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以色列在任最长总理面临下台危机,内塔尼亚胡时代要结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以色列在任最长总理面临下台危机,内塔尼亚胡时代要结束?

八个政党在意识形态和巴勒斯坦等问题上的诉求完全不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反对内塔尼亚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1996年到1999年成为以色列最年轻总理、2009年至今连续三次连任,内塔尼亚胡在这个位置上累计坐了15年,是该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

如今,内塔尼亚胡的总理之位岌岌可危: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宣布组建新政府成功,议会预计下周就组建方案投票。如果投票通过,内塔尼亚胡的总理之路将终止。

要扭转局面,内塔尼亚胡及其支持者还可以在议会投票前说服右翼政客放弃加入新政府,新政府流产后将触发新一轮大选。目前游说活动正在紧张进行中。

就算拉皮德的新政府成功就职,由于执政联盟覆盖从右翼、左翼到伊斯兰保守派政党等诉求差距巨大的党派,新政府能否顺利完成任期尚存疑问,做出重大政策调整的空间则更小。

而如果内塔尼亚胡下台,由于其在经济上的成绩和安全问题上的强硬,他很可能继续成为让执政党头痛的反对派领袖。但内塔尼亚胡所在利库德集团的内斗也将成为变数。

“黄金10年”

由于政治内斗加剧,以色列从2019年来举行了四次大选。

选民格力森泽(Michael Gershenzon)在2019年的选举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虽然他讨厌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治、担忧以色列的安全,但最关心的还是经济前景。

考虑到这个关键问题,他“别无选择”,只能把票投给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对于以色列过去10年的发展,格力森泽用“非常好”来形容。

新冠疫情前,以色列的经济发展是政敌难以撼动内塔尼亚胡的根本原因。

曾在美国上高中和大学的内塔尼亚胡是自由市场的坚定支持者。从1996年首次担任总理开始,内塔尼亚胡就推行私有化、减少投资壁垒、改革银行系统。

在2003年担任财长和2009年再次当选总理期间,他进一步缩减公共部门、削减失业救济和社会福利、大力推广私有化、改革税收政策、鼓励就业。

内塔尼亚胡2009年再次当选后的10年被其支持者称为“黄金10年”。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在10年中,以色列的人均GDP上涨约45%,从2009年的2.7万美元涨至2018年的4.1万美元,2019年继续上涨至4.3万美元。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2019年,以色列的失业率跌至历史最低的3.8%;近期,失业率从疫情高峰时的两位数降至7%以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在教育上,以色列25岁到64岁年龄段有87%人口完成了高中及以上教育,高于OECD平均水平78%;在寿命上,以色列国民的预期寿命为83岁,高于OECD平均的80岁。

即便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以色列经济萎缩2.4%、为2002年以来首次萎缩,但该国状况依然好于大部分西方国家,低于OECD平均萎缩的5.5%。

在新冠疫苗接种上,以色列也走在前列,全国有约59%的成年人完成接种;目前以色列的单日新增确诊已经降至20例以下。

图片来源:OECD

但OECD在2021年的报告中提醒,收入不平等是以色列长期存在的问题,特别是阿拉伯人和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的贫困。以色列有21%人口为阿拉伯人,其中大部分为巴勒斯坦后裔。

OECD统计显示,以色列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比大部分发达国家严重。发达经济体收入不平等的基尼系数中位数为30.3,以色列为34.8。

2021年5月11日,加沙地带南部城镇汗尤尼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鹰派作风

在本轮巴以战争中,以色列阿拉伯人的暴力行动一方面是展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对长期不平等的不满。

这种不平等加剧与内塔尼亚胡在政治上向极右翼阵营靠拢、煽动犹太民族主义情绪有密切关系。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2018年推出的“犹太民族国家”法案。法案取消了阿拉伯语在以色列的官方语言地位,还规定犹太民族专享以色列的自决权。

内塔尼亚胡本人是巴以和解文件《奥斯陆协议》的坚决反对者,把该协议称为“特洛伊木马”。

但即便如此,在第一个总理任期,内塔尼亚胡还是与巴勒斯坦时任领导人阿拉法特签订了《怀伊河备忘录》,同意约旦河西岸40%土地归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

