自己一直在往前追。

从个人角度,我对艺术有各种追求,希望有时间能去打磨去学一学。唱歌、钢琴,我女儿说,妈妈以后你退休了,我每天给你上4小时的钢琴课。我说好。画画、写字也喜欢,我的字不能看,但中国书法真是太美的艺术了。

我对画画可以画出意境的人特别佩服,我妹妹是学艺术的,有一次她跟我说,任何人都有艺术细胞,都可以画画。她到我们家来,我女儿,还有其他朋友,她给我们每人一支笔,让我们随便画,完全没有界限的去画。我女儿画出来像模像样的,大家画出来都像模像样的,我画出来就是三角形、正方形。我妹妹看了一眼说,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画画。是我脑子里的枷锁,我就是有这样一个框框:我不会画画。实际上很多观念都可以打破。

我现在还在学法语,已经坚持一年多了,全新的语言,学起来也很有意思。每天5分钟,利用碎片时间,还是不会(大笑)。

太多的东西可以学,可以做了,我觉得一辈子就是too little time,too many thing you can do(有限的时间,无限的愿望),永远不会boring(乏味)。比如我跑步的时候永远会拿一本书听。

Kiki Gao:每天都在坚持跑步吗?

Rui:现在真的是坚持的不如以前,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要有机会还是会的。如果我到了一个地方没有去跑,我就觉得我没到过那个地方,我必须用脚踩一踩那个地面,去丈量一下那个街道。

我一般早上或是晚上去跑跑,比如我从中国飞到美国,基本是下午3点、4点降落,降落了后时差怎么调,再累你也不要停,去跑步,晚上一定睡得好,第二天5点钟爬起来,一天12个小时的会开下来,没有时差,其实是能帮到很多的。

跑步最好戴一幅耳机,听一个课,听一本书,或者是听音乐,everything I want to learn it。这也有meditation(冥想深思)的感觉。人家说跑步很boring,我最喜欢的,生活中最充实的时间就是每天长跑10公里,但是现在没有时间。如果3天没有跑,以前我的TA(助理)会说,今天Rui脾气不大好,送她去跑步。

其实我跑步也特别奇葩。我以前觉得这一辈子我什么都能干,就是不能跑步,跑5分钟就受不了了, 我是1公里都跑不下来的那种人。让我想一下我从什么时候开始跑步的,2017年,我到了深圳,因为吃的太好了,长圆了,我就每天抱怨,每次打电话给儿子就跟他说,最后儿子受不了了,他说老妈你光知道抱怨,你去锻炼呐。我说没有时间,他说跑步只需要一双鞋,抬起脚就可以。我说跑不动,他推荐给我一个App,我就跟着它,一点点跑,莫名其妙就成了习惯。

其实人的毅力撑不了多久,真正要把一件不会做的事变成习惯,一定会坚持下去,6-8个星期就可以。所以never say never(永远不要说不可能),这句话在我身上非常灵验。

Kiki Gao:你对年龄无感吗?

Rui:对,从小就是,我很早就上学,从来都是被人说你怎么那么小。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轮到我跟别人说,你怎么那么小。这也是必经之路。真正意识到年龄的时候,一个是招聘,一个是看自己的孩子长大。特别是回到中国后,到互联网公司拜访客户就会很感叹。那年我去字节跳动,他们的员工平均年龄25岁。2年后我又去了一趟,张一鸣说我们老化了,现在员工平均年龄27岁了。

年纪越来越大,很多人说到了一定程度脑子就不行了,学不了新东西了。我真的不相信。比如你从来没有举过铁,你觉得你很弱。不管什么时候,你天天去练,你这个肌肉一定会长。只是说在一定程度有的长的快一些,有的长的慢一些。任何事情,只要你专注,真正的钻研、学习,一定有长进。所以没什么好纠结的,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Kiki Gao:最近全网都在谈“躺平”,很多年轻人一边惶恐未来一边挥霍现在。但是另一面据说一个人终其一生,都不能用尽自我潜力的0.1%。

Rui:最主要的就是我们要找到自己passionate(热爱)的事情,也有这样的信心和决心,这件事我要做好,我喜欢做好,我必须做好,我愿意承担,尽全力,无论什么后果、无论什么代价,我愿意付出的时候,人的潜力是没有止境的。

人最不争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怨天尤人,找借口,要么说我是女的,要么说我太小了,我太老了,我太矮了,我太胖了,永远可以找到一种理由,说为什么这个事情我做不好。但是最终,我们每个人都只活一次,每个人都是一天24小时,再大的官也好,再穷的人,不会多一秒钟。

既然来人生走一趟,一天24小时怎么用是由自己决定的,除非是在战争期间,人家拿着枪逼着你。人这一辈子很少有人被逼做事情,但是很多人到最后都说我不得已,我非要这样做。其实没有。最后的决定,不管多难,都是自己的主见。一旦做了决定,就去做,没谁好怪的!

