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刘沧龙被抓,四川信托250亿窟窿待填:“汉龙兄弟”一页风云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刘沧龙被抓,四川信托250亿窟窿待填:“汉龙兄弟”一页风云散

刘沧龙被正式刑拘,四川信托的窟窿究竟如何填补,“宏达系”何去何从,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正在路上。

文 | 野马财经 资本市场部

对于四川信托委托人来说,兑付方案和时间表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6月7日盘后,宏达股份(600331.SH)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宏刘沧龙先生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刘沧龙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早前流传于四川信托维权群,上市公司一纸公告将流言证实。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汉龙兄弟,一页风云散

比刘沧龙更有名的,是他的堂弟刘汉,这位曾震动全国的四川黑社会大佬是宏达集团有意避开的名字。

刘汉在1994年“327”事件中一战成名,1997年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开启财富道路。汉龙集团还曾以第二大原始股股东身份分享了宏达股份IPO盛宴。

“327”事件中辽宁富豪袁宝璟因在四川期货生意受挫,认为和刘汉有关系。袁家于1997年买凶前刑警队长汪兴枪杀刘汉,行凶未果之后反被汪兴敲诈,由于担心事迹败露,袁宝琦、袁宝森、袁宝福参与枪杀了该杀手。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袁宝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四兄弟不服提起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袁家为杀刘汉一人未遂反被灭门,令人唏嘘之余,此案量刑尺度也被广受争议。

若干年前,袁宝璟辩护律师邬明安曾对野马财经创始人李晓晔谈到此案,提到关键细节,判袁宝璟死刑的关键证据是袁宝琦的证词,他提到说要做掉汪兴,袁宝璟说了一句:”行了,你注意点“。袁宝璟在法庭上曾辩称,这句话是制止袁宝琦杀人,但控方认为袁宝璟是在提醒袁宝琦杀人不要露出马脚。因此袁宝璟终获死刑。

刘汉躲过此劫并未善终。

2013年刘汉被曝“失联”,2014年5月刘汉因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维持原判。

2015年2月9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刘汉被执行死刑。

如今刘沧龙被警方刑拘,汉龙兄弟的结局让人唏嘘。

图片来源:四川新闻

四川信托处置进程加快

去年12月22日,四川信托被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实施管控,半年以来,四川信托暴雷事件迎来实质性进展,处置进程不断加快。

去年12月,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称,四川信托经营中存在违规行为,监管部门决定限制四川信托四位股东管理权(如股东大会表决权、提名权等),并对四川信托实施管控。

上述被限制权限的四位股东分别为宏达集团、宏达股份、濠吉集团、汇源集团,为四川信托第1、3、4、5大股东。其中,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合计持有四川信托54.2%股权,二者实控人同为刘沧龙。

今年3月12日,四川银保监局公开了对四川信托的行政处罚信息。四川信托因十三项违法违规事实被处以3490万元罚款。

5月14日,银保监会公开第三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四川信托上述四大股东均在公布名单。

刘沧龙被正式刑拘,四川信托的窟窿究竟如何填补,“宏达系”何去何从,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正在路上。

十年狂奔

2010年,四川两家负债累累的信托公司——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经历11年的重整,诞生四川信托。重组过程中,四川信托引入10位股东,其中两位为实业起家的四川资本大佬刘沧海“宏达系”公司——宏达集团、宏达股份。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当时,宏达集团、宏达股份分别出资4.52亿、2.47亿拿下34.7452%、19%股权,“宏达系”合计持有四川信托53.75%股权,持股比例远超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的30%,一举成为实控人。

刘沧龙在四川家喻户晓,巅峰时期,“宏达系”涉足工业、地产、矿业、证券、信托等诸多板块。

在宏达系控股期间,四川信托得到快速发展。2011年,成立后的第一个完整会计年度,四川信托的净利润就高达4亿元,2015年创下15.93亿元的业绩高峰。2011年末,四川信托总资产为44.64亿元,到2019年末,总资产达217.43亿元,增长近5倍。

但快速发展背后,暗藏风险。

四川信托2019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其自营资产中的不良资产高达22.4亿元,不良率为22.21%,而年初仅为4.82%。

进入2020年,四川信托的风险直接爆发。据界面新闻报道,2020年6月,四川信托TOT产品出现大量逾期。监管部门统计,四川信托的TOT产品总计存续规模超过250亿元,存在大股东挪用项目资金的违规行为。

面对危机,四川信托也曾提出过解决方案。一方面,加快处置信托产品底层资产回收资金,另一方面也试图转让川信大厦房产、出售宏信证券股权、或进行增资扩股。

但信托产品底层资产的处置情况并不明朗,宏信证券部分股权被冻结,川信大厦也早已被质押,而引入战略投资者同样并非易事,无论是川信的现状还是股权新规都对入局者的实力有着较高要求。

一位信托从业人士告诉野马财经,对于四川信托近年来的经营风格,业内普遍认为偏激进,尤其是其TOT产品,发生风险事件也不算意外,只是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22日,宏达股份突发2020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称,预计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是-21亿元至-23亿元;而1月28日披露的亏损额为10.6亿元至15亿元。更正原因是四川信托未提供2020年年度财务报表,公司将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

入主10年,狂飙突进,最后一钱不值,上交所为此火速发函问询。宏达股份强调,减值是基于会计准则所作估计是会计处理的一种专业判断,并非公司管理层放弃维护所持四川信托股权价值的努力。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对于委托人来说,兑付方案和时间表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四川信托被管控后,工作小组和投资者代表开过两次会,但会议内容也没有录音录像,兑付方案和时间表都没有,只是在每个产品上不断加底层。”一位川信委托人告诉野马财经,刘沧龙被刑拘并未增添他对产品兑付的信心。

目前,四川信托迟迟没有发布2020年度报告。

你购买过四川信托产品吗?对刘沧龙被抓有何想说,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