而也正是由于与阿拉法特的会谈和对巴勒斯坦的妥协,让内塔尼亚胡遭到了以色列右翼政党的反对。在反对声和腐败丑闻中,内塔尼亚胡输掉了1999年的选举。

2009年再次当选总理后,内塔尼亚胡在巴以问题上展示了更强势姿态。

一方面,在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施压下,内塔尼亚胡同意重启巴以和谈;另一方面,他也加快了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犹太人定居点的速度。

非政府机构Peace Now统计,2019年,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居民数量上涨至44.2万,比10年前上涨50%。

在内塔尼亚胡执政时期,加上今年5月的冲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在加沙发生了三次战争。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更是协助内塔尼亚胡创造了一系列历史性外交成绩: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以色列与阿联酋等海湾国家关系正常化。

在距离巴以“两国方案”越来越远同时,内塔尼亚胡也对伊朗态度强硬,以色列战机多次进入叙利亚轰炸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目标,以色列还被指暗杀伊朗核科学家。

这一系列行动在迎合助涨民族主义情绪同时,也将内塔尼亚胡塑造为以色列安全的关键守护者。

2021年6月2日,阿拉伯以色列伊斯兰保守派政党领导人阿巴斯(右)与拉皮德(左)和贝内特签署联合协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政府前途不明

以色列议会有120个席位,却有约40个政党角逐,一党联合其他政党执政是常态。

自2019年以来,利库德集团内部争斗、联合执政党派间的矛盾,再加上内塔尼亚胡被控卷入三起贪腐案,让他本人数次组阁失败,以色列不断重新大选。

5月初,内塔尼亚胡再次组阁失败后,总统里夫林授权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组建新政府。如果拉皮德成功,内塔尼亚胡将下台。

就在拉皮德进行组阁谈判时,巴以在加沙再次爆发战争,组阁谈判也被迫中止。

这场战争一直持续到5月21日,拉皮德的组阁最后期限是6月3日。内塔尼亚胡被指为了保住总理之位而故意拖长战争,以阻碍拉皮德组阁。

战争结束后,原本组阁注定失败的拉皮德突然迎来转机:内塔尼亚胡的前幕僚长、反对巴勒斯坦建国的右翼政客贝内特(Naftali Bennett)突然宣布带其领导的统一右翼联盟加入拉皮德的新政府。

新政府成立后,贝内特将担任两年总理,之后由拉皮德出任总理。

而统一右翼联盟在议会中只有六个席位,拉皮德所在“拥有未来”党共17个席位,为议会中除利库德集团之外的第二大党。

为了获得组阁所需的61席,拉皮德还拉拢了其他六个政党,包括中间党派蓝白党、右翼“新希望”党、左翼梅瑞兹党以及伊斯兰保守派政党“联合阿拉伯名单”。这也是阿拉伯政党首次将成为以色列的执政联盟成员。

这八个政党在意识形态和巴勒斯坦等问题上的诉求完全不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反对内塔尼亚胡。

鉴于各政党之间的拉扯制约,即便新政府走马上任,也无法推行重大政策改革。 稍有不慎,一旦有政党宣布退出执政联盟,以色列依然将面临重新大选。

而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占有30个席位,依然是议会第一大党。就算下台,内塔尼亚胡也可以作为议会第一大党领袖,给执政联盟制造困难。

目前阻止内塔尼亚胡卷土重来的最大变数在于利库德集团的内斗和贪腐案审判。

以色列军方电台本周公布的调查显示,利库德集团有47.3%成员认为内塔尼亚胡可以暂时卸任利库德领导人,让新领袖带领利库德集团与其他政党组阁。新领袖人选呼声最高的是耶路撒冷前市长巴尔卡特(Nir Barkat)。

除此之外,不再担任总理后,无法叫停审判或提出豁免请求的内塔尼亚胡将面临三起贪腐案审判

如果罪名成立,内塔尼亚胡因受贿罪可被判最高10年监禁,欺诈罪和违背公众信任罪可总共被判最高3年监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