Kiki Gao:主见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累积的?

Rui:我相信是有天生的个人性格取向和ability(才能),一定有,但是后生也非常重要。在同样的能力下,后天的努力一定可以弥补很多先天不足。比如我们俩同样聪明,你比我努力,你一定比我做的好。小时候无所谓,或者也不知道对错,别人告诉我对就对,老师说错就是错,慢慢越是磕磕绊绊的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越多的坎坷,越逼着你要有主见,当没有人帮你做决定,必须自己做抉择的时候,你必须有主见。

Kiki Gao: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主见里,认知差异就这么来的。

Rui:我相信你去问任何一个,起码往前走了几步的人,都会告诉你,这一辈子对自己帮助最大,印象最深的时刻,一般不是成功的时刻,而是失败的时刻。为什么?因为失败的感觉特别不爽,就会逼着你去思考,去学习。成功的感觉特别好,所以人都去寻求快乐。

Fundamentally(基本上),如果有过成功和失败的经验以后,本能的就会说我要这种感觉,我不要那种感觉,这是求生本能。当你在最底层的时候,要不然过不下去,要不然想我怎么出来,当走出阴影后,下一次再进去,你会想到上次我出来了,这次我还有希望出来。有的人悟性高会总结出来,有的人悟性不高就会一次次的重新学习。

Kiki Gao:认知自己的过程很难。

Rui: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对于认知自己也是同样,我们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天的我和1年以前的我和10年以前的我也不一样,明天的我和今天的我也不一样,只希望明天的我比今天的我稍微好一点,哪怕一点。积累起来。

我有一个Formula(公式),0.99的365次方,如果我不学习,不进则退,一天就少一点,哪怕我只少1%,365天下来只剩下0.27%。如果是1.01,哪怕一天增0.1%,365天下来,我们是自己的好几倍。就是这样的积累,不断的去学习,不断的去增长。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fake it till you be it(假装如此,不如成为如此)。比如说我特别害怕, 我假装不害怕,现在要上台,越害怕越紧张,就真的force yourself(强迫自己),展现所谓的power stand(气场),让physical(身体)转起来,假装不害怕,till you make it。这样持续做下去,就真正变成自己的气场了。

Kiki Gao:看不出你是第一次上台会害怕的人。

Rui: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内向特别害羞的孩子,上小学就是特别乖的小女孩,老师说什么我都听。有一次写作文,第二天老师说明天读我的作文,为了这我一晚上没睡着觉,第二天我逃学了。我居然有胆逃学,也没胆在别人面前读一篇作文,我曾经就是那么胆小的孩子。

后来经过很多经历,所谓的怕,已经在我身体里不存在了,不是好事,怕是一种自我保护,我小时候受过非常大的惊吓,当你快被吓死了之后,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从那以后我对惊吓就没了本能的反应。在职场上我也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时刻让我特别紧张。

你问我有没有困惑过,有过;有没有恐慌过,真的没有过,这比较lucky,也比较unlucky,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在英特尔接过那种人家都不干的工作,知道是个死坑,知道特别难,是那种再做人家都骂你的工作,就是因为我盲目觉得我可以做,就去做了,别人都说真找个冤大头。但是真正做下来了,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大多数人不肯去做,好多时候机会也是,看你敢不敢抓。

Kiki Gao:你是乐观派吗?一直向好,面向未来。

Rui:我是一个realist(现实主义者),我不是一个盲目乐观的人,我相信不断努力,未来会比今天好。当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选择充满信心充满阳光地去做,我受不了矫情,也受不了在一个角落里自怜自弃,如果那样能帮助我们做到,我也会cry,但没用,我发现人生中真正能够解决事情的方法就是努力去try。

既然要去做,笑比哭舒服,那就笑一笑,需要哭的时候也ok。女性的泪腺比较发达,男领导们都害怕他们跟女员工对话的时候,比如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有的女性会哭,哭了以后男领导们会说,哎呀怎么办她哭了,我说it’s ok。女性的哭就像发脾气一样,不要怕,其实我们哭的时候最怕别人发现然后说哎哟你哭了,你就别理我,让我去哭,这是我最想要你做的事情。

Kiki Gao:现在有什么事可以让你哭?

