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石油退其次,中国石油也迎来了这个历史性转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石油退其次,中国石油也迎来了这个历史性转变

天然气产量超过石油,中国石油业务结构发生重大改变。

文 | 石油Link 漫天飞雪

石油产量退居第二,天然气产量增至首位——中国石油最新版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20年其国内天然气产量突破1300亿立方米,首次在油气结构中占比超过一半。

这家以往以产油为主的传统石油企业,如今历史性地改变了它的能源供应结构。

01、大力开发天然气

我国去年正式提出了“双碳”目标,在当前国内碳排放仍处高增量阶段的现实背景下,要用不到10年实现“碳达峰”、40年内实现“碳中和”,无疑是一场充满未知变数的硬仗。

而已宣布碳减排规划的“两桶油”,各自制定的时间线又提前一步:

中国石油方面,将力争用5年左右实现“碳达峰”,2050年左右实现“近零”排放;

中国石化也表示,要确保在国家碳达峰目标前实现二氧化碳达峰,力争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石油企业的低碳转型,能顺利完成吗?

这需要传统油企对自身发展模式做一场全方位变革。

从以往依赖资源消耗的粗放型发展,转向更为依靠清洁能源和技术创新,是一项艰难的系统工程。

从已公开资料来看,中国石油的转型路径基本明确,主要从3个方面展开:一是大力发展天然气替代能源,从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过渡;二是开发利用风、光、地热、氢等新能源,成为一家综合能源公司;与此同时,要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减少碳排放,并将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吸收和抵消掉。

到2025年,中国石油天然气产量占比将提高到55%左右。

资本投资继续向相关领域加注,今年中国石油预计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1752亿元,主要用于松辽、鄂尔多斯、塔里木、四川、渤海湾等重点盆地的规模效益勘探开发,加大页岩油气非常规资源开发,推进清洁能源替代等。

此外,今年公司还计划投资130亿元用于LNG接收站、天然气直线建设,城市燃气终端市场开拓项目,以及天然气发电等新能源协同项目。

不仅中国石油,“三桶油”都将天然气业务视为重点开发方向。

中国石化方面,去年天然气产量也创下新高,占比提高到公司油气产能的41%。

今年其勘探及开发板块资本支出将增至668亿元,投资重点领域之一,就是要做好涪陵、威荣页岩气产能建设。

而中国海油接连发现了多个大型海上油气田,已成为国内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商,预计“十四五”期间天然气产量占比提升至35%左右。

我国2017年就曾发布规划,要将天然气培育成中国主体能源之一,2017年以来每年新增天然气产量超过100亿立方米,建成了多个百亿立方米级天然气生产基地,预计2025年左右天然气产量将超过石油,在未来能源系统中发挥支撑性作用。

作为国内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中国石油2020年“气超油”的实现,给了它下一阶段加快转型速度的底气。

02、布局新能源业务

在大力开发天然气的基础上,“三桶油”也纷纷向新能源领域布局。

作为未来增长业务,“三桶油”目前的布局各有侧重。

新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质能以及氢能等传统能源之外的各种能源形式。在众多能源类型中,海上风电业务与中国海油契合度最高。

中国海油将其列为重点投入领域,注册资金20亿元成立中海油融风能源有限公司,去年其首个海上风力发电项目并网发电,规划装机容量300兆瓦,第二个海上风电项目也于去年获得开发权,总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

中国石油方面,其矿权区范围内有丰富的风、光、地热等资源,是开发新能源的优势所在。

公司宣布将新能源与油气并举,纳入了四大业务板块,去年增设了新能源新材料事业发展领导小组,上个月又成立了氢能、生物化工和新材料3个新研究所,预计下半年一系列重点项目将加快推进。

风能和光伏是目前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佼佼者,按国家规划,到2030年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截至去年底合计5.34亿千瓦,还有一倍多的增长空间,油气企业将继续介入风能、光伏发电市场,扩张版图。

