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解读|教育部专门设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校外培训乱象能否根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解读|教育部专门设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校外培训乱象能否根治?

今年以来,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教育系统,针对校外培训行业出台的政策措施和管理制度愈加密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编辑 | 翟瑞民

中国针对校外培训行业乱象的整治风暴不断加码。

2021年6月15日,教育部召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这标志着校外培训行业进入了国家专属监管机构直接管理的时代。

根据《教育部办公厅关于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通知》,该内设机构的主要职责为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等。同时,该机构也将对社会广泛关注的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竞赛治理等热点问题进行指导,及时反映和处理校外教育培训重大问题。

“此次教育部专门针对校外教育培训设立监管司,意味着对校外教育培训领域监管的常态化、规范化落到了实处,监管的主体及其主要职责得以更加明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后,将致力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运营,治理校外培训出现的各种乱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界面新闻也表示,此次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传递出彻底解决校外培训监管难的决心。

熊丙奇认为,新成立的校外培训监管部门面临两大关键任务,一是确定科学、合理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准入门槛;二是切实建立教育备案审查制,确保所有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有合法的资质,进行合法、规范的经营。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校外培训行业乱象丛生的背景下,今年以来,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教育系统,针对校外培训行业出台的政策措施和管理制度愈加密集。

今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提出,“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此外,会议还提出“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实际上,早在2018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就曾审议通过《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该《意见》也是首个从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业发展的系统性文件。

“2018年中央发布《意见》之后,各地教育监管部门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审批登记等。但是到了2019年、2020年,校外培训机构总量大幅上升,而违规收费等乱象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才导致了今年以来的一系列整治行动。”储朝晖说。

界面新闻注意到,目前全国多地教育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正对教育培训机构展开督查,整治重点主要集中在证照登记、安全隐患、培训行为、广告宣传、收费管理等多个方面。

6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该部近期对全国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投诉举报较多的校外培训机构突击开展现场检查,发现校外培训行业价格欺诈行为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市场监管总局已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在地方层面,以北京市为例,今年5月21日,就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当天,北京市相关部门发布了《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办法》)。

在《办法》发布前不久,北京市教委还连续两次通过官方微信发布“问题通报”,“点名”27家校外培训机构(校区)分别存在擅自恢复线下课程、培训结束时间晚于晚八点半、开展低价营销、贩卖焦虑等不当广告宣传、教学内容超出国家相应课程标准等违规问题。

此次教育部成立专属监管部门更引起外界普遍关注和期待。

“成立专属监管部门,首先需要明确,此举目的是为深化校外培训改革,而不是简单地关停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要把校外培训作为整体教育的一部分,对其加以规范,让校外培训回归其本身的功能定位,为受教育者提供差异化教育培训选择。”熊丙奇表示。

监管部门该如何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运营?熊丙奇认为主要包含三个层次:一是坚定取缔没有合法资质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二是监管有合法资质的机构合法经营,不能虚假宣传、包装名师、违规收费,进行焦虑营销,刺激应试竞争;三是明确校外培训机构可开展的业务范围,禁止超前教育、提前教育。

不过,“对于专属监管部门所能起到的作用,要有理性的期待,监管主要解决的是培训机构违规经营,刺激教育焦虑等经营乱象,而要治理校外教育培训热,则需要改善和引导家长的需求。”熊丙奇表示。

储朝晖也认为,现在有了专门的监管机构,并不意味着校外培训乱象就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校外培训市场的问题,是整个教育体系的问题,不能仅仅指望一个机构来解决。”储朝晖认为,要从源头上减少对校外培训的需求,一方面要深化教育评价体制机制的改革,减少考试分数在评价体系中的权重,另一方面要推进教育资源更加均衡,公立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水平和效率要进一步提高。

对此,今年6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省考察时明确指出:“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学生基本的学习,学校里的老师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在学校里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训了,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现在教育部门正在纠正这种现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