Rui:很少,不是不哭。委屈不会再让我哭了,难事不会再让我哭,但我会被感动地哭。如果我看到一个员工原来做事情非常困难,表现不是特别好,经过努力,他有了非常好的成绩,我从心底会被击中,我的眼睛会湿。还有,最近有一个员工,她老公突然得了脑癌,她一个人带着3个孩子,还在坚持上班,医院不让她告诉老公,她一个人扛着,这会让我落泪。

我不是一个麻木的人。听到好音乐我也会哭。我不会再因为难或者谁欺负了我而哭,当然现在也没什么人敢欺负我。还有一点,我射击蛮好的,在大学我的射击得过奖,别惹我。

Kiki Gao:这听起来像个女强人的姿态。

Rui:如果平时没人跟你说我是什么职位,你觉得我是女强人吗?我不排斥大家叫我女强人。女人真的很强,那些积极向上、不断学习,可以自己撑起一片天的女人都是女强人。社会上有各种各样对我们不公的看法,对与不对,它都在。我们所承受的,不管是家庭,还是父母对我们的压力,工作上的压力,非常多,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女性都是女强人,每天能够正视生活的都是女强人。

只是我们常常会把女强人和蛮不讲理或者强势连在一起,其实不是,真正强大和霸道强硬不是一回事,强大也许是温柔的,用温柔去征服任何事,影响别人,把想做的事情做成,这也是强大。但不要以强势压人,不要因为是女人而撒泼。

我为什么特别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呢。我儿子有一个小学老师特别温柔,小孩子在她面前都很乖, 我当时就想这个老师是怎么做到的,别的老师都大嗓子喊叫,只有她柔声细气的给孩子讲故事,小孩子看着她都很认真。我就问她,她说这是多年积累的经验,你越对孩子喊他们越吵,如果我讲的内容他们愿意听,我小声讲,他们听不到,会安静下来,但是如果我讲的他们不爱听,再叫他们也不会听。所以,女性的强大在于可以benefit(受益)他人。

当然女性的性格也不一样,不是固定的某一种形态。任何人都要找到对自己最有效果的方法,不要扭曲自己的性格,你的强大也会越来越强。我也有骂人的时候,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对于女强人不要固化。

Kiki Gao:你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吗?

Rui:野心本身就是一个贬义词,英文ambition是一个中性词,一个人有ambition是好事情,这跟一个人有passion(热情)是一样的,只是你怎么看。如果所谓的野心表示强势、压倒别人,我不认同。如果你自己有一个愿望,有passion要去实现,那是好事。

每个人的passion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有特别clear的目标,男女都一样,比如英特尔CEO,28岁就励志当英特尔CEO,他今年59岁当成英特尔CEO,他就是那种特别有ambition的人,有目标。大多数人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一步一步往前走,做好自己,我自己是后一种。两者没有好和坏,只是看你怎么看。

女性有雄心,大家会说你有野心,男性有雄心会说他有领导力,不用去require(要求),但是自己要有ambition,willing to do it,go do it(想做就去做),为什么要等别人judgement(判断)?

Kiki Gao:你欣赏的女性大多拥有哪些特质?

Rui:有爱心、不矫情、坦诚布公。

第一,女性必须有爱心,爱会让女人更加包容,更加柔软。第二,我真的非常喜欢有柔韧性的女性,不说外柔内刚,自己要非常坚强,不矫情。我真受不了矫情的人,连我孩子们都知道,妈妈的pet peeve(痛点)就是别跟她矫情。第三,直来直去。有什么话说什么话,彼此之间要不然不交往,交往就可以坦诚交往,如果我是为你好,我不一定说的话你都爱听,但是我说的话一定是有价值的,我希望你跟我讲话也是这样。

Kiki Gao:如果可以交换性别,你还会选择做女性吗?

Rui:当然!作为一个女性,一个妈妈,一个妻子,我所经历的一切,不是说都做的很完美,有过最难的事情,有过最后悔的事情,但我仍然愿意再次做女性。

后记:

很多人说职场多年的积累就是经验,我从不这么认为,我们每天都在面对新技能挑战,那些多年积累下来的大多应该叫做心态。Rui的洒脱和坦诚,让我看到了职场女性阳光多维的巅峰状态,如果能持续做更好的自己,为何不飞驰而上呢?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