对比来看,中国石油提出向“油气热电氢”综合性能源公司转型,而中国石化则提出要布局“油气氢电非”业务。

其中,氢能被中国石化视为新能源业务的核心,瞄定目标要“建设中国第一大氢能公司”。

其自有的氢能一体化运营模式,经过多年探索现在已经初具规模。

在氢能生产方面,目前中国石化制氢能力约350万吨/年,占全国产能的14%以上。

氢能提纯方面,公司在燕山石化、广州石化、高桥石化分别建成高纯氢提纯装置3套,合计能力9000千克/天,向市场供应纯度99.999%的高品质氢气产品。

运输和销售方面,中国石化拥有全球第二大交通能源基础设施网络,依托遍布全国的3万多座加油站网络,公司规划未来5年内布局1000座加氢站或油氢合建站。

中国石化表示,未来5年,将在氢能交通和绿氢炼化两大领域,推进氢能全产业链快速发展,并加大与新能源及氢能制造领先企业的合作。

绿氢即可再生能源制氢,环保无污染,但受制于技术及成本,尚未在国内大范围推广,中国石化以往主要采用化石能源制氢技术,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但情况在改变。

上个月,中国石化传来新消息,其首个绿氢炼化项目——鄂尔多斯1万吨/年绿电制氢项目,已被内蒙古列入了2021年重点项目,2022年将全面建成投产,预告着国内绿氢市场即将开启规模化新阶段。

03、发展碳移除技术

节能减排和发展清洁替代能源,是能源企业共同的努力方向。

一方面要提高天然气供给能力,加快发展新能源产业,以替代传统化石燃料,一方面,则是要节约能源,提高能效,减少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

目前“三桶油”均已宣布启动“碳中和”规划,将制定更为细化的战略目标和路线图。未来几年,无论是石油公司还是相关配套的油服工程装备类企业,都需要进一步加大科研投入,提高智能化、数字化水平和能源利用率,推进企业走向高质量发展,提升全产业链的整体效率。

然而与此同时,碳排放仍然不可避免。企业的每项生产经营活动过程中,都会产生二氧化碳,因此,要实现“碳中和”,必须将排放出的二氧化碳抵消,而这就需要利用碳移除技术。

林业碳汇和CCUS技术,受到了石油企业的关注。

林业碳汇,就是通过植树造林等吸收固定二氧化碳,降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

CCUS即碳捕获和封存技术,是指收集二氧化碳并运输至储存地点长期封存的技术过程,是实现“碳中和”的重要支撑。

碳汇林建设方面,去年11月,中国石油第一个碳中和林大庆油田马鞍山碳中和林揭牌,总面积510亩。

公司现有绿地总面积2.866亿平方米,去年全年植树达到281.1万株。

作为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GCI)在中国的唯一成员,中国石油启动CCUS研究,去年发布的《中国CCUS商业化白皮书》中提出了中国CCUS商业化方案。公司表示,将加快建成CCUS示范项目,大力实施林业碳汇和CCUS,努力实现碳移除。由中国石油主导的新疆CCUS中心,是OGCI在全球部署的首批5个CCUS产业促进中心之一。

中国石化在社会责任报告中同样强调,将加快推进CCUS等深度脱碳技术创新及产业化发展,借助CCUS和林业碳汇等碳移除技术,减少自身的碳足迹。

今年4月,中国石化宣布,旗下华东石油局与南化公司合作建设的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示范基地,年捕集二氧化碳超10万吨。2025年,中国石化将建成百万吨级CCUS示范项目。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CCUS技术未来会出现急速扩张,深度脱碳过程将在2045-2050年左右开始,基于前期的技术积累和创新,届时CCUS的单位减排成本可以大幅度下降。

“碳中和”给石油行业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但也为传统能源公司带来了新的增长机遇。

如今,“三桶油”都在提速布局新业务版块,推进绿色低碳转型。

能否顺利完成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型目标,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石油

