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代建第二股”上市遭破发,中原建业开盘跌27%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代建第二股”上市遭破发,中原建业开盘跌27%

代建业务的赛道正变得愈发拥挤。

胡葆森终于带着他的第四个上市平台登陆港交所了。

5月31日,中原建业有限公司(09982.HK,下称“中原建业”)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这家由河南建业地产分拆出的企业,成为继绿城管理后,在港交所上市的第二家代建股。

数据显示,中原建业在香港公开发售项下初步提呈发售的香港发售股份,此前已获适度超额认购,认购合共1.64亿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香港发售股份总数约4.99倍。

不过,中原建业开盘价报2.190港元,较最终发售价跌27%。此前中原建业最终发售价已厘定为每股发售股份3.00港元,每手2000股。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对记者表示,代建公司本身并不是一个吸引人的商业模式,它能获取市场认可的前提是,地方政府、地产商以及市场有充裕的资金,但是当前各方的情况显然并不符合条件。

可以作为比较的是,2020年7月10日,作为代建行业第一股,绿城管理控股(09979.HK)登陆港交所,上市当天就已经实现了30%的涨幅。上市至今,绿城管理控股股价已实现翻番,涨幅超过110%,总市值达107.3亿港元,市盈率为20.58。

一位前绿城管理人士告诉记者,“主要是业务结构的差异以及不同的品牌影响力所致。”

平均净利率达60.4%

此次在港交所上市,中原建业全球发售中每股最终发售价为3.00港元,拟全球发售3.28亿股,其中香港公开发售3281万股,国际发售2.95亿股,至多募资10.50亿港元。

募集资金中约14.0%用于进一步提升信息技术系统及基础设施;约10.0%用于一般公司及营运资金用途。

从中原建业披露的财报来看,其盈利能力强劲,甚至领先其母公司建业地产数十个百分点。

2018-2020年,中原建业的净利率分别为59.7%、62.3%及59.2%,平均净利率达60.4%。净利润由2018年的4.04亿元增至2019年的6.41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20年的6.82亿元。

而同期,其母公司建业地产的毛利率仅分别为34.44%、26.02%和19.85%,近三年逐步走低。

不仅如此,中原建业的盈利能力还强于绿城管理控股。2018年-2020年,后者分别实现收入16.85亿元、22.22亿元、19.16亿元,年内持续经营业务的利润分别为3.35亿元、3.25亿元与4.39亿元。

随着房地产行业逐渐从土地红利、金融红利向管理红利转化。房企单一高投资、高负债的重资产模式已无法适应新的金融和政策环境,轻地产代建成为许多房企多元化发展的主要路径之一。

作为其中的一员,中原建业已经足够优秀。

资料显示,中原建业的收入由2018年的6.76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10.29亿元及进一步增加至2020年的11.52亿元,主要由于在管项目数量及总合约建筑面积增加所致。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中原建业的新签合约建筑面积分别为460万平方米、830万平方米及860万平方米,分别较年初在管总建筑面积增加39.9%、55.3%及40.6%。

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中原建业的平均管理服务费水平为在管项目总合约销售的约3.6%、3.5%及3.4%,与同行处在同一水平。

不过,即便如此,代建除了承担很高的回款风险和大量的应收账款外,其商业模式并没有特别吸引投资人的地方。黄立冲认为,“一旦开发商和地方融资平台违约,代建企业是首当其冲的。”

应收账款激增

此次“开局”不利,也令中原建业的投资者们蒙受损失。

以基石投资者祥来有限公司为例,按中原建业每股定价3.0港元、每手2000股计算,其每手亏1000港元(不计手续费)。同样地,认购4660万港元的祥来有限公司以及其实际控制人楼公望则亏损约780万港元。

