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优腾唇枪舌剑,长短视频平台面对面打起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优腾唇枪舌剑,长短视频平台面对面打起来了?

台上爱优腾高管慷慨陈词,频频贡献“金句”,而快手和B站等短视频平台的负责人,就坐在台下。

从左至右依次为爱奇艺CEO龚宇、B站董事长陈睿、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和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图片来源: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官方微博

爱优腾集体谴责B站盗播《老友记重聚特辑》余波未平,长短视频平台又迎来一轮正面冲突。

6月3日下午,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网络视听产业峰会”上,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高管纷纷对短视频开炮。爱奇艺CEO龚宇称二创短视频是盗版,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优酷副总裁樊路远在强调要反对短视频侵犯版权后,将矛头直指B站,“希望B站能一直把原创的短视频当成自己的主要发展目标。”腾讯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则表示,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长期影响用户心智,短视频平台个性推荐强大,“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犀利言辞之间,爱奇艺直接给所有未经授权的二创短视频盖上“盗版”的印章。优酷约等于“点名”B站盗版,还为B站“规划”了未来专注原创短视频的发展方向。但两家皆停留在维护长视频版权层面,腾讯视频已经跳出版权议题,剑指短视频行业的整体内容生态。

台上爱优腾高管慷慨陈词,频频贡献“二创盗版论”“猪食论”等金句,而快手和B站等短视频平台的负责人,就坐在台下。

显然,短视频平台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爱优腾三家演讲后,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上台发言,表示演讲“接在爱优腾三位老总后面,接受了热情洋溢的指导”,“大家可能对短视频可能有一些误解”。

更加猛烈的反击来自字节跳动。6月3日晚,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发微博回怼腾讯:“号称已经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他还翻出腾讯2021年和2018年发布的调研报告,指出腾讯一直论证短视频是未成年人上网的主要目的,对未成年人有害。而对于腾讯营收的主要来源游戏板块,调研报告结论则是游戏对未成年人无害,甚至“捂嘴”反驳言论。

“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李亮在微博中直言。

图片来源:微博@李亮

6月4日21:40,界面文娱再次进入字节跳动公众号,想要查看相关内容,发现该推送已经消失。

字节跳动放出的内容并未抑制爱优腾吐槽的欲望。在版权问题上,长视频平台间甚至升级到“内讧”。孙忠怀6月4日的发言指出,现在广泛出现的新型盗版现象,发源于十年前最早一批长视频网站,还举例优酷,称优酷是靠盗版起家。

长视频平台对短视频平台的战争早已打响,侵犯版权是最初的开战理由。今年4月9日,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4月23日,发声规模升级到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声主体不仅限于腾讯、优酷、爱奇艺、芒果TV等长视频平台,还包括李冰冰、杨幂、赵丽颖、杨洋、龚俊等500多位艺人。

两次联合声明背后,是长视频平台常年入不敷出的财务形势。峰会上,樊路远自嘲长视频太难,“我们三家什么时候能盈利?如果按现在的生存环境看,‘指日可待’是痴心妄想。”

爱奇艺CEO龚宇介绍,对平台来说,作品制作成本每分钟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但盗版视频的成本十分低廉。根据粗略计算,“在长视频平台之外,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已经基本是同一量级”。

花了大价钱制作内容,流量却被短视频平台分走。空有IP没有流量,长视频平台显然要奋起反抗。

2020年,爱奇艺全年营业利润为-69.49亿,优酷和腾讯视频也尚未实现盈利。长视频平台中率先且唯一实现盈利的,只有背靠湖南卫视的芒果TV。而与长视频平台形成对照的,是短视频平台持续上扬的业绩趋势。以抖音为例,2020年抖音DAU达到6亿,母公司字节跳动全年营业利润或超过70亿美元。

不过,短视频形式更受观众青睐的发展趋势,不以版权归属方的意志为转移。

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今年6月2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后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3亿,人均单日刷短视频两小时。与2020年6月相比,短视频吸引更多的新网民触网,相比之下综合视频的拉新能力有所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长短视频平台大战,不意味着长短视频形式并非水火不容。《报告》指出,超六成用户因短视频而观看网络视频节目。这意味着长视频在一定程度上的确依赖短视频引流,也意味着将短视频一棒子打死,对长视频平台而言得不偿失。

峰会上,樊路远在发言中也强调,反对侵权不等于反对短视频发展。十年前长视频平台也有优质内容被盗播的现象,虽然会在36小时内下线,“但是流量已经收割完了,下线已经没用了。”

樊路远的发言似乎说明,长视频平台想要掌握的,只是自家长视频IP所带来的全部流量。在短视频的风口之下,长视频平台也在大力发展自己的短视频业务。2020年,爱奇艺上线短视频平台随刻,要做“中国的YouTube”。全渠道上线时,随刻曾表示要利用爱奇艺的IP资源优势,与影视综等头部内容联动,形成差异化优势。

爱奇艺随刻影视栏目界面,其中“高能联动·梦幻大赏”栏目下是CP剪辑二创视频

腾讯视频与旗下短视频平台微视同样采取了“长视频+短视频”的打法。据悉,今年的热门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专门设置微视投票渠道,微视撑腰榜合并计入节目撑腰榜,粉丝每日登录微视可额外获得1次撑腰机会。这样看来,腾讯已开始以综艺IP带动自家短视频平台发展,而微视本身能为《创造营2021》带来多少流量,目前未有数据。

然而,长视频巨头旗下的短视频平台尚不成熟,远未取得主流市场地位。《报告》显示,短视频第一梯队抖音和快手占据五成以上市场份额,腾讯旗下的微视居于第二梯队,爱奇艺随刻则在第三梯队。由此看来,随刻和微视想要取代抖音、快手和B站,成为为长视频平台引流的利器,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