4.2k
  • 中国石油:大港油田公司旗下国内首座地下商业储气库大张坨储气库累计注入天然气量突破100亿立方米
  • 甘肃首条中长距离输氢管道主线路全线贯通

中国石化

521
  • 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赴天津市开展绿色低碳专题调研
  • 上海市区两级共179项重点项目陆续开工 总投资超3700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石油退其次,中国石油也迎来了这个历史性转变

天然气产量超过石油,中国石油业务结构发生重大改变。

文 | 石油Link 漫天飞雪

石油产量退居第二,天然气产量增至首位——中国石油最新版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20年其国内天然气产量突破1300亿立方米,首次在油气结构中占比超过一半。

这家以往以产油为主的传统石油企业,如今历史性地改变了它的能源供应结构。

01、大力开发天然气

我国去年正式提出了“双碳”目标,在当前国内碳排放仍处高增量阶段的现实背景下,要用不到10年实现“碳达峰”、40年内实现“碳中和”,无疑是一场充满未知变数的硬仗。

而已宣布碳减排规划的“两桶油”,各自制定的时间线又提前一步:

中国石油方面,将力争用5年左右实现“碳达峰”,2050年左右实现“近零”排放;

中国石化也表示,要确保在国家碳达峰目标前实现二氧化碳达峰,力争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石油企业的低碳转型,能顺利完成吗?

这需要传统油企对自身发展模式做一场全方位变革。

从以往依赖资源消耗的粗放型发展,转向更为依靠清洁能源和技术创新,是一项艰难的系统工程。

从已公开资料来看,中国石油的转型路径基本明确,主要从3个方面展开:一是大力发展天然气替代能源,从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过渡;二是开发利用风、光、地热、氢等新能源,成为一家综合能源公司;与此同时,要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减少碳排放,并将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吸收和抵消掉。

到2025年,中国石油天然气产量占比将提高到55%左右。

资本投资继续向相关领域加注,今年中国石油预计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1752亿元,主要用于松辽、鄂尔多斯、塔里木、四川、渤海湾等重点盆地的规模效益勘探开发,加大页岩油气非常规资源开发,推进清洁能源替代等。

此外,今年公司还计划投资130亿元用于LNG接收站、天然气直线建设,城市燃气终端市场开拓项目,以及天然气发电等新能源协同项目。

不仅中国石油,“三桶油”都将天然气业务视为重点开发方向。

中国石化方面,去年天然气产量也创下新高,占比提高到公司油气产能的41%。

今年其勘探及开发板块资本支出将增至668亿元,投资重点领域之一,就是要做好涪陵、威荣页岩气产能建设。

而中国海油接连发现了多个大型海上油气田,已成为国内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商,预计“十四五”期间天然气产量占比提升至35%左右。

我国2017年就曾发布规划,要将天然气培育成中国主体能源之一,2017年以来每年新增天然气产量超过100亿立方米,建成了多个百亿立方米级天然气生产基地,预计2025年左右天然气产量将超过石油,在未来能源系统中发挥支撑性作用。

作为国内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中国石油2020年“气超油”的实现,给了它下一阶段加快转型速度的底气。

02、布局新能源业务

在大力开发天然气的基础上,“三桶油”也纷纷向新能源领域布局。

作为未来增长业务,“三桶油”目前的布局各有侧重。

新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质能以及氢能等传统能源之外的各种能源形式。在众多能源类型中,海上风电业务与中国海油契合度最高。

中国海油将其列为重点投入领域,注册资金20亿元成立中海油融风能源有限公司,去年其首个海上风力发电项目并网发电,规划装机容量300兆瓦,第二个海上风电项目也于去年获得开发权,总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

中国石油方面,其矿权区范围内有丰富的风、光、地热等资源,是开发新能源的优势所在。

公司宣布将新能源与油气并举,纳入了四大业务板块,去年增设了新能源新材料事业发展领导小组,上个月又成立了氢能、生物化工和新材料3个新研究所,预计下半年一系列重点项目将加快推进。

风能和光伏是目前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佼佼者,按国家规划,到2030年我国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截至去年底合计5.34亿千瓦,还有一倍多的增长空间,油气企业将继续介入风能、光伏发电市场,扩张版图。