作为基石投资者,2020年7月,祥来有限公司还曾参与对绿城管理控股的投资。同样是投资代建市场内的强有力竞争者,投资者们的结局不尽相同。

2020年度,中原建业已售面积570万平方米,占全国代建市场总份额的29.2%,位居行业第一位。2020年的新增合约建筑面积约860万平方米,占全国总市场份额的10.6%,行业排名第二。若按2019年收入计,中原建业则排名第三,所占市场份额为11.4%。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中原建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8338万元、3.45亿元、3.85亿元,同期应收账款分别为1771万元、3436万元以及1.42亿元。

黄立冲认为,如果一家企业做代建业务,愿意先垫资,关键点是要看资金能否收回,“中原建业的应收账款在2020年大幅度上涨,由此可以看出它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提高应收账款,从而获得利润的增长,而且它的部分应收账款还可能会隐藏在其他应收款项里。”

“除此之外,还要看它在帮谁代建,如果是以自己母公司为主,这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左手换右手而已。”黄立冲称。

过去三年里,中原建业产生的房地产代建服务收入及管理服务费,主要由其在河南省管理的项目贡献,分别占相关期间收入的100.0%、99.4%及96.6%。

自2015年获得首份房地产代建合约,建业地产从此开启房地产代建业务,并凭借代建首次走出河南市场。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原建业累计订立246个项目,在管项目为206个,在管建筑面积约2554.3万平方米。

虽然公司正在试图改变区域布局单一的局面,但结果并不理想。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共签约13个省外项目,分布在海南、新疆、山西等6个省份,占项目总数比例较低。

如今,代建业务的赛道正变得愈发拥挤。头部房企如恒大、万科等纷纷“抢食”,中小企业也进入赛道。例如,5月24日,中交地产对外称,未来公司将积极开拓代建等新兴业务,促进公司产业链的延伸。

2021年初至今,中原建业新增29个项目,新增在管面积323.7万平方米。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原标题:“代建第二股”上市遭破发 中原建业开盘跌27%丨公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建业地产

1.7k
  • 建业地产:上半年物业合同销售总额140.40亿元,同比减少54.8%
  • 建业地产:公司及恩辉投资与投资人的尽调工作目前已进入较深化的阶段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代建第二股”上市遭破发,中原建业开盘跌27%

代建业务的赛道正变得愈发拥挤。

胡葆森终于带着他的第四个上市平台登陆港交所了。

5月31日,中原建业有限公司(09982.HK,下称“中原建业”)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这家由河南建业地产分拆出的企业,成为继绿城管理后,在港交所上市的第二家代建股。

数据显示,中原建业在香港公开发售项下初步提呈发售的香港发售股份,此前已获适度超额认购,认购合共1.64亿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香港发售股份总数约4.99倍。

不过,中原建业开盘价报2.190港元,较最终发售价跌27%。此前中原建业最终发售价已厘定为每股发售股份3.00港元,每手2000股。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对记者表示,代建公司本身并不是一个吸引人的商业模式,它能获取市场认可的前提是,地方政府、地产商以及市场有充裕的资金,但是当前各方的情况显然并不符合条件。

可以作为比较的是,2020年7月10日,作为代建行业第一股,绿城管理控股(09979.HK)登陆港交所,上市当天就已经实现了30%的涨幅。上市至今,绿城管理控股股价已实现翻番,涨幅超过110%,总市值达107.3亿港元,市盈率为20.58。

一位前绿城管理人士告诉记者,“主要是业务结构的差异以及不同的品牌影响力所致。”

平均净利率达60.4%

此次在港交所上市,中原建业全球发售中每股最终发售价为3.00港元,拟全球发售3.28亿股,其中香港公开发售3281万股,国际发售2.95亿股,至多募资10.50亿港元。

募集资金中约14.0%用于进一步提升信息技术系统及基础设施;约10.0%用于一般公司及营运资金用途。

从中原建业披露的财报来看,其盈利能力强劲,甚至领先其母公司建业地产数十个百分点。

2018-2020年,中原建业的净利率分别为59.7%、62.3%及59.2%,平均净利率达60.4%。净利润由2018年的4.04亿元增至2019年的6.41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20年的6.82亿元。

