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优腾“抨击”短视频乱象:低俗短视频拉低用户心智,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优腾“抨击”短视频乱象:低俗短视频拉低用户心智,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爱优腾难得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图片来源:Pexels

记者:陆柯言

视频行业难得热闹。

在6月3日举办的第九届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爱奇艺、优酷这三家在长视频领域疯狂争抢用户的巨头,难得地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矛头对准的,则是风头正劲的短视频平台。

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大力抨击了低质短视频泛滥的现象。他在演讲中表示:“我们想象一个场景,把周围这些人的手机拿掉,会是什么样?这种非常反智、低俗的娱乐消费品,把一代人的审美品位迅速拉下去了…….个性化分发真的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是猪食,没有别的。”

孙忠怀说,这些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就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是对心智还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在旅途的过程中,例如火车站、飞机场、地铁上都能看到在公共场所,像傻子一样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

这段若有所指的发言很快遭到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的反击。李亮在其个人主页写道:“这位腾讯高管可能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腾讯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当然,这不单单是腾讯和字节跳动的战场,B站、爱奇艺和优酷也卷入了这场长短视频的纷争。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演讲中表示,年轻、有才华的UP主们创作出大量优秀的作品,撑起了B站的内容生态。如今,B站平均每个月活跃的UP主是220万,每个月创作770万个视频,而B站91%的视频播放量来源于UP主原创和自制的内容。

紧接着在他之后上场的优酷总裁樊路远,先是拿B站自嘲了一番:“现在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是难兄难弟,三家市值全都比不上B站”,之后话锋一转,直指B站视频侵权问题:“陈总(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讲了很多b站原创作者创作的内容,我们也很喜欢,希望b站一直把原创短视频当成自己的发展目标。”

“十多年前,长视频平台初创期,我们也经历过盗版。现在就像一个轮回吧。三年前,我们多风光,往哪一坐就是中心。现在,若论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但我们对年轻人的培养,总不能从盗播剪辑来吧。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我们长视频前十年为行业做了很多事情,希望大家对我们多一点支持”,樊路远说。

他补充道,全社会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并提出建立短视频“先授权再使用”的行业规则。

随后出场的“难兄难弟”爱奇艺,也批评了短视频侵权现象。爱奇艺CEO龚宇说道:“短视频侵权破坏知识产权,导致不公平竞争,让我们的商业环境丧失公平性。”

在龚宇看来,短视频侵权有两种形式,一是硬盗版,把长视频的内容直接拿来用,但这种情况现在比较少见,因为各大平台有相关的反盗版的系统;二是软盗版,比如二创,比如4-9分钟解说一部电影。

这种二创类视频,在B站上十分常见。

他还提到一些短视频平台的侵权现象。一个例子是,咪咕耗巨资买了顶级足球比赛的版权,但比赛还没完,网上到处就是进球的短视频,“都这样,那谁还买90分钟的视频?盗一段视频太简单了。”

短视频来势汹汹,长视频巨头们越来越频繁地站在了一起。今年四月初,腾讯、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联合七十余家影视机构抵制短视频“二次创作”。版权管理局局长也表示,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了8.18亿,占网民整体的88.3%,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到了110分钟。与之相对的是长视频的流量焦虑,以爱奇艺为例,根据其财报,平台2021年一季度订阅会员为1.053亿,同比下滑11.44%,且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长短视频之间的战斗,或许才刚刚打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