对比来看,中国石油提出向“油气热电氢”综合性能源公司转型,而中国石化则提出要布局“油气氢电非”业务。

其中,氢能被中国石化视为新能源业务的核心,瞄定目标要“建设中国第一大氢能公司”。

其自有的氢能一体化运营模式,经过多年探索现在已经初具规模。

在氢能生产方面,目前中国石化制氢能力约350万吨/年,占全国产能的14%以上。

氢能提纯方面,公司在燕山石化、广州石化、高桥石化分别建成高纯氢提纯装置3套,合计能力9000千克/天,向市场供应纯度99.999%的高品质氢气产品。

运输和销售方面,中国石化拥有全球第二大交通能源基础设施网络,依托遍布全国的3万多座加油站网络,公司规划未来5年内布局1000座加氢站或油氢合建站。

中国石化表示,未来5年,将在氢能交通和绿氢炼化两大领域,推进氢能全产业链快速发展,并加大与新能源及氢能制造领先企业的合作。

绿氢即可再生能源制氢,环保无污染,但受制于技术及成本,尚未在国内大范围推广,中国石化以往主要采用化石能源制氢技术,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但情况在改变。

上个月,中国石化传来新消息,其首个绿氢炼化项目——鄂尔多斯1万吨/年绿电制氢项目,已被内蒙古列入了2021年重点项目,2022年将全面建成投产,预告着国内绿氢市场即将开启规模化新阶段。

03、发展碳移除技术

节能减排和发展清洁替代能源,是能源企业共同的努力方向。

一方面要提高天然气供给能力,加快发展新能源产业,以替代传统化石燃料,一方面,则是要节约能源,提高能效,减少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

目前“三桶油”均已宣布启动“碳中和”规划,将制定更为细化的战略目标和路线图。未来几年,无论是石油公司还是相关配套的油服工程装备类企业,都需要进一步加大科研投入,提高智能化、数字化水平和能源利用率,推进企业走向高质量发展,提升全产业链的整体效率。

然而与此同时,碳排放仍然不可避免。企业的每项生产经营活动过程中,都会产生二氧化碳,因此,要实现“碳中和”,必须将排放出的二氧化碳抵消,而这就需要利用碳移除技术。

林业碳汇和CCUS技术,受到了石油企业的关注。

林业碳汇,就是通过植树造林等吸收固定二氧化碳,降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

CCUS即碳捕获和封存技术,是指收集二氧化碳并运输至储存地点长期封存的技术过程,是实现“碳中和”的重要支撑。

碳汇林建设方面,去年11月,中国石油第一个碳中和林大庆油田马鞍山碳中和林揭牌,总面积510亩。

公司现有绿地总面积2.866亿平方米,去年全年植树达到281.1万株。

作为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GCI)在中国的唯一成员,中国石油启动CCUS研究,去年发布的《中国CCUS商业化白皮书》中提出了中国CCUS商业化方案。公司表示,将加快建成CCUS示范项目,大力实施林业碳汇和CCUS,努力实现碳移除。由中国石油主导的新疆CCUS中心,是OGCI在全球部署的首批5个CCUS产业促进中心之一。

中国石化在社会责任报告中同样强调,将加快推进CCUS等深度脱碳技术创新及产业化发展,借助CCUS和林业碳汇等碳移除技术,减少自身的碳足迹。

今年4月,中国石化宣布,旗下华东石油局与南化公司合作建设的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示范基地,年捕集二氧化碳超10万吨。2025年,中国石化将建成百万吨级CCUS示范项目。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CCUS技术未来会出现急速扩张,深度脱碳过程将在2045-2050年左右开始,基于前期的技术积累和创新,届时CCUS的单位减排成本可以大幅度下降。

“碳中和”给石油行业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但也为传统能源公司带来了新的增长机遇。

如今,“三桶油”都在提速布局新业务版块,推进绿色低碳转型。

能否顺利完成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型目标,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