而同期,其母公司建业地产的毛利率仅分别为34.44%、26.02%和19.85%,近三年逐步走低。

不仅如此,中原建业的盈利能力还强于绿城管理控股。2018年-2020年,后者分别实现收入16.85亿元、22.22亿元、19.16亿元,年内持续经营业务的利润分别为3.35亿元、3.25亿元与4.39亿元。

随着房地产行业逐渐从土地红利、金融红利向管理红利转化。房企单一高投资、高负债的重资产模式已无法适应新的金融和政策环境,轻地产代建成为许多房企多元化发展的主要路径之一。

作为其中的一员,中原建业已经足够优秀。

资料显示,中原建业的收入由2018年的6.76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10.29亿元及进一步增加至2020年的11.52亿元,主要由于在管项目数量及总合约建筑面积增加所致。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中原建业的新签合约建筑面积分别为460万平方米、830万平方米及860万平方米,分别较年初在管总建筑面积增加39.9%、55.3%及40.6%。

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中原建业的平均管理服务费水平为在管项目总合约销售的约3.6%、3.5%及3.4%,与同行处在同一水平。

不过,即便如此,代建除了承担很高的回款风险和大量的应收账款外,其商业模式并没有特别吸引投资人的地方。黄立冲认为,“一旦开发商和地方融资平台违约,代建企业是首当其冲的。”

应收账款激增

此次“开局”不利,也令中原建业的投资者们蒙受损失。

以基石投资者祥来有限公司为例,按中原建业每股定价3.0港元、每手2000股计算,其每手亏1000港元(不计手续费)。同样地,认购4660万港元的祥来有限公司以及其实际控制人楼公望则亏损约780万港元。

作为基石投资者,2020年7月,祥来有限公司还曾参与对绿城管理控股的投资。同样是投资代建市场内的强有力竞争者,投资者们的结局不尽相同。

2020年度,中原建业已售面积570万平方米,占全国代建市场总份额的29.2%,位居行业第一位。2020年的新增合约建筑面积约860万平方米,占全国总市场份额的10.6%,行业排名第二。若按2019年收入计,中原建业则排名第三,所占市场份额为11.4%。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中原建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8338万元、3.45亿元、3.85亿元,同期应收账款分别为1771万元、3436万元以及1.42亿元。

黄立冲认为,如果一家企业做代建业务,愿意先垫资,关键点是要看资金能否收回,“中原建业的应收账款在2020年大幅度上涨,由此可以看出它的盈利模式就是靠提高应收账款,从而获得利润的增长,而且它的部分应收账款还可能会隐藏在其他应收款项里。”

“除此之外,还要看它在帮谁代建,如果是以自己母公司为主,这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左手换右手而已。”黄立冲称。

过去三年里,中原建业产生的房地产代建服务收入及管理服务费,主要由其在河南省管理的项目贡献,分别占相关期间收入的100.0%、99.4%及96.6%。

自2015年获得首份房地产代建合约,建业地产从此开启房地产代建业务,并凭借代建首次走出河南市场。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原建业累计订立246个项目,在管项目为206个,在管建筑面积约2554.3万平方米。

虽然公司正在试图改变区域布局单一的局面,但结果并不理想。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共签约13个省外项目,分布在海南、新疆、山西等6个省份,占项目总数比例较低。

如今,代建业务的赛道正变得愈发拥挤。头部房企如恒大、万科等纷纷“抢食”,中小企业也进入赛道。例如,5月24日,中交地产对外称,未来公司将积极开拓代建等新兴业务,促进公司产业链的延伸。

2021年初至今,中原建业新增29个项目,新增在管面积323.7万平方米。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原标题:“代建第二股”上市遭破发 中原建业开盘跌27%丨公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