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燕郊李嘉诚”被调查,从养牛到卖房、卖墓竟无一省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燕郊李嘉诚”被调查,从养牛到卖房、卖墓竟无一省心

试图包揽从生到死的“居所”问题,是业务开拓还是顾此失彼?

文|GPLP  肖兔

燕郊,毗邻北京,人称“睡城”,地处河北却安顿了无数“北漂”疲惫的灵魂。

“只要有‘北漂’,我就一直盖房子。”

然而,“北漂”还在,给“北漂”盖房子的“燕郊李嘉诚”却出事了。

2021年6月7日晚,福成股份(600965.SH)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李福成因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

“放牛娃”李福成的房产帝国

1946年,李福成出生于河北省三河市的农村,小学还没毕业就放弃读书开始放牛,直到20岁,才在当地的油作坊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售卖香油的过程中,李福成发现榨油的渣滓可以用来做牛的饲料。

于是,1986年,40岁的李福成向银行贷款了5000元,又向邻居借钱买了7头牛,创办了福成股份的前身三河兴隆庄福成养牛场,一边榨油,一边靠油渣喂牛。据悉,兴隆庄福成养牛场的每一头肉牛出栏时,平均体重能达到1500斤左右。

随着物质生活的提升,牛肉需求随之得到了提高,李福成的养牛场也越开越大,李福成还一度获得了“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

2004年,福成股份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主营业务为肉牛养殖屠宰及食品加工,成为“中国养牛第一股”。

养牛业务正干得风生水起,“放牛娃”李福成又瞄上了房地产这个高利润的行业,喊出了“给‘北漂’盖房”的口号,成立了三河福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离北京30公里的燕郊收购地皮,开发楼房住宅。

靠着低廉的收购价,李福成拿下了大量土地储备,相继开发了尚品福成、上上城,上上城青年社区等项目,总规模近850万平方米,被外界称作燕郊“李半城”。

据报道,福成股份旗下地产公司开发的上上城青年社区项目,一度创下十个月销售55亿元的神话。2016年,李福成家族以67亿元财富排名“河北胡润富豪榜”第九,成为燕郊首富。

不过,“东边日出西边雨”。

房地产业务蒸蒸日上的同时,福成股份的“老本行”肉牛业务却一路下滑。2013年,肉牛业务的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1123.02万元减至84.35万元,此后4年更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对此,福成股份曾表示,肉牛的本地来源匮乏,外采原料牛成本较高。此外,进口牛肉也对其屠宰产品造成一定冲击。

随后,2018年7月,福成股份宣布拟出售旗下3家肉牛资产及业务公司,出售标的包括河北福成五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三河肉牛养殖分公司、三河肉牛屠宰分公司,以及福成澳大利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出售完成后预计每年可减少1500万元左右的亏损。

房地产业务多次因涉税问题遭调查

出售牛肉业务之后,李福成又盯住了殡葬业务。

2014年,福成股份收购了大股东旗下资产灵山宝塔陵园,成为A股中唯一一家拥有殡葬业务的公司。2015年,该公司又以1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三河灵山宝塔公墓,试图包揽从生到死的“居所”问题。

然而,李福成又一次“顾此失彼”,这次,李福成的房地产业务陷入了舆论漩涡。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福成股份旗下的联福地产因未按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三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019年1月,福成股份旗下福成房地产持有的股权、其他投资权益被衡水市公安局冻结,数额共计2亿元,冻结期限至2020年1月30日。

2019年3月,有传言称福成集团关联房地产公司因涉税问题被查,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联福地产、福成房地产等关联公司在衡水虚开增值税发票约2亿元。

同年9月10日,福成股份披露的澄清公告“证实”了这一消息。该公司发布公告称,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目前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

直到2021年4月30日,有投资者向福成股份提问,李福成是否因涉税案件原因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福成股份回复称,李福成目前正常履职,集团下属孙公司房地产涉税案件,尚无进展。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这并非福成股份在房地产业务上第一次出现涉税问题。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2016年,福成地产子公司隆泰房地产和鑫隆房地产,因税务问题分别被承德高新区国税第三分局和双桥区地税局处罚。

2018年7月,福成地产旗下三河市润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布了简易注销结果,一年后,兴隆县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进行了简易注销。

房地产业务财务问题频发,福成股份只能将宝押在新开拓的殡葬业务上。不过,“死人生意”并不好做,李福成买个墓地却被骗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2018年11月,福成股份花费1.8亿元购买了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陵园”)60%的股权。

随后,天德福地陵园向福成股份承诺,2019年至2023年,需完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4700万元。

然而,天德福地陵园不仅没有完成业绩承诺,还出现了巨额亏损。财报显示,2019年,天德福地陵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为1180万元。2020年6月,天德福地陵园以股权补偿方式向福成股份补偿20%股份。

原本事情已经告一段落,突然,2020年9月,福成股份却发布公告称自己被骗了。

2020年9月23日晚,福成股份发布公告表示,该公司在对天德福地陵园进行检查过程中,发现天德福地陵园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在与其签署《增资与股权转让协议》时,存在提供虚假财务资料、隐瞒部分负债等方式,骗取该公司签订协议。

因此,福成股份向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报案,认为曾氏二人的行为属于合同诈骗。

令人意外的是,2020年11月,曾馨槿的父亲、天德福地陵园的法人曾聪育却失联了,留下了上亿元的待兑合同。据报道,已有部分客户无法按合同入殓下葬。

而在其失联前,天德福地陵园还曾发布一份公告显示,2020年7月,天德福地陵园的天润园墓地项目,有客户举报销售涉嫌“非法集资”,导致该公司目前正在接受政府和金融办、经侦、市场监督、民政等部门联合调查。对此,福成股份表示,所谓“非法集资”,就是拿墓地做一个标的,卖出去以后又返现金的销售模式。

不过,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早在2017年,曾聪育就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9年又再度被限制高消费。然而,福成股份收购前却没能注意到这一风险。对此,福成股份表示,收购之初也未派驻专人参与经营管理。

福成股份董秘李伟曾透露,从目前的情况来推断,天德福地陵园很难完成2020年的业绩承诺。目前,福成股份加上此次补偿的20%股权,共计持有天德福地陵园80%的股权,若2021年之后再出现业绩承诺不达标,则需要股份补偿之外的其他方案。

2021年,李福成已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然而,其一手打下的江山却是“支离破碎”。肉牛业务式微被卖;房地产业务频被调查,而且,在限购政策下,未来发展空间也受限制;新开拓的殡葬业务又踩到如此“大雷”。

最令这位富豪痛心的是,在其入局殡葬业务的第二年,2016年12月12日,其孙李旭发生车祸,身故在燕郊一条以李福成命名的“福成路”上。此前,李旭一度被传为李福成资产的第一继承人。

2017年,年过古稀的李福成重新出山,再次掌舵福成股份。

然而,如今,就连李福成自己也被立案调查,未来,福成股份将何去何从?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